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婚好孕圆》第55章chapter057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婚好孕圆  作者:Nidhhogg 书号:50443  时间:2020/11/13  字数:10198 
上一章   第55章 chapter057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著名推理作家江淮于今凌晨三。点被确诊救治无效身亡,经确认为自杀…”

  谢小园失神地坐在病。上,电视机里正放着新闻,背景是靳庭的别墅,原来靳川就是江淮,江淮就是靳川。

  他死了。

  “园妞?”许诺宁陪在边,眼里是担忧。

  从她醒来得知宁骁正在抢救中就成了这样。

  “你别太…”许诺宁有些语,接二连三撞上不好的事,任谁都不知道说什么“振作点,宁骁醒来肯定不想看见你这样…”

  听到宁骁的名字,谢小园睫颤了颤,下一瞬,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园妞你别哭啊…”她哭得很是压抑,连声音都不敢哭出来,只觉得这份伤痛能全闷在她心里也好过让宁骁去遭这份罪。

  突然间她好像想到什么,一把掀开被子要下

  “宁骁…。宁骁…”她口里念念有词。

  许诺宁急了,连忙拦住她:“你下干什么?!躺。上去!”

  车撞上来的时候宁骁下意识转了方向盘把谢小园的位置转离危险区,而自己驾驶座的位置面承受了来自大车的撞击,可以想见两人的伤势孰轻孰重,尽管当时有宁骁和安全气囊的保护,但谢小园脑门上还是了两圈纱布,医生说了有脑震的现象,一定要多注意休息。

  现在家里一下子多了三个病人,要是她不把唯一一个伤势最轻的照顾好,她也没脸见家里人了。

  “让我出去!我要报警!”谢小园猛地一抬头,干脆地抹掉眼泪,抓着许诺宁地手臂吼道“车祸不是意外!是人为的!是有人要我们死!诺宁你让我出去——”

  “谢小园!”看她失神的样子,许诺宁不由得拔高嗓音喊她,她回握住她的手,给她力量“我们都知道了,这事儿让你哥去处理,你要好好休息,咱家不能再有人倒下了。”

  谢小园怔怔地看着她:“都…知道了?”

  “你昏的时候说了胡话,你哥听着觉得不对,就找人去调查了,我们都相信这次这个车祸绝对不是意外,你放心,你哥会处理好的。”

  “不行!让我去看看宁骁也可以,我想看看他怎么样了,诺宁你让我——”

  “——园妞!”许诺宁失声尖叫,只见谢小园话还没说完,脖子轻轻一歪便往后倒,许诺宁急了眼,赶紧找来医生。

  医生做好检查,对许诺宁嘱咐道:“我开了镇定剂,如果她醒来,务必不要再刺她,让病人一定要好好休息。”

  “好的,谢谢医生,我会的。”

  送走医生,许诺宁头疼地眉心,两人出车祸的事她没敢告诉谢小园母亲,眼下事情堆在了一块儿,不出今天,影帝影后车祸的新闻就要天飞,虽然她一再跟医院的人说不要把两人在这里的消息出去,但她一个人管不了那么多人的嘴,瞒是肯定瞒不住的。

  “诺宁姐,你去休息吧。”陈陈拿着保温桶从外面进来“这里我守着就行。”

  许诺宁想着还有其他事也不推辞,嘱咐了几句便急匆匆地走了。

  某个破烂的废弃工厂里。

  自从那天晚上被抓到这里来后,姜以恩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偶尔能得口水喝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她双手被绑在椅子后,锈掉的椅子腿看起来摇摇坠。

  她已经没什么体力了,柔顺的头发比窝还,漂亮整洁的套裙也看不出本来颜色了,她向来注重自己的外表,现在沦落成这样,是她完全不曾想到的。

  她后悔了。

  “方南…我后悔了…你收手吧…”姜以恩艰难得说着,她是医生,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再不补充体力,大概就真的要悄无声息地死在这个荒凉的地方了。

  被叫做方南的男人蹲在一旁的集装箱上,眼睛危险地眯起,指尖夹着香烟,整个人被笼罩在烟雾里,他听姜以恩到了这个地步还要说话顿时便不屑地笑了两声,朝她的方向云吐雾。

  “你说收手就收手?你家里人怎么教的?这么任?”他笑着说,眼底却是一片寒“对了,我这记,我都忘了,你没家人。”说着他跳下集装箱,驼着背走过来走到姜以恩面前,干瘦干瘦的手掌托起她尖尖的下巴,下一瞬手指一收狠狠地捏住,冰冷的声音让人立时能起一层皮疙瘩:“姜以恩,老子说你是婊。子,你特么还不承认,当初是谁跟老子说的,要大家都不好过?!现在你特么倒是会装白莲跑去告密了!老子告诉你,我弟弟这个事,我他妈要这么算了我就不姓方!要不是那个姓宁的,我弟弟会特么死在牢里?!这个仇不报,老子就一辈子纠他们!让他们全都不好过!”

  “…疯子。”姜以恩的下巴被捏得生疼,可是她已经不在乎了。

  这个男人,叫方南,是她的病人,生得高大,却总是驼着背显得低人一等谦卑的模样,再加上他的病很特殊,所以当初他来她的诊所看病时不由自主地总是格外注意他,却就是因为这点多余的怜悯之心,叫他有机可趁,竟然翻到了她办公室里的病患资料。这些资料上记录的病例都是身份比较特殊的,而方南好像一开始就抱着目的接近她,他拿病患资料威胁她,那一切能利用的事来。惑她,他说得对,她就是个婊。子,不然为什么明明已经喜欢上了别人,却还能因为以前的执念轻易上钩。

  他利用她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弟弟方北报仇。

  可是她真的后悔了,她不想要任何人死啊,她不想啊。

  几年前,宁骁见义勇为,抓的那个人刚好是被通缉的嫌犯,被判无期徒刑,可是在监狱里没呆几年就死了。

  方家两兄弟心理都有问题,她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可那时她不知道这个人是方北的哥哥。方南也是最近刑释放,去找弟弟,才得知人已经死了的消息。方南自小就疼爱这个唯一的弟弟,当然不会就这么罢休,所以在他的心里,自然是冤有头债有主,想要找出有关方北的事情不难,毕竟宁骁当年的那个视频广为传,他一下就定下了目标。

  他家破人亡,身无一物,而这个导致他弟弟进监狱并且年纪轻轻就死了的男人,却有有子,享有盛名,他。妈。的凭什么?

  他要这些人付出代价,即使他死也没关系,反正他已经没有后路了。

  “还差最后一步,我就能让他们所有人身败名裂了,”方南呵呵笑着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姜以恩“你老实待在这儿,我现在要出去,你要是安分点,事情完了后我会留你一条命。”

  姜以恩笑了笑,那笑容虚弱得很,却带着很明显的不屑,顿时怒了方南。

  “你他妈笑什么?!”

  “我笑你…病入膏肓不自知…”

  方南低头往身上一看,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又开始溃脓了,有的是新生成的,正着血,他觉得,想去挠,可想起眼前这个女人曾经说的话,只能恨恨地放下手。

  他自控力一向很强。

  善于自控,善于控制,这也是为什么他能轻而易举控制导姜以恩的心理。

  什么留学归来的医学博士,狗不通,还不是被他轻轻松松地利用了。

  “药,给我药。”他伸手过去,他做事向来小心谨慎,而自己这个病是最容易马脚的,他不允许自己有这种暴的风险。

  “你绑我的时候就检查过了,我什么都没有。”

  “老子自己去拿。”说罢转身就走。

  “没有用。”姜以恩笑,气若游丝。

  方南折回来:“你他妈什么意思。”

  “除了我,没人知道那个药放在哪里。”

  方南的病很特别,之前这人装可怜,再加上她作为医生,治好病人是她的目的和原则,所以她一直很费心,在原有药物的基础上重新研究了一种新药,这种药剂比之前的效果好太多,但是依赖也很强,后来她发现方南的目的越来越可怕就暗自留了一手。

  方南一听,果然大怒,暴躁地一脚踢倒旁边的油空桶,一手捏住了姜以恩的脖子:“你耍诈?你他妈敢玩我?”

  姜以恩被捏得几乎呼吸不过来,吃力地吐了一句话:“你松开,我告诉你。”

  方南冷笑着撒手。

  得了空,姜以恩大口大口呼吸几下空气才慢慢说道:“你给我松绑。东西我让人保管着,必须有我的亲笔签名才能拿到。”

  方南不屑地笑开:“你不怕老子把那人也杀了。”

  “你不会。”姜以恩非常肯定。她看得出,这个男人不会做计划外的事来给自己增添麻烦。

  “你不松开我,我…我没法签字。我现在都这样了,跑也不跑掉。”姜以恩自嘲地笑笑。

  方南怪异地看了她好几眼,似乎有点不放心,不过权衡利弊后,还是给她松绑。

  “老实点。”

  他从一张旧桌子脚下找出一个泛黄的破破烂烂的记事本,从衣服兜里摸出一只笔递给她,可面前的女人显然没有接过笔的意思。

  方南有些不耐烦了,刚要开口骂她,就听见她说:“给我水…我没力气了。”

  她刚才说了那么多,现在确实没有力气执笔了。

  方南凶狠地瞪了她几眼,骂骂咧咧地走开:“他。妈。的事儿真多,等老子得手就做了你!”

  听到他的话,姜以恩反而无所畏惧了。

  自作孽,不可活。

  方南不知从哪儿来一个只剩半瓶的矿泉水,她慢慢地喝了几口,等了一会儿,在方南越来越不耐烦的眼神下,终于在纸上签好自己的名字。

  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方南作势又要把姜以恩绑住,姜以恩连忙出声:“我腿已经断了,哪里也走不了。”

  方南看了眼她肿得老高的腿,得意地眼神毫不掩饰,也就不担心了,把绳子扔在了一边。反正这里荒郊野外,不等她走出去,他应该就办完事情回来了,逃?绝对不可能?!

  方南很是自信,锁上大门出去了。

  他出去后躲在在窗户边站了半个小时,见姜以恩的确很老实地坐在椅子上不动弹,才完全放心地走人。

  现在,他要继续去复仇了。

  宁骁的手术做完了。

  “你是病人的子吧?好好陪着他,每天多来陪陪他说话,总会有希望的。”

  谢小园站在特护病房外,隔着一扇玻璃,凝望着躺在病。上,全身管子的宁骁。她自己还穿着病号服,头上的纱布还没有取,赤着脚就跑来见他了。

  宁骁全身多处骨折,脑伤最为严重,医生都说,这么严重的车祸,他不仅保护了坐在副驾驶上的谢小园,使她只得一个轻伤的结果,自己还从死亡线上捞回来一条命,简直是神迹。

  那是她的老公,是她的天,是千千万万粉丝心中的偶像,他本该肆意年华,却只能躺在这里。

  他身上的每一处伤,都狠狠地扎在她的心上,是比凌迟,还要痛上千万倍的酷刑。

  只是,

  最令她痛心的是,他没有醒过来。

  她无法接受宁骁有可能变成植物人的事实。

  他答应过她的,他答应过她的…

  “想哭就哭出来,这样会好受很多。”许诺宁揽着她的肩,轻轻地拍拍她的背。一如谢小园,她的眼睛里也蒙上一层抹不开的忧伤。

  三天,父亲已经抢救了两回了,两个家庭的主心骨,都倒下了。

  事情也没瞒住,公司的人因为父亲病倒的缘故,这会儿都蠢。蠢。。动了,父亲被称作“娱乐圈大佬”这个称号不是白来的,他一倒下,可以想见有多少人多少公司会被影响。而盛卓一面忙着医院,一面还有应付公司里那些老狗,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宁骁和园妞车祸的事也是,这两天新闻热度不散,每天都有一大批媒体找上各家医院——现在还没找到这里,但是市里医院就那么几家,迟早会找到这里的。听说宁骁的经纪人和助理因为这件事快被媒体疯了。

  园妞主演的电影《雪落时分》也因为这件事和作为主演之一的靳川的死亡而无限期停拍。

  这个月,这一周,大概是这个圈子黑色气息最浓的时候吧。

  “小园姐,保重身体…。”陈陈觉得自己这个话唠太没用了,到了这种时候,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让谢小园振作起来了“骁哥肯定不想看到你这样…。还有小高兴,他这么小,需要妈妈的照顾啊…”“他还不到三十。”

  许诺宁和陈陈安慰了许久,听到她开口说话的瞬间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可听到话里的内容,俱是鼻头泛酸,两人对视一眼,皆是沉默地移开眼神。

  “高兴还不周岁…”

  “我还想给他生个女儿,凑个好字。”

  她的声音很干,像是在沙漠走过一遭荒芜的野草,她的眼圈红肿,不知道偷偷哭了多少会儿,可再多的眼泪,也不了她心底的荒凉。

  谢小园拜托盛卓,把自己的病房搬到了宁骁隔壁,只要医生同意,她就过去陪着他。

  她什么都不想管了,剧本?广告?谁爱拍谁去,她只想守着自己的家庭。

  “高兴拜托你了,”她只待了会儿就被医生赶回自己病房了,她平静地对许诺宁说,眼里无光,好像一点都不忧伤似的“我想在这儿陪着她。”

  许诺宁有些哽咽,拍拍她的手说:“放心吧,保证把我大侄子养得白白胖胖的。”

  谢小园不再说话。许诺宁起身给她倒了杯水,进了病房的卫生间。

  陈陈在里面洗水果,一边洗一边看手机。

  “看什么?”许诺宁问。

  “额…我看网上好多人自发组织祈祷,窝心的,不过,真的很过分啊,居然有粉丝说骁哥是因为小园姐才这样的,还诅咒小园姐去死,这种人简直恶心!”说到激动的地方,她忍不住挥了挥手,水珠全溅到许诺宁脸上。

  许诺宁擦了擦水珠,帮忙把水果洗了,然后说:“这种时候,管这些事做什么,等他们自己闹去,不过这事儿别在园妞面前说。”

  “我知道。”

  两人拿着水果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一屋子穿着制服的人,蒙圈了。

  “这是?”

  “你好谢小姐,我是刑警一队的队长,姓钟,昨天见过一面。关于你丈夫车祸一案,我们接到知情人的线索,现在有许多疑点,希望谢小姐能跟我们走一趟。”

  谢小园纹丝不动,也不看着他。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许诺宁不可置信地问道“昨天不是问过一次了吗?!该说的我们都说了!小园为什么要跟你们走一趟?她又不是犯人!”

  钟队长不卑不亢地回答:“事情水落石出前,任何人都有作案的嫌疑。”

  许诺宁笑了拦在谢小园身前:“既然这样,你倒是抓我啊。”

  钟队长只看了眼许诺宁,便不再理会,转向谢小园继续说:“出事当晚,谢小姐是最后和宁先生在一起的人,事发时有些情况还需要再了解,我们作为警。察,自然要秉公办案,任何一个线索都不会放过,还请谢小姐能配合,好让我们还你一个清白。”

  “你们别欺人太甚!”许诺宁和陈陈都急了,盛卓刚出去,除了门外的保镖只有她们三个女人,她不再多想赶紧给盛卓打电话,可就在这时谢小园突然起身了。

  “我换好衣服就跟你们走。”

  “园妞?!”

  “小园姐?!”

  钟队长显然很满意谢小园这种配合的态度,便和自己的手下在病房门外等。

  “园妞你疯了?!”钟队长一出去,许诺宁忍不住朝谢小园吼道,谢小园快速换好衣服,握着两人的手很是认真的说:“放心,我问心无愧,我也想去了解下这个案子,我不能让宁骁白白遭受这份罪。”

  “不要…。。不要去。”

  谢小园拧开病房门,回头朝两人浅浅一笑:“…等我回来。”

  是否一切因她而起,也能因她而终。

  是否由她结果,便能还宁骁一世安宁。

  谢小园没有再回来。

  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被带到警局的当天,有人匿名送来一个短视频,视频的内容显示谢小园和一个看不见的脸女人在争夺孩子,匿名者声称目击谢小园摔自己的孩子,疑似有精神病的倾向。警。察根据这个线索,轻而易举地查到了谢小园曾经进过精神病院的事实。

  这个结果查下来,所有人看谢小园的眼神都变了。

  根据匿名者的举报,宁骁夫妇因为一个女人而感情破裂,虽然这点跟警。察走访得到的消息不太一样,但的确有那个女人的存在,并且,在他们看来,谢小园有精神病是不容辩驳的事实。

  正当警。方准备把谢小园列为第一嫌疑人来寻找破案证据时,有一份匿名举报电话打到了警局,给谢小园证明了清白——车祸一案嫌犯另有其人。

  只是精神病这个,确实怎么也洗刷不清了。

  许家和刚得知消息的谢母都要急疯了,他们要求做精神鉴定,可做几次测试下来,结果跟原来一样,谢小园每天没关在那间没有窗户的屋子,不疯也快真疯了。

  被强制转移入院的前一天,谢小园的家人被允许见她。

  谢母没有来,她不敢看,盛卓也没来,他还在为这件事斡旋,来的还是许诺宁。

  谢小园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点精神恍惚了,她好像看见许诺宁身边站着宁骁,一眨眼,又没人了。

  她只说了一句话,她有很努力地笑,可是眼泪还是滑下脸颊:“…等宁骁醒来,告诉他…我等他来接我,我们一家…去旅行…”

  夏天又到了。

  “又不说话?”盛卓摸。摸兜想掏烟出来,想起面前这人还是个十足的病人,又放回了手“刚才那谁,韩嘉逸来看你了,带了一个小孩,不过你睡着了。”

  “嗯。”还是不吭声。

  盛卓嘁了一声:“你能给点反应不成?我天天泡你病房里,别人都快把我当同恋了,我还有老婆要追好吗?”

  依旧不说话。

  “行行行,”盛卓无语“我败给你了,今天我去接我妹儿,我让她来治你。”

  不说话的人终于在听到这句话说时吭声了,只是说的话却不怎么悦耳:“别让她过来。”

  盛卓心里握草一声,手上,可又不敢真一巴掌拍上去,只能一边说一边往门外走:“你就作吧。”

  出了医院,盛卓吹着口哨心情很好地外郊区开去。

  跟相关人士周旋了三个月,小园的事终于落实了。

  今天日子不错,阳光晴好,不冷也不热,有只蓝色的小鸟儿从谢小园出来后就一直在周围飞着,她不由自主地随着那抹蓝色的小影子看去,直到上车时才收回眼神。

  她坐在车后座,目光不经意瞟到后视镜,心里难受地低下头,拢了拢连帽衣,将自己缩成了一小团。

  盛卓回头看了他一眼,叹息了一声说:“他醒了。”

  良久,才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嗯”末了便没了声音。

  盛卓觉得稀奇,啧了一声,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你知道了?那你怎么没反应?不想去见他?”

  “前几天诺宁来了,跟我说了,再说我这个样子,谁都不想见。”

  她昨天被允许出院,一出去就立即去医院找宁骁,可是她哪里都见不到人,还被护士告知“宁先生现在暂时不想见任何人”这个“任何人”包括她这个正儿八经的子。

  她不信,用尽一切办法,宁骁还是不想见她。晚上回去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身起了疹子,完全消不下去。

  今天盛卓还说让许诺宁带着孩子一块儿来接她,被她拒绝了,精神病院又不是什么好地方,再说她现在全身疹子的样子,真是难看死了,而且问了医生,说最好一个人,这个疹子有传染的风险,家里小孩大人都有,她总不能都传染给他们。

  这样想来,大概是那天帮隔壁起疹子的病人捡东西碰到伤口然后被传染了,所以她现在也不回汀兰水榭,打算回杨柳南路的房子,等疹子好了再回去。

  至于宁骁不想见她,肯定是有原因的,等她疹子好了,她就去找他。

  …能醒过来,真的太好了,她什么也不求了。

  “果然是夫。”盛卓戏谑地笑笑,摇了摇头。

  谢小园被他的动作搞得迷糊,感觉他好像是知道什么。

  “你笑什么呀,”她想问他宁骁的事儿,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

  盛卓不用她问自发的就帮她解答了:“你老公再过段时间就要做复健了,你不去陪着他?”

  心里想的是:想啊,她是他老婆诶。

  可是想法到了嘴边又变成了这样:“不去,他不想见我。”

  听到这略微赌气的声音,盛卓哈哈笑开了,看她漂亮的脸蛋上都是疹子,又这么委屈,都不好意思再逗自家亲妹了,等这俩蠢蛋各自瞎着急把,他这个大舅子当初还没好好“考验”妹婿呢,这么便宜就娶到了自己亲妹,他不服啊。

  “那其他的事诺宁跟你说了没?嫌犯抓到了,是之前宁骁多管闲事、哦不见义勇为的后果,”看见妹妹脸色一变,他赶紧换个词儿“还有那个冯琳,以妨碍公务和贪污罪被抓了,你被强制入院这事儿,就是她捣的鬼。”

  方南被抓后所有事情都代了,但小园这件事却和他无关,盛卓找人一查,原来是小园原来公司的那个经理,在新闻上看见小园的事情,就毫不犹豫地落井下石了。

  谢小园把话一一听在心里,事情水落石出,可她却不怎么在乎了。经过这一遭,她越发体会到家人的重要

  “只是许叔,咳咳,咱爸,退下了,脑溢血的后遗症,没精力再管公司了,不过现在精神状况好,有空去看看他。”

  “嗯。”太好了,事情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盛卓把谢小园送到了杨柳南路,临走前反复向小园确认:“你确定你一个人住?要不我请个佣人?”

  “不用,我好了就回来。”身上有点,她想赶紧上楼待着。

  “那行,有事打电话。”

  “嗯,你回去开车小心。”

  谢小园开始了独居生活。

  疹子反反复复,好了又起,得她脾气暴躁了一倍。

  听说,老妈跟感情进展迅猛;

  听说,小高兴又长高了不少,嘴里能发出的声音更多了。他姥姥说小名儿没取好,现在孩子整天一副不高兴的表情,别提多逗人了;

  听说,陈陈和易书闻结婚了;

  听说,林霜儿退出圈子了。

  她好想念家里的一切,想儿子,想他,想得发疯。

  可她一个人生活的这两个月里,听说了很多,唯独没有听说她老公,宁骁的任何消息,他似乎刻意在向她隐瞒什么。

  直到某一天,谢小园的手机振动了几下,竟然是宁骁发来的消息。

  他发的一张半身照,竟然好意思赤。着上身。

  谢小园不理,宁骁那边等了一会儿,有些着急了,他知道这几个月来他故意隐瞒她肯定让她不高兴了,便赶紧解释:“园园,我给你解释,之前用的药里面有素,我增肥到了两百斤…太丑了,不能来见你,我现在恢复原样了。”

  见没有回信儿,宁骁忍不住又发了几条微信过来:“老婆,我好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园园,我没骗你,我已经瘦身成功了,绝对不会丑到你,你理我下?”

  “你生气了?”

  原来是这样,谢小园想起几个月前她哥接她出院时说的那句话“你们果然是夫”是什么意思了。

  她起疹子,怕丑,怕传染,不愿意见他们;他因为生病,长得太胖,一毁之前完好的形象,怕吓到她,也不愿意见她,说来说去,都是想以最好的样子呈现给对方。

  她躺在落地窗前,清晨的阳光懒懒地照在身上,很是舒服,她看见宁骁发过来的微信内容,会心一笑,手指一动,发过去:“我说了啊,等你来接我,带上高兴,我们去环球旅行。”

  信息发送过去后,她起身看了看镜子,她的疹子已经完全好了,医生说不会有复发的可能,她终于,可以圆地回到他和孩子的身边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这是对她,和他,最好的诠释了吧。

  -全文完-

  书香门第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上一章   婚好孕圆   下一章 ( 没有了 )
最萌星二代动心则乱从前满一座城,在等你才不是我哥黏你成瘾南北往事当你决定不爱鬼才神探女法中了1亿彩票深情索吻:纯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婚好孕圆,本章内容为第55章chapter057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婚好孕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