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光晕·洪魔》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晕·洪魔  作者:威廉·C·迪茨 书号:43786  时间:2017/11/12  字数:9660 
上一章   第12章(上)    下一章 ( → )
  战斗部署时间:+76时18分56秒(斯巴达117的任务钟)

  抢夺来的女妖战斗机上,接近“秋之柱号”的途中。

  女妖战斗机呼啸着穿越狭窄的山谷,来到一片贫瘠的荒原上。战斗机的阴影领先一步,仿佛急于第一个到达“秋之柱号”士官长感到战斗机机首后的气流合抱起来。以至他的盔甲都受到了重。能离开婉蜒扭曲的通道和局促的舱室真是感觉好极了,哪怕只有一小会儿。

  “秋之柱号”在环形世界表面存在的第一个迹象,就是战舰外壳在光晕地表刨出的百米深的沟壑。这条长沟自巡洋舰第一次着陆的撞击点开始,当船体反弹入空中的时候消失不见,在半公里外又继续延伸下去——从这里开始,这条凹槽就像离弦之箭一般,笔直地指向星际战舰最后安息的地点——战舰的船头就像钝化的箭头,悬在一道万丈深渊上。在这片广阔的地域还有其他飞船的残骸,全是圣约人的,看来它们没有理由去怀疑一架飞来的女妖战斗机。无论如何,现在还没有怀疑。

  士官长极力想把他的到来伪装得很正常,在星际战舰的右舷有许多排空的救生艇发舱,他选择从其中一个进入。不幸的是引攀在最后一刻出了故障,女妖战斗机撞上了“秋之柱号”的外壳,尽管士官长奋力跳出,但他还是摔在了下面的岩石上。这可不像他原来计划的那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不过,要完成科塔娜的计划,引爆战舰上的核聚变反应堆,他的行踪迟早会暴的。

  “我们得赶到舰桥,”科塔娜说道“从那里我们可以用舰长的神经中枢植入体启动战舰的聚变引擎过载程序。爆炸应该能破坏船身下方足够多的光晕内部装置,直到将整个环形世界摧毁。”

  “应该没有问题,”士官长一边评论道,一边赶往一扇气闸门“我不知道谁更擅长玩爆炸——你还是我。”

  他刚通过气闸门,就看见运动探测器上闪现出一簇红点,知道有些下的家伙正潜伏在他的左侧。惟一的问题是,他要面对的是哪个敌人——圣约人还是洪魔?如果让他选择,他会挑圣约人。也许,仅仅是也许,洪魔还没有发现战舰。

  通道的右边是死路一条,这意味着他别无选择只能朝左去。但是,他既没有遭遇圣约人。也没撞上洪魔,士官长发现自己正面临一群“哨兵”的攻击。

  “哎哟,”科塔娜对正开火到击的士官长说“看来‘罪恶火花’知道我们在哪里。”

  我倒奇怪它是否知道我们来干什么,士官长默想。

  一个“哨兵”爆炸了,另一个“哐啷”一声砸到了甲板上,士官长把火力转移到第三个身上。“是啊,它在追杀我,不过它真正想要的还是你。”

  人工智能没有作答,第三个“哨兵”也爆炸了——士官长一路穿过大厅,利用救生艇发舱做掩护。又飘出两个“哨兵”当即被击毁在空中,化作一堆碎片。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通道尽头,向右一转,看到维修通道上有个开口。不算理想,因为他不喜欢缩手缩脚地钻过如此狭窄的空间,但眼前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当他猫钻进去后,却发现自己进了一个宫。他瞎转了一阵,直到瞧见面前有扇门开——通向甲板。突然,一群感染型洪魔从这个孔中冒了出来,士官长的疑问找到了答案。看来洪魔不但早就找到了“秋之柱号”而且已经在这里扎了。

  他不暗暗咒骂,后退两步,用林弹雨招待这些洪魔。然后,他重新探身,通过通道的开口朝下面望去。他看见一个聚生型洪魔,知道后面肯定还有更多。他朝开口下面扔了一颗等离子手雷,朝后一退,接下来的爆炸让他感到了些许快

  维修通道看起来不会带他到想去的地方,所以他从开口处纵身跳下,扁了一堆感染型洪魔,又死两只。是血污的通道一片混乱,但灯火通明。他搜索了一番,打开一个嵌在墙上的柜子,欣慰地找到四枚穿甲弹和足够的弹药。他迅速补充好装备,继续上路。

  两个“哨兵”在角落里鬼头鬼脑地浮现,光束,立即被他迅速消灭。“它们或许在找我们,”科塔娜观察道“但我猜它们的首要任务是消灭洪魔。”

  科塔娜说的虽然有道理,但实际却帮不上什么忙,士官长不得不同时对付“哨兵”、洪魔,还有圣约人。他杀出一条血路,穿过一连串的通道,深入飞船损毁严重的内部,那里有一大群精英战士和咕噜人正等着他这份午餐送上门来。

  它们人多势众,只用一枝突击步显然寡不敌众,于是他补上了两颗手雷。一个精英战士在两声爆炸中粉身碎骨,另一个被炸飞一条腿,还有个咕噜人被冲击波掀翻,飞到了房间的另一边。

  它们果然又想冲回原地——他抓住时机,在圣约人部队重组之前就打得它们分崩离析,他又一次得手了。敌人怎么就学不乖呢,他心想。

  不过,这次有个生还者。一个强悍的精英战士投出一颗等离子手雷,只差几厘米就粘上士官长。士官长撒腿就跑,在手雷炸响之前刚好置身于爆炸半径之外。精英战士猛扑过来,却吃了突击步整整一个弹匣里大部分的子弹,终于一头栽倒在甲板上,呜呼哀哉。

  离烧焦的舰桥不远了,那里盘踞着一支圣约人防卫小队。它们知道人类正在近,一看到他头,就集中火力扫起来。

  士官长又一次利用手雷来使敌人骤然减员——接着一记老拳砸中一个精英战士的脑袋,异星人顿时脑浆四溅,身体如断了线的木偶一般瘫软下去。雷神锤盔甲赐给他的蛮力,足以把一辆疣猪运兵车翻个底朝天。正当他以为战斗已经草草收场时,一个咕噜人突然从背后朝他开火。一声震耳聋的爆炸响起,他的盔甲立刻开始重新充能。咕噜人抓住时机,急忙补上一,希望能置人类于死地。

  士官长转向右边的时候,时间仿佛放慢了脚步。

  潜伏在装备壁柜里的咕噜人吓呆了:原以为刚才那一足以致命,不想这个披盔戴甲的异星人不但没死,居然还转过身来和它打了个照面。他们彼此之间只隔一条手臂之距,也就是说,士官长一伸手就能够到。于是士官长一把拔掉小畜生脸上的呼吸器“砰”地一声把壁柜门关死了。

  随后传来一阵疯狂捶打柜门的响。士官长自顾自地一路走到凯斯舰长原来指挥若定的位置。科塔娜在他面前的控制面板上浮现。周围的一切都出现在人工智能眼前:烧焦的仪器设备,溅血污的甲板,支离破碎的显示器。

  她伤心地摇摇头。“才离开家几天,看看都发生了什么。”

  科塔娜抬起一只手按住她半透明的前额。“不用花太久——我们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到达救生艇,在爆炸之前,我们就能和光晕拉开足够安全的距离。”

  士官长听到的下一句话,来自“罪恶火花”:“我看那恐怕是不可能啦。”

  科塔娜叹了口气:“,该死。”

  士官长举起武器,但没有“罪恶火花”或者他手下“哨兵”的踪影。不过这倒丝毫不影响机器人唧唧歪歪的话语充斥他的耳朵——人工智能已经接入了它们的通讯系统。“真滑稽!就凭你这点可怜的知识也想保护战舰人工智能。你难道不担心她被俘获?或者,被摧毁?”

  科塔娜皱起了眉头“它在我的数据组里——本地接入。”

  虽然不在舰桥附近,但“罪恶火花”一定就在船上,而且他正从一个控制面板蹿到下一个,从科塔娜无法感知的子处理器中源源不断地取信息,就好像一个人接二连三地拉开窗帘那么容易。“你真不能想像这有多刺!哦,我是多么享受分析数据的每一分每一秒。一想到你居然要摧毁这个大装置,还有它的数据…我实在深感震惊。几乎震惊得无以言表。”

  “它中止了自爆程序。”科塔娜警告说。

  “你为伺还要苦苦和我们作对呢,归顺者?”“罪恶火花”向道“你毫无胜算!把人工智能交给我们——我会尽心尽力让你死得不那么痛苦,而且——”

  “罪恶火花”接下来的话被突然打断了,仿佛有人突然按下了开关。“至少我能控制通讯频遭。”科塔娜说。

  “他在哪里?”士官长问道。

  “我正在探测战舰上所有的数据入口,”科塔娜回答“‘罪恶火花,——它在引擎室。它一定正试图关闭聚变反应堆的堆。就算我重新启动倒计时…我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士官长不无咤异地看着科塔娜的全息影像。这是她第一次表现得如此绝望…反倒让她显得更有人情味儿了。“你需要多少火力才能破坏其中一个引擎?”

  “用不了多少,”科塔娜回答“或许一颗投放到位的手雷就够了。怎么?”

  他掏出一颗手雷,抛到半空,然后又稳稳接住。

  人工智能瞪大双眼,然后点点头。“好吧,我们出发。”

  士官长转身离开舰桥。

  “士官长!”科塔娜喊道“哨兵!”

  一群“哨兵”排成一排,发起了攻击。

  席尔瓦少校站在阅兵平台的一侧,双脚叉开,双手背在身后,遥望着整片起降甲台上的男女战士们。他们在席尔瓦的指挥下,做着夺取圣约人战舰“真理与和谐号”最后的准备。

  十五架女妖战斗机,全部从光晕战火纷飞的表面上的不同地点汇集过来,停靠成一列,整装待发。

  四架鹈鹕运兵船,舷梯放下,上面载全副武装的陆战队员。二百三十六名陆战队员,手中紧握适合此次任务的武器弹药:没有远程武器,诸如火箭简或狙击步那一类,只有突击步、霰弹和手雷,这些都是在近距离作战中无往不胜的家伙,用来对付圣约人和洪魔都能得心应手。

  太空舰队人员,总计七十六名,装备了圣约人的等离子步和手,它们质地轻盈,而且无须补充弹药,能给这些太空舰队成员留出足够的空间携带工具、食物和医疗用品。他们被要求尽可能地避免作战,以便保存力量,操作战舰。其中有些人,一个十六人的小组,他们的技能至关重要,所以每个人都配备了两名陆战队保镖。

  假使科塔娜和士官长能顺利完成他们的任务,那么他们会乘坐“秋之柱号”上剩余的救生艇,和“真理与和谐号”在外太空汇合。虽然科塔娜有时候有点烦人,但少校明白她有能力驾驶异星人战舰,并送他们回家。

  要是他们失败,席尔瓦只有指望韦尔斯利了,如果再加上太空舰队人员的协力,应该也能让异星巡洋舰穿过跃迁断层空间,回到地球。他心里早就酝酿好了一场演出,幻想着他将获得的无上荣光,还有一篇面向媒体的、简短而富有煽动的演讲稿。

  仿佛听到了他心中的召唤似的,韦尔斯利突然出现,打破了少校的黄粱美梦。人工智能如今被安置在席尔瓦肩头的一个有装甲保护的片中。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透着典型的贵族腔:“麦凯中尉呼叫,少校。一号部队已到位。”

  席尔瓦点点头,突然意识到韦尔斯利其实看不见他,于是说道:“好的。这样,告诉她如果他们能再坚持两个钟头,我们就能准备好了。”

  “我对中尉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人工智能语气平和地答道。

  弦外之音很明显。韦尔斯利对麦凯信合十足,其实就暗示:人工智能所忧虑的正是他所忧虑的。席尔瓦长叹一口气。要是这人工智能是个大活人,那他的上司早就让韦尔斯利来接替自己了。但韦尔斯利毕竟不是人类,他无法以血之躯的思维模式去思考问题,就像他为自己设定的个性那样,他喜欢直言不讳。“好吧,”少校厌恶地说“有什么问题吗?”

  “所谓‘问题’,”韦尔斯利发话了“就是洪魔。如果计划成功,我们成功地夺取了‘真理与和谐号’,几乎可以肯定洪魔会上船。实际上,根据科塔娜和我所做的分析,这也是圣约人战舰迟迟不飞走、而仍然待在原地的惟一原因。所有必要的维修工作都已经完成了,圣约人部队正试图在起飞之前先把船内的洪魔清理干净。”

  “我来回答你的问题,”席尔瓦说道,努力克制住自己的狂躁“一旦我们接管战舰,大多数洪魔就已经死绝了。在航行过程中我会派遣几只专杀小队,肃清余孽。除了个别作为活体标本、严加看管之外,剩下的都会被扔进太空。这下,你该满意了?”

  “没有,”韦尔斯利坚定地答道“万一有一个聚生型洪魔窜到地球表面,那整颗母星都会沦陷。这样严重的威胁,已经可以和圣约人相提并论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科塔娜和我都认为——不能允许半个洪魔怪物离开这个环形世界寸步。”

  席尔瓦迅速瞥了一眼周围,确定附近没有人能听见他说话的声音,然后终于按掠不住怒火了。“你和科塔娜总喜欢遗忘一件头等要紧的事悄——是老子我在这里发号施令,不是你们。我警告你:在我的字典里,对地球来说没有什么威胁能比狗娘养的圣约人来得更可怕!

  “你的职责不过是出出主意,做决定的是我。我相信,只要我们的科学家能对洪魔的活体标本进行研究,我们就一定能找到更有效的方法对付洪魔。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人民需要亲眼看看这些新的敌人,才会明白它们有多危险,才会相信它们可以被征服。”

  韦尔斯利本想把争论引向深入,指出席尔瓦的野心可能会蒙蔽他的判断力,但他深知那只不过是浪费时间。“这是你最后的决定了?”

  “是的,我意已决。”

  “原上帝帮助你。”人工智能冷冷地说道“因为如果你的计划失败,除了上帝没人有这个能耐。”

  这是一间没有丝毫战斗痕迹的舱室,曾经是战舰的待命室,供长剑截击机、鹈鹕运兵船和其他飞船的飞行员休息之用。现在,这个房间成了“秋之柱号”上驻扎的圣约人部队惟一的非正式指挥总部。除开添加了一个铺位、一张堆食物的桌子,还有几箱装备之外,这里没有做什么太大的改动。

  司令部的军官们,或者说剩下的几位,一个个面色阴沉地坐在不怎么舒适的异星人座位里,懒得多动一下,都呆呆地望着他们的头儿。头儿名叫昂托米,此刻心中是困惑、失落和潜藏的恐惧。“秋之柱号”飞船上的局势急转直下。尽管已经全力以赴予以阻击,但洪魔还是渗透进了战舰。

  这些令人厌恶的污秽生物甚至已经成功地占据了战舰的引擎室,抢在一个新的敌人之前。这个新的敌人和圣约人、洪魔一样不怀好意,派了一支飘来飘去的机器人部队进入战舰,争夺引擎室的控制权。

  眼下,仿佛是昂托米真的受到了诅咒一般,又一个威胁加入了混战。他根本没有办法再将这个坏消息告诉早就疲力竭、围坐在他面前的精英战士们。

  “是这样,”昂托米颤颤巍巍地说“好像有个人类驾驶一架女妖战斗机撞上了船舷,现在已经在战舰上了。”

  一个名叫卡萨米的精英战士老兵皱起了眉头。“‘有个人类’?您是说,仅仅只有一个人类?尊敬的阁下,多一个人类少一个人类,对整个战局产生不了什么影响。”

  昂托米咽了咽口水。“是的,呃,一般情况下我赞同你的意见,但这个人类有点特殊。首先,它穿了特制的盔甲;其次,它似乎在执行某种任务;最后。它单匹马就杀害了第三防卫小队的所有人,也就是负责守卫指挥和控制平台的那个小队。”

  此时,前排没有人注意到,自称叫胡奇‘尤玛米、看上去昏昏睡的一个精英战士军官此刻突然两眼放光。他坐直身子,开始兴致地关心起议题来。坐在最后一排的扎玛米发现自己有些听不清楚。讨论仍在继续。

  “就凭一个人类就全办到了?”卡萨米吃惊地问道“那根本不可能。”

  “是啊,”昂托米确认道“但它的确做到了。不仅如此,它在完成了控制台的某项任务之后,已经离开,目前在战舰的其他地方游。”精英战士扫视着面前的面孔“你们谁有足够的能力和胆量,找到并消灭这个异星人?”

  回应快得出人意料。“我能。”扎玛米说着站起身来。

  昂托米眯起眼睛,努力透过刺眼的灯光打量他。“这是谁啊?”

  “尤玛米。”精英战士谎称。

  “啊,是的,”昂托术感激地答道“一位突击队员…正是我们需要的那类人才,能帮助我们摆这个双足畜生的困扰。这任务就交给你了。随时向我报告。”

  好,接下来我们谈谈这些新冒出来的会飞的机器人…“

  过了一会儿,会议结束了。卡萨米到处找那个自告奋勇的战士,怀钦佩地要称赞年轻勇敢的军官一番。但是,就像精英战士要追杀的那个人类一样,这小伙子不见了。

  士官长从舰桥一路杀出,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走道,又遭遇了更多的洪魔,并一一杀干净。科塔娜认为他们可以经由冷冻舱到达引擎室,士官长于是朝新目标进发。问题是,他总是和堵的通道口、关闭的大门,以及其他种种障碍物不期而遇,让他始终无法直来直去地到达目的地。

  在穿过一间宽敞而昏暗、地武器的房间后,士官长听到从一扇关闭的舱门后传来了战斗的喧嚣声。他停下脚步,直到听到吵闹声渐渐平息,这才现身走进通道。他一路沿着舱壁前行,跨过地的尸体。突然,他看见一个货箱后面出几背刺,立刻感到自己的血都凝固了。猎手!或者更准确地说,两个猎手,因为它们总是成双成对地出没。

  手头没有火箭筒,士官长只好使出他身上仅有的杀伤力较大的武器——手雷。

  他飞快地投出两枚手雷,看到一头长着背刺的巨兽应声倒地,接着听到第二个猎手发出一声狂啸,猛冲过来。

  士官长开火击,一边拖慢异里人冲刺的速度,一边退出舱门,谢天谢地,大门关上了。这给了他两到三秒宝贵的时间站稳两脚,掏出另一颗手雷,准备投掷。

  舱门开启,破片杀伤手雷直飞而出,正中目标。爆炸把怪物掀了个底朝天。沉重的身体撞上甲板时一阵颤动。猎手妄图东山再起,却惑到破甲弹的杀伤碎片如雨注般降临到它的头上。

  士官长绕着尸体转了一大圈,才离开房间,回到大厅。他一路穿越战舰的走道,看到血污四溅的甲板舱壁;形形、东倒西歪的尸体极尽所有死亡来临时的惨状;被炸坏的舱门;火花闪烁的接线盒:四下燃烧的团团火焰——所幸船上没有什么易燃材料,火势才没有蔓延开来。

  他听见前方某处传来自动武器开火的声音,接着穿过另一扇舱门。舱室内,两条巨大的管道从维修舱穿过,一团火焰正熊熊燃烧。他离冷冻舱不远了,至少他这么觉得,但首先要找到一条进去的路。

  除非绝对必要,不然如何跃过这团烈焰真让人拿不定主意。他最后选择转向右边绕行。战斗的喧器愈发吵闹,通向一个大厅的舱门开启后,他看见一支数目可观的洪魔军团正和一群“哨兵”战。他停下来,拿出武器,扣下扳机。“哨兵”坠毁,聚生型洪魔炸裂,战场上的每个参战者都更加疯狂地互相开火,周围是一道道能量束、呼啸的7。62毫米口径子弹和不断爆裂的针弹。

  终于,机器人一一惬旗息鼓,大多数洪魔也被消灭之后,士官长穿过大厅中央,爬上一个楼梯,来到了上层的通道。身处有利地形,他对维修控制室一目了然,那里有一对“哨兵”正手忙脚地消灭着一组洪魔,在战斗结束之前,它们是不会停下来庆祝的。战斗的双方无暇他顾,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游的人类,所以,士官长正好利用这一点,一路走过通道,进入了控制室。

  他很快发现,这么做是个巨大的错误。

  一开始情况还不算糟糕,至少表面如此,他摧毁了两个“哨兵”继续和洪魔作战。但每次他放倒一只洪魔怪物,似乎立刻就有两只或更多的洪魔冒出来顶替它的位置,很快他就陷人了被迫防御的境地。

  他撤退到和控制室互通的前室。他别无选择,只能背靠一扇关死的舱门继续作战。身形高大的战斗型洪魔成双、成三地冲锋陷阵——至于小球般的感染型洪魔更是密如飞蝗。突击步子弹只是一通,但仍然能命中许多;同时一个、两个、三个战斗型洪魔前仆后继,在突击步雷霆万钧的怒吼中丧命,正好在士官长弹药用尽时倒向甲板,而更多聚生型洪魔又已经摇摇晃晃地跟上来了。

  他收起突击步,拔出霰弹——希望能有片刻的息机会来重新填弹,以开火轰击浮肿变形的怪物们,在它们身体爆裂、伤害自己之前就穿它们。

  接着,一群新滋生的感染型洪魔从四面八方涌入,这是在下一拨怪物试图放倒他之前无论如何要抓住的良机,他果断地给两枝武器重新填弹。

  他采取了边打边跑的战术。他一路穿过战舰,离引擎室又近了一步。撤退途中,他会偶尔停下来,寻找机会朝敌人开火击然后,他再果断撤退,填弹,再奔向战舰的更深处。

  手中自已武器所发出的声响冲击着士官长的两耳;浓重得令人窒息的洪魔污血的气味阻着他的喉咙;他的心神最终对这一切杀戮渐生麻木。

  前方又遭遇了一支圣约人战斗分队,他蹲伏在一巨大的立柱后面,给霰弹子弹。一头战斗型洪魔毫无预兆地跳到他身后,朝他戴着头盔的后脑勺猛地一击。他的能量护盾瞬间被重击的力量打得能量骤减,这时,一头感染型洪魔又跳到了他的面罩上。

  尽管被突如其来的重拳打得有些摇晃,他还是拼命地抓住了怪物光滑的身体。一硬刺穿透了他脖子间盔甲的隙,瞄准了他暴的皮肤,直刺而入。

  士官长痛得大吼一声,感到触须正延伸向他的脊髓,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尽管不可能直接捡起武器杀掉感染型洪魔,但科塔娜还有其他手段,她火速展开行动。人工智能小心翼翼地从雷神锤盔甲中取出一小部分合适的能量、利用它形成一次放电。感染型洪魔受到通体而过的电击后,开始虚弱发颤。士官长立刻猛地一捏,洪魔寄生者的触须正在向他的神经系统传递麻痹信号。终于,这个小球爆裂开来,士官长的面罩上溅了绿色的血污。

  但士官长的视线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干扰。他重新上阵,用愤怒的子弹狂不断舞动着触手的战斗型洪魔。

  “刚才真对不起,”科塔娜说道,士官长正在清理周围的敌人“但我当时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了。”

  “你干得漂亮。”他答道,停下来填弹“不过刚才可真险啊!”两三分钟过后,洪魔终于退却了。他花了些时间,摘下头盔,把皮下的刺针挤出来,在伤口上贴上杀菌消毒的纱布。伤口疼痛异常:士官长痛得浑身一紧,才把头盔重新戴上,封闭好整套盔甲。

  接下来,士官长只停下片刻消灭了两只游的感染型洪魔,便继续寻找通向冷冻舱的道路。他一路穿过一条条走廊,进人宫般的维修通道,来到一条狭窄的走道上,他突然看到甲板上刷着一个红色的箭头,上面有几个大字:引擎室。

  终于,老天有眼。

  不用再找去冷冻舱的道路了,士官长直接穿过一扇舱门,走进他见过的第一条灯火通明、没有血迹、没有遍地尸首的通道。一系列的左转右绕后,他来到了一扇舱门前。

  “引擎室已经定位,”科塔娜宣布“我们到了。”

  士官长听见一阵嗡嗡的低鸣,明白“罪恶火花”一定就在附近某处徘徊。他已经动身穿过通道往里走,科塔娜突然说道:“警报!‘罪恶火花’已经关闭了所有的指令输人系统。我们无法重启倒计时。眼下惟一的选择就是炸毁战舰的聚变引擎。那样做应该足以毁灭光晕。

  “不用太担心…我还可以访问引擎所有的监控图表和程序。我会给你指路的。我们的头等大事就是拉开耦合器,那样就能使一个连通聚变反应堆的主堆的轴暴出来。”

  “哦,好的。”士官长回答“我担心的是,这可能有点复杂。”

  士官长重新打开舱门,大步跨进引攀室,一只感染型洪魔直接朝他的面罩飞来。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光晕·洪魔   下一章 ( →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光晕·洪魔,本章内容为光晕·洪魔的全文阅读页,光晕·洪魔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