本章内容为《娇宠贵女》第350章圆满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娇宠贵女  作者:飞翼 书号:50446  时间:2020/11/13  字数:10836 
上一章   第350章 圆满(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陛下,娘娘过世了。”

  “嗯。”皇帝冷淡地应了一声。

  “娘娘的后事…”

  说起来,这被废到冷宫里死了的嫔妃,大多也就是随便裹一裹然后往宫外一扔也就算了。

  毕竟谁都不会在意一个已经失宠的人。

  可是郑氏却不同。

  她早年是皇帝心爱的女子,就算是被皇帝厌弃失宠,可到底从前的情分还在,不仅如此,郑氏还生育了七皇子与十皇子这两位如今在宫中还算是体面的皇子。

  因此,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两位皇子,谁敢得罪然后怠慢了郑氏的身后事呢?这郑氏的身后事自然得皇帝决定,內侍低声问了一声,更惶恐自己刚刚听说的关于贵妃的秘事,就在这个时候听见皇帝冷淡的声音响起。

  “按嫔位安葬。”

  “是。”说起来对于后宫嫔妃来说。嫔位就已经不低了。

  不过与妃位相比,嫔位显然还远远比不上。

  这仿佛是皇帝勉强看在两个皇子的情分才给了郑氏死后哀荣,却也表示郑氏并未得到皇帝的心疼与追忆。

  內侍多少明白了皇帝的心意,见他背对着自己许久没有开口,自然也不敢开口说话,慢慢地躬身等着,片刻之后才见皇帝转身走了。

  虽然皇帝转身走了,可是旁人还要整理郑氏的尸身,想到刚刚郑氏提及贵妃的时候的怨恨,这內侍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郑氏偏偏和贵妃杠上了…那什么,就算要怨恨,当初也该怨恨压制了她的皇后与太子不是?

  贵妃那样与世无争的,这些年甚至都并未承宠,有什么可怨恨的?

  想当年,郑氏想要拉拢贵妃的时候对贵妃的热乎气儿还在眼前呢。

  “这真是…可怜。”这內侍小声儿说了一声。

  当皇帝说出自己什么都知道的时候,郑氏眼底的惶恐与痛苦错愕如今还在眼前。

  想必这才是对郑氏的最后一击。

  这一句话也要了郑氏的命。

  本以为皇帝都被蒙在鼓里,可是其实原来陛下什么都知道。

  “能享受陛下这么多年的宠爱,也不算可怜了。”另一个內侍把歪歪地卧在榻上的郑氏小心翼翼地安放回去,这才小声儿说道“比起那些在深宫里一年也见不上陛下一回的,她算什么可怜。”

  红颜未老恩先断的嫔妃,这宫中还少了不成?还有那些白头宫女,一辈子都不能得到陛下的一个眷顾,因此如花的年纪在宫中凋零,这又得去找谁说理去?既然入了宫,就没什么可怜不可怜的。

  这內侍见惯了后宫更迭,因此没把这些单一回事儿。

  他对面的內侍讪讪地笑了,给郑氏整理了遗容,想到皇帝半点没有表示地走了,并未十分痛心,不由有些头疼。

  这就要去通知七皇子与十皇子了。

  因此,当大晚上的阿菀得到消息说郑氏死了,顿时惊呆了。

  “怎么这么突然?”她诧异地问道。

  “也不算突然了。”宫里死个嫔妃其实也不算什么,郑氏又是进了冷宫的,因此河间王妃对她平和地说道“我听说郑氏早就在生病,这半年多就一直没有消停。大概是从前得宠,如今进了冷宫反差太大,叫她心里承受不住的吧。不过七皇子与十皇子与你都还不错,”河间王妃显然不知道曾经七皇子对阿菀有点儿那个什么…见阿菀尴尬地看着自己笑,萧秀面沉如水,却还是笑着说道“回头你们去安慰安慰那两个。”

  “我去就够了。”萧秀平静地说道。

  “你一个人去?”不是河间王妃看不起自己的儿子,可是她儿子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个会安慰人的。

  “母亲放心,安慰人儿子还是会的。”萧秀都这么说了,阿菀仰头看天,显然知道站在谁一面儿的,对河间王妃说道“表哥是男子,与七皇子十皇子还有得聊,我去了,大着肚子,他们还要担心我。表哥一个人去就算了。”

  她这态度就表现得很不错了,萧秀突然勾了勾嘴角,抬手摸了摸阿菀的头发轻声说道“等你生了这孩子,你再去安慰他们。”他不是嫉妒得不叫阿菀谁都不见的子,只希望阿菀生产之前能安稳一些,不要折腾坏了身子。

  “好啊。”阿菀乖巧地答应了。

  她因有萧秀在外奔走这些,因此也没有如何将这些事放在心上,只是安心地等着生孩子。

  却不知王府之外,这京都之中已经有各种传言。

  都说皇帝去见了郑氏一面,出来郑氏就死了…虽然郑氏病重,可是这也太巧了,也不知道这郑氏到底是自己病死,还是皇帝送了她一程。

  又有人说这不像话啊。

  郑氏是皇帝真爱,皇帝总不可能亲手死自己的真爱不是?

  因此就又有人说,皇帝死郑氏,仿佛是因郑氏知道了宫中某个嫔妃不能叫人知道的秘密。

  京都之中本就各种八卦,阿菀养胎的时候也蛮喜欢听这八卦的,因此也没怎么当一回事儿。

  简直都是扯淡。

  狗皇帝是不可能亲手死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人的,至于为了宫中某个嫔妃…那就更不可能了。

  在皇帝的心里,谁能越过真爱去。

  只是这京都之中的各种流言蜚语越发地多了,阿菀安居王府,却也留心这八卦,然而她在意的却并不是郑氏,而是七皇子兄弟。

  等她知道皇帝并未对七皇子与十皇子有什么训斥或者冷淡的样子,一切都和从前一样儿,这才放下心来安心养胎。如今宫中那气氛叫她心里也有些不自在,她哪里愿意进宫,借口自己肚子大,索哪儿都不去了。直到到了即将分娩这一,宫里就派了太医给她。

  阿菀这一回如愿以偿,生了一个胖闺女。

  胖嘟嘟,软乎乎,却十分健康。

  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有了经验,这一胎十分顺利,没有入双胞胎那一次那样折腾得阿菀又血又要死要活的。

  因这闺女没有叫阿菀十分艰难疼痛,阿菀坐月子的时候就敏锐地发现,萧秀对他们闺女比对儿子们慈爱些。

  这话说得奇怪,萧秀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可是抱着女儿坐在她身边的时候,却叫她感觉到了那种慈父的感觉。

  “这孩子陛下已经赐名昭,封了郡主。”见阿菀月子里吃得那叫一个简单,头上还似模似样儿地着布条,萧秀勾了勾嘴角,把沉甸甸的胖闺女放在阿菀的身边温声说道“如今咱们已经儿女双全。阿菀,多谢你。”

  他的目光温柔,阿菀只觉得心里暖呼呼的,还关心地问道“是叫昭么?”这名字很好,她觉得很喜欢,见萧秀似乎也对这个名字十分满意,这才点头说道“她本就是王府独女,被封了郡主也是理所当然。”

  怎么可能是理所当然呢?

  王爷的闺女是郡主,世子的闺女…且得等她老爹上位呢。

  如今萧秀只是世子,昭却提前封了郡主,可见皇帝对这个孩子的喜爱。

  “看来她又是一个大家眼里的心尖尖儿了。”阿菀捅了捅闺女的小肚皮,笑着说道。

  “…罗家这一代又没有闺女。”见阿菀嘴角搐了一下,萧秀板着脸对她说道“除了罗八才成亲如今还没有子嗣,罗家如今生出来的都是儿子,因此你该明白。”

  这罗家也不知是不是因子弟家族世代都在军中打滚儿刚之气太重的缘故,贵妃那辈儿好歹还有两个女儿,当然其中一个也是个强悍的女这就不说了,之后阿菀这一代,如今昭这一代,硬是没有一个闺女,昭就格外珍贵了。

  更不必说几家姻亲,除了韩国公府二房韩潇有个独生女,再也没有女孩儿了。

  “多生几个,总是能生出闺女的。”阿菀心说莫不是自己这招娣的力量十分强大?

  她抖了抖小身子,抱着自家闺女哼哼了两声说道“独苗苗儿更好…那是表哥们的心尖尖儿啦。”她想当初不也是表哥们的心尖尖儿,虽然差点儿翻了船,可是那个什么…还是很幸福地…

  见萧秀撑着自己的枕边看着自己,俊秀的脸就在眼前,阿菀忍不住勾住他的脖子轻轻地亲了他的脸颊一口小声儿说道“做心尖尖儿幸福。”她只觉得自己的这一生,虽然早年有些病痛折磨,可是长到这么大,遇到了这么多很好很好的人,不可谓不幸福了。

  萧秀垂了垂眼睛,侧头轻吻她的嘴角。

  “不论有几个儿女,我的心尖尖只有你一个。”

  “我还能和孩子们争宠啊?”阿菀说得光明正大的,可是却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儿,显然很受用的。

  她生了个闺女,如今儿女双全自然十分嘚瑟,只可怜身在月子里不能出去显摆,等出了月子,又心疼舍不得自家闺女尚在襁褓就出去见风,因此等河间王世子妃大规模亮相的身后都已经过去很久了。

  她抱着养得白白胖胖,小胳膊小腿儿格外有力气的胖闺女就进宫去跟皇帝显摆,也想着若皇帝最近心情不好,起码看见了小孩子能心情好些,果然,皇帝在皇后的宫里见着了这小家伙儿,眼里就出几分喜爱。

  他叫人给昭捧来了十分精致的长命锁。

  “你的身子可休养好了?”皇帝对阿菀温和地问道。

  “好了,陛下不要担心我。”

  “你是朕看着长大,朕怎么可能不担心你。”皇帝一边说一边将目光落在了一旁,那里,纯贵妃正心快活地垂头一口一口亲那个胖嘟嘟的小闺女。

  “陛下?”皇帝的目光奇异,阿菀忍不住唤了一声。

  “没什么。”皇帝收回目光。

  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心事,可是阿菀却莫名在心里有些忐忑。

  “我这心里头总是觉得怪怪的。”阿菀等炫耀完了自家胖闺女,就抱着闺女与萧秀一块儿出来,因与萧秀无话不谈的,因此与他小声儿说道“总觉得有些不安。”

  这种隐约的不安其实很莫名其妙,因打从郑氏死了,这京都之中,后宫之中就本应该没有什么叫她可以心的事儿,从此阿菀跟萧秀也能过些顺心的,不担心有人折腾的日子。可是正是这种平常之中,却隐隐地透出一些奇怪的感觉。

  “不安?”萧秀见阿菀着心口似乎很不舒坦,伸手把闺女抱在自己的怀里,叫阿菀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问道“关于什么的?”

  “我也不知道,只是这心里跳,眼皮也跳…”阿菀抿了抿嘴角,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按说,她不应该有这种感觉。

  “仿佛这种感觉是陛下给我的。可是怎么可能?陛下是最和气的人。”她小声儿说了一句。

  萧秀这才皱了皱眉,没有多说什么。

  他却最近时常往东宫去了。

  这叫太子简直受宠若惊,还以为自己仁者无敌了。

  只有萧秀自己想,在东宫总是能听见宫中几分动向。

  不过最近皇帝也没什么动向,依旧十分平淡地过日子,这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也没什么天灾人祸,因此的确也没什么需要皇帝心的地方。

  倒是有一,萧秀在东宫听说了一件事。

  “你说陆城伯准备回京都,还给陛下上了折子?”阿菀茫然地问道“可是陆城伯一向都想要驻守在边关的。”陆城伯是那种愿意为驻守边关,守卫边关付出一切的人,阿菀倒是知道陆城伯的这种身为武将的豪情。

  如今陆城伯人在盛年却要回转京都,这怎么看都有些奇怪,只有萧秀揽着阿菀的肩膀说道“陆城伯年前受过一次重伤,虽然如今已经痊愈,可是却伤了身。边关需要强势勇武的武将驻守,他力有未逮,因此也想把位置让出来,叫年轻人试试。”

  这话说得带着几分叫阿菀难受的感觉。

  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

  陆城伯回转京都,也可以算作是新旧武将的更迭,可是她就是有点心疼这些守卫边关的武将。

  “…那如果愿意回来就回来吧。他守了边关这么多年,忠心耿耿。可伤病身,也该歇歇了。”而且回到京都又不是什么都不干了,以陆城伯的资历,在兵部混一个实权的侍郎尚书完全没有问题,因此阿菀还觉得陆城伯回来也好的,多嘴问道“陛下叫陆城伯什么时候回来?可选定了去边关的人选?”

  她随口一问,却许久没有等来萧秀的回答,疑惑地转头,却见萧秀似乎也有些迟疑。

  “新的守将已经任命,可是陆城伯回转京都的旨意却没有。”

  “这是什么意思?”武将交接之后,陆城伯就不好再呆在边关,不然到底麾下的武将是把他当老大还是把新的守将当老大呢?他本就应该回京都的,可是皇帝却没有叫陆城伯回来…

  阿菀觉得这事儿似乎隐隐约约出了什么问题,却又说不好这种奇怪的感觉,不由握着萧秀的手轻声问道“陛下难道不乐意叫陆城伯回京都?为什么?”她突然心里咯噔一声想到了纯贵妃与陆城伯之间的旧事。

  想当初…皇帝是相信了他们之间没什么。

  可是就算是相信了,那心里会不会也觉得不痛快?

  会不会…不希望陆城伯与纯贵妃后有机会在京都相遇?

  如果是这样,那皇帝心里对陆城伯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阿菀心里紧张得不行,可是她的身份却不好进宫去求皇帝开恩…那没准儿狗皇帝多心,不得觉得是她听了纯贵妃的撺掇,帮她姨母来给老情人问事儿啊?

  因此阿菀觉得自己急得不行,却又不敢问,幸亏如今已经生完了孩子,不然非得焦虑不可。

  她在王府等了好几天,突然等到了皇帝的旨意。

  在皇帝迟迟没有反应,京都都有些窃窃私语之后,终于给陆城伯下了一道旨意。

  既然是重伤伤身,那京都也未必能养得好身子,皇帝命陆城伯往江南去,做了总管江南军务的主将。

  江南各处的兵务都归陆城伯,这说起来不可谓不器重。

  毕竟江南乃是朝中最重视的地方,富饶富庶,都说天下赋税半数出自江南,可见一斑了。

  能在江南为官,还是镇守江南的大将,这怎么也可以称得上是信重。

  更何况江南的环境十分合适调养身体,气候宜人,比京都还强好些,那里的景又美…

  阿菀听到这旨意的时候,一时之间都不知道皇帝是宠幸陆城伯还是不喜欢陆城伯了。

  她这实在猜不透皇帝的海底针了,听说皇帝叫陆城伯不必回京都叙职,直接往江南上任去了,当然,因爱将曾经重伤伤身,因此皇帝赏赐了无数的滋补之物来给陆城伯调理身体,这样送温暖阿菀感动了一下,就在皇后的宫里与皇后低声问道“娘娘,您,您说…陛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叫陆城伯回京都,这是不是因纯贵妃的缘故呢?她不仅担心陆城伯,也担心皇帝忌讳纯贵妃。

  如果皇帝对纯贵妃不,那阿菀不得心疼死自家姨母啊?

  “该做的都做了,如今陛下怎么想也没办法。不过我觉得以陛下的襟,应该不至于这点气量。”

  纯贵妃就在一旁撑着下颚漫不经心地说道“阿菀,你还是小看了陛下。虽然我猜不透陛下的这番旨意内涵,可是我想,陛下对陆城伯并无恶意。自然,对我也没有。”

  她这样一副相信皇帝的样子,阿菀呆呆地看了纯贵妃一会儿,就小声儿说道“我自然也知道陛下治理天下的明君气度与气量。这气量是陛下的为人,难道我不知道?可是,可是陛下就算是个明君,那也是个男子。”哪个男人受得了这个啊。

  话说早前皇帝不是都相信了么?

  怎么又不相信了?

  难道是…谁跟他说了什么?

  郑氏,一定是郑氏!

  阿菀突然想到了那死鬼郑氏。

  这宫里到死也想死纯贵妃,想挑拨纯贵妃与皇帝之间关系的,那非郑氏莫属了。

  “是谁挑唆的不要紧,只要陛下不相信,谁都动摇不了。”皇后轻轻拍了拍纯贵妃的手背和声说道“我也相信陛下。”

  当年她堂姐干了那么打脸的事儿,皇帝都容下了,如今皇后想,皇帝也不会真心为难纯贵妃。

  她们两个倒是十分镇定,阿菀就也点头说道“我也相信陛下。陛下的心,这么多年…我都看得分明。他是很好很好的人。”她们三个倒是在这里吹狗皇帝,却不见宫门口,皇帝安静地站了一会儿,转身走了。

  这天晚上,纯贵妃在梦中惊醒,却见中宫的偏殿鸦雀无声,本应该守着自己的宫女不见踪影,边却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男人转头,出一张英俊人的脸。

  “陛下?”纯贵妃一愣。

  她不明白皇帝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边。

  “贵妃,这么多年,辛苦你了。”皇帝安静地看着纯贵妃半晌,见她一张柔弱美丽的脸上带着几分羸弱,突然笑了笑,俯身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轻声说道“这么多年…朕想,朕是辜负了你的。”

  他的眉宇温柔,纯贵妃却陡然生出几分莫名的感觉,看着皇帝轻声说道“陛下这么多年,一直待我很好。臣妾很感激陛下。”她的声音柔软,一如这些年的温柔缱绻,皇帝却看着她微微红了眼眶。

  “你的心总是柔软,因此才不会怨恨朕。”他的手放在纯贵妃的脸颊上,片刻,将手边的一杯酒给她。

  “朕与你喝杯酒。”他轻声说道。

  看着皇帝将酒杯放在自己的面前,纯贵妃柔软一笑,却将酒杯拿起,好不犹豫地一饮而尽。

  “臣妾从不相信陛下会伤害臣妾。”她认真地说道。

  皇帝一愣,继而一滴眼泪落下来。

  他看着仿佛打从进宫就从未改变的美丽女子。

  “当初…朕倾心的是你就好了。”她从来都是这样可爱的女子,可是或许是因他的帝王之心,这么多年,终于是错过了。

  “那陛下还是不要倾心于臣妾吧。”

  她的心给了别人,就算能安居宫中,却再也不会爱上第二个男人了。

  她说完了这句话,只觉得困倦,慢慢地软倒在了皇帝的怀里。

  皇帝抱着她,将头埋进她的颈窝许久,到底还是起身将她抱起,一路亲自抱着她在夜里走到了宫门口。

  宫门口是一架马车,看似简陋不打眼,可是里面的一切都十分舒适,马车外,是几个纯贵妃身边的大宫女,还有几个格外干的侍卫。

  阿菀和萧秀站在一块儿言又止。

  今天半夜皇帝把自己和萧秀叫过来,她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如今,她又仿佛明白了…

  “把她送去江南。”皇帝平静地吩咐。

  侍卫与宫女领命,护送着这马车出了宫门。

  “陛下…”

  “朕要感谢你,到了最后也相信朕不会伤害你姨母。”皇帝笑了笑,伸手摸了摸阿菀的头,看着自己看着长大的这个孩子。

  她与纯贵妃一样,这么多年,从未辜负他。

  这就够了。

  “陛下…”阿菀红着眼眶唤了一声。

  “你姨母前半生为了家族,后半生,也该为自己活一回。”皇帝见怯生生的小姑娘看着自己眼泪,伸手给她擦眼睛,转身平静地说道“从此纯贵妃薨逝。陆城伯这一辈子都留在江南。”

  他抬脚径直离开。

  阿菀追了两步,可是却忍不住回头看向那仿佛象征着新生的宫门的远方。

  那里…每一个人都有新的幸福。

  她摸了摸心口,只觉得欢喜却又酸涩,又觉得或许到了如今,她人生之中唯一感觉到的缺憾彻底圆

  “该回家了。”一件披风披在她的肩膀上,暖暖的,侧头,她看见自己心爱的人的俊秀的脸。

  “回家。”她对萧秀一笑,与他十指相扣走向宫门之外,却忍不住回头,看见了皇帝有些落寞的身影。

  那背影叫阿菀驻足,之后突然放开萧秀的手追着那道隐忍的身影跑过去。

  夜里,突然传来小姑娘快活的声音。

  “陛下,一块儿去看星星啦,咱们数星星,可好看啦。”

  “好啊,既然阿菀非要看星星,朕就陪着你。”皇帝的笑声里多出了温暖。

  “明天,你带着双胞胎和昭一块儿进宫,朕还陪你们数星星。”

  高大的身影牵着纤细小小的那只,一如当年,怯生生的孩子小心翼翼地牵住帝王有力又温暖的手。

  他依旧不会寂寞。

  萧秀微笑起来,紧紧跟上。

  贵妃有属于贵妃的幸福,皇帝有属于皇帝的陪伴。

  此生都会圆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番外要等到元旦之后大概周末的时候的样子~大家留意更新,如果发现本文更新,直接来这一章完结章的“作者有话要说”里,不单开章节收费啦~

  如果大家等番外觉得无聊,可是来看新文《快穿之美人是反派》啦,快穿文,已经开始更新啦,希望大家喜欢~

  番外:后来(一)——一些后续日子~

  这一天,青光明媚,外头的喜鹊叽叽喳喳地叫。

  阿菀推开窗,就觉得今天肯定是得有好事儿的。

  好事儿立刻就来了。

  她跟抱着胖闺女的萧秀去给河间王妃请安,正看见河间王妃正笑地跟韩国公府一位老嬷嬷说话。

  “母…”虽然昭郡主大人如今还缺了一颗门牙好漏风,可是对于祖母的感情是不能因为没有门牙就遮掩起来的,热情地从亲爹的怀里跳出来,亲亲热热地凑过去抱住了河间王妃的腿仰头甜蜜地说道“想你。”她仿佛完全不记得昨天晚上还跟祖母大人亲密地一块儿吃了宵夜,把软软的小身子乖巧地依偎在河间王妃的怀里。这小模样儿顿时叫河间王妃笑了,急忙“心肝儿”地叫着把这小家伙儿给抱起来。

  …有点儿沉了。

  河间王妃默默地回想起了自家阿菀年幼时的分量。

  真不愧是阿菀亲生的呀。

  出门儿瞧见的,谁还能怀疑这不是世子妃亲生的咋地?

  “你快坐吧。”因阿菀打着小哈欠坐在自己的身边,一副困的样子,河间王妃先在心里怀疑了一下儿媳是不是又有了…这真是甜蜜的烦恼啦。

  因阿菀的身子弱,因为河间王妃也想着叫她缓缓。

  不过萧秀是个有分寸的人,因此河间王妃不过是担心了一些也就算了。

  “您怎么这么高兴啊?”阿菀昨天叫萧秀给闹了一晚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春天来了的缘故,她,她反正也勾着自家表哥不撒手。此刻见是太夫人身边的嬷嬷,她自然是熟悉的,便笑着对河间王妃说道“一定是国公府又有喜事儿啦。莫非是八妹妹在边关定亲?可是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她带着几分得意地皱了皱尖尖的小鼻子,一副什么都知道的神秘养儿。

  八姑娘阿莹去了韩三夫那儿做了军医,如今倒是在军中很有些名气,之前不久叫韩三做主,她跟罗芳麾下的一位小将两情相悦订了亲。

  阿菀觉得韩国公府是得开心开心。

  听说那小将军生得英俊非凡,还是个年轻有为,在领兵之中很有些罗芳欣赏的地方,当然…她觉得自家大伯父韩国公老大人不是一个在意皮相的庸俗的人,那什么面容英俊…叫老大人说也不过是红颜枯骨一般,老大人从不在意这个。倒是另一则能叫韩国公十分欣喜,那小将军出身京都之中一好生有名气的伯爵府,虽然自己不能袭爵,也不是嫡子,可是凭着自己能干却在伯爵府之中很受到家中的看重。

  更何况大家族之中兄弟姐妹一荣俱荣,聪明些的自然也都知道兄友弟恭,阿莹嫁过去倒是也勉强算是嫁入伯爵府。

  更何况还有个好处,就是在边关成亲,除了逢年过节的书信问候送点儿年礼,她还不用侍候婆婆。

  阿菀就觉得这婚事真的不错的。

  能与阿莹子相投的小将军,小夫两个都在边关叫韩三夫照看,只要能干总是会出头,到时候把小家庭给过得风生水起多好啊?

  虽然嫁入的是大家族,可是却单过,少了许多烦心事儿。

  她觉得这婚事不错,因此还跟河间王妃说道“父亲的书信昨儿才来我才知道,正想着老太太与您也应该会知道了。什么时候往边关给八妹妹送添妆,您别忘了我那份儿。”她几个妹妹都送了价值不低的添妆,虽然偏心些,偷偷多给了六妹妹阿娴,可是却也不会刻薄了阿莹。她一副神神秘秘的小模样儿,河间王妃便笑着摆手说道“你受的自然是喜事。不过今倒是三喜临门了。”

  “您这话怎么说啊?”

  “你大表哥与二表哥也要定亲了。”

  这说的就是萧堂与萧韦了。

  阿菀一愣,想到如今都成了老大难的俩表哥竟然点头答应成亲了,顿时热泪盈眶了。

  “可等着这一天了!”她哽咽地说道。

  这可真是大喜事啊。

  不然,阿菀都怀疑自己得等到孙子长大才能看见这一天了。

  “是谁家的姑娘?”阿菀急忙问道。

  “你大表哥自己看重了一个温柔贤惠的,我也从前见过,是个大方得体的子,倒是…有几分太子妃的品格。”叫河间王妃说,萧堂的这子挑的就很好,毕竟萧堂后袭爵,这做王妃的自然也得雍容大气,能够支撑王府半壁门厅。更要命的是庆王府真的很坑,虽然这庆王父子之间的感情不错,可却有个庆王妃总不能死她不是?更何况萧堂兄弟乃是异母所生,这若是个小气些,有些小心眼儿的,后萧韦与萧堂之间的感情都要受到影响。

  “我说大表哥最近没在宫里出现,原来是去追姑娘去了。”最近听说东宫缺人手,太子十分委屈。

  阿菀慢地对萧秀小声儿说道“那只怕大表哥最近都不能去宫里给太子干活儿了。表哥,要不…咱们寻个缘由…”

  这得用什么理由请假呢?

  萧秀俊秀精致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弹了弹衣角,揽住了阿菀的肩膀。

  “阿堂哥要大婚,这是极大的喜事。我就请三个月的婚嫁吧。”

  阿菀:…

  嗯?
上一章   娇宠贵女   下一章 ( 没有了 )
网红的娱乐生重生暴发户重生八零小村穿成凤凰男为皇后折腰舂江水暖傻子宠凄日常反派坏我财路枕上痴玄学大师是天重生七王妃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娇宠贵女,本章内容为第350章圆满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娇宠贵女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