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婚不由己之溺爱暖凄》第二百零五章结局下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之溺爱暖凄  作者:糖豆腐 书号:50445  时间:2020/11/13  字数:12198 
上一章   第二百零五章 结局下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卓然瞬间变了脸色,明雅盯着他的背影,他拔的身形似乎在刚才颤了颤。

  再之后卓丽清被警方带走,她脸色发白,眼角是未干的泪痕。

  临走的前一秒她回眸瞧了卓然一眼,后者却只是冷漠的站在一旁。

  明雅安静的看着这对兄妹,虽然没说话,可随着卓丽清被人带走,他立即联络了相的律师。

  明雅不动声,只是在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她若有所思的对他说:

  “当你的弟弟妹妹真幸福。”

  且不提平的一掷千金,就是闯了天大的祸,哪怕涉及人命他也能眼也不眨的解决,不论对错,真是比那神仙还要神通广大。

  卓然闻言,系安全带的手僵了下,随后沉默着把车开走。

  ——

  晚上明雅在浴室里帮女儿洗澡,小宝宝不太喜欢水过头顶的感觉“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明雅好不容易把人哄好了,出门恰好撞上卓然,他们刚到家没多久,他在阳台打了几个电话,这会儿正要出去。

  临走前,玄关处传来他淡淡的声音:“我出去一下,你先睡。”

  明雅虚应一声,没问他去哪,就算不问她也能大致猜到。

  低着头,她把女儿的牛泡好,瞧着小家伙的笑脸,心不在焉的把到了她的嘴里。

  晚上风大,她把女儿哄睡了以后忍不住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十二点了,他还没回来。

  想着,她合上窗户,放下卷帘,穿着睡衣上了

  关灯的时候听了下,而后“啪”的一下,在黑暗中钻进被窝。

  她迷糊糊的睡下,到了半夜,隐约听到一些细碎的声响,紧跟着,身后的一沉,一股熟悉的体味在鼻尖萦绕。

  卓然回来了。

  意识到这点以后,她却只是动了动鼻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明雅?”留意到她的小动作,他靠过来轻轻的拥住她“吵到你了吗?”

  明雅没吭声,心想你刚才没吵到我,现在吵到了。

  久不见她回应,他跟着沉默,拉过被子将两人紧紧的裹在一起。

  天气寒冷,而他身上的体温又跟个舒服的大暖炉似的,明雅觉得暖和,不自觉的又往他怀里缩了缩,蹭了蹭。

  “明雅。”他又喊她,低沉的嗓音透着点热度在耳畔轻拂。

  明雅轻轻的“嗯”了一声。

  他像是受到鼓舞,修长的十指钻进被里,轻轻的解开她睡衣的扣子。

  明雅皱起眉头,忽的抓住他的手。

  “我不想。”

  他愣了下,俯下身,无声的吻上她的脖子,从纤细的脖颈一路找到她的,他细细密密的着,就像一张温柔的大网,瞬间把她笼罩。

  “卓然。”她皱紧眉头,用力的推开他“我不想当你情绪的宣口。”

  卓丽清出事,他这个当哥哥的怎可能安生,可尽管知道他心里烦闷,她也不想成为他发情绪的对象。

  闻言,他停下动作,沉寂了良久,这才在被中找到她的手,十指握。

  “对不起,你睡吧。”

  她没吭声,在黑暗中背对他,身体紧绷。

  后来直到她睡着,他也没再造次,只是拥着她的动作更轻,也更小心翼翼。

  半夜三点,明雅又醒了一次,这时身旁的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微微眯起眼,伸手探了探一旁的温度,手下冰凉的触感告诉她,卓然也许一直没有睡下。

  她沉片刻,把卧房里的灯打开,拿起杯子打算去客厅倒杯水。

  ——

  书房的门虚掩着,里面透出一丝橙黄的灯光,光线柔和,斜斜的映在地板上,直到有一双脚踩了上去。

  明雅在门口站定,手上握着水杯,盯着门板许久,最终推开门走了进去。

  书房里只开了一盏台灯,小小的一块暖黄,染着男人的侧影。

  明雅嗅着室的尼古丁味,忍不住皱起眉头,再瞧了眼他面前堆成小山的烟头,说道:“别了。”

  卓然背着光坐在黑色皮椅上,身上穿的一套蓝白条睡衣,手里执着香烟,长腿叠,面容沉静。

  一阵云吐雾后,袅袅白烟在空气中散尽,无形中替他增添了少许堕落与苍白。

  他转过身,掐灭烟蒂。

  “怎么醒了?”

  明雅沉默的看了他许久,走过去把窗户打开,随着冷风往屋内涌,一并驱散了房内的乌烟瘴气。

  相顾无言,好半晌,他朝她张开手臂。

  “来。”

  明雅与他的眼神对上,那种疏淡得犹如一潭死水的眸光令她内心微颤。

  下一秒,她走了过去。

  他顺势抱住她,抬手她的头发,身上的冷凝似乎淡了些。

  “你说,我该怎么办?”

  好半晌,他埋在她脖间低低的说,嗓音浑厚,不轻不重的在她耳边轻拂。

  明雅没说话,她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肩上、发上,然后移开视线,继续保持沉默。

  他何必问她?卓丽清是他的亲妹妹,难道他还会在乎那一两条人命?

  屋内的氛围似乎有一瞬间的凝固,他低头用力的嗅了一口,不知过去多久,缓缓开口。

  “丽清会变成这样,我负有一定的责任。”四目相对,他继续道“爸妈出事那年她还小,加上我没什么时间照顾她,后来一味的用物质弥补,把她养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明雅安静的让他抱着,心情忽然有些复杂。

  也许没人能比她更理解卓丽清,就像当年她也有一个像卓然一样的保护罩,事事让着她,不管闯了多大的祸,那个像小山一样的人也能替她补上,在物质上他从不亏待她,无论她多么的任,多么无法无天,他总会站在她身后,是她最坚实的保护盾…

  可当有一天,当那个人消失了,她才猛然发现,他给了她所有,却唯独没有教过她,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她能做,什么不能做…

  再然后的然后,她又发现,这些东西,旁人根本教不了,她需要自己去跌倒,摸索,可就是那个人提早替她斩断荆棘,朴好了路,让她走得平坦,没吃过苦,没受过累的后果就是当她第一次跌倒的时候,跌得真狠,狠得她险些爬不起来…

  现在卓丽清也一样,可她这次跌狠了,出人命了,不过她比她幸运,至少她的保护罩还在。

  一室寂静,明雅没有要发表意见的意思,她从不认为自己的话能左右他,不,应该说没有任何事能左右他的想法…

  她想起身,他却习惯性的抱紧她。

  “陪我待一会儿吧。”他目光略深,顿了下像是怕她不答应,又说“就一会儿。”

  隔着玻璃,月光柔柔的撒了进来,投入屋内将两人相拥的影子拉长。

  明雅不动声的抬眸,只能看到他一头浓密的黑发,他将脸埋在她脖颈间,没有动,可锢在她上的手却让她发疼。

  明雅眉头一皱,并未挣动,只是情绪一时间有点复杂。

  亲情与道德,确实是一个两难。

  隔天,她与卓然一起去了看守所。

  天气寒冷,明雅从车上下来,抬头看了眼顶上的天空,心里滋味难辨。

  看守所内光线不是很好,暗蒙蒙的,隔着一块玻璃,明雅终于见到了卓丽清。

  她一头短发,眼眶通红的被人带出来,一见着卓然,那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的往下掉。

  卓然脸色不太好,身后跟着律师,背着光的身影显得有些无情。

  卓丽清心里一惊,她也知道自己这次犯了事,而长那么大她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场面,当下心里也慌,怕坐牢,更怕哥哥不管她。

  “哥,哥!”她焦急的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要坐牢,你一定要救我。”

  卓然皱紧眉,深一口气说:“这位是程律师,他会帮你。”

  卓丽清眼底浮出少许期冀,连忙点头如蒜的答应。

  可当下一秒,当卓然说出家属不愿意和解,让她做好心里准备的时候,卓丽清听到自己紧绷了好几天的神经突然断开的声音。

  “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好心理准备”?她不要坐牢,光是这几天在看守所里的日子已经快把她疯了,她无法想象在监狱里待几年,再出来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丽清,你已经独立,我能帮你一时,但是帮不了你一辈子。”默默瞥她一眼,卓然诚信道“原本我想,我只有你一个妹妹,以我的能力,照顾你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现在看来,我当初的想法也许是错误的,你会变成现在这样我需要负上大部分的责任。”

  卓丽清惊愕的看着他,说不出话。

  卓然抿着:“人需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更何况牵涉的是一条人命,不过你放心,我会尽我所能的将你的刑期减到最低。”

  卓丽清闻言,一下就急了。

  说到底她都要坐牢,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我不,哥,我求求你,我不想坐牢,一天都不想,你想想爸妈,如果他们还在,妈妈一定不会舍得我坐牢,哥!我知道你有办法的,你要帮帮我,你不帮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卓丽清哭得凄惨,可眼瞅着卓然没有反应,她心中徒的一慌,本以为只要有哥哥在,她绝对不会坐牢,却没想到他会翻脸不认人。

  目光落在一旁的明雅身上,卓丽清神色一冷,心头的火气一下子往上涌。

  “方明雅,是你对不对?一定是你跟我哥说了什么,他才会这么做,你这个害人,我到底怎么你了,你为什么要冤魂不散的着我们!”

  明雅拧起眉,一动不动,反倒是一旁的卓然,瞬间沉下了脸色。

  卓丽清依旧不知死活的嚷嚷:

  “哥,你不要相信这个女人,她诚心的,她就是见不得我好,她自己坐牢就算了,非得把我也拖下水,哥,你冷静一点,不要着了她的道,她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

  “够了。”隔着玻璃,卓然忍着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明雅是你的嫂子,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哥哥,就给我闭嘴。”

  卓丽清从未见过卓然发那么大的火,整个人也被震了下,可眼瞅着事情再无转机,当下绝望的大哭起来。

  “我是你唯一的妹妹啊,你居然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不管我,你被鬼了心窍,你一定会后悔的!”

  离开看守所以后,两人一路无言。

  明雅跟在他身后上车,车门一关,对方却并没有马上发动车子,而是握着方向盘,目光微沉。

  低气压在在狭窄的车厢内环绕。

  明雅想了想,最终没忍住,说: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明明以他的能力,别说一条人命,就是卓丽清犯了天大的事,他也能摆平。

  他不语,侧过脸看她,沉片刻不答反问:

  “明雅,你还怪我吗?”

  明雅愣了好半晌才明白过来,她低头思忖良久,摇头:

  “当年是我自己的问题,跟你没关系。”

  她停了一会儿,言语低沉了些:

  “不管沈从榕摔下楼的原因是什么,确实是我先动的手,哪怕起因是因为她拨,可当时我心不成,容易受人怒…也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话落,她回眸问他:“你呢?你到现在还相信是因为我,她才会摔下楼,掉了孩子?”

  卓然握着方向盘,摇头:“不,但是我想听你亲口说。”

  明雅沉默良久,轻声道:“是我先动的手,可我能肯定力道很轻,不至于把她推下楼,但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当时都被监控器记录了下来,是我一时冲动才会造成那样的后果,你只不过是比起我,更相信眼所见的证据罢了,所以我从来没怪过你。”

  心头像是被人揪了一下,他用力的抿了抿

  “你不怪我,可在心里已经打算好,不会再回头了对吗?”

  因为一次过错,他把她推开,让她成,也让她离他越来越远。

  明雅呼吸一滞,侧开脸,避重就轻的说:

  “我问你卓丽清的事,你没事扯我身上做什么?好几年前的事了,你翻什么旧账。”

  卓然深一口气,知道她不愿意回应,倒也不她:

  “丽清的情况跟你不同,不管她往后认不认我这个哥哥,我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害了她。”

  他了解她的所有,包括最隐秘的一切,这个女人不要承诺,更不要他对她负责的原因,全因她心底对他的不信任,她现在有点认命的心理,可又打着随时身的主意…

  卓然发动车子,眸平静,一度令人看不出情绪。

  “明雅,你不回头没关系,我会一直在身后守着你。”

  明雅僵了下,扭过头静静的对着窗外的风景。

  ——

  不久后,卓丽清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检方提起公诉,经法院审理,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而沈宛心同样没落着什么好下场,挪用公款证据确凿,再加上之前几起买凶杀人案,经审理,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之后她找律师上诉,被法院驳回,一切维持原判。

  ——

  过完年以后,明雅照常上班,她开着自己那辆保时捷在公路上行驶。

  雪扑簌簌的还在下,整个城市空旷得仿佛寂静无声。

  她有些心不在焉,回到公司,在路过沈渊的办公室时,明雅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好像自从沈宛心出事以后,他就再没来过公司。

  明雅在他门口站了好半晌,默默的转身离开。

  而当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沈渊再出现,已经是三个月后。

  两人平静的在楼道里碰面,平静的打了招呼,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就仿佛是两个陌生的同事…

  开完会,明雅默默地回到办公室,心想这样也好,生活总归是要恢复平淡的,不管两人曾经有多少过节,再见面,能够心无芥蒂的颔首,已经足以。

  至于她与卓然。

  她觉得现在好的,虽然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是她不想结婚,而正好她不排斥他这个人,就这么处着也不错,两人都不需要向对方负责,晚上还有个人给她暖被窝,多好…明雅心安理得的想着,晚上哄好了女儿后一溜烟钻进温暖的被窝。

  柔软舒适的被子里一早有人给她暖好了,而此时那人正坐在边,手指轻快的敲击键盘。

  明雅往热源那靠了靠,伸长了胳膊把自己那头的头灯关上,可这会儿,身后那恼人的键盘声却没有停止。

  她拉起棉被把脑袋瓜子盖上,忍了良久,最终没忍住,坐起身说:“我要睡了。”

  卓然动作停了数秒,又快速的动了起来:“睡吧。”

  明雅坐着不动,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卓然抬眸,瞅着她那双骨碌碌的大眼,笑了,把电脑扔到一旁,抱着她亲了亲:

  “吵到你了?”

  他松开手,又她的头发:

  “我去书房,你睡吧。”

  她点头,眼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安理得的背过身。

  后来她还美滋滋的想,睡前能有个人暖被窝…真好…可她这个真好,在大半夜的时候就不奏效了。

  凌晨四点,某人终于结束了工作,瞧了眼外头的天色,他合上手提电脑回房。

  当然,毫无意外的把她醒。

  明雅睡得云里雾里的,根本没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等她回过神,睡衣已经离了体,她正浑身光溜溜的躺在他的臂弯里。

  她眼眸微眯,不太想搭理他,一副你做你的,我睡我的,一扭头,还真进入了梦乡。

  卓然看着她那小模样,心里好气又好笑,沿着她的肩头一路吻,最后落在白皙的手臂上时,重重的咬了一口。

  明雅差点没哭出来。

  “不准睡。”他低低沉沉的在她耳边说。

  明雅心里还透着点起气,这会儿无端端被人醒,也恼了:

  “发什么疯。”

  卓然扣着她不放:

  “前两天,你和沈渊出差?”

  明雅愣了下,瞌睡虫瞬间跑了大半,她呐呐的回眸瞧他,眼底全是心虚。

  他怎么知道的?她那时候为了怕麻烦,骗他说是跟秘书去,后来一想,她跟沈渊清清白白有什么好避讳?这么一真搞得她跟心里有事似的。

  “为公事。”她强调。

  黑暗中,她看不清卓然的神色,可听着对方的声音,她直觉的猜测这人其实没有生气,他要是真生气也不会拖到现在才来问她…

  “往后,不要再对我撒谎。”他越来越不规矩,低头往她身上亲。

  明雅哼哼唧唧的受着,经过刚才的一出质问,她被闹醒的火气也跟着烟消云散。

  心虚愧疚的后果就是听之任之从之,完全没有反抗之…

  等到第二天早上,当那个跟狐狸一样狡诈的男人精神气的从浴室里出来时,她正光溜溜的坐在头,眉头拧得一下比一下紧。

  她瞧瞧镜中披头散发自己,又瞧瞧不远处那皮光滑的千年老妖,总觉得自己好像上了当,吃了亏,却又说不出哪个环节的出的问题?

  当然,没有给她多想的机会,她已经坐上老妖的车,颠颠的上班去了。

  ——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三年过去。

  明雅发现,像卓然这样出色的男人,哪怕他再洁身自好,也会有数不清的狂蜂蝶往他身上扑,就比方说XX明星今天借他炒作,隔天他上了娱乐版块的封面,又比方说XX世家小姐,知道他单身,穷追猛堵的要把他变成已婚,然后他又会在隔天出现在社会板块的封面…

  而问题的原因,明雅心想很大一个可能是因为他的单身。

  这天,她照常来到办公室,照常听着小秘书给她汇报今的行程。

  她点点头让人下去,打开电脑,毫无预警的,从屏幕上跳出一个新闻版块,然后她发现那个每天给她暖被窝的男人,又上了头条。

  明雅咬着手指,心里不太痛快了。

  难道男人和女人的差距真这么大?

  比方说她方明雅,华盛集团董事长,长得年轻貌美,家世殷实,可只要外人一听到她育有一子一女,有个正在同居的男人,许多人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女人已经有主了,不能碰。

  可卓然呢,同样是卓氏集团的董事长,模样英俊,身家丰厚,可外头的女人哪怕听说他有一双儿女,有正在交往的女朋友,依然会前仆后继的往他身上涌,毕竟男人么,只要没结婚,就有无限可能,更何况哪怕结了婚,以他的条件,想做第三者的同样大有人在。

  明雅想着想着,气得险些咬碎一口银牙,瞧瞧这多不公平啊,同样的情况,他能当个钻石王老五,她却只能沦落成一个有主的黄脸婆。

  明雅越想越不是滋味,晚上回去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瞧,窝在沙发上不吭声,直到这人搁下看了一半的书本,对她说:

  “明天晚上有空吗?”

  她用眼角的余光瞧他:

  “怎么?”

  “陪我出席一个晚宴。”他笑容很淡,三十多岁的男人,比起往昔显得更成和有魅力。

  她咬咬牙,他越是淡定,她心里越别扭,侧过脸说:

  “没空。”

  卓然目光晃了晃,有些为难的说:

  “你没有时间,那么谁陪我去?”

  明雅想也想没的口而出:“不是还有秘书吗?”

  卓然苦笑:“我的秘书是男人。”

  不仅他的秘书是男人,董事长办公室那一层,经过李学铭的大刀阔斧,整层楼已经找不到一个雌动物。

  “谁规定不能带男人出席晚宴。”她嘀咕“而且不是还有那什么何小姐吗?听说她最近追你追得,天天上新闻。”

  明雅这话刚说完,立即像是意会过来什么,整个人震了下,而后她转过身去瞧卓然,恰好他也在看她,若有所思的盯着她。

  那目光令她瞬间红了脸,而后不等他说话,她夹着尾巴溜进了浴室。

  于是在隔天晚上,明雅没有陪他出席晚宴,她也不想知道他会找谁陪同,反正不管找谁,第二天他的新闻一定又会像往常一样,弹出她的桌面。

  她心里郁闷,寻思着明天把IT部的找来,让他们找找原因,到底是哪个垃圾软件在作怪。

  后来一下班,她直接把王厉叫到一家PUB里,点了一打啤酒,她一口接一口的喝。

  王厉挑挑眉,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卓然结婚?”

  明雅头也不抬:“结什么婚?不结。”

  王厉略微吃惊的说:“为什么?”

  明雅这会儿已经有点微醺,打了酒嗝说:

  “你们男人就是,没到手的时候当宝,到手了不知道珍惜,还不如就这么处着。”

  后来明雅喝得有点多,被王厉搀扶着上了谁的车。

  夜里风大,王厉从口袋里掏了掏,给眼前的卓然传了一条录音,传完以后三令五申的说。

  “这事你可别让她知道。”

  卓然含笑着点头,车门一关上,一边抚着女人的头发,一边戴上耳

  ——

  醒来的时候明雅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的上,她抓抓头发起身,已经记不清自己回来的过程。

  她打了个酒嗝,摸下上厕所,走出浴室的时候又瞧了眼时间,晚上十二点。

  不早了,可是眼瞅着空的大

  明雅摸着墙,东倒西歪的来到书房。

  门一开,果真瞧到那人的身影。

  卓然抬起头,眸光转含笑的望着她:“醒了?”

  明雅拧了拧眉头。

  他笑什么?今晚跟女伴相处愉快,心情很好?

  想到这,她在原地站了许久,忽然又打了个酒嗝,酒气上脑,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明雅?”

  那人又叫了她一声,她没理,摇摇晃晃的走到他身旁。

  鼻尖动了动,她嘀咕:

  “香水味。”

  说完又凑近了两分,挨着他,她用力的嗅了嗅:

  “茉莉的味道。”

  窗外的雨下得很大“啪嗒啪嗒”的敲在窗沿上。

  书房里只开了一盏台灯,昏暗的光线下,卓然静静的睨着她,睨着她泛红的脸,小巧的,漆黑灵动的眼…

  “你醉了。”

  他抱着她的,想要把她带回房间,可身上的女人却借力使力,整个人向前倾,重重的把他在地上。

  他愣了下,紧接着,前突然多出一双手,正没什么耐心的解他的钮扣,假如遇上解不开的,就直接用扯的…

  “明雅,别闹。”

  他半推半就的,不,应该是敞开了任人鱼

  她皱了皱眉,用力扯开的他的领子,俯下身就啃咬对方的脖子。

  他肤偏白,这会儿被她啃一啃,咬一咬,脖子上立即一片狼藉,她要多戳几个章,要让别人知道,这个男人是有主的。

  卓然低低的笑开:“明雅,你除了脖子,还可以咬别的地方。”

  明雅在黑暗中抬眸,眼神不是很清醒:“咬哪?”

  卓然面不改

  “都可以。”

  她迷糊糊的瞅着他:

  “你我衣服做什么?”

  “天气热。”

  “我的衣服我会自己。”

  “好,你自己。”

  “躺着,不准动。”

  “…”“你怎么不动了?动啊!”“…”“你还是别动了。”

  于是在这天晚上,当晓渔同学半夜起上厕所的时候,他发现爹的行为好古怪,主卧的大门开了一条隙,透过这条,他能清楚的瞧到他爹手里拿着两沓纸,正在逐一给他妈摁手印。

  “签了再睡。”

  “唔…签什么…”

  “砰”的一下。

  正当晓渔同学要凑过去瞧的时候,脑袋瓜子猛的撞上了门板。

  他喊了一声,果然引来他爹的注意。

  他爹转过身,脖子上有许多被虫子咬过的痕迹,可他像是不痛不似的,竖起食指,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

  而隔天,当明雅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她悲剧了。

  她死皮赖脸的挂在卓然身上不让走,手里抓着一条围巾强硬的往他脖子上裹。

  卓然无奈:“明雅,现在是七月。”

  明雅噎了下,扫过他脖子上的那一块又一块的痕迹,连忙钻进房间,从抽屉里拉出一条丝巾。

  而当她又一次想给他围上的时候,卓然摇头:“明雅,这是女款。”

  她眼眶都快急红了,心想他一身的西装革履,如果围一条花花绿绿的女款丝巾确实滑稽,于是打着商量的口吻说:

  “今天请假吧?”

  卓然一脸正

  “今天有一场重要的会议。”

  言下之意,他很忙,不能请假,所以要顶着一脖子的吻痕去给人行注目礼。

  明雅气不打一处来:“我昨晚喝醉了,你怎么不阻止我。”

  卓然角微勾,没说话。

  这人明显是故意的。

  明雅瞪了他许久,钻进房间把自己的遮瑕膏找了出来,先是替他擦上,而后强硬的进他的口袋里,并且三令五申,每半小时擦一次。

  卓然斜眸看她一眼,算是答应下来。

  可之后,董事长夫人是个妒妇的消息不胫而走。

  原因无他,只因为那晚陪卓然出席宴会的秘书在回来以后被人无辜辞退,而第二天董事长又顶着一脖子的吻痕出现,于是乎,谣言四起。

  卓氏大楼的厕所内。

  明雅等着那几个聊八卦的小秘书离开,这才从隔间内走出来。

  她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有些不解,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她们为什么要这么说她?

  而后她回到会客室,等着他开完会,门一开,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随即嘴角含笑的朝她走来。

  在许多年后,卓然回想起两人磕磕绊绊的婚姻路程,心中总会感慨。

  他也许是不幸的,年少失怙,生活艰难,吃了许多苦,付出了许多代价,才换来今的地位,就连婚姻也不得自主。

  可后来他又想,他也是幸运的,也许他没有娶到一个“合适”的女人,却娶到了一个最爱的女人。

  一晃眼,又过去了两年。

  晓渔同学这时候已经上小学了,他眼瞅着又在吵架的父母…

  “明雅,你又在上吃零食?”卓然从底搜出一包薯片,打开门兴师问罪。

  而门一开,恰好看到明雅窝在沙发上剪指甲的身影。

  他顿了下,走过去收拾。

  明雅恼了:“这是我的房子。”

  言下之意,她乐意吃什么就吃什么,就算把屋子成狗窝他也管不着。

  卓然抿着,脸色不太好,当他终于把沙发里的指甲清理干净以后,握着她的手说:“过来,跟我进房。”

  明雅愣了下:“做什么?”

  卓然:“我不想当着孩子的面跟你吵。”

  于是乎,坐在沙发上的晓渔同学又眼睁睁的瞧着父母关起了房门,再然后…嗯,就没声了。

  他扭过头摸了摸身旁的妹妹,方芸夕小宝宝似乎不太待见他,眼珠子滴溜溜的看着电视上的财经频道。

  晓渔同学有些郁闷,这有什么好看的?一堆数据,他都看不懂。

  于是他拿过遥控器,刚换台,身旁便传来“哇”的一声大哭。

  晓渔同学吓了一跳,连忙又摁回去,世界立刻清静,小宝宝又滴溜溜的盯着电视机不理他了。

  晓渔同学眼瞅着屏幕上那个一板一眼的中年男人,没什么兴趣的转过身去看一旁的女宝宝。

  他摸了摸妹妹额头上的疤痕,小小的一块就像一朵白云。

  “你真漂亮。”他气的夸赞。

  方芸夕小宝宝没理他,眼珠子依旧紧盯着电视屏幕不放。

  殊不知就在二十三年之后,商场上赫然出现了一名女霸主,她的手段对比起当年的卓然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乎垄断了A市所有的行业,而她的额头上也有一道类似于云朵的疤痕。

  THE END

  ---题外话---

  虽然晚了点,完结了~么一个,大家再见~

  本图书由(小碎碎)为您整理制作
上一章   婚不由己之溺爱暖凄   下一章 ( 没有了 )
你是我的盘中婚好孕圆最萌星二代动心则乱从前满一座城,在等你才不是我哥黏你成瘾南北往事当你决定不爱鬼才神探女法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婚不由己之溺爱暖凄,本章内容为第二百零五章结局下的全文阅读页,婚不由己之溺爱暖凄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