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极品村妓》第28章结局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极品村妓  作者:阿蓝 书号:39779  时间:2017/9/7  字数:4117 
上一章   第28章 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究竟因为什么,杨千户说过小没在意,只记了当时他提斧子埋伏在山道草丛中,喝了酒的刘疤长放假回家去。

  杨千户从草丛中蹿出,劈抓了刘疤长衣领,举起一把杀猪刀大叫:“刘疤长,老子今天劈了你!”

  身疲腿软的刘疤长受这一吓,瘫坐地上了,忙说:“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杨千户提了要求,刘疤长全答应了。完事了,刘疤长走不了路了,杨千户取来自行车把他送回了家。

  杨千户讲完,小说:“你胆子可真大!”

  杨千户说:“过后也后悔。刘疤长捅上去,轻则判刑,重则毙。”

  两个说说唠唠,小房的灯光常要亮到午夜。

  杨千户的梨园有树近二百棵,以“南果”“锦丰”居多,还有些白梨、花盖等。

  杨千户当村长的时候,跟一个农学院的知青学了梨园管理技术,树上修枝打药,树下水肥管理,以至近年流行的稀花稀果,都很在行。

  园子漪的一棵病树没有,地上一草刺没有。有去年乡里搞评比,杨千户园子被评为仅次于标准园的优良园。

  杨千户会喝酒。逢集的日子打一壶散酒,约十斤,刚好够小不在的七天里喝。他好酒量,一斤不醉,二斤见量,可老邢每顿只喝三两,润润嗓子而已。

  杨千户原有一只小黑狗,那狗聪明,小来了,他要亲热,它就脸朝外靠门边坐着,仰头闭上眼睛,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

  两人完了事,它用半边脸,一只眼瞧杨千户。他用鞋惯它,它身不动,眼不眨,用爪子拨掉鞋,还是晚。杨千户说:“这狗准是人变的!”

  这人变的狗,在今年六月里被人夜里勒走了。当时他看见外面人影幢幢,不敢出来,问:“给钱行不?把狗留下。”外边人说:“要狗不要钱。你另买一条回来养吧。”

  杨千户最后真的就了个小狗仔,不过不是买的,是向同宗兄弟杨百万家要来的,他家当时养有一条杂狗,一胎生下7只,拿回来的那只就是现在的小黄。

  小黄刚来到杨家的头一天走路偏头,有时会撞树。老邢抱狗息

  细看才知道小黄是—独眼,另只眼虽然眼球还在,但已经瞎了。

  杨千户说:“真是同病相怜!”

  杨千户的媳妇,也就是杨小妮的老娘,十年前死于车祸,开车的人是个大老板,赔了一大笔钱。杨千户把媳妇死时得到的赔偿钱给儿子大定盖房娶了媳妇,自己就依靠果树维持生活。

  第二天,张少许又踩着单车来接小,杨千户偷偷的又给小几十块钱。

  这天夜里,骤然下起了大雨。大炮般轰鸣的雷声把杨千户从酒梦中惊醒,首先听到的是屋外“哗哗”的瓢泼似的雨声,接着是疾风掠过树梢头和屋角的“喳唯”尖叫声。风声雨声纠合在一块,打着梨树的叶子和枝条,一时竟如翻江倒海一般。一道又一道白亮刺眼的闪电,把梨园和小屋照得通亮;一声声震耳聋的落地雷,炸得小房刷刷掉土!没听过如此大的雷声雨声的小黄,吓得坐立不安,缨噢泣鸣,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主人。

  杨千户把小黄抱在怀中,自己也惊恐不安地缩在里。他怕雷找错了人,钻进他的小屋。

  凌晨三点,雨小了,雷声远去了,风也住了。他松口气,打开灯,拉开门,见灯光下园子是黄黄的雨水,在小房门前汇成小河一般向下泻去。水中净是打落的树叶子和园边的残枝败草。老邢想这场风雨不知摇掉了多少梨呢!

  天还不亮,他不想睡了,倒杯酒,抓一把生花生,坐在门边边喝酒,边看水等天亮。天亮后把落地梨捡一捡,能卖就卖,不能卖就扔掉。

  又是逢集的日子。落地梨捡了一筐,他想吃。喊了女儿给照看一下,挂了酒壶,带了小黄,慢悠悠上集了。

  两个外地的水果小贩分了杨千户的梨,真就换成一斤猪。他又买了豆角土豆,打了散酒,看看离晌午还早,就在集口边看人下棋。他象棋也能走几步,有空了挤上场与人劈劈叭叭杀一气,觉得过瘾。

  回来时太阳西斜了,张少许又送小来了。黑油油的胖脸仍是热汗直滴。河沟里涨了水,小不敢过了,张少许就支了车子,抱着她过去。

  一切按照老规矩来,杨千户还是付钱,张少许收钱,剩下的时间就交给他们两人了。

  进了屋,杨千户免了“例行公事”先说了昨夜梨树园惊心动魄的情景。

  小接说:“那雷打得震心,我和小晴她们挤一被窝动也不敢动,有也没敢撒。小月捂耳朵喊:‘吓死人啦!’来时还看见风把公路边的桉树刮倒了一大溜,道路都堵了。交通局的工人们用拖拉机拉,用油锯伐清道。”

  两人唠了一会磕。小要做晚饭。杨千户说买了,炖莲藕汤吧。小就去厨房了…

  那天,一个风和丽的上午,天上飘着淡淡的几片云,阳光洒在村庄上一片金黄。

  梁乡长来了。

  乡派出所的刘所长亲自驾驶警用面包车闪着蓝光开道,梁乡长坐着黑色桑塔纳轿车跟在后面。村长杨秋、村委会的几个人加上刘小倩,还有那些联防队员,站在村头接。

  刘小倩和联防队员们外衣的上, 系着宽窄不一的皮带,右臂上戴着写有狐狸坡村联防队员字样的红箍箍。

  村庄的狗们也很识相,知道梁乡长他们来,要为它们撑壮胆,都从家中跑到村头疯闹着。鸭鹅也都摇摇摆摆“咕咕嘎嘎”成群地跑过来凑热闹。孩子们都上学去了,娘们儿三五成群地搂脖子抱,嘀嘀咕咕,嘻嘻哈哈,在村头指手画脚。

  梁乡长下车了,五十多岁的样子,方方正正、红红亮亮的国字脸,中等身材,结结实实的,一点都不像南方男人。

  他一下车,就用大嗓门喊:“乡亲好! ”声音大的差点没震聋人们的耳朵。 杨秋就领着芦山村的人们,一顿“啪啪啪…”鼓掌。 梁乡长长率检查团一行人, 向大家挥手致意,有点效仿大领导的神态,和列队的人们一一握手,之后在村里转了一圈,就由警车开道直奔坡张少许的家去了。

  张少许正坐在院子里眯着眼睛晒太阳,见来了这么一大群人,着实吓了一跳。

  大黑不知好歹“汪汪”一顿叫着。 杠子爷喝住了狗,龇着大嘴,点头哈了上去。

  警用面包车中,刘所长走了下来,领着三个警员,没有理会张少许,四个分别冲进几个屋内,两个冲进仓房,翻箱倒柜地搜了起来。

  十多分钟过去了, 他们几个出来了,向梁乡长摇摇头。梁乡长用眼睛狠狠盯了张少许爷半天,没有说话。

  张少许像个老头一样屈膝,龇牙,似笑非笑,眼睛眯成,也看着他。良久,梁乡长吐出了一句:“检点一些。 ”

  张少许一哈, 又把牙龇得更大了,笑了。

  检查团从张少许家回到村子中间的天井上,派出所的人和乡里抓民政、群、治安的村委会有关人员,一共十几个人,都到杨秋家陪梁乡长吃饭。

  杨秋蔫头巴脑,心里可有小九九了。

  虽然是秋天,但太阳老人家火辣辣热情正高,人在院子里站一会,头皮就晒得直冒油。

  杨秋特意杀了只羊,由他的准老婆赵茹亲自掌厨,做了六道以为主的大菜,什么白切、菠萝炒、莲藕炖汤等等。 人家赵茹的手艺非凡,那是和她外公,就是以前在乡里开小饭馆的李老板学的。

  白酒是杨秋从杨千户家里取回来的小烧正,用二十斤的瓷罐装着。

  村里联防队的三个小组长留下来打下手,又留下了两名联防队员在大门口站岗。

  梁乡长手端着小青花瓷碗盛着的白酒,来了个开场白,他说:“你们芦山村的百姓是高素质的乡民, 天天心里装着平安,月月心里想着平安。政策好,百姓富了,人人要过和谐的生活。 但是张少许家里开院的事,警示我们,治安这弦还不能松,还要绷紧。必须得查,一查到底。这里要一句,芦山村的村长杨秋和治保主任刘小倩同志,能够及时提供线索, 积极观察治安新动态, 在这里表扬。 ”

  妇联主任杨欣带头鼓掌, 大家一阵拍巴掌。

  刘小倩脸红到脖子———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么荣耀过呢。

  拍巴掌中,在另一桌的两个人低声说:“切,这娘们儿是不是又看中乡长那杆了?”

  另一个小声说:“**,她家李宝田的那个可能是花生米。”

  杨秋用眼睛白了他俩一眼,他俩一吐舌头,低头喝酒。

  梁乡长继续说:“这件事很重要,已经形成书面材料, 汇报到县政法委和县公安局了。公安局的李政委说这事要是破了案,县里会有重奖的。 我代表乡政府表态,不仅县里,乡上也要重奖。 ”

  梁乡长端起杯一饮而尽。大家一顿叮叮当当碰酒碗,酒宴算正式开始了。 两张桌子从上午的十点钟开始喝到下午一点。乡里抓民政、群、治安的几个助理,派出所的除了开车的司机,其余的推说乡里有事,坐着警用面包车,走了。 门口站岗的和几名小组长,也在旁边的小桌上吃完,悄悄地溜了。村委会的三个人也很知趣,推说有事,走了。

  后来,张少许逃过这劫后,他就不见了,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得到消息的,小、小晴和小月三个美人也消失了,后来听说乡里的陈玲也不见了,没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芦山村人们的生活还在继续着,故事还在继续上演…
上一章   极品村妓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极品村妓,本章内容为极品村妓的全文阅读页,极品村妓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