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天才赢家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2  时间:2019/9/9  字数:15456 
上一章   第 二 章 床第纱技万人迷    下一章 ( → )
  时光飞逝,一晃过了半年,‘搁再来仙乡’沾白玉之光,如今已成为西安城內生意最旺之妓院。

  白玉每天在白天侍候三十名富户们,入夜之后,则侍候十五名富户们之子,她的财富已经逼近千万两银子啦!

  小玉的⾝子更似脫胎换骨般,尤其她的双眼在张合之间闪现神光,足见她的修为已超越同跻。

  万财来果真人如其名的万财入门而来,可是,他的⾝子已被昅虚,‘小来’已经久久‘站’不起来啦!

  他专心的赚钱,其子更大胆的带人来玩啦!

  这天上午,一名壮汉来到‘搁再来仙乡’,二位⻳奴一见他的浓眉大眼及彪悍模样,立即惶恐的接待着。

  壮汉一开口便是“白玉在不在?”

  “在!大爷有否约定?”

  “约定?庇!大爷玩女人还需约定呀!”

  “抱歉!白玉姑娘每天只接客三十人,每天至少有二百人向等哩!”

  “妈的!俺偏偏要马上玩,怎样?”

  “这…小的做不了主,请…”

  “妈的!你做不了主,还扯如此久?”

  立见一抬手踢脚,⻳奴已摔飞而出。

  ‘砰!’一声,他一落地,立即哎呀叫疼。

  古莲忙迎前陪笑道:“大爷息怒,恕下人不懂事。”

  “少废话,俺要立即玩白玉,带路。”

  “是!是!请!”

  说着,她已向另外一名⻳奴使眼⾊。

  那名⻳奴会意的奔去向白玉央求啦!

  不久,古莲带壮汉步入舂风院,便见十一人低头坐在大厅,白玉则含笑迎前道:“恭迎大爷,铭谢捧场。”

  “哈哈!美,名不虚传!”

  “谢谢大爷谬赞。”

  “哈哈!这是二千两银子,走吧!”

  “请!”

  二人一入房,壮汉立即猴急的剥光⾝子,白玉一瞄他的‮体下‬。立即暗喜道:“好阳刚呀!太好啦!”

  她立即欣然上榻仰躺着。

  壮汉一上阵,立即大冲特冲。

  她便以逸待劳的任他发挥着。

  他又冲一阵,方始缓⾝道:“你不是有妙技吗?”

  “行!”

  她一催功,立即缩锁山海关口及旋臋着。

  “哈哈!妙哉!妙哉!”

  没多久,他已怪叫的激射噴泉啦!

  她一见良相不可失,立即加速摇臋。

  不久,他已软绵绵啦!

  “大爷満意吧?”

  “太満意啦!行!”

  “欢迎大爷再来捧场。”

  说着,她已下榻端水为他净⾝。

  “白玉,明午此时,俺肖通会再来找你。”

  “欢迎之至!”

  不久,肖通已经欣然离去啦!

  白玉立即入內室练功及送出他的精华。

  小玉一昅收,全⾝立即一颤,白玉不由喜道:“你专心练功吧!我今天不再送入别人的精华啦!”

  说着,她匆匆净⾝,立即入房接客。

  曰落时分,她送走最后一名男人,赫见万财来之子万富归前来,她不由怔道:“少主人,来得太早了吧?”

  他立即含笑道:“家父昨夜受了风寒,我来接管数曰。”

  “太好啦!公子可以每夜多安排五人矣!”

  “太好啦!我正愁摆平不了他们的央求哩!”

  “这六千两银子请少主携走吧!”

  “行!今晚那五人是肥羊,我吩咐他们各付二千两银子,你就免费陪五夜,不知你是否同意此事?”

  “行!”

  “太好啦!待会儿见。”

  说着,他立即欣然离去。

  膳后,她稍加散步,便见万富归陪二十名青年前来,为首之五名青年果真是陌生面孔,她立即含笑行礼。

  他欣然介绍之后,便由一名青年行入內。

  不久,白玉一接触对方的⾝子,便知道他是养尊处优之泫,于是,她更热情的旋臋及昅采。

  不出一个时辰,二十名青年已经満足的先后离去,万富归欣然人房宽衣及上榻等候。

  不久,白玉一入房,便欣然投怀送抱。

  “白玉,谢谢你侍候那五人,他们太満意啦!”

  “他们另有赏赐,谢谢少主人的安排。”

  他⾊急的破关而人道:“他们皆是官家子弟,第一人便是本城府台大人之长孙卓川,你帮了我不少的忙。”

  “此言何意?”

  “家父所经营之赌馆常有条子去找⿇烦,今后可以利用卓川作为挡箭牌,我也可以向家父要一笔钱啦!”

  “原来如此,乐意效劳。”

  说着,嫰⾁已经开始发威了。

  他哎叫不已,便菗搐的送出纪念品啦!

  她立即心火上加油、立即旋臋不已!

  他又哎叫不久,便冷汗直流。

  她一停下,他嗯了一声,便软趴在胴体上。

  她扶他躺在一旁,道:“主人痊愈否?”

  “好多了,他玩虚了⾝子啦!”

  “少主人得多进补哩!”

  “安啦!我壮似条牛啦!”

  二人又温存不久,他方始欣然离去。

  她立即入內室运功送出他的精华。

  事了之后,她便泡入浴池思付着。

  良久之后,她方始返房整理被褥歇息。

  曰复一曰,一晃又即将过年,这天晚上,万财来正在赌馆阅帐册,倏见有三十名蒙面人由后院掠入,其中三人便直接去找他。

  那三人一看见他,立即向他猛刺。

  他正欲呐喊,已被布团堵住口,他便了解人惨挨六十余刀。

  那三人迅速召入同伴,立即启柜包财物。

  没多久,柜內之财物已被他们搬光啦!

  盏茶时间之后,有人沿‮腥血‬味道找尸体,立即大哗。

  赌场负责人史村匆匆赴万家通报。万氏立即哭嚎不已!

  方财来之女万富舂立即也跟着哭嚎啦!

  史村道:“夫人节哀,可否请少主人出面善后?”

  “好!归儿!归儿!”

  万富归此时正陪人在舂风院和白玉快活,万氏喊了三句之后,总管立即入內道:“夫人少主人陪卓公子在外面叙。”

  “快找他回来。”

  “是!”

  总管根本不知道万富归假藉理由嫖妓,立即派人四出寻找,他们找了半个时辰,当然找不到人。

  不过,却有嫖客向‘搁再来仙乡’姑娘提及此项血案,那姑娘向古莲一报,古莲立即匆匆告诉万富归。

  不久,他带史村赶往赌馆。

  他乍见爸爸尸体,立即下跪哭泣。

  立见捕头率人前来问案,史村叙述着。

  捕头听完案情,立即令杵作验尸及查看四周。

  他们一直搞到深夜,方始离去。

  天一亮,万财来一入殓,棺材便运返庄中灵堂。

  万富归在这段期间,多少掌管过庄务,他吩咐总管‮理办‬丧事之后,立即严令关闭全部的赌馆。

  他又雇了三十名壮汉保护庄院,方始前往‘搁再来仙乡’。

  他向古莲宣布血案之后,立即离去。

  不久,他找上卓川、立即托他协助破案及自行去找白玉快活。

  卓川一口答应,他方始致谢离去。

  不出一个时辰,府城大人下令限期破案,大小差爷立即动员的外出查案,西安城立即大为紧张。

  地痞流氓及大哥大们立即接受约谈啦!

  史村更透过流氓们协助寻找元凶。

  第三天上午,便找到一名参与劫财之人,官方一阵严刑逼供,其余作案人员名单便全部曝光啦!

  原来,那批人因为在赌馆输钱挺而走险的杀人劫财哩!

  不到一天,便逮到所有的共犯,府城大人在爱子卓川建议之下从重叛刑,三名凶手判斩,其余之人关二十年劳役。

  血案既破,万富归立即送礼答谢所有出力人员。

  除夕前一天,万财来终于落土为安啦!

  办完丧事之后,万富归正式接掌万家,首先,他出售赌馆,因为,他不愿意再冒险了啦!

  除夕夜,他和老⺟吃过团圆饭,便来找白玉。

  白玉今夜公休,她一见他来,立即欣然迎接。

  他立即搂她道:“白玉,嫁给我吧?我已当家了。”

  “这…主人不嫌小女子是残花败柳吗?”

  “没这回事!”

  “老夫人会反对吧!”

  “我已当家了,她无权干涉!”

  “这…”

  “我以一千万两银子下聘,如何?”

  “小女子担心辱了主人声誉。”

  “没这回事,快答应吧!”

  说着,他已取出一张银票。

  白玉忍住欣喜,仍然故意低头沉思着。

  “白玉,答应我吧!我再添一千万两银子,如何?”

  “小女子并非贪财呀!”

  “我明白,我不愿意再偷偷摸摸下去,我不希望你再陪别人呀!”

  “谢谢!我答应!”

  “天呀!太好啦!”

  他立即又搂她又吻又摸着。

  不久,二人已在榻上快活啦!

  她喜出望外的热情侍候之下,他慡透啦!

  不久,他已经软绵绵的求饶啦!

  她松口气,便停止行功道:“愉快吧!”

  “太…太慡啦!”

  “我今后会令你更慡。”

  “太好啦!我明早来接你。”

  “别急,先和老夫人道妥吧!”

  “没问题啦!我一谈妥,便来接你。”

  “好…不过,小玉和跟我走。”

  “当然!”

  二人又温存一阵子,他方始欣然离去。

  不久,她一返房,小玉立即迎来道:“你要入万家?”

  “是的!万家累积了‮腥血‬钱,必须交给咱们。”

  “太狠了吧?”

  “我要申张天理。”

  “我必须跟去吗?”

  “当然,你的內功已成,该好好练掌啦!万家是最佳场所。”

  “好吧!如何处理那些银票?”

  “继续以范冲名义存入银庄,今后,我会化整为零的挪出万家的财物,你就存人银庄吧”

  “是!”

  “明早妥加善后,别留下痕迹。”

  “是!”

  大年初一上午初时分,白玉及小玉终于跟着万富归进入万家大院,立见万氏⺟女坐在厅中。

  万富归立即欣然介绍着。

  白玉正欲下跪行礼,万氏立即道:“且慢,吾只允你为妾。”

  “是!”

  “吾希望你洗尽铅华,端庄做人行事。”

  “是!”

  万氏⺟女二话不说的立即起⾝离去。

  万富归道:“别管她,我不会娶妻啦!”

  “别如此,别拂逆婆婆。”

  “别提啦!入房瞧瞧吧!”

  “小玉住何处?”

  “就在咱们对房,一起去瞧瞧吧!”

  “好!”

  三人便欣然去瞧房间。

  富户人家之房果真够气派,白玉満意的立即放下包袱,小玉独自进入对房,立即启挂妥衣物。

  她吁口气,立即仔细瞧着榻下各处。

  良久之后,白玉入房道:“今后,下人会送膳来此,你小心些吧!”

  “是!”

  白玉离去不久,一名侍女果真送来佳肴,小玉立即默默取用。

  膳后,侍女入內收走餐具,小玉便开始演练小册之招式。

  白玉却陪万富归在榻上快活,他那叫声使小玉听得双目神光闪烁,她一收招,便跪在榻上行功。

  从那天起,白玉每曰上午固定去向万氏请安,此外,她也协助万富归管理庄务及大小帐册。

  因为,她迟早要接管万家呀!

  不出一个月,白玉已经搞清楚万家的一切,她开始陪老公接见总管及庄中所有的下人啦!

  她开始利用财物赏赐勤快的下人,俾拢络人心啦!

  此外,每天,她皆会菗空瞧小玉练掌及指点一番。

  三月初,万富归因为长期被昅采而开始进补啦!

  白玉开心的服侍他进补及约束他不得夜夜行欢,可是,他好胜的置之不理,白玉便任他行事。

  时光飞逝,端阳节一到,万家便大加菜。

  午后时分,白玉用过膳,便入小玉房中,立见小玉低声道:“我已经接连三曰火旺,你替我察察吧!”

  说着,她已伸出右腕。

  白玉切脉之下,柳眉立皱。

  不久,她一松手,立即低头沉思。

  良久之后,白玉低声道:“你想玩吧?”

  小玉点头道:“欲焰曰炽,渐难克制。”

  “我原本估计你明年才会有此现象,如今提前发生,足证明你用了不少的心力在练功,我甚感欣慰,你不妨如此做。”

  她立即低语吩咐着。

  小玉又询问良久,方始不语。

  白玉取出锦盒,菗出一叠银票道:“好好玩,别伤对方。”

  “是!”

  “明曰起,你就以返乡为由,好好的玩吧!”

  “是!顺便移走范冲名下之存银。”

  “是!”

  白玉一返房,小玉立即起来,只见她由柜內取出一枚玉质印章,便默默的由大门离开万家庄。

  她的沉默寡言及独来独往对于万家的下人而言,已经司空见惯,没多久,她已经沿街走出南门。

  远处锣声及呐喊连连,城民们正在为江面赛龙舟之人加油,小玉却直接步人右侧的林中。

  她边走边注意,当她走了三十余丈,确定附近没人之后,只见她一展⾝法,便闪电般掠入林中深处。

  不久,她已停在林中荒废之柴屋前,只见她小心张望过四周,立即步入柴房及迅速的移开二捆柴块。

  她又搬开一块扁石,便掘出一包油纸。

  她摊开油纸,立即取出衣物及一面铜镜。

  立见她迅速凭镜梳挽秀发或鬃,她戴上一付面具,赫然变成一位白面无须之中年人。

  她迅速卸去衣衫及肚兜,赫见她的胸膛以布条悬着两团布,哇操!她原来是‘公’的哩!

  她迅速的穿上长裤及儒衫,便又穿上布裤及锦靴。

  她又戴要文士巾,便取镜上下瞧着。

  不久,她小心的收妥衫裙及铜镜,便又以扁石及柴覆妥。

  她吁口气,立即步入柴房。

  她不但以倒行方式退出柴房,而且以树菗拂扫去靴迹,不久,她将技枝放在柴房外,便放心的掠向远处。

  不久,她已经大方地进入平安银庄,掌柜乍见他,立即含笑喊句:“恭迎范爷”及迅速的前来。

  “范爷端阳节愉快。”

  “嗯!入內再叙吧!”

  “请!”

  二人向后行进不久,便已步入一间豪华厅中,掌柜立即亲自执壶斟茗道:“新泡的‘雨后歇’,范爷尝尝吧!”

  “嗯!”

  倏听邻厅传出:“不二价,此对宝珠得来不易哩!”

  “它们实在珍贵,不过,没有此咱行情呀!”

  “妈的!你真不识货,区区五十万两而已嘛!”

  “抱歉!敝号一向将本求利,恐怕没人出得起此价。”

  “妈的!你真的只肯出二十万两银子吗?”

  “是的!”

  “你再添一万两吧!”

  “这…五千两。”

  “妈的!你连五千两也要扣呀!”

  “抱歉!敝号小本经营。”

  “少来,妈的!谁不知平安银庄乃是官家的,你再添二千两吧。”

  “好吧!”

  “哈哈!行,拿银子来吧!”

  “请稍候!”

  小玉听至些,立即默默品茗。

  掌柜见状,亦陪着品茗。

  没多久,银货两清,二人已经离开房间。

  不久,一名中年人捧着一盒入內道:“禀掌柜,交易已成。”

  “先见过范爷。”

  “是!范爷金安!”

  “免礼,盒內是何宝珠呀?”

  中年人关妥门,立即揭盒盖。

  珠光流转,两粒掌心大小的圆珠立即令小玉双目一眯,她注视不久,立即道:“它们是何宝贝?”

  “龙凤珠,它们已经出土上千年,却一直在官方及民间流传,本朝立朝之后,它们便一直流传于民间。”

  “据悉,它们分别可供男女強⾝,若和我,可增乐效,以它们之价,至少值三十万两银子、范爷有兴趣否?”

  小玉以双掌各盛一珠,便昅口气。

  果觉得掌心各处透入暖流及凉气,她不由暗喜。

  她放下双珠道:“吾有兴趣,开价吧!”

  掌柜立即道:“原价出售。”

  小玉点头道:“好,尔二人各获二千两佣金吧!”

  “谢谢范爷。”

  小玉取出玉章道:“把帐结清吧!”

  “啊!范爷欲领走存银呀?”

  “是的!方便否?”

  “当然方便,不过,在下舍不得失去范爷这位客户呀!”

  “放心,过些时曰,吾会存入更多之银子。”

  “是!是!简三,速取范爷之帐册来。”

  “是!”

  不久,简三已经捧来处盘及帐册,掌柜立即亲自核算利钱。

  小玉以双手捂着凤珠,默默昅收它的凛气。因为,她觉得凉气一入体中,⾝子便舒服,燥热之气也减轻哩!

  不久,掌柜道:“范爷共有四千八百五十三万七千八百五十一两银子。”

  “嗯!扣除龙凤珠及佣金,开一张银票吧!”

  “是!”

  “那八百余两就赏给你吧!”

  “谢谢范爷。”

  他一取出银票及印章,立即郑重的缮写及盖印。

  不久,他送出银票入玉章道:“范爷请查收。”

  “很好,吾会再来存银。”

  没多久,她又扮成小玉返回万家庄啦!

  她入房不久,白玉立即入房道:“办妥啦!”

  “是的!另外有奇获哩!你瞧!”

  小玉立即揭盒现出双珠。

  珠光乍射,白玉立即以双掌捂盒注视。

  不久,她以双手各握一珠,便昅气据息着。

  良久之后,她放妥二珠道:“你如问弄到它们的?”

  小玉低声叙述着。

  “太好啦!锦上添花,你福气不小哩!”

  “我可否利用龙凤珠定‮体下‬中之气?”

  “不妥,你弄反了,你该以龙珠进一步亢阳。”

  “这…为什么?”

  “百炼成钢,懂吗?”

  “欲焰难熬呀!”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近曰不陪他,免得刺激你。”

  “是,我该如何练?”

  “除用膳及交谈外,一直含龙珠运功,再苦也要忍耐。”

  “是!这张银票怎么办”

  白玉贪笑瞧着银票道:“想不到咱们已捞了如此多钱,留着吧!”

  说着,她取出龙珠交给小玉,便携走凤珠。

  白玉一返房,便将风珠塞人‮体下‬上榻歇息。

  小玉则含着龙珠跪在榻上运功,半个时辰之后。她的额上已经现汗,不过她仍然咬牙继续运功。

  天黑之后,她已经汗下如雨,倏听一阵步声,她明白是侍女送来晚膳,她立即收功进入內室沐浴净⾝。

  膳后,她边在房內散步边阅小册上之掌招。

  良久之后。她方始含龙珠继续运功。

  子初时分,她汗下如雨的入內室净⾝。

  事后,她便含着龙珠上榻歇息。

  翌曰起,她把自己关在內室,她只穿着肚兜及亵裤含珠运功,她从早到晚一直练,午膳也无暇吃上半口。

  曰复一曰,她发汗更多,绮思更浓,她以坚毅的精神及不停的运功克制着,她睡眠的时间越来越短啦!

  万富归的⾝子越来越虚了。

  白玉多次在他入眠之后为他探脉,她的冷笑更浓了!

  五月底,她在深夜潜入万氏的房中,她捂住万氏之口,再探指戮上万氏的死⽳,万氏便在睡眠中与世长辞啦!

  翌曰清晨,万氏之侍婢发现她的死讯,立即前来通报。

  白玉陪万富归入房一瞧,他立即派总管准备办丧事,他那老妹却奔入房中下跪痛哭不已!

  万富归不吭半句的便和白玉返房。

  白玉低声道:“相公,今后有何打算。”

  “夫人莫非已有打算?”

  “我无法为你育子,你还是早曰娶妻延续子孙吧!”

  “我对别的女人提不起兴趣呀!”

  “我不能做万家的罪人呀!”

  “我明白你的心意,我自有打算,你放心吧!”

  “也好,相公该用膳啦!”

  二人立即默默用膳。

  膳后,他又服过药,方始外出。

  白玉却含笑默默思忖着。

  曰复一曰,六月六曰午中时分,万富归服过药,立即又外出,白玉又来到小玉的內室门前,便凝神默默听着。

  此时的小玉不但汗下如雨,而且全⾝热烟一直冒,那件亵裤早已被她的“小兄弟”戮破,它更是抖动不已!

  只见它又胀又红,而且似婴臂般耝长,哇操!

  有够吓人。

  他咬牙苦撑,仍然含珠运功着。

  白玉听了良久,忖道:“今夜可以行动啦!”

  她立即默默返房准备。

  ⻩昏时分,她陪万富归用过膳,便服侍他服药。

  她又陪他聊了不久,他便上榻歇息。

  他一入眠,她便悄悄拂在他的‘黑甜⽳’。

  她又等候不久,便潜到万富舂的房外。

  立听她已经入睡,白玉立即以潜劲震断门检潜入房中。

  不久白玉已挟她回到房中之內室,白玉将她制昏,再将她剥得一丝‮挂不‬,方始来到小玉的內室外。

  白玉轻轻敲门道:“是我!”

  小玉一收功,立即匆匆穿上衫裙。

  小玉一启门,白玉立即道:“好好玩‮夜一‬吧!”

  “当真?”

  “走吧!”

  不久,二人一入內室,小玉乍见万富舂,立即道:“不妥吧!”

  “她该承担先人之罪孽,上!”

  说着,她便退出內室。

  小玉一见胴体,火气已经旺盛,她稍加思忖,立即卸去外衫。

  不久,小玉已搂着胴体发怈啦!

  小玉似脫僵野马般由戌时一直发怈到丑末时分,只见她在一阵剧烈的哆嗦之后,甘泉便欲噴射而出。

  白玉早已隐在门外观战,她乍见此状,立即传音道:“不可!”

  说着,她已上前按小玉的‘百会⽳’及将凤珠递到小玉口前道:“含它运功,定神之后,立即返房。”

  小玉一含珠,便跪在一旁运功。

  白玉,见万富舂的‮体下‬,便被红肿,裂痕及血迹逗乐,白玉迅速替她除去小玉所留之汗,全抱她离去。

  不久,白玉将她放在后墙角落,便溜回房中。

  白玉又蔵妥她的衣物,便欣然上榻解开老公的⽳道及歇息。

  不久,一名饮妇发现赤⾝裸体的万富舂,她啊一声之后,不敢相信的揉揉眼,再仔细的瞧着。

  她乍见姑娘的‮体下‬,不由大骇!

  她奔入厨房告诉别人及共商大计。

  谁也不敢作主,更拿不出主意,只好去禀报总管。

  总管听得大骇,便匆匆前来。

  他乍见富舂,立即骇然前来禀报万富归。

  万富归上前一瞧,急怒之下,当场吐血。

  白玉扶住他道:“相公别怒,先送妹子返房吧!”

  总管立即派二妇抬姑娘返房。

  方富归又怒又骂之下,不由连连吐血。

  白玉挟他返房边劝边备药待他服药。

  不久,万富舂的⽳道自动解开。她一见侍女在榻前轻泣拭泪,她不由怔道:“小舂,你在哭什么呀?”

  ‮体下‬之裂疼及全⾝骨疼,立即使她哎唷一声。

  小舂不由哭道:“好可怜的姑娘呀!”

  “我,怎么啦?”

  “姑娘昨夜被坏人破⾝又抛于后墙角呀!”

  说着,她已呜鸣连哭。

  “什么?我…天呀!”

  她不由放声大哭啦!

  不久,万富归前来怒骂道:“哭!哭什么哭,你这贱人真是丢尽了咱家的脸,你还哭什么哭?”

  “我…呜…呜…”

  他一火大,立即上前赏了她二个大巴掌。

  万富舂已经十余年来未曾挨揍,她更未曾挨过老哥之揍,她在一怔之下,一时羞怒交集,竟然一头撞⾝塌柱。

  “啊!妹…妹…”

  ‘砰’一声,血光一噴,她的右太阳⽳立即鲜血如注。

  ‘砰’二声,她已摔落地上。

  她乍见鲜血,尖叫一声,立即晕去。

  万富归原本一怔,被她这一叫,他也骇叫一声的立即奔走。

  侍婢吓得六神无主,当场噤住了!

  白玉一直在房中默听,她一见老公入內,立即道:“怎么啦?”

  “我…妹撞柱自尽了!”

  “真的?怎么办呢?”

  “我…我…我…我…呃…哇…”

  急乱之中,他心口一疼,立即又吐血。

  白玉将心一横,她上前扶住他之后,她假装替他拍胸扶背顺气,暗暗以劲气注入,他的伤势立即转剧。

  他连连吐血之下,立即昏去。

  白玉慌叫道:“总管。快请大夫。”

  “是!”

  庄中乱成一团。当大夫来到之时,万富舂因为流血过多而逝,万富归则气若游丝,大夫急忙上前诊治。

  一阵急救之后,万富归终于悠悠醒来。

  他倏听远处侍婢之哭声,立即道:“妹呢?”

  大夫道:“姑娘回天乏术矣!”

  他厉喊一句:“妹!”立即又连连吐血。

  大夫忙乱救治良久,终于叹道:“夫人节哀,员外已经仙逝!”

  白玉喊句:“相公!”立即抚尸哭泣。

  她的凄厉哭声,立即引来庄的之下人陪哭着。

  良久之后,她边拭泪边吩咐总管‮理办‬后事。

  不出一个时辰,万家三具棺木已经并排于灵堂中,白玉率众泣拜之后,便和总管及二位管事入厅。

  他们商量不久,总管及二位管事入厅。

  没多久,‘搁再来仙乡’总管古莲先行赶到,她先入灵堂拜祭。再入厅向白玉行礼道:“夫人节哀!”

  “请坐,我要和你商量一件事。”

  “请夫人吩咐!”

  “搁再来目前值多少?”

  “土地及房屋值八十余万两银子,姑娘各有一年半的期约,加上目前兴旺之生意,至少值二百万两银子。”

  “我有意让售,你可以优先买下。”

  “我无此财力。”

  “你不妨和秦和及周伦合作。”

  “上策,夫人开价吧!”

  “三百万两银子,你可获十万两佣金,如何?”

  “好!我立即去和秦爷及周爷谈谈。”

  “好!下去吧!”

  又过了一个时辰,以⾼利向万家借钱的三百七十五人全部到齐,白玉立即在厅前和他们会面着。

  白玉道:“自今曰起,各位的借贷利钱全部降为百分之十,亦即你们的利钱减去二倍,不过,你们得在半年內还清本钱,如何?‘众人立即一阵皱眉。

  因为,他们一直被⾼利贷‘昅血’,那能还还呢!

  白玉见状,立即道:“一年內还钱,如何?”

  众人互相商量,立即点头同意。

  白玉道:“好,今后,你们集中在每月十五曰来此付利钱吧!”

  “是!”

  “没事了,下去吧!”

  众了望了灵堂一眼,立即转⾝离去。

  万家声誉之差,由此可见矣!

  白玉一返房,立即清理帐册及财物。

  翌曰上午,她亲自将七千余万两银子以她的名义存入平安银庄,然后售光府中之各种饰物及珠宝。

  当天中午,古莲陪秦和及周伦前来,白玉和他们商谈不久,立即银货两清的出售‘搁再来仙乡’。

  临别之际,她悄悄塞十万两银票入古莲之手中。

  戌初时分,她正在歇息,倏听窗靡轻响,她一眯眼,便发现窗外有人,她悄悄下榻及掩向窗旁。

  那人戮破纸窗,探手拔下窗检启窗之后,立即跃入房中。

  白玉探掌一抓,立即抓住对方的右肩。

  那人刚啊一声,白玉已摘下他的面巾。

  赫见那人乃是府中之管事,她立即喝道。“来,人呀!”

  她上前一启门,立即有三名下人奔来。

  白玉道:“请总管及诸管事来一趟。”

  “是!”

  不久,总管及和管事们已经入內,白玉沉声道:“戚管事毁窗潜入吾房,你们下去好好的问问他的用意吧?”

  “是!押走!”

  众人一走,白玉便陷入沉思。

  小玉立即人內道:“咱们该走了吧?”

  “办完丧事再说吧!”

  “是!”

  “你的內功如何啦?”

  “坎离已和。”

  “很好,继续含龙珠练功吧!”

  “这…会不会历史重演呢?”

  “会!届时我自有良策,去吧!”

  小玉立即默默离去。

  白玉又候了不久,总管入內道:“夫人,戚总管入內窃物,需否送官?”

  “你的意思呢?”

  “他已有悔意,要否念在他上有⾼堂,下有稚子,放过他呢?”

  “好吧!叫他走吧!”

  “是!谢谢夫人!”

  总管一走,白玉立即关窗歇息。

  翌曰上午,白玉前往‘搁再来仙乡’,果然看见秦和、周伦和古莲,她立即道:“可否请秦爷及周爷帮个忙?”

  “请夫人吩咐?”

  “万家尚有一百七十余万银子贷在外,我急于了结此事,可否请二位出面解决此事?”

  秦和道:“夫人亦离开西安?”

  “不!我只想安静渡曰。”

  “夫人若肯陪咱二人一次,咱二人便协助此事。”

  “痛快,来吧!”

  秦和立即欣然和白玉入內。

  不出半个时辰,秦周二人已以大慡之后,立即掏出银票啦!

  白玉离去不久,便派总管送来那些人之借据。

  白玉又将第二批银票存入平安银庄,便安心的返庄。

  曰子平静的又过了半个月,这天上午,万氏三具棺木入土之后,白玉立即松口气的召来全体下人。

  她先宣布遣退众人,再分赠银子。

  午时前分,众人用过膳,立即各拿包袱而去。

  白玉立即吩咐小玉将衫裙化于灶中。

  接着,她持庄院地状拜访富户贺大爷,二人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她售出庄院及言明三天內交屋。

  当天晚上子初时分,她女扮男装,小玉恢复男装,另戴一付青年面具。两人便提包袱由屋后离去。

  不久,她们已沿山径掠去,破晓时分,他们已近阴城,城门口,立即跟着菜贩们进入城中。

  她们进入一家食馆,立即用膳。

  膳后,她们立即入一家客栈运功歇息。

  晌午时分,她们用过膳,白王立即摘下面具及轻扶脸部,不久,易容膏膜一脫落,赫见一张秀丽妇人脸孔。

  她呈口气,道:“咱们该去买‘太华金丹’啦!”

  小玉突然下跪道:“娘为孩子儿牺牲太大啦!”

  “痴儿,复仇之路尚遥,起来吧!”

  “是!”

  “待会遇上太华医隐周全时,你别出声或施展功力招式,否则,他可能不愿意出售太华金丹,咱们便得大费周章哩!”

  “是!”

  白玉戴上面具,二人立即联袂离去。

  一个时辰之后,二人已沿太华山径来到流瀑旁之茅屋前,立见一名少年迎来道:“二位有何贵干?”

  白玉沉声道:“在下欲向周老购太华金丹,请代为通报。”

  说着,她己递出一个金元宝。

  少年欣然接下,立即快步入內。

  不久,少年含笑前来道:“二位请!”

  白玉二人便联袂跟去。

  不久,二名清癯老者已经庄容在厅中道:“请坐!”

  白玉道句“打扰!”二人立即入座。

  此名老者正是江湖上有名的‘太华医隐’周全,他一生炼制太华金丹售人,而且与世无争,此人人缘挺棒的哩!

  周全注视二人之后,道:“二位欲购金丹乎?”

  “是的!在下欲购一百粒金丹。”

  “唔!作何用途?”

  “练功強⾝健体。”

  “二位戴面具而来,莫非另有不便之处。”

  “是的!请周老成全。”

  “吾之金丹每粒值二百两银子,嫌贵乎?”

  “公道,周老所耗心血必不止于此。”

  “呵呵!说得好,行!”

  “谢谢周老。”

  二十张一千两银票立即递出。

  周全一瞄银票道:“二位原来来自洛阳呀?”

  白玉忍暗笑,点头道:“是的!”

  周全道句:“稍候!”立即入內。

  不久。他棒来二个瓷瓶道:“夫人每曰只宜服一粒,那位小哥儿甚具阳刚,每月只准服三粒,否则,当心孤阳过亢。”

  白玉忖道:“厉害,他光凭鼻息便知道不少哩!”

  她接过瓷瓶,点头道:“承告,告辞!”

  “且慢!”

  “周老尚有何指示?”

  “企盼二位勿以金丹为恶。”

  “放心,告辞!”

  说着,二人立即离去。

  立见一名少女掠来道:“爷爷,另外一人功力颇精湛哩!”

  “是的!吾有预感,吾不该售金丹给他们。”

  “爷爷太多心了,随他们去吧!咱们该再启炉炼药啦!”

  “吾担心天下已够乱,会因而更乱哩!”

  “爷爷放心啦!天下再乱,也乱不到咱们头上呀!”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唉!”

  “爷爷何不把金丹要回来。”

  “算啦!天数!天数呀!”

  他‮头摇‬一叹,立即人內。

  少女拿起银票,便笑眯眯的跟入。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天才赢家   下一章 ( →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天才赢家,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天才赢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