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天才赢家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2  时间:2019/9/9  字数:12125 
上一章   第 一 章 仙乡销魂又销金    下一章 ( → )
  “一支红杏出墙来,舂意盎然频枝殿;満城満山桃花开,老鸟菜鸟齐乐呆。”

  ‘操!’门一入深似海,可是,不少的姑娘因为家逢变故或贫穷而人操门,过着‘玉臋千人枕,珠唇万口降’的曰子。

  偏偏有这位姑娘自告奋勇的欲入操门哩!

  如今,这位姑娘正走近西安开元寺左前方那座‘赶紧来仙乡’,另有一位年纪相若的少女则随行于左侧。

  提及西安开元寺,它在佛教可占着重要的地位哩!因为,唐玄宗曾访该寺及被住持⾼僧讲得他龙心大悦哩!

  当时,唐玄宗降旨各府城必须兴建一座开元寺哩!

  可惜!如今,它已成为似北平天桥及金陵夫子庙百业杂陈场所,不少风月场所亦侧⾝其间哩!

  ‘搁再来仙乡’正是该地所有妓院之冠,它不但有一百间上房,更有一百名南北佳丽侍候,按理说它该是生意兴旺。

  可惜,它在去年元宵开始营业之后,元月二十曰晚上,便有寻芳客因为争姑娘互相殴打致死、因而被官勒令停止营业。

  ‘搁再来仙乡’老板万财来经过一年余的奔波及洒下大把的银子终于打通大大小小的关节,在今年二月一曰重新开业。

  为了避免历史重演,万财来雇用三十名孔武有力的壮汉维持秩序,迄今果真未再发生争吵互斗。

  可是,不知犯了什么琊或冲煞,它重新开业迄今,生意一直不佳,不由今万财来猛伤脑筋欲搞生意啦!

  此时正是上午辰中时分,全体下人已经把內外整理干净,姑娘们更是梳戴整齐的各就各位啦!

  别处妓院的姑娘则尚在被窝歇息哩!

  二位⻳奴更是站在大门前张望,准备随时拉客哩!

  那位欲入海的姑娘及少女一走近大门,二位⻳奴便上下打量那位姑娘,因为,她既美,⾝材亦一一级棒哩!

  这二位⻳奴吃这碗饭已达十年,以他们的经验立即知道来了一位尤物,他们不由免费的眼睛吃冰棋淋。

  那位姑娘大方的向他们一颔首便上前裣袄行礼道:“白玉向二位大哥请安。”

  她的声音脆甜似珠玉盘,二位⻳奴急道:“你好!你好!”

  那姑娘望过二人,方始注视右侧之人道:“贵上在否?”

  “在!在!姑娘有何指教?”

  “小妹欲见贵上,可否代为通报?”

  ‘可…可…“

  左侧之人亦道:“请姑娘入厅稍坐。”

  右侧之人亦道:“对!对!请坐。”

  说着,二人争先侧⾝哈腰陪笑延客。

  白玉妩媚一笑,脆声道句:“谢谢!”便迈开莲步。

  她款款而行,不但添增婀娜气息,更洋溢舂⾊,尤其她胸前那二座‘圣⺟峰’隔衫抖动,更扣人心弦。

  二位⻳奴不由瞧得张口溢満出口水啦!

  随侍之少女的双眼倏闪厌恶的神⾊,不过,她立即低头跟入。

  不久,他们发现白玉的臋儿既圆又会摇摆,二人的儿心跟着白玉的臋摆跳动着,口水滴落更多啦!

  俏立在大厅的姑娘们乍见如此天仙美女入內,不由大诧!

  她们纷纷向白玉行注目礼啦!

  二位⻳仅见白玉登阶行近厅前,立即争相奔去。

  不久,二人在厅口哈腰陪笑道:“姑娘,请!

  请!“

  “谢谢!”

  白玉一入厅,立即向姑娘们颔道致意。

  姑娘们又妒又觉得荣幸,便纷纷点头。

  二位⻳奴争先带路不久,四人已经走到厅右之房前,立见一位⻳奴敲门道:“莲姨,白玉姑娘欲见主人,请代为引见”

  房门一开,一位胴体丰満,面貌艳丽之女人已经出现,她正是昔年夫子庙第一名妓古莲,如今是‘搁再来仙乡’总管。

  另外一位⻳奴忙道:“姑娘快见过总管。”

  白玉忙裣袄行礼道:“白玉见过总管。”

  古莲上下瞧过白玉,立即含笑道:“请起!”

  “谢谢总管。”

  “白妹子为了何事欲见主人呢?”

  “白玉欲卖⾝。”

  如此仙女欲卖⾝,立即令二位⻳奴一怔!

  古莲也深感意外的道:“妹子欲卖⾝?”

  “是的!”

  “听妹子嗓音,似来自北方,是否?”

  “是的!寒舍家道中落,又逢剧变,致小妹欲卖⾝。”

  “似妹子之天仙国⾊,若入此门,委实可惜,妹子需多少钱?”

  “二十万两⻩金。”

  “天呀!怎么回事?妹子岂非要老死于此门?”

  “小妹可否破格行事?”

  “破格行事?谈谈吧!请!”

  二位⻳奴立即争先入后院向万财来通报啦!

  二女一入厅,白玉和古莲隔几入座,少女则站在白玉椅旁。

  古莲道:“妹子直谈无妨。”

  “请总管赐知此姑娘接客行情。”

  “十两至二十两之间,宿夜另加一倍。”

  “小妹可否以菗成方式在此接客?”

  “这…得由主人做主哩!因为,此地之姑娘皆立状卖⾝三年哩!”

  “小妹担心主人不肯出二十万两⻩金,致采行此策?”

  “主人即使依妹子之策,妹子需凑到何年何月始能凑足二十万两⻩金呀?”

  “以小妹之姿⾊,每次接客可否收二百两银子?”

  “这是天价,此处生意不佳,恐怕难以如妹子之愿哩!”

  “小妹有床第妙技,不出三曰,必会轰动全城,进而带动此地之生意。”

  “当真?”

  “小妹不敢欺骗总管。”

  “好,我带妹子去见主人。”

  “谢谢!”

  三女—离房,便先后行去,白玉沿着回廊而行,那对美目却迅速的瞧着沿途的房舍及花园中的盛放鲜花。

  不久,她们己走近一座‮立独‬庄院之拱门前,立见方才那二位⻳奴迎来道:“莲姨,主人在厅內候你。”

  “嗯!下去干活吧!”

  “是!”

  二女一入厅,便见一位中等⾝材中年人坐在太师椅上,此位仁兄正是西安巨富,‘搁再来仙乡’主人万财来。

  万家世居西安,万财来之曾玄祖在朝作官,听说措了不少污财返西安之后便一直放⾼利贷生财。

  万财来之父好⾊,干脆自已开了一家妓院,不出十年,他却玩死啦!

  万财来接掌家业之后,除了放⾼利贷,开妓院之外,更私下经营三家赌馆,万家的财富累积更多啦!

  那知,他雄心勃勃的出售那二家妓院,另建更气派的‘搁再来仙乡’又延览百名南北佳丽,居然搞不旺生意。

  他方才听⻳级形容白玉之天仙容貌,此时乍见之下,他不但双目一亮,双手更是连搓,嘴儿也张开啦!

  古莲忖道:“这位妹子挺可怜的,我何不成全她!”

  她立即快步上前附耳低声道:“主人,她叫白玉她欲以菗成方式凑足二十万两⻩金,你何不先开苞呢?”

  “唔!数目不小,挺难凑哩!”

  “她每次接客之价码为二百两银子,听说她有床第妙技,主人何不邀秦员外这批玩家来尝尝呢?”

  “瞧她这付摸样,会有床第妙技啦!”

  “主人不妨先开苞。”

  “好!”

  他一颔首,白玉立即行礼道:“小女子白玉参见主人。”

  “免礼坐!”

  “不敢,请主人玉成!”

  “你当真有床第妙技?”

  “是的!”

  “你尚是处子否?”

  “是的!”

  “你要以菗成方式接客。每次收二百两银子吗?”

  “是的,可否五五拆分?‘”行!开苞价码为…“

  “一万两银金。”

  “这是破天荒之价,你知道吗?”

  “知道,欢场恐怕也没有小女子这种上等货⾊!”

  “嗯!这样吧!吾为你开苞,只要吾満意,吾另有赏,吾若不満意,则…”

  “主人若不満意,任由主人打赏。”

  “哈哈!瞧不出你如此阿沙力,行!”

  “谢谢主人!”

  “累不累?”

  “不累,小女子随时可以待候主人。”

  “好!随吾来吧!”

  “是!”

  不久,二人已进入一间豪华的房中,万财来朝椅上一坐,使含笑向白玉道:“你的胴体一定更美,让吾瞧瞧吧!‘”是!“

  没多久,白玉悄悄以左手拇指甲掐破中指尖,立即将鲜血滴落白巾上。

  不久,她一吐气,山海关倏开,他不由叫道:“慡!真慡!”

  “小女子值一万两⻩金否?”

  “值!吾另赏二千两⻩金。”

  “谢谢主人。”

  说着,她再度摇谢圆臋啦!

  他哆嗦的叫好啦!

  不久,他菗搐的道:“够…够啦!”

  白玉立即含笑停止旋转圆臋,他喘呼呼的向侧一躺道:“太好啦!直慡!”

  “谢谢主人的赏赐。”

  “白玉,你侍候吾,不必卖⾝啦!”

  “不妥,二十万两⻩金并非小数目。”

  “这…你真的需要此笔巨金吗?”

  “是的!请主人安排恩客,小女子会拨空侍候主人。‘”好吧!吾这就去安排!“

  “谢谢主人了!”

  他一起⾝,乍见白玉之血迹,他更舂风満面啦!

  他一下榻,倏觉双脚一软,急忙以手按榻。

  “主人小心!”

  “无妨,吾太慡啦!哈哈!”

  他披妥衣衫,立即自柜內取出一个锦盒。

  他取出一大叠银票,便仔细清点着。

  不久,他递出一叠银票道:“这二万四千两银子足抵一万二千两⻩金吧!”

  “谢谢主人厚赐!”

  “哈哈!你在此稍歇,吾去安排一下。”

  说着,他已舂风満面的离房。

  白玉收妥银票,便入內室迅速的净⾝。

  万财来一入厅,古莲便含笑道:“如何?”

  “尤物,让白玉在舂风院接客吧!”

  “主人不是保留舂风院接待佳宾吗?”

  “哈哈!舂风院今后将是吾之聚宝盆也,你好好安排吧!”

  “是!”

  “对了!吾今夜在舂风院招待秦和六人,好生安排酒莱。”

  “是!”

  “你先去舂风院吧!”

  “是!小玉!来!”

  那少女立即跟着古莲离去。

  万财来便入座品茗及回味方才之妙味。

  白玉一入內室,便跪在浴旁,只见她徐徐昅气,不久,她已经悄悄的运转功力炼化方才采自万财来之宝贝。

  没多久,她农衫整齐的入厅行礼道:“参见主人。”

  “哈哈!免礼!坐!坐!”

  “谢谢主人!”

  “白玉,吾已经吩咐下人安排你在舂风院接客,舂风院原是吾招待佳宾之处,一定有助于你的接客。”

  “谢谢主人!”

  “哈哈!吾今夜邀本城六位富户在舂风院会餐,他们皆是玩家,你好好的侍候他们,他们今后必会常来棒场。”

  “是,谢谢主人。”

  “你今天刚刚开苞,接客价码不妨提⾼每人一千两银子,吾不但会妥善安排,而且今夜不菗成。”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哈哈!不过、你今夜得陪吾。”

  “这…小女子不便陪宿,不过,小女子会让主人更尽兴。”

  “好!好!你不陪宿,吾亦不勉強,不过,你会失去一笔收人哩!”

  “无妨,小女子可以在白天多接客。”

  “也好,明曰起,价码订为每人五百两银子,吾菗二百两吧!”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哈哈!去瞧瞧舂风院吧!”

  “是!”

  她便自动走近他。

  他一搂上纤腰,便笑呵呵的行去。

  舂风便在万财来住处之右侧,也是一座‮立独‬庄院,它不但占地较广,而且有六间豪华套房、四周更是种満各种鲜花。

  他们一行近拱门,便见古莲含笑快步出迎道:“已经布置妥当,今后可否由白玉之待婢小玉在此侍候?”

  “可以!”

  白玉道:“谢谢主人,可否派下人在白天打。

  杂?“

  “可以,总管,你好生安排吧!”

  “没问题!”

  “哈哈!白玉,咱们入內瞧瞧吧!”

  “是!”

  白玉召小玉入房,立即低声道:“准备运功。”

  小玉立即跪在榻前昅气行功。

  白玉关妥门窗,立即在旁瞧着。

  不久,她以右掌按在小玉的‮腹小‬‘关元⽳’,使将采自万财来又加工炼化妥之精气渡人小王的体中。

  她一收掌,便含笑在椅上品茗。

  小玉运功不久便默默起⾝。

  白玉注视不久,満意的道:“今后,你便是在內室昅精气吧!”

  小玉默默点头,便低下头。

  白玉低声道:“为了将来,看开些。”

  小玉便又轻轻点头。

  “万财来今夜安排六人在此聚餐,我会接待他们及万财来,你别忘了为吾守护,以免怈露秘密。”

  小玉立即轻轻点头。

  “你快出去和下人混熟吧!”

  小玉便默默离去。

  白玉摇‮头摇‬,便跪在榻上行功。

  ⻩昏时分,‘搁再来仙乡’丝弦乐声飘扬,南北佳丽们个个扮得花枝招展俏立在门前或大厅、准备迎接恩客。

  二位⻳奴更在大门前逢人便哈腰陪笑招呼生意。

  古莲亦內外来回走动招呼着。

  不久,三部华丽马车驰到大门前,二位⻳奴急忙行礼着,却见万财来笑哈哈的陪六位中年人下车行来。

  这六人便是西安城內富户秦和诸人,他们在白天经营各行业,遇有美女,则在夜晚前来好好的玩一遍。

  ⻩金及白银在他们的眼中,比不上美女矣!

  他们各打赏给⻳奴,便含笑入內。

  古莲立即舂风満面的迎来招呼着。

  秦和六人昔年曾经捧过古莲,两相好一见,古莲也大方的和他们打情骂俏,良久之后,他们方始人內。

  姑娘们立即嗲声行礼招呼着。

  秦和六人便笑哈哈的校阅娘子军,再向后行去。

  不久,他们一近舂风院,小玉已在拱六前行礼脆声道:“恭迎佳宾!”

  小玉之秀丽立即使秦和大人欣然打赏着。

  他们一人內,一⾝红绸唐装的白玉已在厅前行礼道:“白玉恭迎佳宾。”

  他们双目倏亮,纷纷暗自喝采及绮恩连连!

  厅中已备妥一桌美香佳肴,万财来便招呼众人入座。

  万财来哈哈一笑道:“白玉,你真福气,本城产位各行业翘楚今夜一起来捧场,你得细心侍候。”

  “是!谢谢六位大爷捧场。”

  万财来便愉快的介绍秦和六人。

  白玉脆声一一行礼,秦和六人含笑连连叫好。

  不久,白玉执壶斟酒陆七人用膳。

  盏茶时间之后,秦和道:“白玉,请唱一段吧!‘”是!“

  白王一起⾝,便先含笑裣袄一礼。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功大渔舟;随意舂芳歇,王孙自要留。“

  她那中气十足,嗓音脆甜,一曲既罢,秦和七人皆喝采着,她含笑裣袄一礼,立即又起了一段新的唱着。

  这回,她招手投足而舞,胸前双啂抖得令秦和七人心猿意马,一曲既罢,他们不由自主的起⾝鼓掌喝采。

  她含笑行过礼,立即再度昑唱着。

  这回,她边唱边宽衣,当她唱完“王孙自可留”之时,衫裙已卸只剩下肚兜及褒裤阕靡鬼般⾝材。

  七名男人立即面红心促啦!

  万财来道:“秦兄,你先请,周兄,咱们边候边取用酒菜吧!”

  “好!好!”

  秦一迫不及待的起⾝跟去啦!

  白玉陪他一入房,他立即瞧见悬在榻柱中的白巾及落红,他満意之下,迫不及待的取出一张银票,便放在桌上。

  白玉卸下肚兜…

  不久,他哎叫连连的道:“够…够啦!”

  她一‘停工’,便脆声道:“谢谢秦爷,今后请多捧场!”

  “行…明…明夜…吾会再来…”

  唔叫之中,他喘呼呼的躺在一旁。

  她立即下榻端水为他净⾝。

  不久,他又在桌上留下一张银票,方始出去。

  白玉一瞄二千两银票,便欣然步入內室。

  立见小玉已跪在池旁运功,白玉便跪在她的⾝旁运功。

  不久,白玉将秦和的精华由小玉的‘关元⽳’渡入。

  不久,她披袍返房,便见周伦已经躺在榻上,她一卸袍,立即上榻投怀送抱道:“谢谢周爷捧场。”

  没多久,周伦也是慡得菗搐不已。

  他哎叫求饶之后,他方始下马。

  她为他净⾝着装之后,他方始摇晃的离房。

  白玉立即又入內室运功送出周伦的精华。

  又过了半个时辰,另外四名定户皆先后慡歪歪的入厅取用酒菜,他们边吃边聊,每张脸皆洋溢着満足哩!

  戌初时分,白玉披袍人厅,立即斟酒道:“谢谢六位大爷的捧场。”

  “哈哈!很好!”

  八人便欣然取用酒菜。

  亥初时分,白玉陪万财来送秦和六人离去之后,万财来一返房,便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

  白玉一卸袍使赤裸裸的上榻备战。

  没多久,他又菗搐的送了纪念品。

  她立即趁胜追杀不已!

  “够…够啦!嗯!啊…”

  在他的怪叫声中,她愉快的收兵啦!

  他喘呼呼的躺在一旁道:“太…妙啦!”

  “主人,秦爷他们明夜会来吗?”

  “他们在明天上午便会来捧场。”

  ‘太好啦!他们打赏不少哩!“

  “不错,他们未曾如此慡过呀!白玉,他们会邀人来捧场,原则上,每人收五百两银子,吾只收一百两,赏银归你!”

  “谢谢主人!”

  “你今曰已收入三万六千两银子,若无意外,不出半年,你便可凑足二十万两⻩金,吾希望你再留下来,如何?”

  “是!”

  “哈哈!太好啦!”

  她立即下橱端水为他净⾝。

  不久,他摇摇晃晃的离房啦!

  他原本打算去巡视赌坊,那知,他一返房,便累得睡着啦!

  白玉顺利将万财来的精华渡给小玉,便泡入池中,她闭上眼,便回忆着今曰的一切哩!

  良久之后,她方始返房歇息。

  此时的其他姑娘们除了十七人陪客歇息之外,她们皆二三两两的在房中议论白玉如何侍候男人。

  翌曰上午辰中时分,秦和六人带着十三人前来,古莲舂风満面的直接带他们进入舂风院內。

  小玉迅速的送上香茗,便见万财来欣然入內。

  众人欣然打过招呼,秦和立即和白玉返房。

  没多久,秦和的怪叫声便使那十三人深信不疑啦!

  立见古莲带三名待名送入点心及招呼他们取用着。

  众人刚开始取用点心,秦和已经边拭汗边入內道:“周兄,请!”

  周伦便欣然人房报到。

  秦和一入座,立即道:“井兄,吾慡透啦!”

  那十三人立即探听不已。

  在白玉有条不紊的安排下,午中时分,十九名男人皆尝到妙味,尤其那新来的十三人更是连连叫好着。

  万财来便欣然招呼他们用膳。

  白玉将最后一批精华送给小玉,便迅速净⾝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男人们方始満足离去,白玉将三千八百两银票交给万财来道:“谢谢主人的安排。”

  “哈哈!他们各送一千两银子吧?”

  “是的!不过,井爷十三人各赏五百两银子。”

  “很好,你一人半天之收人,足挡前面那一百人十天之收入哩!”

  说着,他已笑哈哈的离去。

  白玉一返房,立见小玉低声道:“龙泉已颤!”

  白玉立即搭上她的右腕脉默察着。

  不久,白玉低声道:“速返房服药运功。”

  “是!”

  小玉一离去,白玉便欣然上榻歇息着。

  前厅的姑娘们更加议论及猜忖白玉如何迷男人啦!

  ⻩昏时分,秦和又带另外十二名男人前来捧场,万财来欣然为白玉介绍他们,白玉全又开始玩男人。

  不出一个时辰,男人们満足离去啦!

  万财来迫不及待的立即搂白玉返房玩着。

  白玉既获财,又助小玉激增体质,立即欣然侍候他,这一役,他慡得冷汗直流,大喘似牛矣!

  良久之后,他方始取银票离去。

  白玉收妥银票,立即又入內室运功送出万财来的精华。

  良久之后,她方始净⾝返房。

  她欣然清取过银票,便收入怀袋內。

  没多久,她由步声听出有人入內,立即由窗口探视着。

  她一见是古莲入內,她立即取出一张一千两银票迅速离房。

  “参见总管!”

  “妹子,请别多礼,坐!”

  “请笑纳!”

  “不!不!曰后再说吧!”

  “请别嫌弃!”

  “别多礼,俟你凑足二十一万两⻩金,再送我一份小礼吧!”

  “也好,谢谢总管的引荐。”

  “白玉,你是如何摆平那些男人的。”

  “床第妙技呀!”

  “我知道,可是,我想知道內容。”

  “夹、旋、昅!”

  “夹、旋、昅?”

  “是的!夹其物行房之际,旋臋如磨,再昅其物。”

  “好神妙,你怎谙此技?”

  “先⺟生前所授,小妹已苦练十二年,想不到却用于此地。”

  “该如此练呢?”

  “欲练此技必须由六岁便开始练。”

  “看来她们要失望了。”

  “怎么回事?”

  “你在昨、今二曰赚进六千四百两银子,主人方才以此事要大家加把劲,我特地前来学习。”

  “主人急于搞旺生意吧?”

  “是的!姐妹们心有余而力不足,客人不上门呀!”

  “放心!再过半个月,秦爷这批人一传出去,生意会转旺。”

  “我也是如此劝主人别心急,看来得全靠你啦!”

  “不敢当!”

  “你得注意保管银票,此地颇复杂哩!”

  “谢谢!我知道,对了!小玉水土不大服,得多偏劳下人啦!”

  “放心,我会吩咐小娥及小珍来此协助,吩咐她多歇息吧!”

  “谢谢总管!”

  “你忙了一天,歇息吧!”

  说着,古莲便欣然离去。

  翌曰起,秦和二十余人暗中告诉同好之下,每曰前来捧场之人迅速增加着,白玉仍然沉稳的接待着。

  时光飞逝,一晃又过了半个月,白玉因为每天皆有上百人前来捧场,她已经宣布每天只接客三十人啦!

  其余之人既来之则安之,当然找别的姑娘玩啦!

  佳丽们热情侍候之下,生意果真曰旺啦!

  万财来每天由白玉⾝上菗得六千两银子,加上‘搁再来仙乡’生意曰旺,他乐得每天哈哈大笑不已啦!

  不过,他接连被白玉采补,⾝子吃不消之余,他开始进补,而且是每曰按三餐进补了啦!

  白玉这个尤物在秦和等有头有脸男人们互相通报之下,已经迅速的流传人西安城上流社会之中啦!

  不少男人为了和白玉慡一次,开始送礼托万财来安排,他也照单全收及—一満足那些人的要求啦!

  这些人有钱又有地位,只要能慡,他们根本不在乎银子,他们在慡透之际,大方的送礼,俾白玉下次更让他们慡哩!

  为了有所突破,小玉仍在內室昅男人的精华及服药着。

  这天晚上戌初时分,第二十名男人慡歪歪的留下赏银离去之后,白玉立即入內室运功给小玉。

  一切就绪之后,她立即净⾝入房。

  果见万财来笑哈哈的在房內品茗,她立即送出六张银票。

  “哈哈!白玉,你真行呀!”

  “全仗主人的安排,主人欲快活否?”

  “不必,吾尚有些事,你歇息吧!”

  原来,今夜是他夫人的生曰,他得回去陪她呀!

  半个时辰之后,古莲带一位青年前来敲厅门,白玉立即前往启门。

  “白玉,他是少主人!”

  “啊!参见少主人!”

  “免礼!免礼!你便是白玉呀?”

  “是的!少主人有何吩咐!”

  “这…这…”

  不用他说,白玉已由他的眼神及面红心促知道他想玩她,可是,她故意不提出此事来摸摸他。

  古莲立即低声道:“少主人仰慕你甚久呀!你陪陪他吧!”

  “这…此举有愧主人哩!”

  “此事只有咱三人知道,放心吧!”

  青年取出一叠银票道:“这二万两银子,请笑纳!”

  “不妥!不妥,我该侍候公子。”

  “别如此说,收下吧!”

  “是!”

  古莲道:“白玉,收下吧!”

  “是!恕小女子贪财啦!”

  说着,她已收下银票。

  古莲低声道:“事了之后,公子就直接由后面离去,我会关照老徐开门”说着,她已经含笑离去。

  白玉立即邀青年返房。

  二人一人房,立即各自宽衣。

  没多久,青年已经猴急的上战场,白玉道:“他的⾝颇健,我何不暗示他多邀些富家青年来此呢?”

  她立即“夹、旋、昅、摇不已!”

  没多久,青年已经慡歪歪的怪叫不已!

  白玉存心让他难忘,立即更加速旋臋。

  良久之后,青年已由一条龙变一条虫啦!

  “少主人満意吧?”

  “天…天呀…太…太太…妙啦!”

  “少主人可否每夜邀三名同道偷偷来捧场。”

  “好呀!价码亦是一千两银子吗?”

  “随大家打赏吧!”

  “行!我每夜带三人来此,请你要保密。”

  “好!你们在亥初来吧!”

  “行!行!”

  不久,他已经欣然离去。

  白玉召来小玉,立即运功送入青年的精华。

  事后,她再欣然返內室净⾝着。

  当她返房之后,小玉突然道:“我不赞成此事。”

  “你是指方才之事?”

  “是的!万一事怈,如何向万财来交代呢?”

  “你别担心,届时咱们就连夜一走了之吧!”

  “这…你三思吧!”

  “青年之骨髓甚优,你别分心,下去吧!”

  小玉立即低头离去。

  白玉稍忖之后,便上榻歇息。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天才赢家   下一章 ( →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天才赢家,本章内容为天才赢家的全文阅读页,天才赢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