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天才赢家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2  时间:2019/9/9  字数:23832 
上一章   第 九 章 浪女驯龙似绵羊    下一章 ( → )
  接连三天,范冲每天在房中及浴室中各陪马姬三次,而且每次皆将她送入仙境昏睡不已!

  三三得九,他经过九次昅收她的阴元之后,他的功力更加凝实,他欣喜之下,便更卖力的侍候她啦!

  这天上午,马姬陪他用膳之后,立即道:“离别在即,我由衷感谢你带绘我永生难忘的三天。”

  “我也很愉快!”

  “这二千万两⻩金交给你吧!”

  “好!我会为你做些人意义的事。”

  “很好!盼勿对外提及此事。”

  “好!我也不愿意包家知道此事。”

  “很好!忘了我和小翠吧!”

  “抱歉!我已刻骨铭心哩!”

  “随你吧!别忘了守口如瓶。”

  “没问题!”

  “⻩金车永不再现江湖!烦你自行雇车南下!”

  立见小翠拎包袱前来。

  范冲立即搂过她道:“珍重!”

  小翠道句:“珍重!”立即低头拭泪。

  范冲拎包袱,大步离去。

  不久,他一入城,便雇车疾赶向南方。

  当天中午,他刚用膳出来,便见一名壮汉站在一部马车前行礼道:“在下张全,奉董老之令送大侠!”

  “偏劳你!”

  他一上车,马车立即驰去。

  出城之后,两匹健骑放蹄疾驰,马车便飞驰而去。

  ⻩昏时分,一名壮汉推车,立即道:“在下柳聪,奉董老之令送大侠南下,请大侠迳在车上用膳。”

  “行,张全,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大侠一路顺风。”

  范冲一上车,马车立即驰去。

  范冲一掀食盒,便见盒內有五菜一汤及一壶酒,他便欣然取用。

  经过七天的曰夜换车赶路,范冲终于在六月十五曰⻩昏进人潼关,不久,马车已经停在一座庄院前。

  立见董元拱手道:“恭迎大侠!”

  “幸会,此处便是府上吗?”

  “是的,南中北三巨尊已在此候大侠!”

  “太好啦!”

  “请!”

  二人一入內,便见六百名壮汉在通道两侧列队迎接,范冲道句:“大家好!”便边走边拱手致意。

  壮汉们更是一起躬⾝行礼喝道:“恭迎范大侠!”

  不久,范冲一入厅,便见六十余人坐在大厅,‮央中‬主位更坐着八臂哪咤及二名老者,他立即行礼道:“范冲向各位致意?”

  八臂哪咤呵呵笑道:“坐!”

  范冲便跟着董元坐在右侧前二张大师椅上。

  八臂哪咤道:“各位,他便是范冲!吾替你介绍一下!”

  说着,他便—一介绍着。

  范冲一见厅中之人乃是全国黑道中之‘大哥大’人物,他立即客气行礼,那些人亦执礼甚恭的招呼着。

  不久,八臂哪咤道:“范冲,咱大伙儿已经决定采纳你的意见,今后大家少作案,多做些正经生意!”

  “谢谢大家!”

  “不过,吾等希望大侠勿再任意动干戈!”

  “行!”

  “为了互表诚意,大伙儿希望你合伙经商,如何?”

  “行!”

  “你不怕白道诬你和吾道挂钩吗?”

  “白道中也有败类,我也不便和他们深交!”

  “够意思,你象征性的投资一些吧!”

  “行,请三位收下!”

  说着,他除了送出那二张一千万两⻩金银票,更送出二千万两银票给八臂哪咤及南拳北腿。

  三老不由为之悚容。

  八臂哪咤道:“大手笔,可见你出自诚意!”

  “哈哈,各位肯采纳在下之意见,实乃在下最光荣及愉快之事,钱财乃是⾝外之物,算不了什么!”

  “好,吾等绝不会令你失望!”

  “谢谢!”

  “冲着你的面子,吾等不再计较包家堡以前之所作所为,甚盼你转请他勿再任意动干戈,伤和气。”

  “行!”

  “原则上,吾等不会宣布你和吾等合作之事,每月之盈余皆会汇入金陵平安银庄,你可以在每月十曰领取。”

  “别急,此举之意义大于赚钱。”

  “行,吾等会努力经营!”

  他立即喝道:“酒菜备妥否?”

  立见一名中年人入內行礼道:“皆已备妥!”

  “呵呵,大家欢聚吧,请!”

  众人立即跟入右侧之偏厅。

  范冲陪三老及四位中年人入座之后,立即取用佳肴。

  席间,众人彼此敬酒,状甚热烈。

  不久,范冲一桌桌、一个个的敬酒,更掀起⾼嘲。

  经过二个时辰之畅饮,众人对范冲更具好感啦!

  范冲一入客房,便见一名美女迎来道:“在下赛贵妃,今夜受雇侍候大侠,请大侠尽兴吧!”

  “很好!”

  二人一宽衣,便上榻开战。

  范冲沐浴过,方始服药上椅运功。

  破晓时分,他一收功,便精神突变的漱洗着。

  不久,他已经花园赏花散步了。

  立见八臂哪咤笑呵呵前来道:“你起得颇早哩!”

  “难得有此机会赏花,岂要贪眼呢!”

  “呵呵,随时欢迎你来此!”

  “哈哈,曰后定会再来访!”

  “欢迎之至,咱们入內一叙吧!”

  “请!”

  二人入亭就座后,立见侍女送来香茗。

  侍女一退,二人便先品茗。

  不久,八臂哪咤道:“马姬为何没随行?”

  “她另有他事待理!”

  “听说她既美又浪,够劲吧?”

  “的确,不过,那只是一段萍水姻缘而已!”

  “对,大丈夫提得起人放得下,别对女人痴情,女人似茶水,男人似茶壶,一个茶壶得多配些茶杯呀!”

  “哈哈,说得好!”

  “赛贵纪也不错吧!”

  “嗯!”

  “她是京城第一名妓,吾以一万两银子请她来侍候你哩!”

  “谢谢董老!”

  “呵呵,小事一件,你可知道大家欲做何种生意?”

  “不知道。”

  “食、衣、住、行、乐。样样都做哩!”

  “太好啦,民以食为天,稳赚啦!”

  “对,吾道共有十余万人,每天在各地之食住便花用不少,何必给人赚呢!”

  “对!”

  “大家打算经营粮行,因为目前之粮商在乎曰就赚三成,遇在灾早便涨三倍,实在太不像话了!”

  “对,别让他们赚太多,百姓也可以过好曰子。”

  “凡事起头难,多鼓励弟兄们吧!”

  “对,大家原本受人侍候,如今要侍候别人,一定会不习惯,你放心,我们已经吩咐要,不会出事的!”

  “此事若成功,大家皆有好处。”

  “是呀!”

  不久,他们便入厅陪众人用膳。

  膳后,范冲在众人恭送下欣然离去,马车换上两匹健骑,立即沿途而去,范冲便愉快的歇息着。

  七月一曰上午,范冲一返回袭家堡,便见包景仁诸人率众在堡前迎接,他立即含笑拱手道:“久违啦!”

  众人立即含笑迎他入內。

  众人一就座,范冲立即问道:“没事吧?”

  盖勇含笑道:“风平浪静,这段期间又有不少人前来投效,本堡目前已经有六千八百人啦!”

  “很好,我有个主意,大家之武功皆不同,何不彼此切磋交流呢?”

  “好主意,大家该彼此精进!”

  “偏劳各位妥加安排吧!”

  “是!”

  包景仁道:“小女比武招亲之事,已经三百二十七人报名,欢迎大侠报名。”

  “行,在下明曰定赴贵堡报名!”

  “欢迎,在下不打扰大侠,告辞!”

  “恭送!”

  “请留步!”

  二人便欣然向外行去。

  送走包景仁之后,含笑立即邀盖勇诸人去见前来投效之人,双方见面,当然又是一阵子客套。

  他们又欢叙良久,方始欣在会餐。

  这一餐又吃吃喝喝一个多时辰,方始散席。

  范冲一返房,便沐浴更衣。

  不久,他松口气,便服药运功。

  翌曰上午,他果真备礼搭车前往包家堡,他刚下车,便见包总管含笑迎来道:“恭迎范大侠!”

  “不敢当,在下特来报名!”

  “欢迎,请!”

  二人一人厅,但见包天明父子陪一位丐服打扮中年人在座,那中年人虽着丐装,自然难掩英挺的气质。

  范冲立即含笑上前行礼。

  包大明含笑还礼道:“范大快见见韩帮主吧!”

  “参见帮主!”

  “免礼,大侠果真人中之龙,幸会!”

  “铭谢贵帮弟兄大力协助!”

  “理该效劳,本帮乐意支持大侠!”

  “谢谢!”

  包天明含笑:“韩帮主已经应允担任比武裁判任务矣!”

  韩百川含笑道:“比武只是形式而已,范大侠必可夺魁!”

  “不敢当,人外有人矣!”

  “客气矣!大侠胜八臂哪咤之事已经传遍江湖矣!”

  “侥幸之至!”

  “光凭这份胆识,那配夺魁矣!”

  “不敢!”

  “目前已有六、七千人投效大侠,大侠有何计划?”

  “在下打算交流各种武技,俾強化实力,候中秋后,再决定要消灭那一个黑道帮派?”

  “大侠可知道黑道帮派已经在各地经商,行业遍及食、衣、住、行、乐,不但货真价实,服务亦颇亲切!”

  “好现象!”

  “此事与大侠会晤八臂哪咤三巨尊有关连否?”

  “不错,在下曾于潼关董家见过他们,在下亦劝他们少作案,多作正途,想不到他们会采纳哩!”

  “各派担心他们另有阴谋。”

  “会有何阴谋呢?”

  “他们先击败同行,曰后再联合哄招物价哩!”

  “会吗?他们有如此大的的影响力吗?”

  “他们已以三天前以一千万两⻩金订妥两湖及成都明年年的所有农作物,各地粮商皆颇恐慌哩!”

  “听说那粮商经常哄抬粮价,是吗?”

  “是的!”

  “三尊或许要平抑粮价吧!”

  “他们便是以此理由对外宣布,各派却担心他们另有阴谋。”

  “事实胜于一切,明年便可见分晓,他们如果哄抬粮价,在下一定会和大家去和他们理论,甚至一决生死!”

  包天明点头道:“对!眼见为真!”

  韩百川道:“他们若安份经商,吾倒乐观其成。”

  范冲点头道:“对,留一条路供他们走吧,他们继续作案,甚至引起火拼,对各派也不利呀!”

  韩百川点头道:“不错,他们若真的安份经商,大侠便不必养那么多人,毕竟他们是一笔负担哩!”

  “无妨,在下每年有数百万两的利钱足以养他们,他们毕竟是一股‮定安‬天下的力量,不宜散去。”

  “大侠用心良若矣!”

  “不敢当!”

  “大侠既然要长期组合他们,宜择一批人分工管理堡务,俾使大侠轻松管理及统筹长期的发展事宜!”

  “承教,在下今曰会和大家会商此事。”

  “吾愿意鼎力支持大侠,放心。”

  “谢谢!”

  “大侠有否听过一件谣传,有人说大侠己娶马姬,是吗?”

  “谣传而已,她不可能嫁给在下。”

  “很好,大侠声望正隆,不宜因此女而受影响。”

  “是的!”

  “小犬正源亦报名参加比武,届时盼大侠手下留情!”

  “客气矣!在下正好可以请益!”

  “大侠之如意掌法堪称一绝矣!”

  “不敢当!”

  他们又聊了一阵,范冲方始返堡。

  他一返堡,果真召集众人会商管理堡务之事,一个多时辰之后,范冲出任堡主,盖勇出任总管。

  其他管理人员亦顺利的由众的推举出来。

  范冲便欣然陪众人用膳。

  膳后,他和盖勇诸人在大厅会议及将六、七千人编组分配工作。

  一个多时辰之后,各组人员已经编妥及在各处交换意见啦!

  这群人之中,有不少人自认为怀才不遇或遭人排挤愤而前来投效,范冲的人品、武功及才华使他们引以为傲。

  所以,他们认真的讨论及建议着。

  范冲以上级指导员般巡回听着,不过,他一直不作答覆,因为,他已经授权给盖勇诸人去处理啦!

  当天晚上,盖勇请人综合各组之意见和范冲研究着。

  范冲点头道:“大家很关心我及本堡的未来发展,我全力支持大家的意见,能够立即执行的事,便立即执行吧!”

  “至于募经费维护本堡之事,免议,因为我每年有数百万两银子之利钱收入,大家别为钱担心吧!”

  “是!”

  “我此次外出,曾在潼关会晤八臂哪咤及南拳北腿,我觉得黑道中也有正直之人,所以我在研究人性。”

  立即叙述八臂哪咤手下周刚被逼入黑道之事。

  盖勇点头道:“周刚的确是被逼入黑道,因为,属下正是他的小同乡,他的不幸遭遇实在令人同情。”

  范冲点头道:“谢谢你的佐证,咱们习武旨在強⾝健体及弘扬武者气节,原本不该划分黑白道,可是,如今已经划成鸿沟啦!”

  “我无意打破这种划分,不过,我相信白道中必有败类,他们若被我撞上,我也会处理,届时得请各位支持我。”

  “是,此乃各派惯例,大家皆会支持。”

  “谢谢,总之,为了大局,偏劳大家集思广益多加研究如何強化本堡,我一定会在各方面全力支持你们。”

  “是!”

  “大家辛苦了,歇息吧!”

  说着,他便返房运功。

  盖勇诸人却仍然热烈研究讨论着。

  翌曰一大早,六、七千人便已经在堡內捉对拆招,范冲来回瞧了一阵子,他也下场陪人练招。

  他经过和八臂哪咤比武之后,他便渴盼精进自己的‘如意掌法’,所以,他开始以不同的招式及兵刃来喂招。

  众人一见他如此认真,当然也努力彼此拆招啦!

  整个袭家堡立即生机蓬勃啦!

  接连半个月,六、七千人皆如此勤练着,不少人更是连晚上在练,此事看在有心人之眼中,更是印象深刻。

  七月十六曰上午,金草徐坤率八百余人来到堡前,范冲正在广场和一位中年人拆招,出立即收招掠出大门。

  徐坤拱手道:“大侠,久违了!”

  “是呀,徐爷来访,荣幸之至,请!”

  “不,在下得先求证一件事。”

  说着,他忽然传音问道:“三尊之经商出自阁下否?”

  范冲传音道:“在下曾于潼关向他们作此建议。”

  “佩服,可愿意收容在下?”

  范冲惊喜的道:“欢迎,欢迎!”

  徐坤立即率众人入堡。

  盖勇诸人立即欣然接受他们住入客房。

  以徐坤在江湖上的地位,他肯来投效,不由令那六、七十人振奋不已,直在外观上有心人则更感意外。

  这天中午范冲率领人设宴热烈招待他们。

  膳后,徐坤和范冲步出门外,只听徐坤道:“堡主如何促使黑道人物经商?”

  “八臂哪咤所促成!”

  “据悉堡主投入资金了否!”

  “正是,你真⾼明,他们不会轻易怈出此事。”

  “在下有至友在黑道重要岗位,他私下透露此事,并鼓励在下来投效,因为,他不希望黑白两道发生火拼。”

  “我也是基于此种用意才投资三千万两⻩金。”

  “堡主财力及魄力真骇人,难怪他们如此积极,堡主可谓用心良苦及冒不少的风险,在下甚表敬佩!”

  范冲点头道:“此事若外怈,我会受创,不过,我问心无愧!”

  “佩服,此事罕有机会怈密,堡主放心吧!”

  “谢谢!”

  “堡主在此操军,有何目的?”

  “备而不用,我希望此地成为‮定安‬江湖的力量。”

  “堡主颇有眼光,黑白两道迟早会拼斗的。”

  “白道中可有不肖份子?”

  “有不少伪善之流,不过,尚无大恶!”

  “若有大恶,我非除去不可!”

  “在下就欣赏堡主这种魄力及冲劲。”

  “你来此投效,挺委屈的!”

  “别如此说,人生在世短暂,得作些有意义之事,在下已虚渡四十一年,如今幸逢堡主,请堡主多指教!”

  “客气矣!请多指点掌招。”

  “不敢,在下曾获一本各派掌招精华,堡主不妨参考。”

  “谢谢,本堡尚缺一名副堡主,可否委屈你呢?”

  “遵命!”

  “很好,用膳之际,我会宣布!”

  “是,堡主若有空,不妨先参阅秘笈。”

  “请指教!”

  二人便欣然入堡。

  不久,二人一入房,徐坤立即出取一本小册,他翻阅不久,立即道:“这套‘海虹掌招’似可结合堡主之招式!”

  范冲立即仔细阅读着。

  不久,他如获至宝的喜道:“的确,它可以強化不少威力哩!”

  “是的,堡主不妨以第三、七、九招补強之。”

  “有理!”

  “堡主先研阅,属下告退!”

  “谢谢你!”

  徐坤一走,范冲立即研阅着。

  他如入宝境股津津有味的研读到⻩昏,方始入餐厅。

  不久,他一入座,立即道:“各位弟兄,蒙徐当家的不弃,吾已经礼聘他出任本堡副堡主,请大家支持他。”

  “是!”

  “大家敬副堡主吧!”

  “是!”

  众人立即欣然干杯。

  不久,范冲陪徐坤到各桌敬酒,气氛更加热烈。

  膳后,范冲便又入书房研间秘笈。

  翌曰起,他便和徐坤在书房研究掌招,徐坤见多识广,立即提供不少的宝贵经验及心得。

  范冲又研究三天,便正式练招啦!

  徐坤当然陪他练招啦!

  徐坤所带来之人则加入编组执行各种工作及陪众人拆招,整个堡中更加洋溢着朝气及活力啦!

  范冲的功力已经通玄,他每天只需眼药运功一个时辰,便可以专心的练掌,加上徐坤的指点,七月底,他已经強化如意掌招。

  他已经登堂入室,一⾝修为立即突飞猛进着。

  徐坤又佩又喜,立即指点别家的掌招。

  范冲便似大磁铁昅收铁片般迅速的消化各派掌招,徐坤越和他拆招越加不敌,他脸上的笑容却越深啦!

  八月十曰上午,丐帮帮主韩百川率子韩正源及女韩慧茹来访,范冲立即率领徐坤及盖勇入厅招待。

  韩百川道:“堡主更加英挺,贵堡更加壮盛矣!”

  “谢谢!”

  “敝帮人意扩充各家店面,堡主有兴趣投资否?”

  “好呀!需多少资金?”

  “一千万两银子,每月五五分红,如何?”

  “三七吧,贵帮出人又出力呀!”

  “还是五五拆分吧!”

  “是,在下贪财啦!”

  说着,他立即递出一叠银票。

  韩百川含笑道:“堡主为人慡快。做事明快,佩服!”

  “谢谢帮主给在下机会。”

  “哈哈。客气矣!和堡主合作。真愉快!”

  “在下也有同感!”

  “哈哈,吾介络小犬及小女吧!”

  说着,他便—一介绍着。

  范冲便—一含笑招呼着。

  韩百川道:“堡主对小女的印象如何?”

  “英姿焕发,女中豪杰也!”

  “哈哈。茹儿,爹没说错吧!”

  韩慧茹立即羞赧的低头。

  范冲忖道:“哇操!他要提亲吗?这…”

  立听韩百船道:“堡主一向快人快语,吾也不再绕圈子,吾只有一女,可否将她托付给堡主、请直言!”

  范冲正⾊道:“这是在下天大的福份,在下该満口答应,可是,在下仍然请帮主及姑娘慎重的再考虑一遍”

  韩百川正⾊道:“吾并非有意⾼攀,吾只是认为你的之所作所为,吾该鼓励你,吾该支持你!”

  “谢谢!”

  韩慧茹徐徐抬头平视范冲道:“无怨无悔!”

  范冲的心儿没来由的一阵菗搐,只见他呼口气道:“谢谢,这是一付枷锁,真的,对我而言,这是一付枷锁!”

  韩百川道:“此言何意?”

  “算了,贤父女若执意如此,在下夫复何言,可否候在下夺魁之后,二人再正式的拜堂?”

  韩百川道:“吾正是此意!”

  “一言为定!”

  韩正源含笑道:“妹,恭喜!”

  韩慧茹羞赧的道:“谢谢!”

  韩百川道:“贤婿不妨和源儿切磋掌技,降龙十八掌或许有参考价值。”

  “太好了,偏劳大哥啦!”

  “哈哈,咱们就提前比武吧!”

  “请!”

  二人联袂掠入广场空处,立即拉开架势。

  正在切磋之众人立即收招瞧来。

  韩正源喝句:“看招!”立即劈来一掌。

  范冲旋掌一挥,立即卸掉掌劲。

  却见韩正源已经趁式逼近及箕指抓向面门,范冲喝句:“来得好!”他立即左掌如刀的削向面门。

  韩正源旋⾝扫腿,双掌已疾抓三招。

  范冲⾝子稍退即进,双掌亦弹出指力。

  韩正源被逼收掌,他正欲化招,范冲已经切削而来。

  他一失先机,立即疾劈双掌。

  范冲立即以如意掌法采取守势。

  韩正源乍见抢回先机,立即施展出‘降龙十八掌’,阳刚的掌劲立即幻卷出澎湃激荡的掌劲。

  附近之人立即被气劲逼退一丈余。

  范冲却似飘絮般飘闪不定,韩百川传音道:“茹儿,瞧见了否?世上有谁能够如此轻易对付降龙十八掌?”

  韩慧茹传音道:“他若作恶,的确无人能制他。”

  “是的,委屈你啦!”

  “孩儿愿意一赌!”

  “他的本性不错,值得一赌!”

  “是的!”

  不久,韩正源全⾝骨骼一阵爆响,只见他向上一弹,不但迅速的翻扑而下,双掌更已经扫来十二记掌力。

  这十二记掌力罩往范冲的全⾝及四周,众人正在猜忖范冲会硬碰硬之际,他却在原地疾速回旋着。

  他那双掌不但直立如刀,而且斜挥不定,刹那间,劲气向外分散溅去,韩正源神⾊大骇,一时不知进退。

  通常,他会扑下擒人,如今,他若扑下,无异送入虎口呀!

  范冲一收手,⾝予便向后滑去。

  韩正源一掠落地面,立即拱手道:“⾼明!”

  “这回由我来攻吧!”

  “请!”

  范冲一抬掌闪⾝,立即攻出八掌。

  韩正源喝句:“来得好!”立即攻来。

  范冲以八成功力施展一招如意掌法。立即占了上风,不过,他碍于颜面,他便故意施展出七成功力。

  韩正源心中有数,立即专心施招。

  他的旺盛斗志,立即使范冲暗佩的施展七成功力。

  韩慧茹低声道:“他在成全哥哩!”

  “嗯!他也在昅收降龙十八掌的精华哩!”

  “他真聪明!”

  “的确,别和他斗智。”

  “是!”

  又过了一个时辰,范冲喝句:“小心!”立即加速进攻。

  他虽然仍施展七成功力,他因为已经熟悉‘降龙十八掌’的缺隙,只见他循隙进攻不久,韩正源已经手忙脚乱了。

  韩百川双目一亮,立即炯炯注视着。

  不久,范冲喝句:“承让!”立即掠退。

  韩正源深深一揖道:“承教!”

  “不敢当!入內歇会儿吧!”

  “请!”

  四人重新入厅,韩正源立即道:“请指点!”

  “这套阳刚掌力必须有充沛的功力始能够完美无瑕,你一定会觉得力不从心,甚至气促吧!”

  “是的!”

  “它宜在短期间內进行雷霆一击,前面十七招不宜用力过猛!”

  “有理,⾼明!”

  “此外,⾝形不宜太拘泥,宜敞开而为。”

  “我担心功力不足!”

  “无妨,尤其要着重腰劲之运用。”

  “是!”

  韩百川含笑道:“源儿,你留下来练习吧!”

  “贤婿多加指点源儿,吾希望他凌越他人!”

  “是!”

  二人又聊不久,韩百川父女方始离去。

  范冲立即又和韩正源拆招着。

  韩正源根据范冲的指点施为,果真添加不少的威力,他在欣喜之下,立即更专心的进攻着。

  范冲趁机利用这套绝招強化自己的招式及应变。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收招和众人用膳。

  膳后,韩正源入客房歇息,范冲则返房眼药运功。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便继续拆招。

  众人见状,当然练武更勤了。

  ⻩昏时分,众人方始歇息用膳。

  膳后,范冲便和韩正源在堡前空地散步,立听范冲问道:“令尊为何欲将令妹托付给我呢?”

  “舍妹自行中意你呀!”

  “会有此事?”

  “吾家甚为开放,舍妹一向家⺟提出此事,家父⺟经过会商之后,立即同意此事,又经三位长老同意,方始来此。”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认为我如何?”

  “怨我直言,你是大善或大恶之人,吾家在押注,万一你为恶,舍妹会自尽,家父会退位傅向丐帮交代。”

  “你们何须如此冒险呢?”

  “我们认为结局必甚圆満。”

  “果真是一付好大的枷锁。”

  “你受人控制吗?”

  “没有!”

  韩正源向四周一瞧,低声道:“我查过你的⾝世,你是杜撰的!”

  “既然如此,你们为何在结亲?”

  “你的本质善良,所行皆正,为了辅佐你走正道,我们愿意下注,此事若成功,必是一件天大的功德。”

  范冲立即思忖不语。

  韩正源道:“只有家父⺟、在下及舍妹四人知道你杜撰⾝世,让我们一起努力,多为天下做些善事,好不好?”

  “如果我是血莲教的人,怎么办?”韩正源神⾊一变,一时无言以对。

  立见他咬牙道:“这门亲事结定啦!”

  “假若我出⾝血莲教,我有意放弃血莲教的嗜杀及贪婪,你们是否肯支持我,请有妥善考虑一番!”

  “不必考虑,我即使叛帮或叛家,皆支持你!”

  “谢谢,昔年血莲教的人死得冤不冤?”

  “不冤,他们杀人如河,劫财如山呀!”

  “你是正直之人,你今夜肯约人出来谈,我就坦白交代,无论我是谁,我皆志在除恶及行善,请相信我。”

  “我相信,我支持你!”

  四掌立即紧握着。

  “谢谢,勿怈今夜之交谈!”

  “放心,绝不入第三者之耳!”

  “谢谢!”

  二人立即返堡拆招着。

  八月十五曰上午辰初时分,金陵包家堡前炮声隆隆,堡內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比武招亲活动正式展开。

  十余万人分别站在堡內外,可谓人山人海。

  只见包天明父子联袂出现于大厅內,二人一拱手,包天明立即洪声道:“铭谢大家不辞老远的由各地前来捧场。”

  包景仁接道:“小女此次比武招亲共有八百九十二人报名,为了节省时间,同时在八处⾼台上进行比武。”

  “比武共有初赛、决赛及总决赛四个阶段,前三阶段皆采淘汰制,总决赛则采循环赛。”

  “循环赛以胜点最多之人夺魁,夺魁者除可娶‮姐小‬満慧之外,更有本城南街六十家店同作陪。”

  “甚盼参赛者点到为止,观赛者匆鼓躁或有其他的肢体动作,现在就介绍参赛之八百九十二人,请!”

  立听一声宏喝:“丐帮韩正源!”右侧台上已掠落一人。

  接着,每位参赛者纷纷报名掠上⾼台。

  没多久,范冲唱名掠上第五个⾼台,立听堡前传来震耳喝声道:“范堡主夺魁!”众人立即望向堡外。

  立见金陵徐坤等八千余人在该处鼓掌着。

  范冲含笑拱手,便挺立着。

  不久,众人唱名亮相完毕,立即一起向台下拱手行礼。

  包景仁掠下台及坐于台前椅上。

  包景仁又道:“此次比武蒙韩帮主等八派掌门人拨驾前来担任仲裁,在下在此先行致最大的谢意!”

  说着,他立即拱手一礼。

  韩百川八人便各自掠上一座⾼台及入座。

  另有八名中年人则持名册各掠上一座⾼台。

  包景仁道:“请比武者依签号上台比武吧!”

  “是!”

  立见十六位青年配对各掠上一座台。

  他们向裁判及台下行礼过,便互相一礼。

  双方拉开架式,立即抢攻着。

  韩正源在第一座⾼台攻了八招,立即击败华山弟子,台下的帮弟子哄然欢呼,众人亦报以掌声。

  不久,另外二位青年亦上台比武。

  范冲端坐台前,他似看戏般瞧着八座⾼台上比武情形,他暗暗的昅收着各派的武功招式及精华啦!

  包家比武招亲虽然只是争美女,各门派却在暗中较劲,所以,各派皆由年轻一代中挑选精英赴会。

  各派明知范冲会夺魁,可是,他们只在争第二名而巳。所以,上台比武之人皆是全力以赴的拼斗着。

  所以,除了韩正源迅速获胜之外,其余之人皆尚在比武,而且双方为了获胜,皆已经施展出精招啦!

  范冲因而增加不少的阅历啦!

  晌午时分,一共有五十人完成比武,韩景仁立即宣布歇息。

  范冲等选手们立即陪八位裁判及包天明一家人用膳。

  膳后,选手们纷纷去临阵磨枪啦!

  范冲在韩百川引荐下,和包天明父子及另外十七名掌门人在偏厅品茗,七位掌门人当然赞美范冲的除恶行善义行。

  未时一到,比武再度开始,范冲仍然继续昅收各派武功精华。

  不久,现场一阵骚动,赫见六位壮汉抢三张太师椅入內,八臂哪咤及南拳、北腿并肩而入,不少人为之紧张啦!

  ⾝为主人的包天明立即含笑迎前。

  双方一会面,包天明立即拱手道:“荣幸之至!"八臂哪咤道:“预祝你择得乘龙快婿!”

  “谢谢!入厅坐吧!”

  “心领,你去忙吧!”

  此时,六名壮汉已经在广场‮央中‬以二人为一组的前后而立,二人之双肩正好各顶着二只椅脚,三张大师椅便卓立上方。

  三尊一晃肩,便已经各坐在一张太师椅上。

  立见三名壮汉各端为香着,便抛给三尊。

  三尊便品茗欣赏比武。

  现场立即添增不安气氛。

  在台上比武的十六人更是发挥不了水准啦!

  范冲付道:“三尊一定来捧我的场,我该如何秀一段呢?”

  他稍加思讨,便有对策的微笑观战。

  ⻩昏时分,范冲和一位少林俗家弟子上台,只见范冲只是足尖一弹,便全⾝一动也不动的向上射去。

  他一射过台面,只见他在半空中自行向后转,他便以原姿势飘入台上,及顺利的站在右侧比武位置。

  少林弟子当场神⾊大变。

  台下却哄然喝采着。

  三尊轻轻颔首,便注视范冲。

  范冲向担任出判的有城派掌门人及台下行礼,便向对方行礼。

  对方紧张的立即拔剑攻来。

  范冲便随招飘闪着。

  不久,对手已经施展一遍剑招,当他又重新施展到第三招之时,范冲一切⾝,双手已经疾抓向他的右胸及右腿。

  对方心虚的立即疾退。

  范冲止步道:“请多指教!”

  说着,他以指代剑已引剑决摆出起手式。

  对方证了一下,立即攻来。

  范冲以指代剑,居然施展出对方的招式,而且威力更猛,当场逼得对方惊慌的连连后退。

  原来,范冲已在今天看过三名弟于施展同样的招式,他此时一施展出来,立即震慑不少人。

  三尊更是泛出笑容哩!

  丐帮帮主韩百川乍见三尊的笑容,他不由付道:“他们果真默契甚忠,理得避免范冲被诱人琊道。”

  不久,范冲未再追攻,他任由对方反攻,他则趁机进一步学习招式,所以,他一直从容的拆招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他倍手并指一夹,立即夹住对方的利剑,立见对方止⾝道:“佩服!”范冲立即含笑松手。

  台下立即响出如雷的掌声。

  青城掌门立即宣布道:“范冲获胜!”

  范冲便行礼下台。

  包景仁喝道:“今曰比武至此,明曰辰时再比!”

  众人立即津津有味的讨论范冲的绝技。

  三尊向下一跃,便并肩离去。

  壮汉们便抬椅跟去。

  韩百川注视壮汉们留下之靴印,不由付道:“好功力!”

  他吁口气,便人內和众人用膳。

  膳后。他和范冲步入客房,他立即传音道:“三尊分明是来为你助威,吾希望你能够克制,别被诱人琊途。”

  “是,我正在诱他们上正途哩!”

  “没人知道你用心良苦,千万要小心!”

  “是!”

  “吾已向包堡主提及你和茹儿之亲事,他欣然同意你们三人一起拜堂,你在复赛前,颇有时间结交各派成员,宜把握机会。”

  “是”

  “源儿已在堡前候你,他会有所安排的。”

  “是!愚婿告辞!”

  说着,他立即行礼退去。

  他一出堡。果见韩正源和九位青年在远处聊天,他立即迎去。

  韩正源立即介绍那九人。

  范冲一听他们是武当新秀的九子,立即含笑招呼着。不久,他便邀他们返袭家堡聊着。

  他们聊了不久,韩正源便把话题带入武功,而且提到剑技,武当九子立即信心十足的叙述几招。

  剑为兵器之祖,武当派又以剑招见长,武当九子依序发表练剑心得,范冲亦喜气的不时请教。

  翌曰起,范冲和韩正源便陪九子着台上之比武,由范、韩二人已经在昨天获胜,今曰便欣然观战。

  范冲瞧了不久,便大有心得。

  一个多时辰之后,武当九子之七人先后上台,范冲便记下他们的招式。

  他们不但招式凌厉,而且熟枪老练,所以,他们皆在短期间內顺利的挫败对方,而且也获得不少的掌声。

  范冲早已记下招式,午膳之后,他立即返堡练习着。

  他未曾运剑,如今乍练,不由欣喜,他便接过练剑四天。

  这天下午,进入复赛人员集中在包家堡中菗签准备配对比武、不久,范冲顺利的菗到一百号。他一见第九十九号是武当九了老大,他立即准备以剑术挫败对方。

  翌曰下午,他和对方一上台,大方行礼之后,范冲拔剑道:“在下乍学剑术。尚折多加指教,请!”

  “请!”

  范冲一拉开架式,立即攻出武当剑招。

  “是!”

  众人原本奇怪范冲舍掌就剑,如今一见他居然施展武当剑招,立即有不少人担心范冲今天会落败。

  武当九子之老大怔了一下,便专心进攻。

  范冲有意考验自己,所以。他一直采取守势。

  对方步步争先机,不出九式,对方已经占了上风,而且毫不留情的全力补攻,范冲则沉稳的拆解招式。

  倏见剑光大盛,六个剑环已经自剑尖卷向范冲的胸腹及面门,范冲为了自保,左掌修地疾拍不已!

  ‘砰!’一声,对方不但剑环倏散,而且挨了一掌。

  对方不敢相信的怔住了。

  范冲拱手道:“武当剑招果真⾼明!”

  “⾼明!佩服!”

  二人行礼,使向裁判及如下行礼。

  不久,二人一下台入座,便见武当九子老大道:“大侠若再施展本派剑招,请先知会一声及练熟些!”

  此句话颇重,可见他心中之不慡。

  范冲却含笑道:“行!”

  对方脸⾊一沉,立即和老六离去。

  范冲讨道:“妈的,我一定要练全这套武当剑法!”

  他立即默默回忆对方之招式。

  三尊彼此直视一眼,便继续观战。

  午后时分,复赛告一段落,范冲诸人立即入內用膳。

  膳后,韩百川一走近,立即递来一张纸及迅速离去。

  范冲直接返堡,便见那张小纸系由一张大纸折叠而成,他一拆开。立即发现是一张武当派的剑招。

  他立即欣然瞧着。

  没多久,他已经专心演练招式。

  他已经顺利通过复赛,如今,他有充分的时间练剑,他便将自己关在房中修练韩百川亲录的武当剑招。

  第四天上午,他和其余的通过复赛人员菗签,哇操!可真好,他菗到十一号,武当九子老大则菗到第十二号。

  亦即,他们要在第六个比武台上进行第一场决赛。

  半个时辰之后,十六人分别掠上台,范冲朝对方一笑道:“我将施展贵派绝学,而且全程施展贵派绝学。”

  “欢迎!”

  二人拉开架式,立即对峙着。

  不久,对方喝句:“接招!”立即攻来。

  范冲一见他幻来六朵剑花,他立即振功疾戮,一阵细响之后,对方的六朵剑花已经衫戮散。

  范冲信心一生,立即续战。

  对方旋⾝出招,努力抢攻着。

  范冲仗着自己功力通玄,他又战了一阵子,终于将对方的招式戮乱,对方的心情亦因而戮成烦躁啦!

  范冲一见对方招式已乱,便正式出招进攻。

  他提聚八成功力进攻,对方逼得全力施展精招,他便默默记下。

  他一直以功力施展出精招抵抗,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已经完全记熟招式,对方却又急又累的声头大汗啦!

  三尊瞧得大乐。双眼笑眯眯啦!

  担任这场裁判的丐帮帮主韩百川也暗乐啦!

  范冲一见对方已经耍不出新招,他旋⾝疾攻六招之后,对方的衣角已经出现一个剑孔,立即收招服输。

  韩百川含笑道:“范大侠获胜!”

  八臂哪咤大乐之下,不由自主的喊道:“⾼明!”

  范冲不慌不忙的行过礼,一瞄八臋哪咤,立即下台。

  他急于练剑,立即直接返堡。

  途中,只见董平由前方迎来,范冲匆匆一瞥,街上井没有多少人,他立即存心和董平聊一聊。

  却听董平传音道:“武当剑谱在此!”

  范冲立见董平的右袖平垂,掌中已经多了一卷纸。

  他会意的点头,立即迎去。

  二人正欲错⾝之际,远处传来一声大喝道。“范大侠又胜啦?”

  不少人立即望闷声音来处。

  范冲趁机一伸手,便接住剑谱。

  他微微一笑,立即离去。

  立见不少城民来向他道贺,他立即挥手致意着。

  不久,他一返堡,便打开剑谱,赫见‘九宮绝剑’四字,他不由暗喜道:“哇操!他们居然能弄到武当顶尖绝技哩!”

  九宮绝剑乃是武当镇派绝学,除了掌门人及长老之外,不准任何人修炼,范冲立即欣然阅着。

  以他的功力修练九宮绝剑,既轻易又如虎添翼,所以,他留在堡中曰夜勤奋的修练这套绝技。

  第三天上午,包天明招集六十二名通过决赛人员道:“有人建议再进行二次淘汰赛,俾由十六人进行循环赛,如何?”

  范冲立即‮头摇‬道:“办法已订,不宜擅改,不妨添加夜战!”

  韩正源点头道:“晚辈支持范大侠的主张。”

  立即又有四十余人表示支持。

  于是,包景仁主持菗签啦!

  按六十二人所采单循环之规定,每人必须和另外六十一人比武,再由胜场最多之人夺魁,这是一件颇耗时的工作。

  包家急于让范冲夺魁,所以打算多淘汰二场,范冲却打算利用那六十一人喂招,所以,他不赞成加赛二场淘汰。

  众人菗签之后,便由十六人上台比武。

  范冲和武当九子老二在第四座比武台行过礼,对方不但立即抢攻,而且是使足吃奶力气的抢攻。

  范冲已经练过更深的九宮绝剑,只见他攻出三招之后,立即占了上风,对方不敢相信的立即神⾊大变。

  因为、武当九宮绝剑足以克制武当其他的剑招,这是为了巩固掌门人及掌门人的领导地位呀!

  想不到如今却由外人来克制武当弟子,对方不由暗骇范冲为何能够施展这套只有掌门人修练的九宮绝剑。

  范冲一庒制对方,立即施展武当九子的招式进攻着。

  对方打起精神的全力抢攻着。

  范冲逼了半个时辰,一见对方果真没有绝技,他立即疾攻六招。

  一声闷哼之后,对方已经踉跄而退。

  范冲道句承让,便形礼下台。

  众人立即又欢呼着。

  范冲直接返堡,便专心修练九宮绝剑。

  午后时分,他一返回包家堡,立即登上第八座比武台,和他比武之人正是点苍派掌门人之子池三。

  池三一出招,立即呼呼连响的抢攻着。

  范冲攻出一招九宮绝剑,便占了上风。

  他接着又攻出三式九宮绝剑,对方立即捂肩认罪。

  范冲行过礼,立即下台欲返堡。

  却见武当九子老大跟他离开包家堡,他心中有数,他立即传音道:“吾以重金购得九宮绝剑剑谱。”

  “贫道不相信,可否出示剑谱?”

  范冲立即取出剑谱及朝他一摊。

  对方瞧过字迹,立即惊骇的付道:“此乃掌门祖师真迹呀!”

  范冲一收剑谱,立即离去。

  对方怔了一下,便又返回比武现场。

  范冲返堡苦练到天亮,方始用膳更衣。

  不久,他又来包家堡参加夜战了。

  这回他和一名丐帮弟子比武,他不愿意太伤害对方的颜面,所以,他徒手以普通掌招迎战对方的打狗棍法。

  范冲让对方全力施展三遍,方始击败对方。

  他便在欢呼声中返堡练剑。

  亥初时分,武当派掌门人海清子单独来访,范冲心个有数,立即迎接对方入书房道:“掌门人请坐!”

  “恕贫道冒昧要求,贫道可否瞧剑谱?”

  范冲微微一笑,立即递出剑谱。

  海清子乍瞧剑谱,双目立即神光大盛。

  他仔细一瞧,双手不由一抖。

  他忙昅气忖:“此谱正是贫道三年前遭窃之物,如今为何会在他的手上呢?难道是他所窃吗?”

  范冲心中有数,便默默品茗。

  海清子付道:“瞧他如今从容,真是他下手吗?

  不可能!三年前。他太年轻了,他不可能潜进贫道之丹房呀!“

  他放下剑谱,道:“听说堡主以重金购它?”

  “正是,它值一百万两⻩金哩!”

  “堡主为何舍得购它?”

  “剑为兵器之祖,九宮绝剑又是举世独一之上上剑招,在下虽然练掌,却也颇想窥这套绝招之奥秘!”

  “贫道认同堡主之观念,却不便认同堡主在公共场合施展它,更不愿意让它在公共场合挫败武当弟子。”

  范冲点头道:“在下不该如此做,不过,在下为了和掌门人切磋,特地如此做,尚祈掌门人惠予成全。”

  “施主要和贫道切磋?为什么?”

  “纯切蹉而已!”

  “施主何不登武当呢?”

  “在下不愿意胜负影响道长的声望。”

  “若要贫道和施主切磋,施主今生全不得再施展武当招式,另外必须归还那套剑谱,施主愿意否?”

  “愿意,道长若败,在下也会如此做。”

  “施主果真心胸坦荡,请!”

  “请!”

  范冲顺手一挥,桌椅便滑到壁前。

  范冲朝壁上之剑一招,它立即飞向海清子。

  海清子一接剑,立即忖道:“他的功力莫非已经收发由心?”

  他昅口气,立即徐徐拔剑。

  范冲‮奋兴‬的付道:“娘,你期待的曰子快来了,孩儿即将打败海清子啦!”他暗暗昅气,全⾝已经布満真气。

  海清子凝全精、气、神,立即轻轻颔首。

  范冲也一颔首,立即滑⾝攻向海清子。

  一股潜劲便如山庒向海清子。

  海清子挥剑闪⾝,又迅即扫出八朵剑花。

  同样的九宮绝剑出自海清子的手中,便威力倍增,范冲暗暗叫好之际,他立即全神施展如意掌法。

  如今的如意掌招经过范冲的改进,已经增加了一倍以上的威力,范冲攻出三招之后,便汇旋成了回卷力道。

  海清子的招式立即受制不少。

  范冲一见得逞,立即继续进攻。

  海清子毕竟是经验丰富,他疾攻七剑之后,便已经挣脫回旋力道的束缚,九宮绝剑招式已乱啦!

  范冲趁隙疾攻六掌。海清子立即失去先机。

  他一改采守势,便全力防守。

  范冲见状,立即全力进攻。

  二人便在书房飘闪着。

  半个时辰之后,海清子噤不起回卷力道的冲荡,他一个踉跄,‘丹风朝阳’招式只施展力道,⾝子便向右一斜。

  范冲已熟稳‘丹凤朝阳’招式变化,他早已迎向右侧,海清子如今一斜晃而来,他的右胸便迎上范冲的右掌。

  范冲轻轻一按,立即含笑飘退。

  海清子老睑一红,立即持剑道:“佩服!”

  “不敢当,在下稍懂九宮绝剑变化,占了不少便宜矣,在下今后不会再施展派剑招,请道长取回剑谱。”

  “堡主器度令人敬佩矣!”

  “不敢当!”

  海清子挂妥剑,便取剑谱行礼道:“告辞!”

  “恭送!”

  二人便联袂向外行去。

  范冲送走海清子,他一返房,便射要棉被里偷笑哩!

  接连十天,范冲每天分别比武三至四次,他每场皆捷,包天明父子也认定他这位贤婿,他们更愉快啦!

  这天上午,范冲又击败一名点苍派⾼手,他刚下台,便见韩正源和一位英挺青年掠上台,他立即入座瞧着。

  因为,他曾瞧过那位英挺青年的招式,他觉得此人是位劲敌哩!

  不久,韩正源已经攻出‘降龙十八掌’,范冲一见他只施展六成功力,他立即付道:“哇操,太轻敌了吧!”

  对方施展一把钢鞭,它只有二尺半左右,却通体泛出黑油油的光芒,而且随着他的挥动而呜呜连响着。

  韩正源神⾊一变,立即全力抢攻。

  对方振鞭疾挥,威力更猛的保持战果。

  韩正源立即陷入苦战啦!

  范冲曾对此人的招式有印象,此时乍见他如此威猛,立即注视着。

  此人姓薛,单名健,他又疾攻半个时辰,黑鞭的威势仍然有增无减,韩正源的掌势威力却正在减弱。

  范冲暗道:“可借!”便闭上双眼。

  他的脑海立即回现薛健的鞭招。

  不久,他一式式分析寻找‮解破‬之道。

  又过了盏茶时间,韩正源的右胁挨了一鞭,立即收招服输。

  薛健平静的行过礼,立即下台。

  范冲深深注视薛健一眼,立即沉思着。

  比武继续进行,范冲却闭目不停的思索招式。

  又过了四天,这天上午,范冲和薛健终于对阵了,二人向裁判韩百川及台下行过礼,立即彼此行了一礼。

  范冲凝神而立,立即注视对方双眼。

  对方一振鞭,便闪⾝攻来。

  范冲一见鞭风強劲,立即攻出三招。

  三记回旋力道,立即逼歪鞭稍。

  薛健旋⾝振鞭,便疾挥扫出六鞭。

  范冲掌指交攻,迅即逼退对方。

  薛健一扬剑眉,再度奋力攻来。

  范冲仍然掌指交加的逼退对方。

  范冲存心激怒对方,他便一直将他逼退着。

  薛健屡退屡攻,当他退至第八遍,再度扑攻之际,范冲双掌疾拍,迅速的汇聚回卷力道。

  薛健神⾊一变,便猛挥鞭不已。

  范冲已占上风,他接连又攻出十八掌,回卷的力道不但逼使薛健的鞭招大乱,⾝子也摇晃不已。

  范冲不为己甚,立即收缓力道。

  薛健奋力疾攻十六鞭,终于取回主动权。

  薛健便力进攻着。

  范冲反而利用他来测验自己的应受韧性啦!

  薛健接连进攻三遍之后。他的额上已经现汗,显然他的功力己经在方才防守时消甚巨啦!

  他一见范冲游刃有余的防守,不由大为敬佩。

  他道句:“佩服!”立即收招。

  范冲拱手道:“好⾝手!好臂力!”

  “小巫见大巫矣!”

  “到敝堡小叙,如何?”

  “请!”

  二人向台上及台下行过礼,但联袂离去。

  二人一返堡,范冲便指着那些在广场切磋人员道:“他们来自四方,有志一同的欲除恶行善!”

  “在下久仰堡主的善行,佩服!”

  “咱们入內再叙,请!”

  不久,二人已入书房,侍女立即送入参茗。

  二人便欣然品茗。

  不久,范冲含笑道:“薛兄府上是…”

  “在下来自天山草原薛记牧场,场主便是家父。”

  “喔!难怪薛兄人品不凡!”

  “不敢当!”

  “薛记之鞭招勘称一绝矣!”

  “它承自‘雷公鞭’可惜,失传多年,已经不全矣!”

  “在下有些浅见,请薛兄参考!”

  说着,他立即点出鞭招之缺失。

  薛健喜出若狂的立即请教。

  两人便专心的聊着。

  深夜时分,薛健方始感激万分的离去。

  翌曰起,薛健一直和范冲共进退,两人只要一回到袭家堡,立即彼此拆招及互相研究精进之道。

  二人之招式因而精进不少。

  九月十八曰下午,范冲击败第六十一人之后,由于只有他保持全胜,十余万人立即‮奋兴‬的呐喊不已。

  不久,范冲在台上⾼举双手,现场便逐渐安静。

  范冲道:“谢谢大家,今夜,在下请客,本城各地饮食店免费招待!”

  众人立即又欢呼着。

  良久之后,范冲方始下台。

  立见包景仁迎来道:“堡主入厅稍叙吧!”

  “请!”

  二人一入厅,似见包天明夫妇、媳妇及三位孙女皆在座,包満慧更是掩不住欣喜的含笑瞧着范冲。

  范冲行过礼,立即入座。

  包天明道:“恭喜堡主夺魁!”

  “谢谢!韩帮主有否和爷爷提过亲事?”

  他那句爷爷,立即令包天明呵呵一笑。

  包天明含笑点头道:“韩亲家已经提过联姻之事,你若不反对,就在后天午时拜堂吧!”

  “是!”

  “此外,小孙女娇儿及卿儿可否同时随侍你?”

  “啊!爷爷欲将她们一起…”

  惊喜之下,他说不下去啦!

  “呵呵,是的,你意下如何?”

  “荣幸之至,惶恐之至!”

  “呵呵,好!好!”

  三女立即羞赧的低下头。

  立见名铭上前行礼道:“恭贺姑爷!”

  “谢谢,对了,今夜宴客之事,请代为‮理办‬吧!”

  说着,他立即取出一张银票。

  包天明忙道:“此事该由吾‮理办‬!”

  “是,孙婿留至后天午时再办吧!”

  “正是!”

  包景仁含笑道:“下人已为你裁制喜服,你先试试穿吧!”

  “是!”

  二人一入房,果见榻上罢妥全套喜服。

  范冲换上之后,満意的道:“很好!”

  “贤婿倍添英挺矣!”

  “谢谢,请爹今后多指教!”

  “客气矣!小女三人得仗你多指教哩!”

  “愚婿一定会一视同仁的善待四女。”

  “很好,贵堡四周空旷,正好可以公开拜堂及宴客,敝堡之下人会和各家酒楼及客栈布置一切。”

  “太好了,谢谢!”

  “你记得拜堂礼仪吧!”

  他立即仔细叙述着。

  范冲边记边演练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一起用膳。

  不久,范冲搭车出去做‘敬酒之旅’。

  他所到之处,立即欢喜地蠕动,他频频挥手致意及敬酒着。

  十余万人挤在二百余人的酒楼及客栈享用美酒,佳肴,他却马不停蹄的赶路到处敬酒。

  不过,他一直笑哈哈,因为,欢喜就好啦!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天才赢家   下一章 ( →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天才赢家,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天才赢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