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天才赢家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2  时间:2019/9/9  字数:14385 
上一章   第十三章 帅哥专驯恰查某    下一章 ( → )
  薛家堡不但新,而且够气派,那条由大门通往正厅之白石通道灯光照耀下,更显出一股豪华气概。

  范冲和薛健一下车,便沿阶而上。

  他一入厅,便见薛丁及白猫在座,他立即上前行礼。

  薛丁额首道:“恭贺堡主添丁又添金!”

  “谢谢!前辈见召,有何指示?”

  白猫立即道:“小女欲见你一面,肯否?”

  “荣幸之至,请!”

  “你不是在回避小女吗?”

  “有妇之夫理该克已复体!”

  “你当时为何匆匆离开牧场?”

  “晚辈急于赶路!”

  “当真!”

  “千真万确,晚辈愿意当面向令媛解释!”

  “我问你!小女若愿意跟你,她有何名份?”

  “夫人三思,晚辈不敢委屈令媛!”

  “少废话!她有何名份?”

  “一视同仁,晚辈目前皆平待四妻!”

  “好!你来吧!”

  说着,她立即起⾝。

  范冲一起⾝,耳內倏听:“委屈堡主矣!”

  范冲一见是薛丁传音,立即轻轻颔首。

  不久,他跟人一间豪华房內,便见一名侍女向白猫行礼。

  白猫沉声道句:“下去”侍女立即离房。

  立见靠被坐在锡上的白牡丹道:“谁叫他来的?

  叫他走!“

  白猫柔声道:“丹儿…”

  “走!叫他走,叫他走!”

  “丹儿!别使性子!”

  “走!叫他走,叫他走!”

  “丹儿!别闹了!”

  “叫他走!”

  范冲一上前,立即扣住她的双肩道:“你为何叫我走?”

  “走!你走!你走!”

  范冲双手向內一拉,一手搂背,一手抚颈,双唇便是迅速的印上她的樱唇,白猫乍见此状,不由目瞪口呆。

  白牡丹怔了一下,立即挥手踢脚挣扎着。

  范冲却置之不理的吻着。

  白猫正欲开口,闻声而来的薛丁立即传音道:“夫人!请退!”

  她回头一瞧,立即离房。

  她轻轻带上房门,立即传音道:“他怎么也来这一招?”

  薛丁含笑道:“夫人还记得昔年那一吻呀?”

  “不错!若非那一吻,我岂会跟你呢?”

  “既然如此,我们可以走吧?”

  “丹儿会不会伤他?”

  “丹儿若真欲伤他,岂会拖到现在呢?”

  “你们男人真不是东西!”

  二人互视一笑,立即离去。

  此时的白牡丹经过范冲一吻再吻,她的双脚不再踢动,她那双手原本拍打范冲的背部,此时已经改搭在背部。

  不久,她被吻得双手紧楼。

  年逾二十三的她长年累和只的妩媚及这些时曰之思念和怨艾已经完全被范冲吻燃了火花。

  她越抱越紧,⾝子因呼昅急促而‮动扭‬着。

  范冲一见她的热烈反应,双手移回她的襟口,只见他熟念的一旋及一扳,她的襟便已经被他解开了。

  “嗯,别…别如此!”

  范冲吻上樱唇道:“爹娘方才在大厅已经应允咱们的亲事,你和包韩四女同为姐妹,皆是我的正房贤內助!”

  “当!当真?”

  “⾝在贵堡,我敢胡来吗?”

  “可是…可是…”

  “瞧!娘替咱们关门了呀!”

  她朝门一瞧,立即双颊泛霞。

  她的媚眼泛光的瞧着范冲。

  范冲一冲再冲,她终于失声叫娘啦!

  没多久,她乐昏。

  范冲嘘口气,欣然送入纪念品。

  此时的白猫已经靠在老公的怀中,只听她低声道:“这孩子样样行!”

  “嗯!真可怕!”

  “怎么啦?”

  “此人文武全才,武功⾼,又是获艳⾼手,他天下无敌!”

  “少和自己的女婿中醋!”

  “咱们今后怎么办?”

  “既已结亲,理该合作!”

  “他专门除恶行善,咱们一向中立呀!”

  “算啦!三尊皆在经商,别分什么恶不恶啦?”

  “这只是一时热嘲,随进会因为争利而爆发拼斗,届一卷入漩涡,咱们必然也脫不了关系,宜先防范!”

  “算啦!少杞人忧天啦!”

  “夫人冷静些!”

  “别说啦!生米已成熟饭!”

  “夫人!咱们是嫁女儿,咱们并非嫁庄呀!”

  “我自有分寸,他可能须返堡,咱们入厅候他吧!”

  二人一整衣衫,便步入厅中。

  不久,范冲已经净⾝入厅,立见他下跪道:“参见爹!娘!”

  薛了含笑道:“丹儿托附给你啦!”

  白猫忙道:“记住!她是正房哩!”

  “是!愚婿明曰必来迎亲!”

  “算啦!别再拜堂,你搭车来接她吧!”

  “是,愚婿告辞!”

  立见薛健闪入厅中道:“愚弟恭送姐夫!”

  范冲脸儿一红,立即致谢。

  二人并肩离厅,白猫的双眼皆笑眯啦!

  范冲一走出堡门,立即行礼离去。

  他一看天⾊已近黎明,立即飞掠而去。

  不久,他一到堡前,便见厅中尚灯火通明及听见韩百川的慡朗笑声,他向门房还礼,立即含笑步人堡中。

  他边走边整理思绪,不久,他入厅,但听见韩百川道:“站住!”

  范冲立即惑然止步。

  包天明道:“冲儿!吾和亲家打赌,你得据实答复!”

  “是!”

  “亲事谈妥否?”

  “谈妥!明曰接她返堡!”

  韩百川立即哈哈笑道:“我赢啦!”

  包天明不死心的问道:“你明曰接白牡丹返堡?”

  “正是!”

  “⾼明!⾼明!吾输得心甘情愿!”

  “爷爷,你们赌什么?”

  “弥月酒!”

  “哇!爷爷亏大啦!”

  “是嘛!你为何这么快向她求亲嘛!”

  众人听得为之洪堂大笑。

  “失礼!我负责一半吧!”

  韩百川忙道:“不行!没这回事!”

  包天明呵呵笑道:“小事一件,吾自明曰起开始往各地买酒,行了吧?”

  “哈哈!行!行!”

  “冲儿!你快去用膳,咱们明曰再说吧!”

  众人立即结伴行去。

  范冲步入包満慧房中,他一见婴儿和奶娘睡在邻房,她则含笑躺在榻上望他,他便上前轻吻樱唇道:“辛苦你啦!”

  “好多了!丹妹明曰来吗?”

  “是的!我会带她来看你!”

  “好!你先去用膳吧!”

  范冲又轻吻一下,方始离房。

  他一入韩慧茹房中,便见她含笑躺在榻上招手,他一上前,立即吻上樱唇道:“你的气⾊不错,辛苦啦!”

  “她怪我否?”

  “没有!”

  “你的皂香味…”

  “我和她圆房啦!”

  “很好!她昏啦!”

  “嗯!”

  “昏得好!她够媚吧?”

  “嗯!你呷味啦!”

  “不是!我只是证明我的相公天下无敌!”

  “这种事那能称尊呢!”

  “明曰带她来见我!”

  “行!你歇息吧!”

  他又吻一下,方始返房。

  立见包満娇姐妹坐在桌旁道:“饿了吧?”

  范冲含笑点头,便入座用膳。

  二女便边为他挟菜边瞧他用膳。

  膳后,范冲搂她们走到窗旁道:“丹妹明曰来此,你们肯视她为姐妹吗?”

  “当然!”

  “谢谢!她较任性!多包容她!”

  “没问题的!”

  “我去瞧瞧她的房间吧!”

  “下人已经清理妥,明晨再摆上喜烛及喜字即可!”

  “你们怎会如此做呢?”

  “我们有预感,相公一向大吉大利,相公一出马,必会成功!”

  “谢谢!你们快分娩了吧?”

  “近曰吧!”

  “多保重些,歇息吧!”

  二女立即欣然歇息。

  范冲嘘口气,忖道:“娘今早之提醒,必然不希望我乐而忘形,或者她在怪我一直没珠宝店呢?”

  他思付良良,方始服药运功。

  这‮夜一‬,三婴先后各醒二次,啂娘虽然迅速哄静他们,对范冲而言,却是头一遭的新鲜事,他不由连连泛笑。

  天一亮,他便迫不及待的过去看娇妻及抱孩子。

  不久,他陪诸妻用膳着。

  膳后,他换上全新衣衫,便步入大厅。

  立见金掌道:“禀堡主,迎五夫人之一切皆已办妥!”

  “很好!何时启程?”

  “辰时是吉时,此时正直启程!”

  “好!”

  金掌立即喝道:“准备启程!”

  “是!”

  范冲一出厅,立见数千人穿着新衫并立于广场两侧,厅前则有八名壮汉⾝怀大红彩带站在花轿旁。

  喜娘上前行礼道:“禀堡主!请上轿!”

  “很好!”

  他一上轿,八名壮汉一扛起轿,立即燃放鞭炮。

  八百人立即以八列并排前行开道。

  其余二千四百人亦以八列随行于轿后。

  这三千二百人,每人各挑二个以红布盖妥之长形喜盒,范冲好奇的瞧了一阵子,仍然瞧不见盒中装着何物?

  不过,他由扁担之弯度研判盒內之物皆甚重也。

  双堡踢离甚近,不久,在前开道金掌已经抵达薛家堡大门前,立见薛健一⾝新服的含笑拱手迎接。

  金掌含笑行礼,立即指挥前行之人挑盒入內。

  八百人一入內,花轿立即跟入。

  不久,花轿停在厅前,范冲立即下轿。

  便见薛丁夫妇含笑坐在大厅,范冲入內行过礼,薛丁立即含笑道:“吾只此一女,盼贤婿多包容,多调教!”

  “爹放心!丹若有半句怨言,愚婿愿意负荆请罪!”

  “很好!祝你们白首皆老!”

  “谢谢爹赐金言,娘指示!”

  白猫含笑道:“吾比不上你富有,所以,吾只以十二匹马作陪嫁!”

  “马到成功,谢谢娘厚赐!”

  “格格!好甜的嘴,迎新娘吧!”

  “是!”

  范冲一入內房,便见白牡丹已经一⾝大红的俏坐在椅上,他上前扶起她,立即低声道:“走慢些,别裂了伤!”

  她的心儿立即似掉入糖罐甜兮兮啦!

  她羞喜的跟入大厅,立即拜别双亲。

  白猫含笑道:“丹儿!记住娘一句话,挺胸做人,懂吗?”

  “懂!孩儿不会辱没爹娘!”

  薛丁含笑道:“丹儿!十四年前之中秋夜,你说过什么话?”

  “孩儿说…孩儿说…”

  她満脸通红的说不下去啦!

  “丹儿,说呀!”

  “孩儿说!孩儿曰后之良人会似爹俊挺!”

  “哈哈!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

  “得之!便宜珍惜之,懂吗?”

  “懂!”

  “去吧,爹娘祝福你们!”

  “谢谢爹!娘!”

  她再次叩头,居然感动的哭啦!

  白猫含泪上前扶起她道:“娘家甚近,常回来走走吧!”

  “是!”

  “记住!挺胸做人,走吧!”

  说着,她温柔的为爱女拭泪。

  范冲二人便联袂准备上轿。

  不久,十二位壮汉各牵一匹马前来,只见一匹白马和白牡丹那匹红马先行,另外十匹马则依两列跟去。

  八百名壮汉仍然跟着金掌在前列队。

  范冲二人二走到轿前,薛健立即迎前道:“事实胜于一切,明白吗?”

  “明白!谢谢!”

  范冲话中有话,薛健却听不明白的欣喜。

  范冲接道:“邀爹娘及大家今午来喝几杯喜酒!”

  “行!一定到!”

  “谢谢!”

  说着,他已陪她上轿。

  花桥一出堡,立即炮声隆隆。

  另外二千四百人立即依八列跟去。

  薛健入內道:“爹!礼金六十四万两⻩金。”

  白猫脫口道:“果真够气派,今年生意算他们一份!”

  “是!”

  薛了道:“爹!他的眼神颇似您哩!”

  “是吗?”

  白猫啊道:“对呀!怪不得我一直有熟练之感!”

  薛丁忖道:“是呀!怎会如此呢?”

  他立即含笑道:“凑巧吧!歇会之后,再去喝杯喜酒吧!”

  “是!”

  没多久,范冲已数万城民掌声中搭花轿入堡,他迎新娘下轿后,立即牵她面向外面道:“各位乡亲,请听着!”

  众人立即静肃下来。

  “我今天迎娶薛家白牡丹姑娘为第五房正室,今午在此设下耝菜淡酒宴客,请大家赏脸!”

  “恭贺堡主!”

  范冲挥挥手,便陪白牡丹入內。

  在厅中等候的包天明夫妇、包景仁夫妇及韩百川立即上前致贺,白牡丹在范冲介绍下,一一行礼着。

  不久,范冲带她入房见过四位娇妻,方始入房歇息。不久,范冲斟上茗道:“歇会吧!”

  “谢谢!”

  “今午宴必有数万名贺客,一切由我处理,你放心!”

  “是!”

  “爹娘送那十二匹良驹,挺有意义的!”

  “是的!它们曰行千里,颇利代步!”

  “很好!今后,我可多向你学骑技!”

  “好!”

  “你歇会儿吧!我去招呼客人!”

  说着,他立即含笑离去。

  包満娇及包満卿立即含笑入房陪白牡开聊着。

  范冲一入厅,使卓大人夫妇城內名绅前来致贺,范冲立即欣然接待他们,包天明更是呵呵连笑不已。

  贺客一波波前业,堡內众人立即热情安排入座。

  临时由各酒楼及食堂调来的大师傅及工人们更是努力炊送佳肴。

  晌午时分,薛丁夫妇和薛健率八百人前来,范冲迎他们三人入厅,其余八百人则由金掌诸人接待入座。

  范冲一介绍,薛丁三人便含笑和众人招呼着。

  此时,坐在大厅左前方广,场五张桌旁之其中二人却低语着。

  这四十人正是由凤使及所扮之娘子军,她们混入贺客特地占了好地点,准备瞧瞧薛家堡主究竟是谁?

  因为,薛丁未曾对外露面,白猫亦罕露面,堡中之大小事儿皆由薛健出面,所以,她们也想瞧瞧薛家堡堡主。

  薛丁方才一入堡,凤使便心儿一颤,因为,薛丁乃是龙使所易容,龙使是她刻骨铭心,魂梦相引之良人呀!

  她一直注视着,此时。她终于按擦不住向鼓后道:“你瞧瞧他是否龙使?”

  “什么?他不是已殁了吗?”

  “你先瞧瞧吧!”

  “是!”

  二女便注视着薛丁。

  薛丁坐在白猫⾝旁陪着众人聊着,良久之后,金掌人內道:“禀堡主,二万席已満,可否请堡主及嘉宾入席?”

  “好!请三、四、五夫人入席。”

  “是!”

  范冲便率众走到厅前,道:“各位乡好好友,在下蒙薛家堡堡主夫妇委付爱女,在下先介绍家岳、家⺟吧!”

  薛丁立即拱手道:“在下薛丁,今年六月甫由天山记牧场移居本城,在下目前销售野参,各位若需购用,请至包亲家店中逃选。”

  包天明呵呵笑道:“很好,各位乡亲,吾顺便作个广告,天山野参比吉林野参适合咱们南方人服用,保证物美价廉!”

  众人立即鼓掌。

  白猫接道:“敝堡今后将和小婿合作经销各地名参,保证货真价实。”

  众人立即又鼓掌…

  范冲回头一看,厅中已经摆妥桌椅,他立即道:“铭谢各位来道贺,耝菜淡酒,请名位乡亲尽量享用!”

  说着,他便率众人內就座。

  人多好干活,在堡中人员及工人们协助之下,美酒及佳肴顺利的送到各桌,没多久,范冲已携白牡丹及薛丁夫妇出来敬酒。

  包天明父子及韩百川更在旁作陪。

  凤使又注视良久,方始低声道:“是他!”

  “挺像的哩!要不要试试?”

  “这…在此时地,合适吗?”

  “吩咐孩子另外邀他出来吧!”

  “好吧!”

  不久,范冲诸人已到她们这桌,范冲一接触老⺟之眼神,他的心儿一震,立即放下酒杯及自动端起一杯酒灌着。

  薛丁见状,立即扫视现场。

  他乍见凤使双目,不由双目神光一闪。

  凤使原本被爱儿的灌酒激活心神,此时更加确定眼前男人是自己之良人,偏偏他另外有妇,她不由心中一酸。

  她低⾝抓起一杯酒,止即灌着。

  酒液冲脸,迅速冲去她的泪水。

  她喝了十余口,方始心神稍定,只见她拭睑,道:“恭喜!”

  龙使心儿猛跳,却一直克制着。

  鼓后一直克制心神含笑而立。

  范冲喝完那罐酒,道句:“谢谢”立即赴邻桌。

  领桌坐着思君八女,只见她们各端一碗酒,便一饮而尽。

  范冲再度捧罐灌酒。

  接下去由梦君、意君二桌,她们亦皆喝一碗酒,范冲亦各灌一罐酒。

  接下的各桌,便由薛丁诸人挡酒。

  为了赶时间,每桌以一杯解决。

  敬完酒之后,范冲一返厅,便暗众人畅饮着。

  凤使诸人又坐了不久,便跟着贺客们离去。

  ⻩昏时分,薛丁三人在范冲率人恭送下,率众离去。

  范冲一返厅,立即向卓大人及包天明请人道谢。

  双方行过礼。他们方始离去。

  范冲略加交代,便返房更衣。

  不久,他已单独前往金陵珠宝店,他边走边逛,沿途城民之招呼及祝贺,换来他愉快的答礼。

  终于,他步近金陵珠宝店,他一走近,便发现它远不如左氏八英之店,店口也没人在招呼。

  他一入內,便见兰君所扮之青年迎来道:“恭迎堡主!”

  “免礼!我来挑些珍宝!”

  “欢迎!內间有上等品,请!”

  范冲会意的便跟向后方。

  不久,他进入一间房,便见鼓后及凤使联袂而坐,他一下跪,立即道:“恕孩儿事繁,迄今始来向你们请安!”

  凤使道:“起来吧!”

  “是!”

  “你怎会娶白牡丹?”

  范冲立即叙述天山之行及转念娶她之经过。

  “你可知白牡丹之父是谁?”

  “不详,她和薛健是同⺟异父!”

  “天呀!谢谢!谢天谢地!”

  “娘怎么啦?”

  “孩儿!娘和掌令研判薛堡主是你爹!”

  “什…什…什么?真的?爹不是作古了吗?”

  “或许另有奇迹,薛堡主之眼神及体态颇似你爹,娘必须证实此事,你约他单独出来一趟吧!”

  “是!孩儿会尽早约他!”

  “听说你要扩堡?”

  “是的!包韩二人已经决定再邀一万余人来此,孩儿打算让他们携来家着!”

  “很好!你又完成另一阶段任务了!”

  “是的!对了!上次假冒马姬之小翠送孩儿一册破山掌,孩儿已有三成的火候,其威力远胜如意掌法!”

  “太好啦!加紧练习!”

  “是!”

  “薛丁若是你爹,我会和他细商大事!”

  “是!大家都来了吧?”

  “是的!大家皆想暗中支持你!”

  “娘!孩子儿在东城外买了一块地,你们不妨移居该处!”

  “好主意!掌令意下如何?”

  鼓后含笑道:“城內外的工人自明曰起便会调来扩堡,你们得从远处调来工人及建材,否则,得候到明年!”

  鼓手道:“我们自行雇工,我们打算加辟室!”

  “好!你们明曰派人来购地,我会请总管带她去择地!”

  “好!”

  “孩儿在京城售珠宝获利九千余万两,你们需用否?”

  “不必,你留着吧!及早安排会面之事!”

  “是!请娘备五份珠宝供孩儿带回去。”

  凤使立即离去。

  鼓后低声道:“你娘颇思你爹,及早让他们会面吧?”

  “是!该在何处会面呢?”

  “此地,你明天欲返薛家堡吧?”

  “是的!”

  “你先写妥字条,约他后天上午辰时在此地会面,届时,吾二人自会进一辨办明他,你不必来此!”

  “好点子!”

  “曰后,千万别让你爹知道你娘在西安那段事!”

  “是!”

  “目前,你已掌握黑白两道之人心,你宜忖明,吾人今后候机挑乱黑白两道,届时再指示你如何行事!”

  “是!禀掌令,此种形势能维持多久?”

  “三尊一死必乱!”

  “我若就统一绿林呢?”

  “这…你为何有此念头?”

  “我不忍心天下再乱,黎民再受苦!”

  “痴!人性本贪,天下形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呀!”

  “何不任其自然,勿加姚乱,以免伤天和!”

  “这…冲儿,你变啦!”

  范冲下跪道:“禀掌令,我并非贪图名利,美⾊及享受,我只希望大家平平顺顺过曰子!”

  “这…本教之仇何时可报呢?”

  “冤冤相报何时了?本教也太嗜杀及贪婪,如今,咱们之财富已愈本教昔年所订之目标,咱们不需杀人,便可称尊道呀!”

  “只要各派同意我派复出及公平对待,吾便同意!”

  “好我会努力!”

  房门一开,凤使入內道:“冲儿!你…”

  鼓后道:“待会再叙,冲儿,你走吧!”

  范冲接过锦盒,立即离去。

  凤使低声道:“冲儿冒犯你啦?”

  鼓后‮头摇‬道:“冲儿变啦!”

  她立即叙述方才交谈之內容。

  凤使沉容道:“这孩子被名利及女人哄昏啦!不宜再放任他!”

  “其实,他所说皆实,咱们着拥有目前,也強过昔年之目标,今后的发展也会超出大家昔年共同期望的目标!”

  “不行,不能触犯本教宗旨!”

  “冷静些!我明白你的立场及內心思维,以目前的形势,只宜守不宜攻,否则,冲儿必然会前功尽弃!”

  “是的!可是,目前可以守,迟早也要动呀!”

  “的确!冲儿之观念欠成熟,所以,他会満足目前的一切,俟他瞧见黑道争夺名利之贪婪情形,他必然会改观!”

  “的确!”

  “其实!本教悉年太过于嗜杀及贪婪,始会成为公敌,咱们此次复出,即使能够报仇,也更改变作风,始能永峙江湖!”

  “是的!可是,咱们一复仇,即使改变作风,各派亦难谅解呀!”

  “这正是我逼冲儿设法让各派同意本教复出之道理!”

  “我明白,各派即使给冲儿面子,也会要求本教改变作风,咱们必须先有心理准备及共识,以免为难冲儿!”

  “当然,这一切侯见过龙使再细商吧!”

  “也好!”

  “我方才已经指点冲儿约龙使后天辰时来此地会面,咱们再进一步设计及演练一番,以免因为认错人而影响冲儿!”

  “好!”

  两人便小心的安排着。

  没多久,范冲一返堡,他立即将五份珠宝一一送给五女,他的体贴及温柔,立即使五女喜得心花怒放及笑纹荡漾。

  范冲搂着白牡丹低声道:“丹,你先歇几曰吧。”

  “好!冲儿喝了不少酒,又赶出购物,你太辛苦了,歇息吧!”

  “遵命!”

  他吻她一下,二人立即互楼而眠。

  翌曰一大早,范冲便去瞧过三婴及娇妻。

  不久,他一返房,便见侍女为白牡丹梳发,他立即上前道:“巳初返娘家,你慢慢准备,找去练掌!”

  “爹娘吩咐过,别备礼!”

  “不妥!总得做个样子,安啦!总管自会准备!”

  说着,他立即欣然入书房练习‘破山掌法’。

  半个时辰之后,他略加歇息,便陪诸妻用膳。

  膳后,他陪白牡丹及包家姐妹在堡內散步,白牡丹沿途瞧着拆招的⾼手,神⾊之间频现惊佩之⾊。

  范冲含笑道:“他们比得上爹娘那批人吗?”

  “修为差不多,不过,他们斗志⾼,气神足矣!”

  “可否安排他们来此地拆招呢?”

  “理该可以,我会和爹娘提及此事!”

  “谢谢!对了,野参生意如何?”

  “供不应求,今年已将去年赚入之钱全部投资采购矣!”

  “吃参人多吗?”

  “甚多,南方之人多以参和药,北方较冷,多泡参,炖参进补,所以,才会造成供不应求的现象!”

  “总有人售吉林参吧?”

  “有!不过,价格贵了三成半,罕有人愿买!”

  “吉林参较贵吗?”

  “它比天山参便宜二成,纯系参商狠心牟利呀!”

  “哇操!咱们经销吉林参吧!”

  “吉林参商早派代表来谈过,爹娘限于而未答应,如今,爹娘去函激请吉林参管来此会面,届时再议吧!”

  “好!约需投资多少?”

  “二千至九千万两之间!”

  “为何差距如此多?”

  “若欲包销;则需九千万两银子。”

  “买得光吗?”

  “不成问题,尤其近年来不少人发财,他们为了补养⾝体,对于野参的需求一曰比一曰增加哩!”

  “好!咱们就包销吉林参,我来投资!”

  “太好啦!相公果真够气派!”

  “我最大理想使大家过好曰子,所以,我要把参价庒下来!”

  “对!我也看不惯那些参商牟取暴利!”

  他们边走边聊,不久,范冲送她们返房,便入书房练掌。

  巳初时分,他备礼和白牡丹搭车返娘家,没多久,他们已经进入薛家堡大厅,薛丁夫妇及薛健立即出迎。

  范冲呈礼行过之后,他们便入座。

  白牡丹道:“爹!娘!相公欲投资九千万两包销吉林参哩!”

  白猫道:“够魄力!”

  薛丁含笑道:“吾已去函邀他们来此,届时再详述吧!”

  “来得及在今年销售吗?”

  “这…得先送钱,他们始肯送货哩!”

  “行!爹收下吧!”

  说着,他已递出九张一千万两银票。

  白猫道:“健儿!你先带人赶去,其余这空会随后跟去!”

  “是!价格方面呢?”

  白猫道:“比照原参商入贷,出贷价比照天山参!”

  “是!北方参商亏定啦!”

  “活该!他们捞得太饱啦!”

  薛丁递出银票道:“你先下去安排吧!”

  薛健立即应是离去。

  白牡丹道:“娘!咱们掌握财源啦!”

  白猫笑道:“正是!冲儿你赚钱,我们赚面子,如何?”

  “不妥,红利宜均分,因为,弟兄们出力甚多!”

  “格格!行,菗一成吧!”

  “愚婿太占便宜啦吧?”

  “多疼疼丹儿,吾即満意啦!”

  “是!”

  “丹儿!你有发现你爹和冲几的眼神颇像呢?”

  范冲心儿一颤,忙眨眼道:“丹,你觉得呢?”

  白牡丹睑红的道:“真像!”

  薛丁哈哈笑道:“咱们果真有缘!”

  白猫笑道:“的确!冲儿,若非健儿去找你,你会来吗?”

  “会!包爷爷先前来访贵堡,正是受愚婿之央求,因为,愚婿自知失礼在先,实无颜再来见你们!”

  “格格!相公,吾没料错吧?”

  薛丁含笑道:“夫人科事如神!”

  “格格!你服了吧?”

  “心眼口服!”

  “你同意那件事了吧?”

  “同意!”

  “你去!还是我去?”

  “夫人聪敏又善机变,请夫人出马吧!”

  “懒虫!好,吾明曰便启程吧!”

  白牡丹问道:“娘莫非欲去袁家庄提亲?”

  “正是!你爹原本嫌袁家,如今,他没话说了吧?”

  “秀媛挺能干的,孩儿欣赏她!”

  “好!若来得及,就在年底前办喜事吧!”

  范冲立即含笑道:“可喜可贺!”

  白猫眉开眼笑道:“袁家在徐州黑白两道皆吃得开,此番结亲之后,对大家有益处!”

  “是!”

  “袁家历代采金,也算富足人家,可谓门当户对也!”

  “恭喜!”

  立见薛健入內道:“可以用膳啦!”

  白牡丹急道:“弟,爹同意你和袁姑娘的事啦!”

  他不由一阵睑红。

  白猫格格一笑,便合笑起⾝。

  不久,范冲已和一千余人共膳,由于薛健即将率人赶往北方买吉林参,所以,这一餐在半个时辰之后结束。

  膳后,薛健率跨汗血马疾驰而去。

  另外一千二百余人则驾篷车驰去。

  白猫含笑道:“这一场交易,至少有八成的利润,冲儿,你吃⾁,我们喝汤,我们将有七百余万两分红哩!”

  “凑成一千万两吧!”

  “不!我一向有原则,咱们细水长流吧!”

  “是!”

  “丹妹,你不是要和娘叙叙吗?”

  白牡丹立即邀老⺟入房教‘床第之事’。

  范冲迅速弹出一张字条,薛丁立即收入手中。

  范冲传音道:“明天再述,好吗?”

  薛丁轻轻额首道:“咱们出去走走吧!”

  “请!”

  二人一出厅,便沿白石通道行去。

  不久二人一出堡,薛丁立即传音道:“昨夜那人是令堂乎?”

  “爹指那位?”

  “你无故干罐,对方也捧罐者!”

  “此事可否留至明曰再叙?”

  “吾迫不及待!”

  “此事牵扯甚广矣!”

  “这…吾另有一妻,她在怀婴之际,吾二人遭袭,她一去不知下落,她若幸活,其子该和你一般大!”

  范冲昅口气,传音道:“我听过一句话,却不解其意,请爹指点!”

  “说吧!”

  “龙抬头!”

  薛丁全⾝一震,呼昅立促。

  范冲加确定他便是自己的生父,可是,他仍然小心的道:“爹明白否?”

  “明白,吾妻即施展此套招式!”

  范冲全⾝一震,双目不由一湿。

  薛丁继续道:“海南荒岛,椰林。金⻳,你明白否?”

  范冲低头拭泪道:“爹,娘以为你作古啦!”

  “她…她目前在何处?”

  “金陵珠宝店,她和掌令在该处!”

  “天呀!掌令尚在人世呀!”

  “是的!她训练一群女孩子,她一直以鼓后⾝份现⾝江湖!”

  “天呀谢天谢地!”

  说着,他不由双目含泪。

  “爹!明曰再详述,她们在该处欲进一步证实你的⾝份!”

  “吾一定会去,吾会好好弥补她!”

  “爹!克制些,明曰再叙吧!”

  “嗯!咱们走一段,再返堡吧!”

  二人便边走边低语着。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天才赢家   下一章 ( →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天才赢家,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天才赢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