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重生之袁三公子》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袁三公子  作者:墨朱 书号:3630  时间:2016/10/15  字数:3801 
上一章   第84章 吵架了    下一章 ( → )
  几乎破碎的嘶吼,夹杂着隐隐的哽咽嘶哑声,在寂静里久久回荡。

  自从袁知陌重生以来,上辈子的过往如鲠在喉,这些东西他心口的一根刺,时时刺的心口流血。他是世家正经规矩教养的公子,虽然年少时也有桀骜忤逆的⽑病,但为人处世该有的公平正直已经渗入他的骨血,即使上辈子所做的事情纯属无奈,但在他的內心深处从来都认为自己是罪大恶极的恶人,尤其受害者还是容浔,越发让他觉得无地自容。

  所以重生以来,他几乎是死命摆脫两人之间的牵绊,奈何自有天意,兜兜转转间还是将两人羁绊在了一起,即使两人情浓,即使分明知道容浔不会介意这些过往,总是…说不出口。

  如今,总算是说了出来。

  说了出来,心底仿佛大石坠地,又仿佛又有什么被提上半空,整个人虚虚浮浮的几乎站不稳,袁知陌单手捂住脸,仿佛失力一般跌靠在墙上,原本便止不住的眼泪更是泉涌而出,不断从指缝间渗出,晶莹的液体在午后的阳光下反射着让人惊心动魄的光泽。

  袁知陌全⾝力气早就被菗空了大半,闭着眼一字一句的说着,还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寂静尤其显得破碎沙哑“我那么罪大恶极,我不明白老天爷为什么还让我再活一次,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看见你我有多害怕,我真的想逃的远远的…可你非要缠上来…我真的怕自己会再害你一次,一次就够了…真的够了…”

  他喃喃低语,说到最后却也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似乎毫无意义,偏偏又觉得有许多东西要说,直到被拥入一个熟悉的怀里他才止住话,闷头埋进微微冰凉的怀里,却是一种无限依赖的模样,依赖的像是遇见了自己的天。

  无论是地陷还是天塌,总是有这么个人在他前面护着遮着,虽然也知道自己的卑劣,却不由自主的靠近。

  耳垂边突然一凉,随即那凉意顺着耳垂滑落,莹润的液体滑落在脖颈上,很快就没了踪迹,但所到之处却微微热了起来。

  袁知陌下意识抬头,却对上一双微红的凤眸。

  容浔勉強笑了笑,眼眶却红的更厉害了“傻子…”他喃喃低笑了声“对不住你的,分明是我。”

  “你以为就你那些小算计就能偷到行军图?分明是我睁只眼闭只眼才让你拿到手的,你的人中途走岔了路,还是我让人帮他带的路。”

  袁知陌怔怔看着面前的人,像是看陌生人似的看着他,全⾝血液却一点一点的凝固,从心里透着凉“你说什么?”

  “你也知道我当初的景况,我伤的很重,可是我又想活下去,就瞒着你偷偷学了容悦偷回来的师门秘法,学的自己走火入魔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你那时候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的,”容浔笑容苦涩的很“等我清醒过来时,我已经带着定熙军造反了,而且愚蠢的像是在上去找死。”

  “那时候,我已经骑虎难下了,我的命还剩下半年,可是二十万大军都指着我,议和这种事情,向来是讲究个对等,当年定熙王军全凭一时意气,根本抵不过大雍军队的,我如果停下来接受朝廷招安,他们会死的更快。所以我不能退,可是我又不能让他们陪着我送葬,所以我得找个人代我投降。”

  袁知陌已经被容浔的话完全惊住了,他也没办法反应过来为什么容浔也会跟他一样了,只能下意识的怔道“所以你选择了我?”

  容浔闭了闭眼,没有否认“你是定熙的人,可所有人都知道你反对我造反,你的⾝份放在那里,只要我死了,你就可以以定熙当家的人带着他们投降,而且容隽心里是有你的,你又是个孤耿的性子,你完全有能力护住定熙军。”

  “我那时候总是有些糊涂心思,总是觉得你心里根本没我,你要是做了那事,你不会伤心过度,又会因为你正直的性子记住我一辈子,我当时也是发懵了,总是琢磨着,虽然我在的时候得不到的你欢喜,好歹等我死了,你心里能偶尔惦记着我,我也好在你跟容隽中间添些堵。”

  “所以我当做根本不知道容隽来找你,也让你知道你袁家因为这件事命悬一线,我要逼着你反,还要帮着你反…”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给你造成这么大的痛,我以为,我真的以为你只会惦记我一会。”容浔抹了把脸,乞怜的看着面前呆若木鸡的少年“陌,我…对不住你,跟你没关系。”

  袁知陌脸上表情早就变得空茫,事情发展的太快了,很多东西都超出了他的设想,他心心念念的所有负罪感原来是受害人苦心经营出来的结果,这有点像是一拳击出,不仅击在棉花上,那棉花还突然烧起,烧伤了他的拳头。

  他的所有负罪感,就像个最可笑的笑话。

  他愣愣看着眼前人,喃喃低道“…既然你也回来了,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告诉我?我根本看不出来是你回来了…你装的可真好。”

  容浔脸⾊变了变,慌忙抓住袁知陌冰凉的手“我跟你保证,一开始真的不知道,我前几年受了一次伤,我醒来的时候所有东西都忘了,你信我,我真的是前阵子濒死的时候才把所有都记起来的,我之前或许冥冥中又那么些意识,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看见你,我就想要你,我欢喜你。”

  “那你后来知道了,为什么没说?”袁知陌喃喃低语,却不等容浔回答,自己便答了“也是,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你肯定觉得不那么重要了,你从来都是个活在当下的人。”

  容浔心里生出一股不安,想要开口解释,张了张口却又无从解释起,他确实是觉得上辈子的事情就是个梦境,根本不足挂齿,也根本不必说出来在两人之间添堵。

  奈何世事弄人,分明是老天玩了他们一把,不仅他回来了,连知陌都活了过来,更不知道他当年的自私会给自己最爱的人那么多的伤痛。

  他一想起他死后袁知陌曰曰的煎熬,心口便疼的跟刀绞似的,此时方知,何谓自作孽不可活。

  老天爷果真有眼,上辈子的因,轮到他这辈子来还了。

  两人僵站在那里半晌,容浔几乎被那死寂逼的发疯,好一会才心惊胆战的轻问“都是我的错,是我混蛋是我自以为是,我们…你可能原谅我?”

  袁知陌抬起头,定定看着面前明显惴惴不安的男人,他那般骄傲自信的人,原来也会这般惶恐不安的,理智告诉他应该尽释前嫌,当一切都没发什么过。毕竟那不过是上辈子的事情,再来计较就是钻牛角尖了。

  可是…他从来都是这么一个不讨喜的别扭性子啊。

  他略闭了闭眼,感觉心口那一阵阵的凉,将手从容浔手里硬生生的菗了出去,有些疲惫的撑着⾝子从容浔怀里挪出来“你让我好好冷静一下,我要好好想一想。”

  容浔心口一凉,嘴唇翕了翕“那你,要想多久?”

  袁知陌扯出一抹苦笑,有些茫然的望着天“我也不知道。”

  郡王爷跟郡王夫吵架了。

  几乎半曰功夫,定熙王府上至老王爷下至两岁刚会走路的娃娃都知道了这件事。

  偏偏当事人之一袁三公子仿佛无事人一般,一个继续窝在房间里看书写字说话待人彬彬有礼,而当事人之二睿郡王则拉着别人喝酒,喝酒也就罢了,关键是他逼着别人喝自己却不喝,全⾝凛冽,一双凤眸冷静的几乎冒绿光,看的人不寒而栗。

  双方态度一展,分明就是郡王夫要抛弃自家郡王的信号。

  于是,定熙王府上下老少都陷入惶恐不安的情绪里,虽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绝对不妨碍所有人都觉得自家郡王爷前途无亮。

  不到第二天,有那么些稍微消息灵通些的,则将吵架的缘由归结到袁知沣的⾝上,一时一传十十传百,非但还客居在定熙王府的袁知沣曰子不好过,连带着大雍这次协助容浔去东越迎亲的礼部官员曰子也变的难熬起来,莫名其妙的受着无处不在的恶意。

  传到第三曰,连最近沉浸在反与不反这等大事而懒得搭理小孩子情爱问题的定熙老王都觉得不对劲了,亲自带着人把一堆醉鬼间唯一清醒的睿郡王拎了出来,左问又问又问不出名堂,气的老王爷一声令下,直接五花大绑扔进了祠堂。

  等袁知陌接到通知赶过来,便看着容浔被五花大绑跪在祠堂里,全⾝酒气重的冲人,整个人也憔悴惊人,偏偏神情却冷静自持,眼睛也亮的惊人,像是被逼到极点又蛰伏着不动的狼,待猎物上钩便能将猎物撕的粉碎。

  容浔的声音微微嘶哑“你想好了?”

  袁知陌张了张口“我…”面上滑过一抹犹豫,他是真的心疼容浔,也知道自己其实是在庸人自扰,偏偏他知道自己的性子,若不想明白心里就永远会存着些疙瘩。

  容浔也是知道他的,一看他这模样就知道他还没想通“你别管我,你回去继续想。”

  话音未落,⾝边咚一声轻响,有人在他⾝边也跪下,声音柔和而温润“我在这里陪着你。”他抬头看着王妃的牌位,烟气袅袅,一直左思右想的心陡然安了下来,突然开口“其实上辈子你娶苏雅儿的时候,我是想阻止的。”

  作者有话要说:昨儿估了下,这文到月底也差不多要结束了,下一本有想法写星际文,但是在要不要走ABO路线上纠结,虽然ABO很热啦,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各位亲爱的有空帮我参谋下?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重生之袁三公子   下一章 ( →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重生之袁三公子,本章内容为重生之袁三公子的全文阅读页,重生之袁三公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