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天才赢家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2  时间:2019/9/9  字数:12090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一龙四凤够销魂    下一章 ( → )
  九华山庄,久违啦!

  十二月二十九曰下午,范冲和四女游过九华山,他途经九华山庄之时,耳中便飘人清晰传音道:“子时候你!”

  他一听是老⺟的传音,不由大喜。

  他返回客栈之后,便陪四女用膳。

  膳后,他和四女叙一阵子,由于四女皆刚有喜,两线无战之下,四女先行歇息,范冲则外出散步。

  但逛了良久,便由林中溜走。

  此时,他一近九华山庄,不由欣然掠去。

  他一掠墙而入,便见一只藕臂伸来。

  他一见是思君,立即楼着她。

  立听附近传来步声,便见诸女由附近行来,思君含笑道:“大家在此候你,谁先搂你,便可以先和你玩。”

  他道句恭喜,立即吻着她。

  她贪婪的吻了良久,方始松口。

  梦君道:“先入內吧!”

  范冲便率诸女入內。

  他一入厅,便见湘湘含笑俏立,翠兰及翠竹则各抱一婴立于两侧,他唤句:“湘湘!”立即搂着她。

  “哥,你为何不先看看孩子?”

  “孩子比得上你吗?”

  “好哥哥,好哥哥!”

  二人搂了不久,便见鼓后及凤使含笑入厅,范冲立即行礼。

  凤使含笑道:“坐吧!”

  “是!”

  “冲儿,你的表现超出咱们之估计哩!”

  “全仗娘之调教及辛苦!”

  “别如此说,三尊真的和你合作吗?”

  “是的,他们每月已各汇入二十余万两银子之红利,明年售粮之后,必会各再汇人二百余万两银子哩!”

  “很好,你投资多少?”

  “各两千万两银子。”

  “值得,你也在丐帮投资吧?”

  “是的,一千万两银子,他们年底出售珍宝,必可赚一倍。”

  “嗯!他怎会经商呢?”

  “丐帮弟子一伤亡,他便要善恤,他已亏欠八十余万两银子。”

  “原来如此,你和卓永合作啦?”

  “是的,他在开发金陵东区,有厚利可图哩!”

  “很好,此举可提⾼你的声望哩!”

  “是的,孩儿目前正在争取各派的好感。”

  “吾明白,吾同意,谈谈马姬吧!”

  范冲立即坦白叙述着。

  “冲儿,据吾调查,枫庄一向只供大內皇族使用,马姬和小翠的来历必然非同小可,今后别接近她们。”

  “是!”

  “你目前仍以行善及拜访各派为主,咱们已经等候二十年,也不急于这四、五年,你一定要塑完美的形象。”

  “是,袭家堡那批人如何运用?”

  “生聚教训,供来曰使用!”“是!”

  “三尊包销粮食,长久下去,必会弓没粮商的反击,这是咱们挑起黑白两道火拼之机会,你别介入。”

  “是,孩儿该如何回避?”

  “届时吾会指导你。”

  “是,湘湘可否和孩儿住在一起?”

  “不妥,别影响大局!”

  “是!”

  “明曰是大年初一、你籍词多留下二天,多陪陪她们。”

  “是!”

  “你⾝边尚有多少钱?”

  “七千余万两银子。”

  “很好,吾另在西安平安银庄存九千余万两银子,吾会在下月初汇入你的名下,俾你充分运用。”

  “是!”

  “吾已经吩咐倚君二人在金陵经营珠宝生意,店名为金陵,你若有机会,不妨去见见她们,也可以了解吾人之消息。”

  “是!”

  鼓后道:“湘湘会在明年五月至该处定居。”

  “是,我会常去见她们!”

  “行啦,你们夫妇先聊聊,再陪陪她们吧!”

  “是!”

  二妇一离去,范冲便搂着湘湘。

  湘湘柔声道:“先看看孩子吧!他们名为承忠及承明!”

  范立即欣然抱过二子。

  “哇操!好一对小帅哥哩!”

  “他们挺像你哩!”

  “是呀!苦了你啦!”

  “没什么,大家协助照顾,他们也不嫌生,我轻松不少!”

  “翠兰,翠竹,谢啦!”

  二女微微一笑,便抱走双婴。

  范冲和湘湘一返房,她立即‮渴饥‬的搂吻着。

  她的体温亢奋的升落,立即匆匆宽衣。

  不久,她放浪的发怈着。

  她发怈半个多时辰,便満足的呻昑着。

  他轻声道:“湘湘,苦了你啦!”

  “无…妨,你去陪陪她们吧!”

  范冲吻了不久,便披衣离去。

  不久,他一入浴池,便见诸女列队迎接,她们不但一丝‮挂不‬,而且展现各种媚态,范冲立即‘火大’啦!

  这‮夜一‬,他和十七人玩过,方始离去。

  他一返客栈,立即服药运功。

  没多久。家家户户在鞭炮声中启门互道恭喜,贫民们更是拥到客栈欲向范冲诸人拜年哩!

  范冲一收功,便和四女出去见他们。

  一番热闹之后,他们方始入內用膳。

  膳后,范冲便带她们去逛街赏景。

  他们畅游一天,方始返客栈用膳。

  膳后,请女便各自返房歇息,范冲仍然先在外面逛了一大圈,再溜入九华山庄陪诸女狂欢。

  这‮夜一‬,他快刀斩乱⿇的摆平五十一人啦!

  翌曰,他陪诸女登山赏景至⻩昏,方始返客栈用膳。

  膳后,他便又溜人九华山庄陪诸女。

  丑初时分,他摆乎最后一女,便去找湘湘。

  二人一会面,立即欣然发怈着。

  不久,甘泉一注入,她不由乐得溢泪啦!

  二人温存良久,他方始离去。“

  翌曰上午,他们便启程继续赏景,拜访各大门派及济贫,他因为有了凤使的支持,他便积极济贫啦!

  他所到之处,皆是人嘲滚滚及谢声连连啦!

  三月初,他们来到天山草原,范冲立即被浩瀚的草原所迷,他掠下车,立即昅口长气道:“哇操!真赞!”

  四女含笑跟来,立即亦沉为于原始风光。

  倏听一声长啸,接着生听:“在下薛健,敢问范堡主抵达否?”

  “哈哈,在下正是范冲!”

  “哈哈,太好了,哈哈!”

  笑声尚在空中飘荡,便见草原远处出现一个小黑点,范冲凝神一瞧,那个黑点已经疾速的变大。

  “哇操!好快的马!”

  包満慧道:“他必是骑汗血马,此马曰行千里,其速疾逾強矢!”

  “真的呀?我颇想骑骑哩!”

  “咱们可购它代步!”

  “太好啦!”

  二人交谈至此,不但已经瞧见薛健驰来,而且也瞧见一名女子跟在十余丈后,范冲立即喊道:“薛兄,久违了!”

  “是呀!”

  倏见他一勒缰,那匹黑马便似钉子般立即停住。

  范冲脫口喝道:“哇操!好马!”

  黑马受用的立即昂头长啸。

  ‘刷!’一声,一匹红马已停在黑马旁,马上的女子不但面貌姣好,那对又圆又大的亮眼立即盯上范冲。

  “姐,他便是范冲,范堡主,她是家姐白牡丹。”

  范冲拱手道:“幸会!”

  白牡丹掠下马,拱手道:“家⺟姓白,我和健弟是同⺟异父。”

  “幸会!”

  薛健道:“堡主前天济贫之事已经传入牧场,在下吩咐下人探听妥你的路线,便研判堡主会来,想不到迎来佳宾啦!”

  “哈哈,金陵一别,在下渴欲见薛兄一面呀!”

  “彼此,姐,你带路,我先回去通报。”

  “行!”

  薛健一上马,立即驰去。

  白牡丹含笑道句:“请!”立即上马。

  范冲五人一上车,她便在范冲车旁介绍天山风光及薛记牧场概况,范冲听得津津有味,频频发问着。

  四女一见白牡丹的眼神,却暗暗皱眉哩!

  因为,白牡丹的眼神満是爱意,偏偏她那种妩媚及灵活的眼神使出⾝名正派的四女暗暗觉得不对劲呀!

  不久,薛健哈哈长笑而来,立见一百余匹健骑跟在黑马后面驰来,范冲乍见这种浩大场面,立即探头道:“哇操!真美!”

  白牡丹朝⾝后一指,道:“上来吧!”

  “我…谢啦!他们接近啦!”

  四女不由暗暗松口气。

  薛健哈哈一笑,只见他一挥右手,立即掉转马头。

  黑马带头一驰,群马立即跟去。

  范冲叹道:“美,真美。”

  白牡丹傲然道:“这些汗血马不知有多少人欲⾼价购买,家父却一直舍不得出售,堡主始有这份眼福。”

  “真美,它们一定价值连城吧?”

  “万金难买一!”

  “的确,你们真有福气!”

  “堡主若中意,我可以劝劝家父!”

  “好呀,在下有意购买几匹代步哩!”

  “好,我会向家父提及此事!”

  “谢啦!”

  不久,范冲已经遥见一座宏伟的木堡,他不由问道:“那是贵牧场吗?”

  “是的,有三千余人住在里面哩!”

  “够雄伟,占地不少吧?”

  “三百余顷,每人以牧马为乐哩!”

  “够消遥,有福气!”

  立见薛健率数百人站在木门前,方才聘驰诸马则在远处草原啃草,范冲立即含笑下车。

  不久,他已陪四位娇妻行近,薛健立即含笑道:“各位,他便是在金陵挫败吾之仁善双全堡主范冲!”

  众人立即行礼道:“参见堡主!”

  “免礼,各位好!”

  他便和薛健入內。

  他们一近大厅,便见一对夫妇坐在主位,薛健立即道:“家父,家⺟!”

  范冲朝二人一瞧,立即含笑人內拱手道:“在下范冲参见二位前辈!”

  中年人双目神光倏闪而逝,立即沉声道:“幸会,请坐!”

  “谢谢!”

  他和四女一座,便望向对方。

  对方正在打量他,四目乍接,范冲的內心深处突然一暖,一股孺慕之情立即使他的眼光多停留一刹那。

  此人正是血莲教由龙使所化之薛丁,他乃是范冲之父,父子之天性立即使他们彼此萌生一种奇妙的感觉。

  那妇人正是白猫,她已经久仰范大侠之名,如今一见他的英挺俊逸模样,她在赏识之余,不由瞄向白牡丹。

  此时的白牡丹和薛健并坐一排,她从方才入座之后,便一直望向范冲,嘴角的笑意亦逐渐的加浓着。

  白猫是过来人,她乍见爱女的神⾊。不由一怔。

  她稍加思讨,立即暗自决定道:“罢了,她已是二十二岁,却一直不中意此地的男人,就让她和别人共同拥有男人吧!”

  她立即注意范冲啦!

  范冲之貌大多肖⺟,男生女相的他最有女人缘了,加上范冲之大名及武功,白猫瞧了不久,便下定决心啦!

  龙使不知眼前之范冲便是自己之子,他只是油生好感,所以,他问了不久,便亲自陪范冲诸人去看牧场。

  白牡丹⺟女及薛健当然作陪了。

  范冲瞧了一圈,不由频额称赞着。

  不久,白牡丹道:“堡主有兴趣骋驰否?”

  “好呀。不过,我的马术很菜哩!”

  “我教你,来!”

  说着,她已欣然起步。

  范冲望过四位娇妻,便默默跟去。

  不久,白牡丹和范冲掠到黑马旁,她立即轻抚马首道:“小黑,范堡主要骑你,你可别使性子喔!”

  黑马轻嘶一声,便斜头望向范冲。

  “堡主。它答应啦!”

  “它懂人语吗?”

  “它和小红颇具灵性,稍谙人语!”

  “太妙啦,你们调教有方!”

  “别客气,它未戴鞍,小心些!”

  范冲一侧⾝,立即跨上马背。

  白牡丹一晃⾝,使跨坐在范冲的⾝旁,范冲正在浑⾝不白在,她微夹双膝,黑马已经驰去。

  她控缓马速,便仔细解说着控马术。

  没多久,范冲一点头,她便脆呀一声。

  黑马放蹄一驰,范冲⾝子向后一仰,首部便顶上那两座‘山峰’,经验丰富的他立即知道她甚丰満。

  他不由脫口道:“抱歉…”

  她脸儿一红,忙道:“无妨,弓⾝吧!”

  范冲一躬⾝,黑马便扬蹄疾驰。

  劲风扑鼻刺目,他不由摒息闭目着。

  她将下⾝向后稍退,弓⾝随后而坐,她回想方才双啂被顶之感,她的心儿不由一阵胡思乱想。

  黑马似流星般骋驰一阵子之后,它一见已近草原尽头,背上之二人仍无动静,它立即昂首一嘶。

  范冲怔了一下,回头道:“它…”

  白牡丹正欲凑前告诉范冲,他这一回头,四唇立即一沾。

  他啊了一声,急忙回头。

  她似触电般全⾝一震,思绪立即一片空白。

  黑马怔了片刻,立即在前方停下。

  “姑娘,在下并非故意的!”

  “无妨,小黑在询问咱们要不要回头?”

  “果真是良驹!”

  “咱们再驰一阵吧!”

  “好!”

  他轻轻一带右侧缰绳,黑马立即右转驰去。

  二人一再凑巧的有过二度肌肤之亲,而且一次比一次直接有力,此时再度骋驰,白牡丹呼昅也为之急促。

  范冲乃是‘沙场老将’,他只是觉得别扭,却不便出声,因为,他认为她在‮逗挑‬,他不便公开拒绝呀!

  白牡丹控骑来回驰了一半,方始驰入牧场。

  她一下马,立即低头快行。

  范冲一见薛健掠来,立即不自在的跃下马。

  薛健一见老姐双颊酡红,不由一怔。

  他又瞧见范冲,更是一怔!

  范冲強自含笑拱手道:“薛兄!”

  “堡主人內用膳吧!”

  “请!”

  不久,范冲一家五口已陪龙使一家四口用膳,范冲由于心中有事,不但食欲不佳,连酒兴也为之减。

  薛健却畅谈着范冲在比武时之情形。

  龙使问道:“堡主为何使用武当招式对付武当九子?”

  “好奇而已!”

  薛健道:“客气矣,以堡主的修为,武当九子决难抵挡,堡主分明在顾及他们的颜面,堡主莫非与武当有渊源?”

  “没有,在下真的好奇而已!”

  “堡主上回指点在下之鞭招,家父⺟深表敬佩,待会可否请堡主和在下再作一番切磋呢?”

  “好呀,薛兄的鞭招一定大进矣!”

  “不敢!”

  经此一来,众人便默默用膳。

  膳后,他们散步一阵子,薛健便返屋取来黑鞭。

  立见一千余人分别由各地走到三十丈外自动而立,范冲心中行数,他含笑走到薛健⾝前,方始止步。

  “堡主赐教!”

  ‘呼!’一声,黑鞭已经攻来。

  范冲一飘⾝,先让了一招。

  薛健一‮劲使‬,黑鞭便紧粘着范冲。

  没多久,范冲便发现对方的招式更具威力,而且功力也增加不少,他立即开始挥掌展开攻守着。

  不过,他为了对方颜面,仍然守多攻少。

  薛健却似长江涛浪般源源不断的猛攻着。

  半个时辰之后,范冲喝句小心,立即全力攻击。

  但攻出八招之后,薛健已被四卷力道影响了⾝法及招式,龙使瞧得双眼精光熠熠,剑眉为之耸扬不已。

  白牡丹却瞧得心花怒放。娇颜似牡丹绽放,四女见状,不由皱眉啦!

  白猫见状,不由忖道:“她们颇不欢迎丹儿哩!

  开始伤脑筋啦!

  四周之人却瞧得神⾊不一哩!

  这些人乃是龙使及白猫在这些年来所招募之人员,他们分别出⾝黑白两道,却因为对现实失望而来此隐遁哩!

  不久,范冲轻轻一按薛健的右手虎口,便含笑飘退。

  薛健忙行礼道:“承教!”

  “薛兄的功力及招式皆精进不少哩!”

  “在下于去年底服食一颗八百年野参。”

  “恭喜!”

  “可惜,在下永远非堡主之敌!”

  “客气矣!在下闲散,薛兄却勤练,假以时曰,在下必拜下风。”

  “不敢!”

  龙使问道:“堡主施展如意掌招吗?”

  “是的!”

  “吾曾听过此招,如今却发现招式有些不同哩!”

  “的确,在下已经改良大半招式。”

  “堡主⾼明,堡主曰后必成为天下第一人。”

  “不敢,在下只想多行善而已!”

  “好抱负,佩服,难怪尊夫人肯联袂委⾝!”

  “在下惶恐之至!”

  “哈哈!客气矣!各位是否欲趁机向堡主请教?”

  说着,他已望向四周之人。

  立见二位中年人联袂掠来拱手道:“愚兄弟请堡主赐教!”范冲含笑拱手道:“请指教!”

  二人各菗出一对叛官笔,立即椅角而立。

  范冲忖道:“他们必谙打⽳功夫,我可别让他们近⾝。”

  此二人正是太极门弟子陈彬及陈宽,只见他们喝句接招,立即由两侧疾速的刺来一笔及斜划出一笔。

  范冲挥掌一封,立即逼退二人。

  二人稍退又进,双笔已经带着劲风攻来。

  范冲存心一试自己的反应,便不再封退二人,只见边飘闪⾝边信手挥退逼近要害的各种笔招。

  陈氏兄弟却一招紧逾一招的猛攻着。

  半个时辰之后,范冲已摸清他们的招式,立即反攻。

  他疾攻八招之后,陈氏兄弟已经连连闪躲啦!

  倏见白牡丹喝句接招,立即仗剑斜切而入。

  陈氏兄弟立即收招飘退。

  范冲顺势旋峰一闪,白牡丹的招式立即落空。

  不过,她迅即化削为刺疾攻向范冲的右背。

  范冲飘⾝一闪,双手立即封来。

  白牡丹只觉得潜劲逼人,立即袖⾝横飘。

  她一落地,立即再攻。

  这回范冲从容的任她进攻啦!

  韩慧茹注视白牡丹施展三遍剑招之后,她望了白猫一眼,立即讨道:“此乃白浪剑招,她必是白猫,这…”

  白猫昔年不卖黑白两之事,韩慧茹早已由帮中长老的口中获悉,如今乍见到白猫,她不由担心着。

  她担心白牡丹粘范冲。

  她早已担心范冲会被三尊所诱,如今若加上白猫,范冲便更具危险性,她不由思忖该如何应付此事。

  又过了不久,范冲轻轻挟住剑叶道:“承教!”

  “你真⾼明,佩服!”

  她妩媚一笑,立即收剑入鞘。

  龙使哈哈笑道:“堡主果真名不虚传!”

  “不敢当!”

  韩慧茹道:“相公不是欲赴昆仑吗?”

  “啊!是的,前辈,薛兄,在下得告辞啦!”

  白牡丹当场怔住了。

  白猫道:“此地人夜颇冷,堡主何不俟明晨再启程哩?”

  “谢谢!晚辈打扰已久矣!”

  龙使道:“堡主可否赐教?”

  “这…晚辈不敢和前辈交手,何况,晚辈尚赶路,海涵!”

  “罢了,送客!”

  白牡丹一低头,立即掠入大厅。

  不久,范冲诸人已经搭车驰去。

  白猫道:“丹儿已萌爱意,怎么办?”

  “他已有四妻呀!”

  “丹儿自会考虑哩!”

  “彼妻突然提议离去,莫非已识出白浪剑招?”

  “这…丐帮凭啥小视白家?”

  “别如此说,她自有思考!”

  “丹儿若真爱他,你帮不帮此忙?”

  “这…何必強求呢?”

  白猫哼一声,立即迳自入內。

  龙使‮头摇‬,薛健立即低声道:“爹,怎么办?”

  “唉!你娘的任性脾气又发作了,唉!”

  “娘已经静心多年了,不宜再入江湖哩!”

  “吾自会处理!”

  说着,他立即离去。

  白猫一入房,便见白牡丹对镜拭泪,她立即上前道:“丹儿,你是否看上范堡主,你说句真心话。”

  “孩儿的确看上他,可是,他却…”

  说着,泪珠立即又掉下。

  “娘替你作主!”

  说着,她立即转⾝离去。

  “娘,别去吧!孩儿不能失颜!”

  “可是,他这一去何时会再返回呢?”

  “孩儿去找他!”

  “这…妥吗?”

  倏听房外传入:“妥!”

  人影一闪,龙使已经入內。

  白猫怔道:“你为何改变主意?”

  龙使早就打算再入江湖,如今,他顺势先把后迎,立听他道:“他自诩富有,咱们先庒过他,如何?”

  “相公欲入中原?”

  “是的,咱们不但要入中原,而且定居金陵!”

  “天呀,好点子,细述吧!”

  “明曰派人递函给曹总兵,咱们愿意售一百匹汗血马给官方,每匹一万二千两⻩金,咱们便可激增财力啦!”

  “好点子!入金陵之后,再让⾝边这些人包销参商之参,不出三年,咱们的财力至少可以增加十倍!”

  “对,届时范冲非来堡主动求亲不可!”

  “好点子!即刻行动吧!”

  “好!”

  薛记牧场立即忙碌了。

  且说韩慧茹搭车离开牧场之后,她立即低声叙述白牡丹施展白浪剑法及白猫以前之任性作风。

  范冲付道:“难怪白牡丹任性行事。”

  他立即道:“咱们突然离去,她们会不会起疑或不悦?”

  “随她们吧!少惹她们!”

  “有理!”

  “相公,白牡丹没有向你示爱吧!”

  “没有!”

  她吁口气,便不再言语。

  七月中旬,范冲由塞外边城人山海关,再入京城,他一入京城,立即被那种繁华景象勾起回忆。

  因为,他曾和马姬搭车经过京城呀!

  他们一入京,立即被三百余名江湖人物迎接入一座华丽庄院,为首之人正是丐帮长老龚义。

  龚义介绍过众人,便一起品若。

  不出半个时辰,丐帮帮主率八人前来,范冲五人立即欣然迎接。

  韩百川哈哈笑道:“旅途愉快吧?”

  “托福之至!”

  “哈哈,贤婿此翻至少嘉惠二十万户贫民,功德不小矣!”

  “不敢,能力所及,尽力而已!”

  “吾已经代贤婿济助方圆五十里內之三千余户贫民,贤婿可以宽心的畅游城內外之各处名胜佳景矣!”

  “谢谢爹!”

  “哈哈,小事一件,贤婿见见关洛地面一级好汉左氏八英吧!”

  “是,参见各位前辈!”

  左氏八英立即含笑还礼。

  左氏八英虽姓左,却非亲兄弟,他们因为同姓又志趣相投而结合,平曰专司公益事,和大內官方颇有交情。

  他们经营珠宝生意,韩百川便是透过他们在去年底顺利以⾼价出售珍宝而赚入一千三百余万两银子。

  他为了曰后的珍宝生意,他心知左氏八英一直赏识范冲,所以,他特地陪他们前来和范冲见面。

  左氏八英一见范冲的人品及谈吐,立即大生好感。

  不久,他们便邀范冲夫妇五人至庄中欢叙着。

  范冲一听左氏八英经营珠宝,他立即明白泰山大人的用意,于是,他更加恳切的交谈及请益着。

  左氏八英大乐之下,便留他们共膳。

  膳后,他们更陪范冲五人至珠宝店中介绍着。

  客人一见到范冲,立即奔相走告!

  范冲在珠宝店留了一个多时辰,城民便在店中先后完成一百五十件交易,左氏八英不由大乐。

  范冲一直含笑和前来招呼的人致意,保持着良好的风度。

  ⻩昏时分,韩百川前来邀宴,左氏八英立即欣然作陪。

  韩百川包下佳宾楼的一百张桌,七、八百各有头有脸的人皆在场,这场盛宴便愉快的开始啦!

  不久,范冲逐桌敬酒,他的豪迈畅饮,立即掀起⾼嘲。

  这一餐便宾主皆欢的散席。

  范冲五人和韩百川一返回庄院,韩百川便邀范冲入书房,道:“铭谢贤婿支持,丐帮已经否极泰来!”

  说着,他已经摊开帐册解释着。

  “爹真行!不到半年居然赚入一千三百余万两银子哩!”

  “全仗左氏八英居间撮合,吾给他们六万两银子哩!”

  “贵帮今后可以放手行事了吧?”

  “是的!吾已经吩咐各地弟子暗中收购珍宝,目前已经收集一千二百余万两的珍宝,余皆在进行中。”

  立见他自怀中取出一张银票道:“这一千七百万两银子包括贤婿之投资及分红,贤婿笑纳吧!”

  “太多啦!太多啦!”

  “收下吧!吾已购入六百余万两呀!”

  “爹再运用一、二年吧!”

  “吾和你一结亲,平安银庄肯借吾一千万两银子,吾只需要年底一次付清本息一千一百万两,便可以加倍赚入矣!”

  “会不会有意外?”

  “不会,大內已经预订不少的珍宝,听说当今皇上添了二位皇孙,大內要大肆庆祝,所以,甚要珍宝。”

  “会有此事,恭喜爹!”

  “全仗贤婿提携!”

  “客气矣!其实爹何必向银庄借呢?”

  “区区一百万两利钱,别放在心上!”

  “是!”

  “贤婿如此出游,颇获各派佳评矣!”

  “沾爹之光啦!”

  “非也!吾沾贤婿之光矣!”

  “爹可知三尊之售粮食之情形?”

  “一月之內,一销而空,货真价廉也!”

  “他们成功啦!”

  “不少人怀疑他们欲先争取客户,来年再加倍捞哩!”

  “难免会有人嫉妒,起码粮价降啦!”

  “是的,本帮弟子多达八干余人,每月耗用之粮颇巨,如今粮价一降,本帮受惠最多。”

  “可是,三尊看另外之企图,本帮曰后必会受累,所以,吾不希望贤婿进一步协助他们。”

  “爹放心,他们按月汇入利钱,未再提投资之事!”

  “但愿是那些人多心或嫉妒,贤婿欲在京城留多久?”

  “三天,茹妹四人皆有喜,我打算让她们返堡分娩!”

  “嗯!此事宜留意,吾仍会派各地弟子护送你们。”

  “谢谢!我该重赏他们的辛劳!”

  “免!免!贤婿已嘉惠吾甚多矣!”

  “客气矣!”

  “歇息吧!明曰再畅玩吧!”

  “是!”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天才赢家   下一章 ( →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天才赢家,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天才赢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