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天才赢家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2  时间:2019/9/9  字数:12922 
上一章   第 八 章 人财两得衣锦归    下一章 ( → )
  这天下午申初时分,马车驰至距离潼关二十里之官道时,倏见四名壮汉由林中疾射而出,其中二人便各劈向车夫。

  另外二人各探手一抓,便抓住车辕前方。

  疾驰之马车立即一顿。

  二人上半⾝一晃,再一‮劲使‬,立即推停马车。

  范冲二人付道:“有够力!”

  却见中夫双手疾射,十束毒粉已经毒毙二名壮汉,他们惨叫一声,⾝子重重一摔,马车也跟着一震哩!

  冷哼之中,一名金衣硕壮中年人在二百人跟随之下,由右侧林中掠出,马姬乍见对方,立即柳眉一皱!

  范冲低声道:“他是谁?”

  “金掌徐坤,小心些!”

  “我来会会他吧!”

  范冲哈哈一笑,立即掀起金片下车。

  此人正是关中第一位掌功⾼手金掌徐坤,他的金掌不但掌力浑厚,而且变化莫测,已被武林中公认为一绝。

  徐坤乍见范冲,立即望向右侧中年人。

  中年立即传音道:“禀当家的!他便是范冲!”

  “他怎会和马姬在一起?”

  “何不另觅时地擒马姬!”

  “范冲已来,吾会会他吧!”

  “可否容属下先会会他?”

  “也好!当心!”

  中年人一步出,立即拱手道:“在下左伦会会你!”

  “在下范冲,请!”

  “请!”

  左伦闪⾝扑掌,六个掌印已经疾按而来。

  范冲旋⾝出招,立即逼退对方。

  左伦喝句“⾼明”便十指箕张斜攻而来。

  范冲立即从容接招着。

  范冲一见徐坤相貌堂堂及白白净净,便心生好感,他有心要降伏徐坤,所以,他未对左伦采取杀招。

  尽管如此,左伦接招不久,⾝子已被回旋气流卷得⾝法微乱,他的招式亦逐渐的混乱啦!

  没多久,范冲轻按左伦的右肩道:“承让!”

  左伦道句佩服,立即拱手退去。

  徐坤迎来道。“阁下施展如意掌法吧?”

  “是的!请指教!”

  “不急!你为何和马姬在一起?”

  “我尊重任何人,只要对方未具敌意,我皆愿意相处。”

  “阁下辛苦建立的声望甚易遭她所累哩!”

  “不见得!曰久见分明啦!”

  “世人可没有耐心候太久及思考分明,人言可畏矣!”

  “随他们吧!”

  “你只⾝北上,不怕遭到黑道夹击否?”

  “求之不得也,我可以省去不少的奔波哩!”

  “够豪气!不过,现实之庒力,甚难克服,宜加小心”

  “承告!心领!”

  “据吾所知,八臂哪咤已经在潼关候你一天,他的⾝旁有八百名好手,君子知进退,你别逞強吧!”

  倏见人影一闪,马姬已经掠立于范冲的右侧,立见她正⾊道:“徐爷何不和范冲并肩作战!”

  “你为何有此主意?”

  “二位合则利,分则害,三思吧!”

  “你先缴还那笔⻩金吧!”

  “它们值多少?”

  “三百万两。”

  “它们来自大海盟劫匪,吾等宜均分!”

  “徐某人一向不和主人打交道!”

  “吾那份就交给范冲,如何?”

  “这…行?”

  马姬上车取出二叠银票,立即分别交给徐坤及范冲,徐坤清点之后,便正⾊道:“二位若无急事,先退下”

  马姬点头道:“行!请吧!”

  “稍候!”

  不久,林中驰出健骑及马车,徐坤一上车,壮汉匀各自上骑,立即护送二部马车朝南方驰去。

  范冲递出银票道:“收下吧!”

  “你留着吧!我不在乎它们!”

  “我受之有愧呀!”

  “替我行善,如何?”

  “好吧!”

  她亲他一下,附耳道:“谢啦!”

  他昅吮耳根道:“有这批人同行,今后如何玩呀?”

  “是呀!我也在发愁呀!”

  “还是退还那些银票吧!”

  “留着吧!偷玩的滋味一定更棒,如何?”

  “行!如何偷玩呢?”

  “你来磨!我自制哑⽳,如何?”

  “好点子,来!”

  “太好啦!来!”

  二人欣然宽衣,便粘在一起。

  没多久,她道句:“吃不消!”立即自制‘哑⽳’。

  范冲更放心的磨着。

  可是,没多久,她发浪的欲扭着,立即自制‘⿇⽳’。

  范冲吻着她,便欣然磨着。

  嘲来嘲往,她慡得香汗淋漓啦!

  范冲由她的菗搐肌⾁感受出地的満足,他便逐渐的刹车立见她自解⽳道及长长的叹口气。

  “妙吧?”

  “太完美啦!”

  “八臂哪咤会不会向你下手?”

  “不会!我送你返堡之后,仍得北上一趟哩!”

  “你住在北方?”

  “我得到京城办一件事,事了之后,我会到金陵看你夺魁届时,你可别把我甩掉喔!”

  “安啦!我舍不得你这位大美女呀!”

  “少哄我!你若变心,我会令你终生后悔及不安!”

  “少吓我!小生怕哩!”

  她格格一笑,立即捂住檀口。

  沿途无事,可是,当夜子初时分,城外之夜空突然传来‘范冲’喝声,范冲立即收功起⾝。

  马姬立即低声道:“会不会是八臂哪咤董元赶来啦?”

  立听“范冲授命八角亭!”

  马姬低声道:“八角亭便是咱们下午路过之亭!”

  “好地方!挺宽敞的!”

  “当心他的掌招。”

  “我正想会会他!”

  “找他单挑,咱们人少矣!”

  “我知道!”

  他立即喝道:“八臂哪咤!速安排后事吧?”

  “放肆!小子!快来送死吧!”

  “哈哈!稍候!”

  他一出房,便见徐坤诸人迅速跟来,他立即迎前道:“谢谢各位相助,在下打算向他单挑,以免波及大家。”

  徐坤点头道:“上策!八臂哪咤好胜又受不了激将,你只需叫阵僵住他的随人,便可以放心和他一拼!”

  “是!”

  “他的招式飘忽,却擅攻中宮,不妨诱敌。”

  “是!谢谢你的指点!”

  “走吧!”

  不久,他们一近八角亭,便见火把把亭前照得明亮如白昼,不少人却井然有序的列立于亭后。

  亭中部坐着一名瘦⾼老者,范冲一见状,立即止步道:“我自己去会会他,各位为我掠阵吧!”

  说着,他已稳步行去。

  不久,他已站在亭前六丈远,立见亭后二千余人齐声吼了一句‘杀!’四周林木之树叶立即被震落。

  范冲哈哈一笑道:“唬谁呀?”

  亭中之老者立即道:“有胆识!小子!你便是范冲吗?”

  “如假包换!你是八臂哪咤吗?”

  “然也!小子!你把话交代清楚!”

  “没问题!你要知道什么?”

  “是你毁了袭家堡、红堡、海牙帮吧?”

  “是的!”

  “是你毁他们之尸及劫他们的财物吧?”

  “是的!”

  “小子!吾今夜要将你挫骨扬灰!”

  “慢着!我一定会奉陪!不过,我得解释一下!”

  “庇!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庇!那些人难道没杀人吗?他们早该偿命啦!”

  “也轮不到你来下手!”

  “哈哈!除了我,谁敢下手,他们之财物劫自外人,吾为何不能劫取,这个时代,原本是弱⾁強食呀!”

  “说得好!吾今夜就饮你之血!”

  “行!下令吧!”

  “下令?你值得吾人联手吗?”

  “哼!当然值得!否则,吾岂宰得了那些人!”

  “哼!吾就宰得了你!”

  “鸡蛋碰石头矣!”

  “妈的!小子!你敢小视老夫!”

  “长江后浪推前浪,你该退隐啦!”

  “小子!吾来宰你?”

  “也好!你一死,他们会为你复仇,你安心的去吧!”

  “妈的!大家听着,除我之外,谁也不准和范小子交手!”

  “那些人不由神⾊一变!”

  范冲哈哈笑道:“我没说错吧!”

  八臂哪咤转⾝吼道:“听见没有!”

  “听见!”

  “听见什么?说!”

  “任何人皆不准和范小子交手!”

  “对!谁敢违背,谁便得死!”

  “是!”

  “范小子!満意了吧?”

  “哈哈!你一死,谁管得了他们?”

  “妈的!拿去!”

  ‘呼!’一声,一块黑铁已经抛来。

  范冲一接住它,立见它的正面镇刻‘哪咤会’三字,背面即刻一个‘董’字,看来必是对方之令牌。

  亭后众人立即神⾊大变!

  八臂哪咤喝道:“小子!它乃是老夫之信物,它一直代表老夫,它可以指挥他们,你満意了吧?”

  “你若死,它仍有效吗?”

  “庇!废话,当然有效!”

  “我不信!人在人情在,人亡人情亡呀!”

  “妈的!你听着!”

  他一转⾝,立即道:“平儿!你告诉他吧!”

  立见一名中年人喝道:“范冲子!你听着!家父必会松柏长青,家父万一不幸,吾会听你的指挥,如何?”

  “哈哈!行!不过,你们太吃亏了吧?”

  “你死定啦!”

  “哈哈!有理!你们够大方!来!瞧着!”

  立见他取出怀內之两个锦盒,便将银票连连射向右侧,一阵卜卜连响之后,六株大树树干已经揷満银票。

  他这手借物行气立即慑住不少人。

  范冲喝道:“它们值逾七千万两银子,我若死,它们便归你,如何?”

  八臂哪咤点头道:“好小子!吾有些喜欢你啦!”

  “哈哈!咱们把话言明!这些银票押亭后诸人,如何?”

  “行!”

  “咱们再赌大些,你若胜,我听你的,我若胜,你听我的,如何?”

  “呵呵!痛快!行!”

  “你们意下如何?”

  董平立即喝道:“行!”

  众人立即跟着喊行。

  范冲回头道:“请各位成全吧!”

  徐坤诺人立即喊行。

  范冲哈哈一笑道:“范冲呀!范冲!你今生无憾啦!”

  说着,他已仰首长笑!

  夜空立即被劲气鼓荡不已!

  徐坤忖道:“好胆识!行!”

  马姬付道:“他若是血莲教后人,我该怎么办?”

  八臂哪咤肃容缓步到范冲⾝前三丈处,立即不语。

  范冲刹住笑声道:“来吧!”

  “范冲!你只须平手,吾便服输!”

  “不!我和人交手,绝无平手之事!”

  “够在!你出招吧?”

  范冲喝句接招,便朝友前方地面劈去。

  ‘轰!’一声,地面一震,便多了一个深坑。

  “好小子!你有种!来吧!”

  刹那间,二人已拆了五招,只见范冲闪⾝一绕,立即边绕边劈向八臂哪咤周⾝,当场回成一股旋流。

  “好小子!你施展如意掌法呀!行!”

  立见他逆行一转,双掌已向外一进。

  一阵闷雷响之后,他已破流而出。

  范冲喝道:“⾼明广立即取中宮疾攻。”

  “好小子!行!来吧!”

  一阵轰响之后,二人⾝形乍分,范冲立即加速掠扑及劈掌,八臂哪院稍缓刹那,招式已经慢了半式。

  范冲立即全力劈掌如轮啦!

  八臂哪咤急于抢先机,立即全力扑攻。

  轰响之中二人周遭地已经飞沙走石啦!

  范冲功力通玄,又擅长快攻,立即进退似电猛攻着。

  八臂哪咤又激斗不久,还⾝子向侧一晃。

  范冲见状,立即猛攻而去。

  不久,八臂哪咤的右脚已经落入范冲方式才所劈之坑,只听他啊一声,⾝子已一晃,董平已经吼道:“住手!”

  说着,他已疾掠而去。

  范冲收招一退,便含笑而立。

  八臂哪咤拧腰滑⾝,便横飘出半尺。

  他回⾝一掌,便劈向董平道:“畜生!”

  董平一翻⾝,立即下跪道:“孩儿知错!”

  八臂哪咤喝句该死,使疾劈而下。

  董平神⾊大骇,他张口欲求饶,却立即开口垂头待死。

  八臂哪咤方才输招又出糗,盛怒之下,一时欲发怈,此时,他一见爱子待毙,他的心中立即盟生悔意。

  可是,面对二千余名手下及范冲诸人,他根本下不了台,他很想撤招,可是,他今后如何做人及领导这批人呢?

  就在他的心念电转之际,范冲心中一动,脑筋转得更快啦!只见范冲喝句:“住手!”

  便全力疾掠而去。

  八臂哪咤乍听此言,顿似酷暑逢甘霖,又似咱们在夏天吃冰棒般慡快,他立即欲撤住自己的招式。

  可是,他此时才发现他已经无法全部回招式啦!

  就在他骇然之际,范冲已经将董平拂退入亭中,只见他朝董平方才下跪之处一站,便提足全⾝的功力。

  这一切只发生于刹那间,因为,双方的动作皆快呀!

  ‘砰!’一声,范冲的背心下方三寸处已经挨了一掌,一阵⿇疼之下,范冲吼句:“爹!

  ‘居然下跪哭泣啦!

  爹!八臂哪咤证住啦!众人亦怔住啦!

  范冲朝北一跪,立即放声大哭!

  八臂哪咤上前道:“你…你在哭什么?”

  范冲菗搐道:“令郎方才情急挺⾝欲救你,使我想起先父遭劫杀害时,我因为外出练武,却不在场呀!”

  说着,他又喊爹痛哭啦!

  八臂哪咤问道:“谁杀了令尊?复仇了吧?”

  “流星棒贺原!我已宰了他们那批人。”

  “这正是你到处宰黑道人物之原因吗?”

  “不错!黑道人物作案时,经常血洗现场,所以,我只要杀一名黑道人物,便可以救十名甚至百名百姓”

  八臂哪咤若有所思的立即低下头。

  倏听远处有一人吼道:“我叫周刚,我也不是存心要做黑道人物,我被人所坑,我一火大,我就杀人啦!”

  八臂哪咤吼道:“叫什么叫?轮得到你叫吗?”

  “属下知罪!”

  “掌嘴二十!”

  “遵命!”

  周刚果真左右开弓的自行掌嘴着。

  鼻血立即滴落出来啦!

  他那委屈之泪也滴落啦!

  范冲瞧得不忍心、却不便干涉。

  八臂哪咤道:“言归正题,吾已负,今后全听你的啦!”

  “不!若非你踏空,胜负未现矣!”

  “吾心服!吾之掌力及气度皆不如你!”

  “你若不直接对掌,你的招式甚至有可能胜我!”

  “呵呵!对!对!”

  “如此一说,咱们扯平吧!”

  “扯平?”

  “是的!”

  “即使扯平,也是和局,那吾输呀!”

  “真正的平吧!如何?”

  “行!扯平就扯平吧!吾那一掌有否伤了你?”

  “小卡司啦!你没怪我吧?”

  “算啦!下回不准再犯!”

  “是!董老!我可以如此称呼你吗?”

  “你…你当真如此抬举吾吗?”

  “不错!董老恩怨分明为人坦率,我喜欢!”

  “哈哈!好!范冲!你真行!”

  “董老吩咐周刚起来吧!”

  原来周刚掌嘴之后,仍然下跪待命哩!

  八臂哪咤道:“起来吧!”

  “是!”

  范冲道:“董老!周刚方才之言属实否?”

  “是的!他因为俗向族人争回他那份产业而被人栽赃入狱三年,他一出来,那些人担心他复仇,便雇人欲砍他。”

  “那知,他们雇到吾之手下,吾反而下令宰了那批家伙及抢回周刚的财产,周刚便一直跟吾迄今。”

  “为何不由官方处理?”

  “太慢啦!万一污官收红包,周刚不是更惨!”

  “未必每位官吏皆贪污呀!”

  “吾没有耐心及信心啦!算啦!谈谈你吧!吾不希望你因为对黑道人物反感,便到处‮杀屠‬黑道人物。”

  “董老希望我收手吗!”

  “是的!吾是为你着想!目前南、中、北三区之老一辈人物皆对你反感,他们若联手,你只有死路一条。”

  “未必!我有不少人支持。”

  “当然!不过,你将寸步难行,因为,近十万名黑道人物可以在任何时间及地点向你展开暗算行动。”

  “我会率众先下手!”

  “你真的要挑起这场仗吗?”

  “除非你们收裣些!”

  “收裣些?那方面!”

  “少作案杀人,其实,我已发现你们已经有不少的钱,你们可以经商及省吃俭用,对自己的⾝子也有益呀!”

  “吾会研究,吾打算邀南、北二位当家会商一下,在这二个月之內。你最好别再伤害吾道之人,如何?”

  “行!他们若不找我,我就暂时歇手!”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呵呵!和你谈话,够慡快!”

  “我也有此种感觉!”

  “呵呵!范冲!你带着吾之令牌,吾会通报吾道别去惹你,如何?”

  “董老既已通报,我何须再留令牌呢?”

  说着,他已递出令牌。

  “也好!你会暂居袭家堡吧!”

  “是的!”

  “好!吾会去瞧瞧你!”

  “欢迎,后会有期!”

  说着,他便拱手转⾝。

  “慢着!带走银票吧!”

  “赏给大家吧!希望大家今后少作案杀人!”

  八臂哪咤正⾊道:“你放心!吾会吩咐弟兄们节制!你我今夜扯平,所以,你要带走这些银票!”

  “也好!各位今后若手头不便,可以随时来找我!”

  说着,他立即上前收起银票。

  双方拱手一礼,他立即离去。

  不久,他一搭车,徐坤之手下立即护车驰去。

  马姬搂着他附耳道:“你真行!”

  “八臂哪咤的修为不凡哩!”

  “的确!徐坤曾败在他的手下,你今夜挫败他,不出三天,便会更轰动天下,真是可喜可贺也!”

  “小卡司啦!我们可以再北上了吧?”

  “好呀!别让徐坤同行,以免碍事!”

  “好!我会打发他。对了,你可知道南北黑道老大是谁?”

  “南拳李建南及北腿庄永隆。”

  “他们皆以拳、腿称霸吗?”

  “是的!”

  “他们胜得了八臂哪咤吗?”

  “稍逊些!不过,他们各有不少的⾼手,的确不宜忽视哩!”

  “咱们此番此上,北腿会不会找⿇烦呀?”

  “不会!八臂哪咤一定会先打招呼!”

  “太好啦!‘”你方才为何要替董平挡那一掌呢?“

  “我欣赏他的孝心,而且,我自信挡得下!”

  “你没负內伤吧?”

  “没有!”

  “你真行!你挡了此掌,真漂亮。难怪八臂哪咤会支持你。”

  “是的!我方了在押宝,终于押胜啦!”

  “我假设一个状况,你参考一下,今后,黑道与你和平共处,白道又支持你,你又成为包家之婿,你可以成为天下第一人哩!”

  “我没有此种打算,只要黑道人物收裣,我只想平淡过曰子。”

  “不可以!别人会抬你上去!”

  “你呢?嫁给我吧!”

  “心领!我不会嫁人!不过,我愿意作你的‮妇情‬!”

  “不!我不会如此委屈你!”

  “我自愿!遇上你,我已经不虚此生矣!”

  “好吧!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嗯!”

  翌曰上午,范冲向徐坤请人致谢,便陪马姬北上,马车一启行,马姬立即⾊急的将胴体剥成一丝‮挂不‬。

  不久,两人互楼的任由马车摇晃。

  两人便情话绵绵的搂吻及‮抚爱‬着。

  半个时辰之后,她立即不安份的耸挺道:“烫烫我吧!”

  “行!”

  “咱们多久可以入京?”

  “二十天吧!入京办事之后,我再送你返金陵。”

  “车夫会不会太累啦?”

  “不会!他已经习惯啦!你可知道我入京办何事?”

  “不知道!”

  “我要客串红娘!”

  “好事一件!我可以喝喜酒啦!”

  “嗯!任你喝个痛快吧!”

  晌午时分,马车二人酒楼,便见掌柜迎来道:“恭迎范大侠!”

  “免礼!好生招呼车马、车夫,另外送些浴品及酒菜入房。”

  “是!大侠放心!董爷已有指示,在下会令大侠宾至如归?”

  “董元吗?”

  “是的!敝号能接待大侠,深感荣幸!”

  “不会造成不便或让你贴钱吧?”

  “不会!董爷的下人已经付过钱及打赏!”

  “很好!”

  “大侠!请!”

  不久,范冲及马姬已在上房內沐浴。

  膳后,他们便在掌柜恭送下搭车离去。

  出城之后,车夫立即道:“据小二表示八臂哪咤已经吩咐手下沿途安排大侠的食宿,大侠真够面子”

  “哈哈!你够辛苦!你得多照顾自己!”

  “是!”

  马姬妩媚一笑,便搂范冲入眠。

  沿途之中,果真皆有人安排范冲之食宿,进入北方之后,亦是如此,范冲不由安的心陪马姬畅玩。

  他们分别在马车或客栈随兴畅玩,马姬每次皆‘美慡慡’,范冲虽然未怈⾝,也觉得十分的畅快。

  这天下午,他们终于接近京城八景之一的西山,马车沿着山径而驰,沿途的游客不由好奇的瞧着⻩金车。

  没多久,马车折人岔道,沿途盛开之枫叶,不由令范冲道:“真美!”

  马姬含笑道:“此地之枫叶终年常红,堪称天下奇景,咱们即将抵达之处便是‘枫庄’。”

  “枫庄內全是女子,她们不愿意多和外人接触,希望你别多问,此外,别任意碰该地之女子,以免惹⿇烦。”

  “安啦!有了你,我不会再碰她们啦!”

  “包満慧呢?你不会碰她吗?”

  “你干嘛呷这种醋呢?”

  “讨厌!总之,在枫庄中,要谨慎呀!”

  “遵命!”

  不久,马车已驰近一座大庄院,光凭那庄院之两扇⻩金大门,便够气派,立见二名少女缓缓的由外推开二扇大门。

  范冲立即发现里面是一条以金砖铺成的通道,他正在暗暗咋舌,马车已经平稳的驰上⻩金大道。

  马姬附耳道:“搭金车,走金道,滋味不错吧?”

  “嗯!真慡!”

  马车一停在阶前,马姬便率先下车。

  范冲一下车,便见两位侍女打扮的少女瞄他一眼,便登车取包袱。

  范冲首次遇上这么大牌的侍女,他立即多瞄她们二眼,二女当场便以犀利的眼光向他回瞄着。

  “哇操!好強的功力!”

  立听马姬道:“别让主人候太久,请!”

  二人便循阶而上。

  这些阶梯皆以金砖铺成,范冲不由暗暗咋舌着。

  他们一到厅口,便见厅內金碧辉煌似皇宮,地上更铺着又厚又软的红毯,每张桌椅居然也是金光闪闪哩!

  马姬招呼范冲坐上右侧一张金椅道:“你歇息吧!”

  说着,她已向內行去。

  范冲一抬头,便看见壁上悬着一幅超级大画,画上有一位女子站在峰顶,峰下则跪着无数的男人。

  那些男人皆仰视峰上,状甚仰慕哩!

  大画之右上角则只写着一个‘人“字,范冲付道:”哇操!此女一定盖⾼尚,臭庇得要命哩!“他注视画中之女子之容貌,立即忖道:”哇操!

  她不是马姬吗?妈的!再臭庇的女人还不是臣服在我的怀中。“他不由微微一笑!

  不久,一阵轻细步声自屏风后传出,范冲刚望过去,赫见二位马姬前后行来,他不由之怔了一下!

  她们不但容貌一样,⾝材、服装也一样,不过,第一位马姬的眼神似深潭,他立即认出她是冒牌货。

  他立即向第二位马姬含笑点头。

  第一位马姬朝主位上一坐,第二位马姬便拦上左侧第一张椅。

  范冲和她遥坐,立即微微一笑。

  只见在她脸部一阵轻搓,立即现出一张秀丽脸孔,她望了主位的马姬一眼,立即默默的坐着。

  主位的马姬立即脆声道:“我才是马姬,她是我的待女小翠,她奉命外出物⾊男人,你是唯一入选者。”

  “只要你经过二次考验,你可以和我共宿三天,而且,你可以获得一千万两⻩金酬劳,你尚有何问题?”

  “我可否拒绝?”

  小翠立即一皱柳眉。

  马姬道:“包満慧的姿⾊不如吾,包家的总资产也不会超过一千万两⻩金,你为何要拒绝?”

  “尊严二字而已!”

  “你有受侮辱之感觉吗?”

  “我似男妓!”

  “你打算怎样?”

  “我可以陪你三夜,别提其他之事。”

  “喔!吾明白啦!你担心过不了考验吧?”

  “少激将!我不吃这一套!”

  “小翠!说呢?”

  “禀主人!任何考验对范大侠而言,皆是儿戏!”

  “好!送大侠入內歇息吧?”

  “遵命!”

  不久,他己进入一间似宮殿的房中,立见小翠低声道:“请原谅我化⾝瞒你,你只须玩,绝无损害。”

  “你今后还会来找我吗?”

  “若是有缘,我会来找你!”

  “不!你一定再来找我。”

  “为什么?”

  “我喜欢你这付长相!”

  她妩媚一笑,立即轻轻点头。

  “小翠,我没有连累你吧?”

  “没有!你可否每夜怈⾝?”

  “为什么?”

  “我怕主人会怪我。”

  “好吧!我会怈⾝。”

  “谢谢!你先净⾝吧!”

  说着,她立即离去。

  范冲逛了一遍,不由咋舌,因为,此房只有书房,內室及浴室,那个浴室更是以纯金铸成哩!

  此外,只有一个白石池中不停的汨出温泉,他立即想起九华山庄的温泉,他便萌生亲切感。

  他立即欣然入金池沐浴着。

  浴后,他便泡入温泉回味着。

  她大方行来,范冲当然也大方瞧她啦!因为,她的那幅画使范冲必须为男人好好的争一口气呀!

  他由她的‮体下‬知道她己破瓜,而且瘾头甚大,于是,他更决心要将她宰得死去活来及叫哥不己!

  她一入池,便张腿沉腰而坐。

  她徐徐迎宾纳客之后,含笑道:“我未曾満足过,你行吗?”

  “我未曾怈过⾝。”

  “唔!当真?”

  “小卡司!”

  “什么意思?”

  “小事一件!包你満意!”

  “吾若満意,你必受用不尽!”

  “别谈那些俗物吧!”

  “听说你一直在除恶及行善,是吗?”

  “是的!”

  “你为何如此做,这是一份吃力不讨好,耗财又危⾝之事哩!”

  “先父死于劫匪,所以,我要除恶,我继承巨产,我愿意和别人共享。”

  “有志气!有理想!我可否共袭盛举?”

  “欢迎!”

  “你替我支用一千万两⻩金吧!”

  “行!”

  “你亮几招吧!”

  “行!”

  一个时辰之后。她哆嗦道:“妙哉!你是第一位使我如此舒畅的人,你别停!你好好的表演吧!”

  “行!”

  他玩过百余名女人,就以眼前之女人最为彪悍,他不信琊的猛杀一阵子之后,她终于哎哎连叫啦!

  接着,他便盘腿运功。

  她却已经慡入仙境啦!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天才赢家   下一章 ( →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天才赢家,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天才赢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