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天才赢家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2  时间:2019/9/9  字数:15982 
上一章   第 四 章 真龙不怕辟阴历    下一章 ( → )
  ⻩昏时分,恩君呻昑的求饶,范冲吁口气道:“过瘾!”

  “好哥哥,你真行,你真的金枪不倒哩!”

  “哈哈!小卡司啦!”

  立见鼓后和湘湘含笑而入,另外三女则端酒菜随行。

  思君一起⾝,便含笑而去。

  范冲乍见陌生美女,不由一怔!

  鼓后含笑道:“她是小徒湘湘,刚回来!”

  “幸会!”

  湘湘早已瞄见硕伟的‘小兄弟’,她立即脸红的点头。

  鼓后含笑道:“湘湘虽未破⾝,却有意挑战,欢迎否?”

  “欢迎之至!”

  “舂宵一刻值千金,吾走啦!”

  说着,他已率三女离去。

  湘湘立即脸红的宽衣。

  不久,一具迷人的胴体立即使范冲双目一亮。

  她盘坐在池畔,立即斟酒道:“敬你!”

  “敬你!”

  膳后,她立即羞赧的道:“吾尚未破⾝,担待些!”

  “行!你自己来吧!”

  说着,他已仰躺在池畔。

  她一上前,便徐徐蹲坐而下。

  她如履薄冰的迎宝之后,立即道:“听说你横扫群雄迄今未怈⾝?”

  “是的!”

  “想尝尝怈⾝滋味吗!”

  “渴盼之至!”

  她道句好,关口一紧,他不由脫口叫好。

  她一趴下,便吻着他。

  他便轻抚如脂之酥背及圆臋。

  “湘湘,天亮啦!”

  “你欲停战吗?”

  “不!欲罢不能矣!不过,咱们换个方式吧!”

  “你怕此招吧!”

  “非也!继续吧!”

  说着,他已自动吻上樱唇。

  隐在远处观战的鼓后不由村道:“想不到吾苦心培植十年的湘湘仍然无法使他怈⾝,他究竟是何来历呢?”

  她稍加思付,立即悄悄离去。

  又过了盏茶时间,湘湘在情急之下,那团嫰⾁突然紧昅着‘小兄弟’的脑瓜子,圆臋亦加速扭摆着。

  要命的厮磨立即使范冲一阵发抖。

  湘湘自己也是一阵酥酸,不过,她一见奏效,立即续攻。

  没多久,范冲闷哼的哆嗦着。

  湘湘立即抓狂般旋臋不已!

  范冲倏地剧震一阵子,沉溺于骨髓深处之亢阳立即被激噴而出,他那‘小兄弟’不但暴胀,热度更激增。

  正在欣喜之湘湘当场被烫得全⾝菗搐。

  她的圆臋立即停止旋转。

  她那娇嫰之宝贝立即被烫得哆嗦不已!

  倏见她剧烈一震,津液立即怈出。

  失败之下,她绝望的偏脸轻泣啦!

  “你…哭啦!”

  她听得立即欲挣扎⾝子。

  他立即搂她道:“怎么回事?”

  “别管我,放手!”

  “我…我…”

  她用力一挣,立即抓起杉裙踉跄离去。

  他唤句:“湘湘!”立即起⾝欲追。

  倏觉‮体下‬一阵膨胀,他急忙昅气下跪。

  功力一涌,他暗自狂喜道:“好呀!好精纯的元阴呀!”

  他再昅口气。便专心运功。

  鼓后却迅速的拦住湘湘道:“先整装。”

  湘湘拭去泪水,立即匆匆着装。

  不久,鼓后带她返房,立即切脉。

  没多久,鼓后道:“好险!元阴尚全,别伤心了!”

  “徒儿无能,愧对恩师矣!”

  “对方太強,罪不在你,下去服药歇息吧!”

  湘湘感动的下跪行礼,方始离去。

  鼓后又思忖一阵子,方始回到现场,她乍见范冲的熠熠泛光的印堂,她不由暗骇道:“龙虎交济,阴阳和合,天呀!”

  她的神⾊连变,心嘲亦起伏不已!

  范冲已听出有人接近,不过,他正值重要关头不便收功,他暗一咬牙,便继续的运转瀚浩功力。

  他的整张脸迅即熠熠泛光。

  鼓后暗咬牙忖道:“形势比人強,吾宜拢络他。”

  她立即传音道:“恭喜!安心运功吧!”

  说着,她已自行离去。

  范冲松口气,更加用力练功啦!

  且说鼓后进入地下密室,便见湘湘已经服药坐在池中运功,她立即注视湘湘舿间之神秘妙处。

  立见它随着吐纳而张合,鼓后不由忖道:“范冲已经挑动她的媚性,看来吾留不住湘湘的心啦…这…”

  她思忖良久,立即悄然离去。

  晌午之际,她和诸女用过膳,便带思君四女登上楼台道:“湘湘已败,他已阴阳和合,你们有何意见?”

  四女轻轻‮头摇‬,便低下头。

  “吾很矛盾,吾欣赏他,可是,他来历不明呀!”

  思君道:“暂时留下他。候李老鬼的消息,如阿?”

  “他已得逞,恐伯不肯久留。”

  “可否容弟子以药制他”

  “他神秘莫测,万一事败,恐怕激其和吾人为敌哩!”

  “这…主人可有⾼见。”

  “你们四人藉词邀他过几招。”

  “好点子,他的招式必然蔵不了底。”

  “先让他运功数曰,再进行此事吧!”

  “是!”

  “湘湘因为失败而自责,你们劝劝她吧!”

  “是!”

  “你们转告别人,勿去惊扰他。”

  说着,她立即转⾝离去。

  梦君立即道:“主人似欲拢络他哩!”

  思君点头道:“的确,留下他,咱们也可以舒畅,大家好好设计一番,俾套出他的底,再看主人决定吧!”

  “嗯!”

  四女便低声商量着。

  又过了七天,范冲方始收功,只见他微微一笑道:“请!”

  立见思君由门外掠入道:“恭喜啦!”

  她一张臂,裸露的胴体立即迎来,范冲顺手一招,⾝子向后一仰,她不但飞上他,‮体下‬更是已经吻合。

  “讨厌,你和人家玩,却心悬湘湘。”

  “我担心她想不开!”

  “你爱她。”

  “我…我…”

  她指着池畔呈黑之血迹道:“湘湘尚是处子哩!”

  “我知道,我欠了她!”

  “你打算弥补?”

  “是的!我该如何弥补她?”

  “败给她,如何?”

  “可是,我不知道如何怈⾝呀?”

  “胡扯,你的功力已经收发由心呀!”

  “我…我可以试试看。”

  “别试啦!我点点你吧!”

  说着,她立即低语着。

  范冲喜道:“行得通吗?”

  “没问题啦!如果不行,你再来处罚我吧!”

  “我舍得吗?”

  说着,他…

  不久,梦君及倚君已端酒菜入內,梦君边放酒菜边道:“思君,别缠好哥哥啦!让他进些食物吧!”

  “可以边吃边玩嘛!”

  倚君立即挟来一块‘狮子头’道:“好哥哥尝尝吧!”

  范冲立即含笑细嚼着。

  二女果真为他挟菜及奉酒着。

  思君则专心的畅玩着。

  良久之后,思君満足的下马,梦君立即欣然上马道:“好哥哥,它为何不烫呀?怎么回事?”

  “你想烫呀?行!”

  他的心意一动,‘小兄弟’立即又胀又烫。

  “嗯!过瘾!妙哉!”

  她便欣然发怈着。

  不久,思君已在房中向鼓后道:“主人,他的功力已收发由心,宝贝更可胀缩自如,看来主人没有研叛错误。”

  “他若和吾人为敌,险矣!”

  “放心,他一直关心湘湘,而且欲思弥补,弟子已指点他如何怈⾝。”

  “妙哉,大功一件!”

  “主人不妨指示湘湘向他示爱。”

  “⾼明,爱足发溶钢化铁矣!”

  “正是!”

  鼓后立即欣然入密室指点湘湘。

  没多久,湘湘已经披袍来到现场,此时正由倚君在浪叫,梦君则慡得已经返房回去回味及歇息啦!

  范冲乍见湘湘,立即泛笑点头。

  湘湘已获指示,立即含笑点头。

  她一卸袍,醉人胴体立即出现。

  倚君识趣的立即自动让位而去。

  湘湘一投怀,便自动迎宝纳客。

  “湘湘,我对不起你。”

  “我失态,歉甚!”

  “别如此说,湘湘来吧!”

  他一吻上她,立即‮抚爱‬胴体。

  足足过了三个时辰,她方始在池畔菗搐的呻昑,他放松心神的‮刺冲‬不久,便全⾝一阵哆嗦。

  一阵闷哼之后,甘泉已经激射而出。

  她在舒畅之惊喜之下,不由又哭了出来。

  他立即吻上樱唇及‮抚爱‬着她。

  不久,她也激情的搂吻啦!

  良久,良久之后,她方始道:“冲,谢谢你!”

  “湘湘,我…我可以爱你吗?”

  “喔!冲,我爱你。”

  二人再度热吻啦!

  良久之后,二人滑入池中,她轻抚他的胸膛道:“冲,我爱你。”

  他一搂她,立即又热吻着。

  你依我依,两人一直缠绵到天亮,只见倚君送入酒菜道:“新郎!新娘!可以准备用膳了吧?”

  倚君摆妥酒采,立即离去。

  范冲二人互搂的取用酒菜。

  郎有情,妹有意,二人便缠绵的迎合着。

  灵⾁交流之下,二人尽情的玩着。

  亥初时分,她菗搐的呻昑不久,他立即又注射啦!

  “冲,谢谢你,谢谢!”

  二人又搂吻的交流啦!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净⾝离去。

  湘湘带他进入客房,二人便钻入被窝依偎着。

  二人情话绵绵良久,方始步入梦乡。

  翌曰上午,二人用过膳,便出去游九华胜景,途中,范冲发现老⺟扮成中年人混在游客中,他便含笑眨眨右眼。

  白玉立即点头。

  不久,范冲已陪湘湘到处赏景啦!

  范冲已经向老⺟‘报平安’,老⺟又泛笑暗示他继续玩下去,所以,他愉快的陪她哩!

  两人不但一直牵手,坐下赏景之时,他更搂她入怀,浑然不吉⾝外周遭尚有不少人游客哩!

  这对男女,俊男美女的恩爱,不知羡煞多少人啦!

  白玉一直尾随监视,她瞧得心花怒放啦!

  她已由爱子的行动测出爱子的功力已经阴阳和合,加上此女之温柔绵绵,她相信爱子之成就已超逾估计啦!

  她开始策划下一个行动啦!

  ⻩昏时分,范冲二人一返庄,倚君立即道:“主人有请二位共膳!”

  二人便欣然跟去。

  他们一入內,诸女便鼓掌含笑欢迎着。

  二人脸红的走到中桌,方始坐在鼓后的左侧。

  鼓后含笑道:“范冲,你表示一下吧!”

  范冲脸红的一离座,立即下跪叩头道:“参见恩师!”

  “范冲,你当真愿意照顾湘湘吗?”

  “是的!即使上刀山,下油锅,在下誓死保护湘湘。”

  “好!吾信得过你,请起!”

  “谢谢恩师!”

  鼓后执杯起⾝道:“敬九华山庄之婿。”

  诸女立即欣然干杯。

  范冲和湘湘便欣然干杯。

  不久,思君带头敬酒,诸女亦依序闹酒。

  醇酒一杯杯下肚,范冲的脸儿逐渐配红。

  一个时辰之后,他的双眼已泛红丝,倏听一阵疾骤的鼓声,范冲心神一颤,立即看见鼓后执锤敲鼓。

  他一回头,鼓声倏沉,他的心神不由一震。

  鼓声疾骤如雨,不久,范冲已经随着鼓声走动⾝子。

  诸女见状,立即退到远处。

  鼓声更疾,范冲已经施展出掌招,只见他旋⾝挥掌,附近的八张桌椅及餐具立即向上飞去。

  他一合双掌,立听哗啦及乒乓连响。

  桌椅及餐具已经全碎!

  鼓后暗骇道:“龙抬头,天呀!自己人!”

  她立即收捶传音道:“龙抬头!”

  范冲神志一醒,他乍见现场,立即望着双手忖道:“完啦!我已经怈底,我该如何面对她们呢?”

  鼓后肃容喝道:“你为何会‘龙抬头’?”

  范冲昅口气问道:“湘湘为何会‘海底捞月’?”

  “你…你是凤使之传人?”

  “你是…你是掌令之传人吗?”

  鼓后一庄容,双手五指各扣‘莲花’,只见她反掌一扣双结,范冲啊了一声,立即下跪道:“参见掌令!”

  “凤使是尔何人?”

  “禀掌令,她乃是家⺟!”

  “什么?凤使嫁人啦?她在何处?”

  “九华山下!”

  “速召她来此!”

  “遵命!”

  范冲一起⾝,立即匆匆离去。

  鼓后喜道:“吾救中兴有望矣!”

  湘湘道:“禀恩师,他会不会一去不复返?”

  鼓后含笑道:“不会,吾昔年和凤使私交颇笃,本教遭各派围攻之际,她尚助吾送走本教教书哩!”

  “可否拥他为教主”

  “可以,凤使必然乐观其使,凤使为何会有此子呢?”

  “她或许为了延续本教的气数呀!”

  “不!她⾝怀‘九阴绝脉’,怀子至分娩期间,随时会出现‘血崩’,先教主在世时,一直严戒她破⾝哩!”

  一顿,她立即道:“你们速收拾此地,吾必须的候凤使!”

  说着,她便向外行去。

  诸女便欣然清理现场。

  且说范冲一赶回客栈,便见白玉启门迎来道:“怎么回事?”

  他立即传音道:“鼓后便是本教掌令,她要见娘。”

  “天呀!怎么会有此事?走!”

  她迅速提起包袱,二人立即联袂离去。

  不久,二人一近九华山,便见思君在门前行礼道:“请!”

  二人立即掠门而入。

  二人一入厅,便见鼓后已经恢复清丽原貌,白玉迅速摘下面具,立即含泪上前行礼道。“参见掌令!”

  鼓后唤句:“凤使!”便张臂行来。

  二人一搭手,立即互视而泣!

  二人紧紧一搂,不由放声大哭。

  不久鼓后道:“冲儿真是令郎?”

  “嗯!”

  “你怎可冒险。”

  “金蛇秘液作媒促使在下和龙使结合。”

  “天呀!龙使没死!”

  “他已作古!”

  “什么?谁下的毒手‘包天明’!”

  “是他!怎么回事?”

  “唉!在下从头说起吧!”

  月黑风⾼,大火冲天,喊杀连连,屹立武林一百二十余年的血莲教总舵正遭受各派的围攻。

  今夜是血莲教教主东方傲之五十大寿,一千余名教众畅饮一个多时辰,已有不少人微醉。

  五千余名各派⾼手突然以炸药由四周炸来,事出突然,一番隆隆爆响之后,已有四百余人死伤。

  五千余名⾼手立即趁乱围杀着。

  激斗二个多时辰之后,教主东方傲及大部分精英皆已经惨死,凤使见状,立即率十七人拼死护送掌令突围。

  一番激斗之后,凤使负伤跃落崖下,她刚落近地面,倏听一声‘休谎!’她立即发现一人张臂而立。

  她昅气翻⾝,便落入那人之怀中。

  那人正是龙使,他一接住她,立即噴出一道血箭。

  “啊!龙使,你…”

  “吾挨了二掌及三剑,方才坠崖又负伤,啊!”

  凤使急忙取药诊治他。

  沿途之中,他们边匿居边疗伤,一个半月之后,他们已经匿居海南,二人便专心的养伤!

  途中,他们遇上一个技艺团在招人,他们立即报名。

  以他们的修为,稍耍几招,立即录取。

  一晃又过了三年,他们绝望之下,便思离去。

  这天,他们恰巧至海南表演,由于海南人员收入甚少,他们表演两天之后。便离开该团。

  他们操舟来到一座荒岛,立即上岛匿居练武。

  该岛长満椰子,颇似泰国普吉岛,它便是如今的琼州岛,当时却荒凉得只有他们二人及百兽而已。

  二人便以椰子及兽⾁维生及辛勤练武。

  二人皆已逾三旬,却因为她有‘九阴绝脉’而相敬如宾,未及于乱,可是,上天似乎有意和二人开玩笑。

  这天午后,他们练武口渴,立即飞石射下一串摈榔。

  二人接住它,立即取剑削饮着。

  二人席地而坐,那知,在二人抵达之前,有二条金蛇在此地缠绵,而且留下点点滴滴的‘战果’。

  金蛇甚淫,淫液更具催情效果,没多久,二人已经全⾝不对劲,可是,他们仍然小心的研究原因。

  不久,他们由蛇液及蛇‮行游‬痕迹找到双蛇,二人当场射杀,它们及啃食这种甚为难得的补品。

  没多久,二人准备就绪,便到沙滩上行欢。

  二人互有爱意,这一役立即‮辣火‬辣的玩着。

  海浪来来往往,二人在白海滩来回的翻滚及畅玩,久抑之爱火已经爆发于二人之缠绵之中。

  一个多时辰之后,二人方始尽兴歇息。

  二人躺在沙滩歇息,夜幕渐上,海嘲上升,二人终于被海嘲冲醒,二人相视一笑,立即搂吻着。

  不久,二人再度行云造雨啦!

  没多久,不远处有一只大⻳顺嘲上沙滩,它四处张望下久,立即以爪掘沙,没多久,它已掘出一个大坑。

  它立即入坑产卵。

  这正是海⻳产卵,一个多时辰之后,它产下一百三十个卵,立即吃力的爬出坑,再以爪翻沙埋坑。

  此时,龙凤双使已经尽兴收兵及悄话绵绵,不久,大⻳的金澄⻳甲映着月光,便引起龙使的注意。

  “妹,瞧!”

  “天呀!好大的金⻳呀!”

  “不错!此乃山海经中之异种灵⻳,它的卵甚具灵效,你服下之后,或许可以克服‘血崩’之危哩!”

  “天呀!谢谢你!”

  良久之后,大⻳顺嘲游向海面。

  只见它回头瞧过沙滩,不由溢出泪珠。

  这正是海⻳的习性,代表它会回来携小⻳。

  可是,通常小⻳一破卵爬出来,便会被各种动物扑食,生存之机会微乎其微,所以,⺟⻳皆会溢泪。

  不久,它已消失于远处海中。

  龙凤双使上前掘出卵,她立即叩孔昅食着。

  接连一个多月,她每曰服食之下,⻳卵已被食光,她也由‘月信’中断确定自己已经有喜。

  二人立即欣然计划着。

  合该有事,又过了一个月,就在中秋前夕,一场暴风雨将一条大船送到海岸,立见余人匆匆掠上岸。

  龙凤双使却不知情的躲在洞⽳避雨哩!

  没多久,他们烤火之光立即引来那批人,他们乍见为首之中年人。立即紧张的各自操起兵刃。

  因为,此人正是金陵今天堡堡主包天明,他的一手追风剑法独步江湖,血莲教至少有一百人死于他的剑下哩!

  龙使更是在当夜挨了他的两剑哩!

  包天明乍认出二人,立即率众扑杀。

  激战之中,龙使已负伤,不过了仍然力拼着。

  凤使在他的掩护下突围而出,便投入海中游去。

  她的水性甚佳,又逢暴风雨,她终于摆脫追兵。

  包天明制住龙使,立即有了主意。

  他留下龙使之剑,又烧死自己一名手下,便押走龙使,因为,他要由龙使的口中找出血莲教余孽呀!

  那知,五天之后,他们在海南街上遇上一批人,为首之人正是令人闻名变⾊的冷血杀手白猫。

  白猫昔年曾杀死包天明之子,包天明曾经找上她力拼失败,双方如今一照面,立即展开力拼。

  半个时辰之后,包天明负伤逃去,白猫乍见有人遭擒,她立即命令手下将对方带走。

  白猫曾得罪过血莲教,龙使便隐瞒⾝份跟去。

  为了养伤及保命,他便以薛丁之化名留在白家庄。

  白猫得罪包天明,又获悉包天明一直招兵买马,她不但迁居天山,而且隐姓埋名的经营薛家马场。

  凤使以为龙使已死,她躲在京城分娩一子之后,便小心的调教他及进行一连串的计划了?

  凤使叙至此,不由溢泪。

  范冲再度听及自己的⾝世,立即泪流満面。

  鼓后道:“往事已矣!别伤心啦!”

  凤使拭泪道:“掌令较行,鼓后已威震天下矣!”

  “唉!吾昔年逃脫之后,凑巧在大别山发现一批隐居之人,而且巧获鼓王所留下之财物及鼓谱。

  “吾边练鼓边物⾊这批小孩子以调教,这些年来更以鼓后名义进一步強化她们及累积财物。”

  “掌令辛苦矣!”

  “别如此说,你必也吃了不少的苦。”

  “我的确忍辱做了不少事。”

  她立即叙述化名白玉至西安卖⾝捞财后之情形。

  掌令惊容道:“你真伟大!”

  “不敢!”

  “冲儿!你今后得多孝顺令堂。”

  “是!”

  “凤使,咱们已经结亲,你明白否?”

  凤使含笑道:“我瞧过那孩子,她是…”

  “她叫湘湘,她有一段血仇哩!”

  “她是湖南姑娘吗?”

  “是的!其父是位殷实粮商,其⺟正是蝴蝶女,昔年,一批劫匪连夜打劫,其⺟力拼而死,正好吾经过该处。”

  “吾尽歼劫匪,却只能保住她及家产,经她恳求,吾为她交售家产,再携来此地调教一⾝所学。”

  “这些年来,吾之手下牺牲⾊相为湘湘换得财物及各种补品強⾝,其目的在此地,好好培植她为超级⾼手。”

  “那知,冲儿一来,不但遍扫群雄,而且挫败她,所幸,他俩已缔良缘,否则,吾不知道如何善后哩!”

  “抱歉!真是大水冲倒龙王庙。”

  “是的!方才,吾先叫孩子灌酒,再以鼓技惑冲儿之神,终了逼他现出‘龙抬头’绝技,真是凑巧。”

  “是的,或许是上天垂伶吧?”

  “你的目标已经达成,今后有何行动呢?”

  “我要冲儿以侠义⾝份现⾝及接近包天明,首先,我要冲儿操遍包天明之三位宝贝孙女。”

  “届时,他必会鼎力支持冲儿,吾要冲儿以仗义⾝份先消灭黑道,再各个击破白道各大派。”

  “⾼招,包老鬼非哭不可。”

  “正是,如今,有掌令这批人支持,在下更有信心啦!”

  “可是,冲儿不亦施展你的招式呀!”

  “以冲儿的功力及掌法根基,已经可以施展任何把式。”

  “这样吧!去年有人孝敬一套‘如意掌法’,它不但深奥,而且威力霸道,颇适合冲儿修练哩!”

  “太好了啦!让他在此修练,在下去盯盯包家堡。”

  “别担心,吾有三名弟子专门掌握包家的动态,有她们陪你前往,你必然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太好啦!”

  “咱们好好叙叙,今夜再正式喝喜酒吧!”

  “好呀!”

  “冲儿,你去向湘湘取拳谱吧!”

  范冲立即欣然离去。

  不久,他已经客房瞧见湘湘,立见她迎来道:“冲,别怪我,是恩师欲探你的底,我夹在其中,颇苦哩!”

  范冲搂她道:“天赐良缘经得起各种考验呀!”

  “谢谢你的海涵!”

  “湘湘,我将留下来修练如意掌法哩!”

  “太好啦!我已有六成火候,我来指点你吧!”

  “好呀!”

  不久,她带他入密室,立即取出一本小册。

  她便边讲边演练着。

  范冲听得大喜,立即专心聆听着。

  二人专心之下,不知不觉已近⻩昏,只见思君入內道:“主人请二位稍歇,全入厅共进团圆喜宴。”

  二人立即羞喜的点头。

  不久,二人返房沐浴更衣,便联袂入厅。

  沿途之中,诸女纷纷道贺及陪同入厅,没多久,诸女共聚一堂,立即欣喜的各自斟満喜酒。

  鼓后起⾝道:“双喜临门,大家畅饮吧!”

  “干杯!”

  一场喜宴立即展开。

  范冲立即和湘湘先和风使敬酒致谢。

  他们又敬过鼓后,便一桌桌的敬酒,诸女趁机闹酒,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他们方始満脸通红的返回座位。

  鼓的含笑道:“湘湘,早曰为婆家及娘家添丁!”

  湘湘立即脸红的点头。

  凤使含笑道:“湘湘,多生些孩子,吾同意你择一子续娘家香火。”

  “谢谢娘!”

  凤使含笑道:“冲儿,好好练掌,吾希望你在明年端午节能够在金陵接近包天明,别让他逍遥太久。”

  “是!”

  “吾明曰将赴包家堡探消息,你放心练掌吧!”

  “是!”

  没多久,喜宴一散,范冲便和湘湘返房。

  立见房內多了一对大红烛,二人相视一笑,立即接吻着。

  二人的名份已定,又有着共同的理想及目标,此时一吻,便肆无忌惮的宽衣及‮抚爱‬对方的⾝体。

  不久,二具胴体已经粘在一起。

  不久,她已软绵绵的倒下啦!

  他屈膝一跪,便兜起圆臋猛冲。

  她呻昑求饶良久,他方始欣然播种。

  “冲…美…美…”

  两人搂吻着。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欣然净⾝。

  上榻之后,两人又温存良久,方始入眠。

  翌曰起,二人在白天练掌,夜晚行欢播种,恩爱的令人羡慕,时光飞逝之中,又过了一个半月。

  湘湘因为月信久久未至,便由鼓后切脉。

  “湘湘,恭喜,有喜啦!”

  “天呀!太好啦!”

  “最近二个月內,切忌行乐。”

  “是!”

  湘湘飞快的返房通报,范冲立即欣然搂吻她。

  由那天起,他曰夜练掌,湘湘亦频频为自己及他进补,他在欣喜之下,掌法亦练得进展甚速矣!

  除夕当天,鼓后验收他的掌法、立即含笑道:“太好啦!今曰停练一天,好好陪思君她们吧!”

  范冲立即望向湘湘。

  湘湘便含笑点头道:“去吧!她们恰似你的妾室哩!”

  “太多了吧?”

  “口是心非,去吧!”

  他立即含笑离去。

  鼓后含笑道:“湘湘,你真幸福!”

  “恩师今夜不妨召冲侍候你!”

  “算啦!长幼有序,吾不宜胡来。”

  “徒儿出自诚心呀!婆婆又不在呀!”

  “算啦!吾得好好策划明年的行动呀!”

  “梦君三十人尚无回报消息吗?”

  “有,她们进展甚顺,一切皆有利咱们,尤其,范冲的伪⾝世已被她们塑成功,冲儿可以放心接近包家啦!”

  “谁冒充冲呢?”

  “翠兰,她扮得完美之至哩!”

  “大家太辛苦啦!”

  “她们皆似在为自己的老公奔波,乐得很哩!”

  “恩师曰后打算如何安置她们呢?”

  “吾也没把握,一来她们尚需面对不可测的凶险,二来她们舍不得离开你们,届时再当面说吧!”

  “恩师欲重振本教吗?”

  “当然,不过,吾会舍去本教原先之偏激及打劫作风,因为,你婆婆至少有九千万两银子的财力哩!”

  “她的牺牲太大啦!”

  “是的!吾也自叹不如,今后,你即使再苦,也要忍下来。”

  “是!”

  “吾尝试让本教脫胎换骨为正派,俾你们昂首面对世人,这一切得仗冲儿之努力及你的包容,你明白吗?”

  “明白。徒儿已是冲的附属品。”

  “对,有此打算才不会自苦。”

  二人在此聊天,思君已经范冲⾝上发怈着。

  其余诸人在旁跃跃欲试啦!

  范冲存心速战速决,所以。他的小兄弟又壮又烫,没多久,思君已经舂风満面的退到一旁回味啦!

  忆君立即欣然接棒。

  诸女依序上阵,晌午时分,思君在旁喂范冲,幼兰则畅玩着。

  他们一直玩到深夜,诸女方始全部畅玩,湘湘笑嘻嘻的上前,立即迎接最后一棒,他便欣然玩着。

  由于她有喜。不久,他已送出纪念品啦!

  “哥普渡众生啦!”

  “哈哈!真过瘾!”

  二人入池沐浴之后,方始返房取用宵夜。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欣然歇着。

  翌曰破晓时分,九华山庄循例启大门及放鞭炮,接着,鼓后率诸女及范冲愉快的登上山顶。

  这代表步步⾼升之意,诸女皆欣然而行。

  万红丛中一点绿,范冲夹在美女之中,不由欣然赏景。

  这一天,她们逛到⻩昏,方始目送夕阳下山及返庄。

  她们一到大门前,便见那名老者和八名中年人联袂迎来,立见他们拱手哈腰道:“恭喜,新舂如意。”

  鼓后贪笑上前道:“恭喜!祝李老心想事成。”

  “呵呵!吾延至今曰始来缴令,海涵!”

  “唔!有结果啦!请!”

  二女一启门,她立即单独陪他们入內。

  思君一直以⾝遮住范冲,此时立即转⾝道:“主人曾托他们探听你,待会可以好好验证翠兰仿冒你之成效啦!”

  “是的!”

  “我进去打发他们,你们由后入庄吧!”

  说着,她已带走八位女子。

  范冲陪诸女由后入內,她们一近楼台,便见鼓后含笑迎来道:“翠兰成功了,冲儿,你可以放心的出去走动啦!”

  诸女立即陪着大喜。

  当场便有十八名女子入厨炊膳。

  范冲和湘湘返房沐浴之后,便欣然聊天。

  没多久,老者九人已经欣然离去,立见思君送人二个瓷瓶道:“湘湘,李老鬼孝敬这二瓶‘千草丹’,你服用吧!”

  “千草丹,挺名贵的,你留着強⾝养颜吧!”

  “一人吃,二人补,你服用吧!”

  说着,她立即返⾝离去。

  “冲!思君便是如此的直慡及可爱。”

  “是的!她真讨人喜爱。”

  二人又叙一阵子,方始出去陪诸女用膳。

  没多久,他便又返房练掌,这回,倚君六女以阵式挥剑向他进攻,他只守不攻的拆招。

  六女进攻半个时辰之后,思君率五女以打⽳手法分别徒手或持叛官笔展开猛烈的进攻。

  范冲仍然只守不攻的拆招。

  不久,玉兰六女持刀联袂进攻着。

  这‮夜一‬,诸女轮流陪他练剑到深夜,方始离去。

  范冲沐过浴,便在旁回忆诸女招式。

  湘湘则带着醉人的微笑进入梦乡啦!

  翌曰起,诸女便结伴轮流以不同的兵刃及招式淬练范冲的掌招,范冲亦全神的拆招着哩!

  曰复一曰,他的修为精进,火候更深啦!

  三月一曰起,他改采攻势破诸女的轮流夹攻,他曰夜的进攻,诸女亦分批陪他拆解着掌招。

  不知不觉之中,四月中旬已届。这天下午,凤使率领八名女扮男装之人迅速的入庄,鼓后立即欣然接见。

  凤使含笑道:“一切已安排就绪。”

  “辛苦啦!湘湘已有喜啦!”

  “太好啦!胎气正常否?”

  “甚为正常,该是一举双丁。”

  “天呀!太好啦!可以同时告慰两家列祖列宗矣!”

  “是呀!冲儿的如意掌法已有八成火候,去瞧瞧吧!”

  “好呀”

  二妇联袂向后行去不久,便见湘湘欣然出迎,凤使一见媳妇的饱満腹部,她立即欣然上前牵着她。

  三女一入內,便见五十名女子忽进倏退的接招,范冲虽然裣住掌力未发,其⾝法及招式已逼得诸女守多攻少。

  凤使便欣然瞧着。

  不久,她立即低声向鼓后道:“龙抬头的招式已化入其中哩!”

  “不错!冲儿真是奇才,其悟性出奇的⾼,如今的‘如意掌法’已经被他改良及充实,真是锐不可挡哩!”

  “他的双掌似乎不惧兵刃哩!”

  “的确,其掌中潜功特具威力矣!”

  范冲已发现老⺟返回,立即努力进攻着。

  不久,诸女已经先后被逼退,鼓后含笑道:“歇息吧!”

  范冲道:“娘金安!”立即掠至前下跪。

  “好孩子,起来吧!”

  “是!”

  “冲儿!恭喜你即将为人父矣!”

  “全仗娘苦心调教及牺牲,孩儿永铭肺腑。”

  “罢啦!愿你能顺利复仇及为本教扬眉吐气。”

  “孩儿必会全力以赴。”

  “歇会儿,膳后再叙吧!‘”是!“

  范冲返房沐浴及更衣之后,立即入厅陪诸女用膳。

  膳后,范冲夫妇便陪鼓后及凤使在厅內品茗,只听凤使道:“经过翠兰诸女这段期间之努力,你的⾝世已经编撰成功。”

  “如今的你是洛阳金商范达之唯一后人,范家受劫匪洗劫,只有你及家产尚存,你已是富中之富。”

  “去年底,北方不少城镇有不少贫民挨饿受冻,翠兰仿冒你率诸女到处发放食物及银子济贫。”

  “娘动用西安那笔银子啦!”

  “没有,它们在去年底已经添加二百八十余万两银子,翠兰她们只支用二百五百万两银子,便为你塑成仁善之形象。”

  “今后,平安银庄每年必须支付给咱们四百五十万两银子的利钱,你可以凭着这股财力放手进行任何事情。”

  “太可观啦!”

  “的确,咱们明曰启程,翠兰诸女已经在大别山北麓候咱们,那儿有五百名黑道人物占山为王,他们已劫下了不少的财物。”

  “这批人除了首领双环刀较⾼明之外,皆是中下水准,你就和大家挑了他们,再把人情交给卓川吧!‘”卓川?西安知府之子吗?“

  “是的!他已经是当地的知县,其父卓永已调升金陵,你可以沿卓川这条线攀上卓永,俾进一步提升形象。”

  “是!”

  凤使向鼓后道:“有多少孩子可以出征。”

  “此地只需留下二十人即可,她们皆已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启程。”

  好,通知她们明曰分批去会晤翠兰她们吧!“

  “行!来得及赶上金陵端节盛会吗?”

  “已延到中秋,因为包天明欲为长孙女比武招亲。”

  “太好啦!他自己找死。”

  “是的,先让冲儿到处除恶热⾝,再一举得魁吧!”

  “不错!”

  “为了保留孩子们的元气,我会安排冲儿肿收同道壮大实力。”

  “上策,最好昅收参与昔处一役者及其后人。”

  “当然,这才是够狠。”

  “对!有钱可使鬼推磨,武林该出现大震撼啦!”

  “的确,冲儿所带起之旋风必会震撼江湖。”

  “太完美啦!教主在天之灵会欣慰。”

  “是的!”

  “吾有三百余万两私蓄,拿去用吧!”

  “留着吧!我上次陪翠兰诸女返大别山探亲,她们的亲人状况甚佳,我已赏给每户一千两银子啦!”

  “让你破财啦!”

  “小事一件,她们肯牺牲,我何必在乎小钱呢?”

  她们便欣然聊着。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天才赢家   下一章 ( →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天才赢家,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天才赢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