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夏蝉》第二十七章外章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夏蝉  作者:忘爱勿恋 书号:50258  时间:2020/9/6  字数:8327 
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外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首先声明,这一段是废章,也就是我废弃不用的章节。一开始我本打算在张晨住院时展开一定的描写,但后来发现这样做会无谓地拖长文章的长度,得不偿失,于是在写下这段后就果断地放弃了。

  因此,这简直就是一篇纯粹的手文,对正文没有任何影响,大家不看也可以。至于缘由么,在所有制服里面,本人最喜欢的就是护士服(当初看《夜勤病栋》的后遗症,呵呵…),所以一直都想写一段关于护士的h,于是可怜的张晨就成了牺牲品。

  25、6岁成的护士大姐,玩可怜少年的身体,感觉会非常有意思。

  ***

  ***

  深夜,万籁俱寂,除了护士的值班室还亮着灯光,高大的住院楼沉浸在一片黑暗中。冰冷的走廊空无一人,然而在本该绝对的死寂里,却能隐隐听到一阵模糊的低语。

  顺着这阵低语一直往前,可以赫然发现,7号病房内竟然透出点点灯光!

  这不就是张晨的病房吗,这么晚了,他怎么还不睡?“护士阿姨,你,你不要…”病房里传出张晨的声音。穿过房门,只见灯光昏暗的房间里,一个护士跪在张晨身边,双手抓着他的子,缓缓往下褪。

  张晨脸焦急,却因为左腿吊着石膏,无法动弹,只能低声哀求。护士顶多25、6岁,身材火辣,笑的脸上,她戴着一副眼镜,更有一种成的大姐姐风韵。

  此刻,她的护士窄裙已经拉到际,出紧裹双腿的白色丝袜、以及感的黑色蕾丝内

  将张晨的病号服连同内一拉到底,稚茎暴在她的眼前,小腹下一撮稀疏的让白色的茎看起来就像小孩一样,从皱着的包皮尖端出一小段粉红的头。

  媚的护士眼前一亮,爱不释手地拨少年的茎:“真好,还是小孩的好看,又漂亮又干净!”

  “护士阿姨,你…你干什么…”虽然对方是个性感美丽的女,但自己的身体被她玩,只让张晨无比厌恶。

  除了李正和妈妈,他不想自己的体被任何人看见,更别说触碰了。察觉到他的表情,护士毫不客气地一掌扇在张晨脸上:“你那是什么样子?另外,要叫我姐姐,明白吗?”

  说着,她又爱不释手地轻抚着张晨被扇红的脸颊:“真可怜,疼吧?下午你病房里发生的事,姐姐都看到了。”

  “啊?”张晨惊讶的瞪大眼睛。

  “嘻嘻,这么吃惊干什么?”护士眼中出戏谑的笑意:“我刚好在对面楼顶,瞧得一清二楚呢。

  我打听过了,那个高大的男人是你爸爸,而被干的女人,是你的妈妈吧?真有意思,你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张晨羞愤地红了脸,别过头没有回答。护士也不在意,她轻笑道:“不想告诉我吗?那也没关系,也许下次你爸爸来看你的时候,我会考虑告诉他你大胆的妈妈都做过什么!”

  “不要!”张晨赶紧道。护士咯咯地笑着:“不要吗?其实我也不想麻烦呢,只是…”说到这儿,她住口不言,用打量猎物一样的目光盯着张晨。

  “求求你,不要告诉我爸爸…”张晨哀求道。“真是个笨蛋。”护士又给了张晨一个耳光:“谁要你求我!”

  “那姐姐要什么?”张晨害怕地缩了一下身子。少年畏惧的模样好像给了她很大的刺,护士开心地笑了:“如果,今晚你愿意让我高兴的话,我可以考虑忘记下午的事。”

  “高兴,怎、怎么高兴?”张晨小心翼翼地问。他单纯的模样让护士忍不住又是一阵娇笑:“你不用做什么,只要让姐姐随便对你做什么就可以了,懂了吗?傻小子!”

  说着,她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会让你很舒服的。”张晨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好、好吧,我懂了。”

  “真乖!”摸了摸张晨的脸颊,护士慢慢俯下了身:“我最喜欢听话的孩子了,特别是像你这么漂亮的…”

  她的双手熟练地解开张晨的衣扣,很快,少年除了左脚的石膏,全身一丝不挂!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白皙的肌肤就像象牙一样,瘦弱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护士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太漂亮了。”她的指尖在张晨赤的身体游走,一边叹息着:“真是个漂亮的孩子,皮肤这么好,连我都嫉妒了。”

  在护士指尖的轻触下,从张晨感的身体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酥,少年忍不住绷紧了身体,目光随着指尖在自己身体游移。

  “真可爱,觉得舒服吗?”护士轻笑一声,伏在张晨瘦弱的膛上,开始轻他的头,如云的黑发垂下,在他腹侧来、回轻扫。

  “啊…”突如其来的快让张晨仰头呻。护士满意地看着张晨的反应,让粉红的头在舌尖下慢慢立起,她这才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躺在上的少年。

  她了一下嘴,身体微微前倾,伸出裹着白色丝袜的右脚,将娇的脚掌伸到张晨嘴边:“一下!…”

  张晨厌恶地别过脸去,护士大怒,伸脚在他脸上拍了一下:“忘了我说的话吗?要不要我明天告诉你爸爸?”

  张晨妥协了,他强忍着不快,抱住护士的玉足,慢慢凑过头。护士突然把脚往下一,曲线优美的玉足完全盖在张晨脸上,五趾卷曲的袜尖扣住他的鼻子。

  张晨犹豫一下,终于伸出舌头。 一股淡淡的足味传入鼻端,脚底腻滑的丝袜有点咸咸的味道,他脑中一阵迷糊,下半起的茎竟然抖动了一下。

  这一切都被护士看在眼里,少年的舌头隔着丝袜刮着她娇的脚心,唾很快把白色的袜丝浸,一股股酥从脚掌传遍全身。

  她脸上出舒服的感觉,仰头呻着,覆在张晨脸上的玉足因酥而蜷起,五玉趾在透明的袜尖调皮地来、回翘动。

  “啊…啊…太好了,我、我都有点了…”她息着,在户来、回抚,在指头的挑下,黑色蕾丝的中心,慢慢出现一点润的轮廓。

  片刻,护士回玉足,沿着张晨的下巴滑过脖子、膛、小腹,最后,停留在少年白茎上。

  “人虽然还小,但这里却很好呢,刚刚姐姐的脚让你很舒服吧?”她一边问话,一边用脚掌挤茎,来、回打转。

  透过薄薄的细腻丝袜,护士感觉着脚底那团细小的软,质地细腻的袜丝摩挲着少年白的包皮,从脚心传回一股舒服的感觉。

  在护士玉足的轻踩下,张晨闭上眼睛,脸上出痛苦和快乐织的表情。

  随着脚底的弹慢慢增加,护士知道,少年的茎已经起了,她得意地笑着,慢慢加重磨研的力道,整个前脚掌踩在他的小腹,用浑圆的足跟在坚埲上挤着。

  同时,她的左脚移到张晨腿间,足背一弓顶开丸,翘起的脚尖缓缓伸入会后面那块少年最羞地。

  由于受伤的关系,张晨左脚被吊着,股间大开,护士的丝足很轻易便抵达菊,大足趾开始上、下拨

  “啊…那、那儿…”门骤然受到刺,张晨猛地弓起身子,玉足下的茎一阵悸动,从马眼分泌出透明的粘,沾上雪白的袜丝。

  “真脏,这双丝袜要丢了呢。”一边拨,护士一边说着。但她却没有一点遗憾的表情,只是沉浸在玩少年身体的快乐中。

  她带着兴奋的笑容,居高临下,将右脚完全踩在了张晨起的玉茎上,把细到少年的小腹,脚心在上面来、回摩擦着,袜尖蜷曲的足趾抓挠着头,同时,她的左脚前伸,抵入会下方,玩少年稚的菊

  “姐、姐姐,求求你,别用脚…”张晨张口吐舌,息着哀求。

  “嘻嘻,那儿一直在一收一收的,真好玩。”护士笑道,张晨的哀求让她有完全控制这个少年身体的快意。

  “憋得很难受吧?姐姐很快就让你舒服…”她不由自主呻着,眼镜后的目光。

  护士的动作陡然加快,玉足简直像待一样在少年的玉茎上挤,硬茎完全贴着小腹,马眼被白色的丝足强行挤出一滴滴粘

  张晨痛苦地皱起眉头,但越来越重的息显示他同样快连连。

  “啊…啊…姐姐,不要那么重,我、我疼…”他不住哀求。但这样只会让护士更加兴奋,她挠的脚突地往前一抵,裹着丝袜的大足趾暴地刺入少年的门。

  感觉后面被一个异物强行橕开,张晨“啊!”的惊呼一声,身体像弓弦一样紧绷起来。知道他要来了,护士的右脚后伸,脚趾部,然后顺着浮起的输管一遍、一遍狠狠向上动,就像在用玉足挤牛一样,同时,足跟毫不怜惜地磨着少年脆弱的丸。

  在她近乎待的暴动作下,张晨眼泪都出来了,哭叫着:“姐姐,别踩蛋蛋,疼,我疼啊…”随着护士的丝足再次头顶端,少年久蓄的高终于像山洪一样爆发了。他全身僵硬,部上抬,踩在护士脚下的动着,一下、一下着浓白的

  护士贪婪地感受着少年的玉茎在脚心的律动,在他的同时更加重对丸的踩,白色的袜尖一遍又一遍挤管,好像要把他身体里最后一滴榨出来。

  足足了近十次,这次半强迫的终于结束,张晨疲惫不堪地呼呼息着,浓白的腹,一些甚至到他的脸上。

  “呵呵,真是个坏小孩,竟然用脚都能让你出来,还这么多!”护士足地叹息着,镜片后的双眼几乎能滴出水来。半晌,她才把脚从茎上放下来,少年细茎在暴的对待下,包皮完全翻开,头红肿,马眼还挂着一滴没有擦去的

  护士用脚在他腹打着转,把白色的完全抹到脚心,粘成一团的沾在白色的袜丝上,将白的脚掌浸得糊糊一片。

  “好热,好烫啊,不愧是小孩子,这么浓,你从来都不手吗?”护士一边闭目呻,一边问着羞的问题。张晨没有回答,他脸羞愤地别过头,眼角还挂着泪水。

  将完全抹遍他的脯,护士这才满意地提起脚,缓缓地把右脚的丝袜褪下。

  卷成一团的白色丝袜一塌糊涂,沾少年的,她蜷起的白脚心也粘糊糊一片,足趾因的粘滑感而不舒服地互相摩擦着。

  把透的丝袜放到面前,她了口气,呻道:“真臭,全是的味道,不过我很喜欢…”

  “你也闻闻吧,你自己的味道。”护士带着离的眼神,将丝袜垂下,糊的袜尖在张晨头上摇摇坠。

  整个房间都弥漫着少年后那股轻微的臭味,面对脸上轻扫的冰凉丝袜,张晨屏住呼吸。

  “没关系,姐姐让你舒服了,现在,该你为我服务了…”护士轻笑着丢开丝袜,双腿分别跨在张晨身体两侧,将部对着他的头部。

  她用手指缓缓地在内中心那点润打转,随着她的呼吸渐渐加重,那点润逐渐扩大,汁泛滥的将蕾丝内浸出一块印痕。

  “你看,全了,都是你害的。不听话的小孩,要帮姐姐解决哦。”护士轻笑着下内,把丘完全暴

  她分开腿,蹲下身子,将女部完全展在张晨面前。护士的下体浓密,棕色的靡的开启,水泛滥,一股成的腥臊气息冲击着张晨的鼻端。

  “得受不了了,快给我…”护士将下体凑到张晨嘴边。强忍住心里的恶心,张晨微微抬头,伸舌在她的起来。少年粉的舌头拨着肥厚的汁和唾混合,在器和舌尖之间拉出几丝线。

  “啊…啊…好舒服,再深一点,那里,快…”成的护士像小便一样蹲在张晨头上,几乎把整个股都到他脸上,随着舌头在进出,她仰头发出人心魄的呻

  丰股扭动着,护士叫连连,一只手后伸,抓着张晨疲软的茎慢慢套,另一只手则隔着衣服自己丰房。

  护士的部完全在张晨脸上,浓密的在他脸上摩擦,汁沾了一脸。

  张晨的嘴被迫,舌头在里钻探、舐。渐渐的,他的呼吸也重起来,一双手不由自主伸向护士服下那对房。

  只有这对器官能给他稍许母亲的感觉,减轻心中的厌恶。哪知手指刚刚触到部,护士立刻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耳光:“快,谁准你摸我的!”

  张晨一哆嗦,赶紧缩回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让护士大为兴奋,股扭动得更了,这样一来,她反而主动解开衣扣,把罩拉到房下方,抓着张晨的手主动按在自己的部。

  “姐姐准你了,好好给我摸!”她媚地息着。张晨的手像抓进了棉花团一般,完全陷入柔软的里,十指在房表面抓出几道深深的印痕。

  护士的尖早已立,就像两小指,顶着张晨的掌心。突地,护士欢呼一声:“又硬了,真是个好的坏小孩!”却是张晨的茎再次在护士手中恢复活力,玉茎高,仍有些红肿的头发出红亮的光泽。

  “果然还是只有这里才能让我舒服…”护士叹息着,手指灵活地在茎上来、回拨。

  张晨不由自主从喉咙发出一声呻感的茎在刺下抖了几下。护士轻拍他的脸颊,威胁道:“呆会儿不准先出来,否则姐姐要你好看,明白吗?”

  说着,她抬离开张晨的脸,一只手扶着茎,缓缓坐了下去。逐渐充实埲让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当茎全入后,护士俯下身,双手按着张晨的脯,肢开始的来、回扭动。

  “啊…啊…好舒服,姐姐…”虽然被异,但巨大的快还是让他忍不住叫了出来。

  看得出,护士有很高的爱技巧,她没有简单的上、下耸动,而是以张晨的茎为中心,肢和股打着旋,一会儿顺时针,一会儿逆时针,就像用一温暖的管套住茎来、回打磨。

  感觉下体被一段紧窄的套子裹住,随着套子的旋动,就像有无数小手在茎表面抚摩挲,头偶尔还会顶到套子末端一团火热的软

  张晨感觉自己快要完全融化在里面了,少年瘦弱的脯不住起伏,巨大的快让他哈哈的吐着气,双手抓着摇动的房胡乱

  “姐姐,我…我快要…”不过片刻,感觉一股不可抑制的意涌到头顶端,他忍不住叫道。

  护士猛地停止动作,左手大拇指在他会狠狠一掐,剧烈的疼痛让张晨叫出声来,快迅速消退,即将发的头渐渐平静下来。

  她瞪着张晨:“不是叫你不准先出来吗?”张晨害怕地道:“可我、我真得忍不住。”

  护士想了想,从一旁的托盘里拿出一绷带,撕成小条后,紧紧扎在张晨的部,用力捆绑的绷带完全陷入里,把道截断。

  “好了,这下我可以慢慢玩了。”她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姐姐,那里好疼,你能不能轻一点…”张晨痛苦地皱起眉头。

  护士伸指在头一弹,打得张晨哆嗦了一下:“少废话,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同意,你不准出一滴,明白吗?”

  张晨轻咬着嘴,畏惧的点了点头。似乎很喜欢看张晨可怜的模样,护士恶作剧地捏了捏他的脸蛋,再次将他的茎套入,忘情地磨研起来。

  由于部被束缚,尽管快强烈,茎硬得快要爆炸,但张晨总是差了一线才到的边缘。

  就像心脏被一丝线拉扯,总也落不到实处,这种空游走在高边缘的感觉让张晨极为难受,他呼呼地着气,拼命股在护士的中捣送,想要把不断积的快痛快地发出来。

  然而越是焦急,茎就越是痛,已经涌到道的被布条死死截断,就像憋了几个小时的,膀胱裂,却根本不出来,这种无处发的郁闷只能传回张晨自身。

  他越是拼命地耸动茎,就越是难以如愿达到高,只能让心里难受的苦闷不断加大。

  张晨的疯狂却正是护士想要的,少年漫无目的的狂捣送给了她极大的充实感,她叫着,媚地扭动着肢,就像条大白蛇般盘踞在张晨下体,泛滥的汁把他的大腿得一塌糊涂。

  “好…再用点力…好舒服,我、我就要来了,快顶,呆会儿和姐姐一起高…”

  她像条母狗一样哈哈地吐着舌头,一线唾从嘴角垂下。突然,随着一声尖叫,护士扭动的股狠狠地在张晨下体一磨,道一阵挛动,大股温热的溅而出,将她送上快乐的巅峰。

  被护士的水一烫,久积的快化成难以忍受的洪水,张晨狂地抓捏着她的房,哀求道:“姐姐,让我,让我吧,我要舒服!”

  护士一边痉挛着,一边用颤抖的手扯去绷带的绳结,就在束缚解除的瞬间,久积的山洪顺着道,疯狂地出来。

  “妈妈!正…正哥!”张晨的叫喊声中,大量灼热的强劲地击打在花心,男孩猛烈的再次把护士送上另一波高

  她快乐地尖叫一声,整个身体都趴在张晨身上,像打摆子一样轻颤着。

  张晨被一次又一次强劲的空了思想,他的脑子一片空白,空的眼睛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双手死死地抓着护士丰房,下体仍在一下、一下用力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乎在高中失神的两人才恢复意识。护士媚地呻一声,从张晨身上翻下,从她一片狼藉的口立刻泌出一股

  “太舒服了,果然还是年轻男孩让人喜欢…”她足地叹息着,还穿着丝袜的左脚勾在张晨身上,来、回摩挲着。

  张晨大口大口疲惫地着气,瘦弱的脯不住起伏,显然,刚刚那次达到极限的几乎掏空了他的全部体力。

  “姐姐,完了吗?我好累啊。”他息着道。护士爱不释手地摆着少年疲惫的茎:“谁说要完,姐姐还没玩够呢。”

  “可、可是我已经…”“没关系,姐姐有办法。”护士笑着将中指含入嘴里舐一番,然后缓缓将沾口水的手指移向他的股间。

  指尖在少年的门外缓缓打转,感的立刻收缩,后庭的刺让张晨了口气,忍不住将股抬高。

  “嘻嘻,原来你喜欢这里。”他的动作让护士看出了什么。张晨红着脸辩解道:“没、没有,我只是…啊!”听他一声惊呼,却是护士冷不丁将手指门内。

  护士娴熟地用中指在紧窄的直肠内摸索着,最后,指尖上一个发硬的凸起。“就是这里了…”她地看了惊慌失措的张晨一眼,手指开始挤那颗凸起的核。

  “啊…啊…”一阵舒服得酥从下身传来,张晨忍不住呻起来。随着护士的,他的马眼开始分泌晶莹的前庭,疲软的茎渐渐抬头。

  护士埋头间,挤张晨前列腺的同时,嘴巴含住他的茎,轻柔地用舌头起来。

  在口、手的双重刺下,张晨的玉茎终于再次怒而起。茎被强行起,张晨只感全身酸乏无力,偏偏下体却硬如铁,身心矛盾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具任人玩的木偶。

  吐出沾的硬埲,护士趴在他耳边媚笑道:“刚刚你好像在叫妈妈呢,还有正哥是谁?难道你是个想要妈妈的身体,又渴望被男人侵犯的变态坏小孩吗?”

  张晨着急地辩解道:“不,我、我只是…”护士调笑地捏着他白皙的脸颊:“嘻嘻,急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

  不等张晨回答,她媚地对着他的耳吹了口气:“姐姐就喜欢你这样变态的小孩,只要能让我舒服。那…”说着,她轻咬一下皮:“要不要尝尝姐姐那里的滋味?”

  “姐姐你…”张晨惊讶地看着她。护士冶的眼睛都快滴出水来了,在镜片后发出的光芒:“没关系,我说过今晚会让你很舒服的,所以用姐姐那里也可以…”

  说着,她双手抓着自己的股,用力分开,将羞门完全的暴出来,对准立的茎,缓缓坐了下去…

  病房里,再次响起少年痛苦和快乐夹杂的息…

  (全文完)
上一章   夏蝉   下一章 ( 没有了 )
心禁锢沈城少妇美滟少妇巧蝶滛熟美妇素琴屈辱少妇系列教师白洁全传兽血滛传如果只是调教滛荡推销员张完美邻居小星白洁之风情万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夏蝉,本章内容为第二十七章外章的全文阅读页,夏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