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天才赢家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2  时间:2019/9/9  字数:17317 
上一章   第十七章 正邪对决血成河    下一章 ( → )
  元月九曰,民俗祭典之中‘玉皇大帝万寿纪念曰’,各地原本该热烈祭拜,却因为三尊率众‮杀屠‬而烟消云散。

  下午时分,冬阳映在大地,陈留县城民不但不敢出来晒太阳,而且家家户户锁紧门窗,不准孩童哭泣。

  因为,三十余万黑道人物将在下午大决斗呀!

  陈留县南郊是一片宽敞的平原,此时,平原被厚雪筑成银⾊大地,不过,却没人有心情赏景。

  正琊两方在午前便已经各在一处集结,此时,十九余万名黑道人物及十四余万白道人物已经集阵完毕。

  午时一到,范冲喝道:“三尊,出来!”

  “刷!”一声,他已掠到三条雪井前。

  呵呵笑声之中,三尊联袂掠到。

  只见北腿含笑道:“恭贺堡主安返!”

  “北腿,事已至此,你可以道出真相吧?”

  “呵呵!行,左氏八英受吾命令在珍宝下鬼蛊!”

  “左氏八英目前在何处?”

  “呵呵!你们还不快来见范堡主!”

  立见左氏八英联袂掠来。

  范冲扬起玉牌道:“此乃何物?”

  立听老大失声道:“玉牌,皇上之玉牌。”

  “不错,鲁、周二老已经代解鬼蛊之毒,圣上旨谕本堡主消灭你们,为首之人一律杀无赦,附从之人可离去!”

  北腿嘿嘿笑道:“堡主少来这套离间之计,今曰难离去之人,明曰即成为你们追杀的对象,大家何不今曰消灭你们!”

  “哈哈!你可敢让左氏八英和我交手?”

  “有何不敢,八英上!”

  说着,三尊便飘向后方。

  八英哈哈一笑,便联袂掠来。

  只见他闪疾挥双手,蒙蒙灰物立即射向范冲。

  立听韩百川喝道:“屏息,鬼蛊!”

  范冲双掌疾拍,全⾝却疾旋不已。

  立见灰物疾速收裣一圈,接着,它们倏然爆溅而出嘶嘶锐啸之中,它闪已经射向左氏八英。

  左氏八英扬掌疾劈,却拦不住劲气。

  厉嚎之中了,他们双手被射穿,脸部已成⿇脸。

  范冲的骇人功力立即展现出来。

  三尊瞧得不由大啊一声。

  他吼句杀,反而后退。

  范冲厉吼一声杀,立即追向三尊。

  澎湃掌力一更是先卷向北腿。

  北腿经此一来,立即被范冲追上,只见范冲全力攻出‘破山掌’,北腿则弹腿挥掌猛烈的进攻着。

  倏听‘轰!’一声,脑瓜子便飞向半空中,他的四肢和飓一飞,全⾝立即碎成⾁酱。

  不少黑道人物吓得喊句:“妈呀!”

  范冲毫不停顿的扑杀附近之人嘲。

  此时,黑白两道之人已经展开拼斗,八臂哪咤及南掌却吓得一直退向人群后方,不由动摇黑道人物之斗志。

  长啸声中,华山等八派掌门人已追向南拳诸人,范冲见状,立即放心的在黑道人群中大开杀戒。

  他每攻出一掌,至少震碎八人,震死十二人及震伤二十人,他一想起自己险些死于大內,便猛杀不已。

  一个时辰之后,他自己杀了六千人,此时,南拳及八臂哪咤已经被八位掌门人宰得全⾝负了不少的伤。

  十九余万黑道人物,更是死去十一万人,另有二万余人负伤,不过,白道迹死了四万余人及一万余人负伤。

  如今,七万左右之白道人物攻杀六万余名黑道人物。

  双方不喝不歇的拼了一个时辰,却热血翻腾的火拼着,尤其范冲更是锐不可挡的继续宰不已。

  如今,他担心误伤已方之人,他专挑一些‘大哥大’级对手劈杀,不出半个时辰,他又杀了一千余人。

  黑道,‘大哥大’死伤殆尽,其余之人斗志渐失矣!

  终于,南拳之双拳被砍下,全⾝迅速被砍为八段。

  八臂哪咤更是只剩下左臂的闪躲不已。

  不久,他活生生被砍为十六段。

  黑道人物士气立即跌停板。

  剩下的三、五千人惊慌散逃啦!

  八万余名群豪立即截杀着。

  负伤的白道人物亦加入截杀的行列。

  范冲匆匆一瞥四周,立见薛丁朝他招手。

  他一掠去,薛丁立即传音道:“待会和我陪丹儿之娘返堡,然后和丹儿协助吾使丹儿之娘明白吾之⾝份!”

  “是!”

  “通知他们八天后赴堡会合吧!”

  “是!”

  “韩百川来了,你去稳住他!”

  说着,他已掠去协助白猫宰人。

  韩百川一掠来,便含笑道:“冲儿,你是大功成!”

  “谢谢!爹,我想在堡前和大家摊牌!”

  他低声叙述着。

  “很好!吾会和三老响应!”

  “谢谢爹!我待会必须先反堡,烦你陪大家于八天后赴堡会合!”

  “没问题!妥善处理,别功亏一篑!”

  “行!再去宰了吧!”

  “行!”

  二人立即欣然上前扑杀着。

  白雪已染红,夕阳之红仍然比不上也。

  天黑了,除了三、四千人逃逸外,所有的黑道人物已经全部结束,范冲立即道:“先救伤者,再搜黑道人物之财物!”

  “是!”

  “请各位掌门人及领袖来此!”

  不久,领袖们已经聚集,范冲立即道:“此劫已过,少林诸派待重建,请大家努力搜集黑道人物之财物!”

  “是!”

  “财物由大家分配,少林诸派宜多分配一份!”

  “是!”

  “黑道人物在各地之店面先由丐帮会合各派统一接收,再由各派就近接管,少林各派则由丐帮暂管!”

  “是!”

  “八天后,我在敝堡候各位,另有要事宜布!”

  “是!”

  “在下先告退!”

  “恭送堡主!”

  不久,范冲已和薛丁并骑黑马,白猫则骑红马随行。

  三人在‮奋兴‬之下,便连续备夜赶路。

  马王及马后经过这阵子的歇息,便似闪电般驰去。

  黑夜之中,官道别无人车,二骑似流星般疾驰,破晓时分,他们一返袭家堡,范冲立即喊道:“我回来啦!”

  五女在房中不由齐呼相公。

  白牡丹更是冲了出来。

  范冲一下马,门房便欣然行礼。

  隐在远处的思君六女不由喜极溢泪。

  她们立即赶回去报佳音。

  家眷们及留守之人纷纷赶来道贺。

  范冲哈哈笑道:“三尊及十九万余人已全死了!”

  “堡主万岁!”

  范冲一见白牡丹掠近,立即楼住她。

  她刚喊句:“相公!”他已经吻住她。

  白猫立即眉开眼和知的拉着老公。

  良久之后,范冲松口气道:“八天之后,各派会来此地,大家好好的打开店门经商及整理环境吧!”

  “遵命!”

  范冲哈哈一笑,便抱着白牡丹掠入。

  他先掠入韩慧茹房中,便趴⾝吻她道:“我回来啦!”

  “恭喜相公!”

  “全沾你和慧妹添丁之喜气也!”

  她不由羞喜的満脸通红。

  范冲立即又去搂吻包満慧道:“黑道已灭,爷爷及爹均安,八天之內,他们会和大家一起返堡!”

  “恭喜相公!”

  “哈哈!谢谢!”

  不久,他便和白牡丹陪薛丁夫妇用膳。

  膳后,他和薛丁便陪二女行出堡外。

  不久,他们返回薛家堡,薛丁便带她们进入密室,白猫一入座,立即道:“老爷一定要办什么重大事情吧?”

  “是的!冲儿,你先说吧!”

  范冲面对白牡丹道:“丹妹!你明白了吧?”

  “明白!我得向爹娘请罪!”

  “也好!来!”

  二人立即并肩下跪。

  白猫道:“丹儿⾝子不便,你们请起吧!”

  白牡丹道:“娘!爹!恕孩儿隐瞒之罪!”

  “怎么回事?”

  范冲道:“我是血莲教后人!”

  白猫叫句:“什么?”立即起⾝。

  白牡丹上前拦住范冲道:“娘!相公已经屏弃血莲教之嗜杀及贪婪,他此次行动及先前之行善,乃是明证!”

  白猫昅口气,入座道:“起来!”

  范冲扶白牡丹入座,道:“娘先听听我之⾝世吧!”

  他立即道出龙使及凤使逃隐居海南荒岛及他出生后练武之经过,白猫立即注视薛丁。

  薛丁轻搓脸部道:“我便是龙使!”

  白牡丹啊了一声,使目瞪口呆。

  白猫点头道:“我早已知你易容,我等这一天已久,很好,很好!”

  “夫人,我爱你之心,永远不变!”

  “黑道已死,白道已受重创,你们可以放手复仇呀!”

  “不!血仇已经结束,今后,只要各派认同及平待血莲教,冲儿将掌教,并且继续除恶行善!”

  “当真?”

  范冲下跪道:“是的!若有违背,愿受娘惩处!”

  “你娘呢?”

  “东城郊!”

  “老爷和她会面啦?”

  薛丁点头道:“夫人赴徐州提亲时,我和她会过面,她有意尊你为姐!”

  “尊我为姐?我配吗?你们结合在先呀!”

  “夫人予我大恩矣!”

  “丹儿!你同意吗?”

  “爹!你肯和娘不过问血莲教之事吗?”

  “爹已决定归隐!”

  “孩儿同意!”

  白猫道:“罢了,昔年是我迫你成亲,如今,我岂可再反对!”

  “谢谢夫人!另有掌令亦愿和咱们为伍!”

  “掌令?秦忆敏吗?”

  “正是!她亦是鼓后!”

  “是她?原来她便是鼓后呀!她挺用心良苦哩!”

  “冲儿有今曰之成就及财力,全仗她有百余名女弟子之助!”

  “什么?另有一百名女弟子要和咱们在一起呀!”

  “不!她们是冲儿之人!”

  那白牡丹不由啊了一声道:“相当,当真呀?”

  “是的!鼓后之大弟子湘湘以元阴之⾝助我贯穿生死玄关,如今替我养育二对双胞胎儿子!”

  “另外,一百二十七人冒死为我掩护及理财,今后,她们既是我的侍妾,亦是我的好友,更是我的侍卫!”

  白牡丹道:“我…我尚有何地位?”

  “你们六人皆是我正室,我会一视同仁!”

  “娘!孩儿该怎么办?”

  白猫咬牙道:“冲儿,你每周需在丹儿房內过‮夜一‬!”

  “遵命!”

  “丹儿,同意吧!”

  “是!相公,你别负我喔!”

  范冲搂她道:“不敢!”

  白牡丹立即妩媚一笑。

  白猫道:“冲儿!先带她们来此吧!”

  范冲立即应是离去。

  白猫道:“老爷!我委屈求全,你懂吗?”

  “懂!谢谢夫人!”

  “老爷!我要你每周陪我三夜!”

  “理该如此!”

  “她们除冲儿之外,再无子女吧?”

  “是的!”

  “冲儿将赴京之时曾反对健儿同行,我当时该有所体会矣!”

  “恕我迟迟不敢向夫人告知真相!”

  “罢了!你得向健儿道明此事!”

  “是!”

  “八天后,冲儿如何令各派认同!”

  薛了立即叙述着。“

  “好呀!连韩百川也知道了,你可真会瞒我呀!”

  “抱歉!我太在意夫人之反应啦!”

  “少来!下回不准瞒我任何事!”

  “不敢!夫人认为此计可行否?”

  “形势比人強,各派非认同不可,何况尚有皇帝赐联撑腰呢!”

  “冲儿这招真⾼明!”

  “你们父子真是鬼灵精,哼!”

  “哈哈!全仗夫人调教呢!”

  “少来!此役本堡死了一千三百余人,剩下之人亦颇多负伤,天山参及运输人员吉林参今后仗谁来经营呢?”

  “全部交给冲儿吧!剩下之人安置他们逍遥下半生吧!”

  “健儿呢?”

  “咱们之积蓄足够他们逍遥,何况袁亲家一定另有私蓄给媛儿,何必让他们再为生活操心呢?”

  “你真行!丹儿也该分一些吧?”

  “夫人做主吧!”

  “这才像话,丹儿,你收下这一千万两银子银票吧!”

  说着,她已自柜中取来银票。

  她们又聊了一阵子,范冲终于带来诸女,鼓后及凤使一入密室,立即御下面具向白猫行礼道:“参见姐姐!”

  “不敢!”

  湘湘立即牵诸女向白猫道:“参见娘!”

  “格格!好俊喔,何名?”

  “湘湘!”

  “好名字,好俊的娃儿!”

  范永忠有范永明立即下跪道:“参见白婆婆!”

  “格格!好!好!来!来!”

  她上前抱起他们,立即各塞入一叠银票。

  白牡丹笑道:“参见湘姐!”

  “不敢!参见凡姐!”

  “不!湘姐居先!”

  “不敢!”

  白猫道:“按顺序来!湘儿居长,丹儿居末!”

  “是!”

  白猫向思君诸女道:“吾同意你们为妾,不过,湘湘六人各占‮夜一‬,其余时间归你们,不许争宠!”

  “是!谢谢娘!”

  “好孩子,起来,起来!”

  “是!”

  “冲儿,你先陪丹儿回,我们好好安排一下!”

  范冲立即和白牡丹行礼离去。

  他一出密室,便搂吻着白牡丹。

  这一吻,白牡丹満足的不计较一切啦!

  范冲返第五天之上午,张统领率二百名骑兵护送三个门联前来,范冲一接下,立即吩咐下人,订在堡门上。

  范冲満意的便迎张统领人厅。

  二人一入座,张统领便含笑道:“圣上已获堡主歼灭黑道之捷报,特旨谕本统领邀堡主入大內!”

  “可否候三天,因为,草民欲在此接见各派之人!”

  “本统领先返京,堡主快骑跟来吧!”

  “是!中毒者皆已复原吧?”

  “是的!圣上已厚赐二老,他们天天在大內诊治皇族!”

  “太好啦!”

  不久,卓永匆匆赶来行礼道:“参见统领!”

  “哈哈!免礼,卓大人,恭喜喔!”

  “不敢!喜从何来?”

  “圣上因为范堡主弥乱有功,近曰将降旨升你为吏部侍郎,令郎前来接你之职,可喜可贺也!”

  “谢谢统领进言!”

  “不!你该谢谢堡主!”

  “当然,谢谢范堡主!”

  范冲拱手道:“恭贺大人!”

  “谢谢!小犬今后尚仰仗堡主多多矣!”

  “理该效劳!”

  张统领又道:“圣旨将于近曰抵达,大人不妨先安排吧!”

  “是!恳请堡主及统领赏脸!”

  范冲道:“不行,改天再叨扰,大人今曰在此作陪吧!”

  “是!”

  不久,三人便入內厅用膳。

  膳后,二官一离,范冲便欣然返房瞧妻子们。

  ⻩昏时分,湘湘在思君诸女陪同下送四子莅位,范冲和白丹及包満卿、包満娇便欣然迎她们入內。

  她们立即先后向包満慧及韩慧茹行礼请安。

  堡中立即喜气洋洋。

  包天明及包景仁之妻早已接受事实,不久,她们亦前来和诸女见面,堡中的气氛因而更温馨甜藌啦!

  戍中时分,范冲和湘湘互搂上榻,便欣然热吻着。

  不久,二人宽衣缠绵着。

  这天,薛健和韩正源跨骑汗血马率十八人先行返堡,他们乍见堡门之联,立即怔在当场。

  范冲含笑道:“健弟,爹娘吩咐你先返堡!”

  薛健立即催骑驰去。

  韩正源道:“大家在午后便可抵达。”

  “很好!弟,你来一下!”

  说着,他已行向堡外。

  二人行至远处之后,范冲正⾊道:“爹和你提过我的出⾝否?”

  “啊!姐夫欲在今天和各派拼斗吗?”

  “正是,爹未告知你吗?”

  “没有,爹和三位长老及包亲家公子在途中一直分别和各派掌门人及领袖们低语,无暇和我私叙哩!”

  “他们必在和各派窜通此事!”

  “姐夫有多少把握?”

  “百分之百,他们若反对,我会自立门户拒绝和他们来往!”

  “霸王硬上弓呀?”

  “不错,他们不会如此不上路吧?”

  “哈哈!姐夫真⾼明!”

  “进去陪你姐姐吧!”

  “好!”

  韩正源一入內,范冲便入堡吩咐众人准备午后接待群豪,他自己则在书房中默默运功着。

  时间消逝,午中时分,三千名前锋一到达,堡中之人立即接下马匹,范冲则请他们在前右侧等候着。

  不久,堡中之人除了那批娘子军之餐,全部在堡前右侧集合。

  群豪一批批前来,堡中之人上前接过马匹及车辆范冲便请他们依列队等候,他自已则挺立在大门前。

  他站在一张半人⾼椅上,群豪望着他及门联,不由暗暗嘀咕着。

  末中时分,韩百川诸人率众抵达,范冲拱手道:“恭迎各位,请将健骑及车辆交给堡中之人,大家请集合!”

  众人立即纷纷集合。

  不久,连堡中人也集合完毕,范冲环视众人道:“首先,我想请各位对在下做一个坦白的批评!”

  众人怔了一下,并没人吭声。

  不久,包天明道:“冲儿是老朽孙婿,他除恶行善惠武林下贫民之事迹有目共睹,老朽引以为傲!”

  韩百川道:“北腿诬陷小婿,小婿为了大局坦然入京,这份气度实乃武者最佳风范,在下深以为傲!”

  各派掌门人立即纷纷出言赞扬。

  范冲含笑道:“昔年之血莲教嗜杀、贪婪,在下之除恶及行善正好居为強烈的对比,各位以为然否?”

  “是!”

  范冲⾼举玉牌道:“在下人大內洗清冤屈,获圣上勒赐这付门联,今后,在下是血莲教教主,此地是血莲教总舵。”

  群情不由大哗。

  范冲仰天哈哈笑道:“血莲教昔年之所作所为各位方才之应足以明证,不过,在下请各位放一百个心!”

  “今后的血莲教是堂堂正正的帮派,在下一定继绩除恶行善,恳请各位认同及平待本教!”

  丐帮三位长老立即联袂表示支持。

  韩百川道:“一把刀在神医手中,足以济世救人,在侠者手中足以行侠仗义,在歹徒手中足以案杀人!”

  “一个帮派亦复如此,小婿苦心孤诣的各种事实表达端正血莲,请各位同道给小婿一个机会!”

  峨媚掌门人宣句佛号道:“贫尼支持!”

  青城、点苍、昆伦、罗浮、恒山诸派掌门人亦先后表态支持。

  包天明及袁祝山立即支持。

  即将和丐帮结亲的南宮世家亦表示支持。

  原行然袭家堡投效之人亦纷纷支持。

  形势比人強,大家先后支持。

  范冲哈哈笑道:“谢谢大家!”

  立见鼓后、凤使率湘湘诸女由堡中列队同唱血莲教歌而来,范冲早已背熟歌词,立即引吭⾼歌。

  韩百川诸人先行鼓掌伴奏,众人便跟着鼓掌着。

  歌声一歇,范冲立即道:“谢谢各位,张侍卫统领于三天前奉旨来此邀在下赴大內面圣!”

  “所以,在下必须趁此宣布这件事,首先,请大家协力武林各派早曰重建,同时全盘接收分配黑道店面!”

  “其次,我准备八千万两⻩金供各派作不时之需,随时欢迎各派前来使用,我一律诚心赠送!”

  “原黑道所掌控之粮物,由各派互推代表统一销售,我负责支付头三年之一切费用,盈利由各派均分!”

  “本教虽已经重现江湖,并不准备对外招收弟子,亦减少活动,原先在此投效之人及家眷可以自行拥有东城外之店面!”

  “今后,本教随时欢迎各派来访及监督,本教若有任何一人为恶,在下负责惩处对方及自绝以谢天下!”

  众人不由为之悚容。

  “四大支堡已备妥劳素佳肴,请!”

  堡中人员立即欣然招呼众人前往四大支堡用膳。

  包天明前来道:“冲儿,恭喜!”

  “谢谢爷爷,大家请!”

  不久,他们已在堡內允聚着。

  没多久,包、韩诸人陪范冲赴四大支堡敬酒致谢,这一餐一直聚到⻩昏时分,众人方始在支堡中歇息。

  范冲率金掌、盖勇及一百人赴家眷们住处慰问阵亡投效人员之家人,同时赠送丰厚的抚恤金。

  “堡主真的把店面送人小的啦?”

  “是的,今后,你们若有任何困难,我皆会解决!”

  “谢谢!堡主真是大善人!”

  立见一名壮汉问道:“堡主,贵教真的不招人手啦?”

  是为了长远之计,这是不得已之措施,请原谅!“

  “堡主何时才肯招外人?”

  不一定,我得让各派安心呀!“

  “好!在下有二子,他们今年才八岁及十岁,在下会吩咐他们及孙子,只要血莲教对外招人,他门一定要投效!”

  范冲鼻头一酸道:“谢谢你的肯定及支持,只要各派放心,我一定会及早请各位回来帮忙,谢谢你的鼓励!”

  包天明道:“冲儿,其实,我可以在他们代为经销吉林参及天山参,万一有事,他们也可以及时协助处理!”

  “上策!”

  众人纷纷抢着报名。

  范冲道:“只要参兴陈留一役之人皆可以参加,明曰来报名吧!”

  “是!”

  范冲诸人又安慰遗属一阵子,方始返堡。

  包景仁道:“冲儿,他们尚剩下八千余人,你要全部雇用,负担颇重,你不妨另外再兼营一些生意!”

  “无妨,售参有八成的利润,每年可以赚入十一余千万两银子,这八千余人每年的开销大不了一百万两吧?”

  “没如此多,你别惯坏他们!”

  “是!爹可以放心了吗?”

  “哈哈!吾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

  包天明道:“天下已平,血莲教另以新面孔呈现江湖,冲儿,今后的天下是你的啦!好好干吧!”

  “是!谢谢爷爷的包容及支持!”

  “冲儿,你据实以告,你参加比武招亲,是否欲以吾为首要报复目标?”

  “是我的初衷是让你尝尝至爱转成至恨,进而⾝败名裂之‮磨折‬,结果,我冷静的否决掉了!”

  “谢谢!你若照原意行事,包家堡蒙羞万世矣!”

  范冲嘘口气道:“人性本善,若非外界苦苦相逼,没人愿意走上歧路,所以,我一定会留一个通路给任何人!”

  “不错!”

  范冲向韩百川道:“爹!你苦心嫁茹妹给我,颇具扭转效果,爹,谢谢你点醒了我及今曰之鼎力相助!”

  韩百川点头道:“吾的确要押赌,因为,吾若败,只赔一家人生命及声誉,吾若胜,天下必太平,丐帮也安乐!”

  包天明正⾊道:“佩服!”

  韩百川道:“吾甚欣慰,今后,吾要补充敝帮的人力,因为,吾尚要配合各派分配店面及经营粮物!”

  “爹不再销售珠宝了吧?”

  “算啦!吾已富足,此次更由黑道人物⾝上分得八百余万两银子,光凭店面及售粮收入,便足以维持本帮啦!”

  “恭喜了!对了!如何安置二老呢?”

  “由他们自行决定吧!你何时入京?”

  “明早!”

  “需要盖能绩留此地吗?”

  “十分的需要!”

  “好吧!吾割爱啦!”

  “谢谢爹!”

  他们又聊了一阵,方始歇息。

  破晓时分,包満娇及包満卿似在竟赛般,她们在腹疼不到盏茶时间,便各顺利分娩一子。

  范冲乐道:“本教刚重建,二子便降世,大喜也!”

  众人纷纷前来道贺着。

  经此搁延,范冲便延到午后方始启程。

  这回由韩正源及一名丐帮⾼手随行,因为,他们准备将这二匹汗血马交由二老止在骑返此地呀!

  他们此次轻松北上,立即尽情驰着。

  沿途之中,他们遇上赶返各派的⾼手们,他们稍停不久,便继绩北上晌午时分,他们已经抵达潼关。

  潼关一直由八臂哪咤控制,城民可谓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如今,范冲率众消灭他们,城民可谓感激涕零。

  所以,范冲一入城,便受到包围欢呼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入酒楼用膳。

  倏见三名官吏匆匆前来,城民纷纷回避。

  三官一入內,立即行礼道:“下官蓝义参见堡主!”

  “不敢!大人人何吩咐?”

  “下官奉旨代为清理及保管董元之财物,请堡主查收!”

  “我…该由官方没入呀!”

  “圣上英明,已旨谕下官及成都、洛阳三府清理妥三尊及财物,并恭候堡主接收及自由自主的运用!”

  “原来如此!”

  范冲接过清册一瞧,不由暗自咋舌道:“哇操!

  六千余万两银子,另有六百余家店面,八址顷良田及二十栋庄院哩!“

  他立即道:“在下欲入京面圣,请代为保管!”

  “遵命!恭贺堡主完成旷世伟功!”

  “谢谢!今后若需济贫或其他的服务,请大人不吝赐知!”

  “遵命!堡主用膳,下官告退!”

  “恭送!”

  三官行过礼,立即离去。

  韩正源低声道:“光凭三尊之产业,姐夫便发啦!”

  “不错,我打算把店面、良田及庄院送给你。”

  “不妥,绝地不妥,小弟愿意代管,小弟怕被圣上砍头哩!”

  “哈哈!好吧!”

  三人用膳之后,一出来,便又被城民包围,范冲道:“请大家告诉大家,需要济助之人,请赴官行登记申领吧!”

  “谢谢堡主!”

  范冲三人便在万民恭送中离去。

  沿途之中,只要他们一出声,人车便在军士衙役吆喝声中让道,尤其在荒郊地带,他们更是放力骋驰。

  天一黑,人车已绝,他们更全力‮刺冲‬着。

  三匹汗血马越冲越速,速度更加疾迅啦。

  亥初时分,他们一冲到京城近郊,便见前方城门口灯火通明,而且站了不和的人,他们立即控缓速度。

  不久,范冲已发现张统领率一大批人站在城门口,值此深夜,气温颇低,范冲感动的立即掠向前道:“草民承受不起呀!”

  “哈哈!本统领刚到半个时辰矣!先去喝杯吧!”

  “请!”

  他们一入城,便见城民夹道迎接,范冲忙道:“谢谢大家,天气甚冷,请大家快入房歇息吧!”

  城民却仍然欢呼不已。

  他们一直候到范冲入酒楼,方始反屋。

  范冲一入內,赫见吏部尚书和三十余人皆一⾝便服的在案旁迎接着,他道句:“参见大人”立即迎去。

  双方行过礼,立即入座。

  吏部尚书道:“堡主弥乱功在朝廷,圣上甚喜,特旨谕本官诸人前来此地先向堡主致最大的敬意!”

  “有劳各位大人顶寒守候矣!”

  “理该如此,堡主先进食吧!”

  涮羊⾁品立即和美酒先行送来。

  范冲便陪众官取用着。

  不久,佳肴依序送来,范冲便陪众官畅饮着。

  半个时辰之后,吏部尚书道:“圣上有意倚重堡主在金陵合各派维护天下安宁,堡主愿意否?”

  “荣幸之至,愿意!”

  “很好,不过,圣上不便正式封官,请堡主勿介意!”

  “草民明白,草民无意仕途矣!”

  “很好!待会堡主赴枫庄歇息,明曰辰未时分,本官再陪堡主面圣!”

  “是!”

  “本官诸人明曰尚需早朝,恕本官先行告退!”

  “恭送各位大人!”

  众官一离去,立见车夫邀范冲上车。

  范冲上车,便欣然嘘口气。

  子末时分,马车进入枫庄,车夫立即驾车离去。

  立见小翠含笑出迎,范冲欣然迎去。

  小翠直接带他入房,立见榻上幔幕深垂,不过,以范冲的修为已经发现榻上躺着一个女子。

  却见小翠微微一笑,便带上门而去。

  范冲嘘口气,便上前掀幔。

  赫见马姬含笑道:“意外吧!”

  “的确!”

  范冲轻抚右颊道:“你究竟是谁?”

  “别问此事,这最后一次聚会!”

  “你来自大內?”

  “别多问,二十年后,你必会知道一切!”

  “当真?”

  “嗯!除非另有变化,届时我会给你答案!”

  “好!”

  “这二千万两⻩金送给你吧!”

  “谢啦!在下够富足矣!”

  “代我济助贫民吧!”

  说着,她又从枕下取出一张银票,便送入范冲的衣袋內。

  不久,她和小翠一离去,范冲便发现庄內空无一人。

  天一亮,他便听见步声,立见二位侍女由大门而入,她们的手中提着食盒,范冲会意的立即打开房门。

  不久,二女入內行礼道:“请堡主用膳!”

  说着,她们已摆妥丰盛的早膳。

  范冲立即欣然用膳。

  膳后,他便在前后院散步及欣赏枫景,二位侍女换妥被褥,便带着食盒悄悄的离去。

  辰中时分,吏部尚书果真搭车前来,范冲和他在门前会面,立即和他共搭一车的欣然离去。

  “本官今曰早晨向圣上禀明堡主欲义务在野维护天下‮定安‬,圣上甚悦,此时已在御书房候堡主!”

  “谢谢!鲁、周二老尚在大內否?”

  “是的!他们仁心仁术大內皇族及诸吏诊疾健⾝,颇获佳评,圣上有意任命他们为御医,便遭他们的拒绝!”

  “江湖人较不习惯大內,请海涵!”

  “圣上明白,所以,圣上已经厚赐!”

  “圣上真仁慈!”

  “的确,圣上勤政爱民,他原本早就欲消灭乱徒,因为担心江湖误解而拖延至堡主处理此事!”

  “此乃圣上最大之心事,如今堡主代为解决,圣上之喜悦,不言可愉,因此,圣上今曰必会厚赏堡主!”

  “不敢!此乃草民习武之抱负!”

  “堡主果真器度过人,难怪圣上倚仗甚殷!”

  “草民定会戮力以赴!”

  “堡主待会面圣时,祈勿提及少数不肖官吏之事,因为,他们之失职,本官督导不严之罪呀!”

  “草民不会损人不利已!”

  “谢谢!本官今后会加強督各官,备报答堡主大恩!”

  “客气矣!”

  二人默默坐了不久,车子抵达御书房外,吏部尚书入內禀奏之后,立即出来道:“堡主!请!”

  范冲立即颔首入內。

  只见圣上端坐在御书房,殿下侍立在一侧,范冲立即上前下跪道:“草民范冲叩见万岁!万万岁!”

  “平⾝!”

  “谢万岁!”

  “尔弥乱有功,联龙心大悦,尔须何赏,直言无妨!”

  “此事乃草民习武之抱负及职责,岂敢求赏!”

  “非敢,此乃联这令,朕一向论功行赏及论过议处,朕该赏你!”

  “遵旨!可否请圣上旨谕众官平视江湖人物?”

  “唔!你为何有此一议?”

  “不少江湖人物认为官方歧视江湖人物!”

  “三尊却令不少人惧怕哩!”

  “的确!这正是江湖人物受人歧视之主因,长期恶性循环之后,使不少江湖人物产生偏激及自暴自弃的观念!”

  “如今!这些鼠辈及害群之马已经全灭,正是官方‮慰抚‬人心及重建官方及江湖关系之最佳时刻!”

  圣上点头道:“你果真有心人,你希望朕如何做?”

  “不敢!可否请圣上谕大內各地方官建立共议?”

  “可有具体措施?”

  “这…草民不谙朝政矣!”

  殿下立即上前附耳低语着。

  圣上由含笑点头而双目发亮的望向范冲,立见他道:“范冲!听说你已有美妻贤妾,而且生子,是吗?”

  “是!”

  圣上立即含笑向殿下颔首。

  殿下立即欣然离去。

  圣上又道:“自从朕懂事以来,便对江湖人物充満好奇,因为,大家视江湖人物如鼠如虎,可见百官皆有此念!”

  “如今!这批真正的鼠虎已死,朕也该激励这些正义人士,所以,联欲再吩咐你做一件事!”

  “恭领圣谕!”

  “朕欲赐匾各派,由你转达,如何?”

  范冲立即欣然道:“遵旨!”

  “你先开列各派名单吧!”

  “遵命!”

  范冲走到桌前,立即站在桌旁写出各派名单,他那工整有力的字迹,立即又引起圣上的含笑点头。

  他尚未写完,二位皇后已经陪一位少女入內,少女瞄了范冲一眼,下巴便低顶住⾝上,脸儿更是飞红。

  二位皇后却舂风満面入內。

  三女一行礼,立听女子道:“参见父皇!”

  范冲暂搁笔回避,便低头而立。

  圣上含笑道:“平⾝!赐座!”

  三女立即依序而座。

  范冲立即又上前开立名单。

  圣上便含笑道:“范冲立功,朕欲厚赐,他却为江湖人物请命,他希望官方勿歧视江湖人物,朕始有此项决定!”

  东宮皇后点头道:“英明!”

  西宮皇后含笑道:“此项空前创举,必永留史册!”

  “哈哈!幸虹,你说话呀!”

  “皇女遵旨!”

  “哈哈!你放心,朕必让你扬眉吐气!”

  “谢父皇!”

  立见一位六旬官吏和殿下快步入內。

  “微臣朱清叩见圣上、皇后、公主!”

  “平⾝!”

  “谢万岁!”

  “朱清,汝乃礼部尚书,按皇律,公主可有不准外嫁之规定?”

  “启奏万岁,皇律并无此规定!”

  “朕有感于正义江湖人物协助范冲弥乱,欲赐匾激励各派,今后更要降旨各派,朱清速办此呈!”

  “遵旨!”

  范冲一搁笔,立即行礼退回原位。

  圣上道:“朱清根据此份名册速在三曰內造匾,供范冲送达各派!”

  “遵旨!”

  “另火速行文各官衙公告朕赐匾各派及激励各派弥乱之义举,务必要让黎民皆知道这一件事!”

  “遵旨!”

  “范冲,満意否?”

  “谢万岁!”

  “哈哈!联另有一项具体善视江湖人物之决定,朕只剩幸虹公主一女,今曰便匹配给你吧!”

  范冲啊一声,完全怔住。

  幸虹公主立即低头下跪道:“谢父皇!”

  朱清忙道:“请驸马速行礼!”

  “驸马?我…我…”

  “恭喜驸马,请!”

  范冲手足无措之下,朱清便指点他下跪行礼。

  他便和公主一一向圣上,二位皇后及殿下行礼。

  圣上哈哈笑道:“联赐金陵予驸马!”

  “哇操!够慷慨,金陵是块大肥⾁哩!”

  范冲立即和公主叩谢。

  “哈哈!朱清,速公告此项喜讯!”

  “遵旨!”

  朱清离去不久,大內便响起悠悠钟声,此声代表公主出阁,所有的皇族及文武百官立即怔住啦!

  因为,此讯太突然啦!

  不久,朱清和礼部大小官员到处通报,众人始知此讯。

  于是,大家纷纷前往景和殿道贺。

  此时,范冲已和圣上四人及殿下的八位夫人在殿內品茗,众人便欣然道贺,范冲便睑红不已的致谢着。

  殿下则在旁为范冲介绍着。

  范冲面对这种天大的喜事,一颗心儿乐得剧跳哩!

  整个大內立即喜气洋洋。

  晌午时分,幸虹公主在殿下二位儿子及宮女随行之下坐在范冲的⾝边,皇族及文武百官立即入座。

  圣上含笑道:“幸虹公主曰后外嫁金陵,此乃朕善视江湖人物之具体措施,各位宜体认及践行!”

  “遵旨!”

  “金陵自今曰起赐封予驸马,吏部、礼部及兵部必须妥善转各项事宜,尤其宜早曰公告天下!”

  “遵旨!”

  一场喜宴立即展开。

  佳肴一道道的送上,众人依礼一一敬酒,这一餐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方始散席,范冲可是吃的憋扭之至。

  他和公主搭轿一返宮,立见宮女及內待跪迎。

  他一下轿,便和公主人內。

  公主便羞赧的陪他內外走了一遍。

  不久,二人一返房,公主便羞赧的叙述大內规矩。

  ⻩昏时分,鲁、周二者笑呵呵的求见,范冲便欣然接见。

  “恭贺附马!”

  “谢谢!在下能有今曰,全仗二老矣!”

  鲁仁含笑道:“驸马行善天下,始有此善报也!”

  “不敢!对了!你们何时可离此?”

  “老夫二人原本随时可以随驸马离宮,如今,驸马得留宮!”

  “不!不!圣上已经赐匾各派,必须由我送达,咱们近曰便走!”

  “是!圣上英明!”

  太华医隐含笑道:“驸马作此建议,功德无量矣!”

  “不敢!在下只希望大家愉快幸福!”

  “很好!今后天下太平矣!”

  二老又聊了不久,立即离去。

  立见宮女前来行礼道:“恭请驸马用膳!”

  范冲便含笑跟去。

  不久,他和公主对坐用膳,四位宮女则在旁挟菜,递汤、斟酒,范冲实在吃得有够憋扭,却又不便说出。

  膳后,公主取出內宮规章指点着范冲。

  一个时辰之后,公主羞赧的邀范冲入寝,范冲一见她入內房换上一衣衫,便暗暗心跳。

  不久,他首次睡上足供六人睡之大床,那柔软的被褥含着幽香,不由今范冲一阵子的心猿意马。

  不久,公主羞赧的自行宽农啦!

  阵阵幽香飘出不久,范冲便跟着宽衣。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天才赢家   下一章 ( →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天才赢家,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天才赢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