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御宠医妃》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御宠医妃  作者:姒锦 书号:28596  时间:2017/7/10  字数:7777 
上一章   第226章 乌查之宴    下一章 ( → )
  咳!天天更的少,我都不好意思求票。要是妹子们手里有闲票,不要忘了入碗。快到月底了,一化就没了。哈哈!

  所以,字少各位看官勿怪。

  第三次被催稿,我的脸皮已hold不住…

  被出版编辑约“周一见”了。这些天必须《且把年华赠天下》中部的稿子…

  ---题外话---

  今儿的乌查之宴,有意思了…

  到底谁在借谁的刀?

  难不成,令阿木尔下定决心违背东方青玄的意思,突然改变做法,想要孤注一掷死她的原因…便是太皇太后?

  她二人一人一句,夏初七却是听出了许多的默契来。

  “好!果然是好主意。”

  夏初七角上翘,笑容未完,便见太皇太后微笑着点了头。

  “臣妾未入宫时,曾听说民间酒宴上有一种助兴的游乐,称为击鼓传花。数人、十数人或数十人围成一个圆圈,其中一个背对着人圈以槌击鼓。鼓响时,开始传花,花由一个人的手里传,一个接上一个。至鼓止时,花在谁手,谁便出来表演。这样添一些乐子,岂不是更好?”

  阿木尔并未因为太皇太后的夸赞而浮出半分得意之,她客气地盈盈一拜,妖冶惑的眸子环视一圈宴会上的众人,那顾盼间的淡淡一瞥,可谓风华无双,美过人。

  轻“哦”一声,太皇太后目光是欣慰,轻声笑道“你这丫头打小就是一个聪慧的,如今都做太后了,还是这样多的点子。成,说来听听罢,如何娱乐?只要好,哀家便做主允了。”

  “臣妾倒有一个新鲜的玩法。”

  阿木尔清冷的面上,很难得这般温和带笑。

  “那…你的意思?”太皇太后目光极是和煦。

  这时,东方阿木尔突地笑了一声,接过话去“太皇太后,后妃们的才艺,年年都有,也不算什么新鲜。”

  总归,这件事儿,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是所有的穿越都必须有一个俗到极点的才艺表演?还是太皇太后把她从魏国公府“请”来的目的,终于要见天了?

  可夏初七浅笑的上,却掠过一抹晦之

  众宾欢乐,众臣也是欣鼓舞。

  可太皇太后下了慈命,他又怎能说不?

  赵绵泽其实不喜如此。

  赵绵泽的一干妃嫔,坐了太久的冷板凳,早就想在皇帝面前表现,以搏关注了。如今听了太皇太后的话,自是个个喜不自收,含羞带怯地望向赵绵泽,目光是期许。

  太皇太后低呵一声,喉咙像是咳嗽的发干,嗓子也哑得极是难听“哀家早就听闻你那些妃嫔,都是出自世家名门,个个能歌善舞,才情绝。只可惜,老太婆久居灵岩庵,却是没有福分瞧见,一直引以为憾。今儿好不容易得了机会,何不即兴凑个乐子,让老太婆高兴高兴,也让贵客们愉悦一下?”

  “那皇祖母的意思是?”

  赵绵泽似是不解,眉头一蹙。

  “皇帝!”太皇太后侧过头去,背着众人拿手绢捂嘴重重咳嗽了两声儿,再回过头时,苍老的面上,仍然带着端庄贤静的笑意“依哀家说啊,寻常歌舞早就看腻味了,没有一点新鲜的。”

  “先前想着只是与诸位喝酒谈心,便没有安排歌舞。既然皇祖母想热闹热门,孙儿这便差人去遣来…”

  赵绵泽一听她这话,便笑了。

  客套的虚礼一番毕,太皇太后突地笑道“诸位爱卿,北狄使者。大晏能与北狄结为友好盟约,这是一件普天同庆的大好事情。可这样的好日子,怎能没有歌舞助兴?”

  可席上众人,谁都不是简单之人,自是各有各的打算。

  他这般隆重的做派,自是为了向人彪炳他的功绩。或者说,一方面是向哈萨尔展示大晏的国力与齐心,另一个方面是为了让赵樽看见百官奉承,天下归心的一统之局,不要再心存妄想。

  “有诸位爱卿匡扶,那才是社稷之福,万民之福。何承安,去,为爱卿们上酒,为尊贵的使者上酒,让咱们君臣共饮,宾至如归,以彰我大晏昌隆。”

  有人拍马总是好的,听了这话,赵绵泽脸上笑意更盛。

  兰子安位列臣工中间,看着这番形势,瞄了上首的赵绵泽一眼,上前一步,恭顺道:“陛下广施仁政,令我大晏物民丰,贼盗奄息,已是得万民称颂。如今大晏与北狄结为友邦,国无战事,家国皆旺,更是陛下之功,请再受臣等一拜。”

  从上到下,人人马不断,说白了,也只为混个前程。

  朝堂上的事儿,就是这般。

  他朗声一笑,文武百官也都跟着笑。

  赵绵泽今儿下午与哈萨尔一番详谈,似是极有进展,此刻心情颇好,微笑着下了首席,便一一将跪地的臣子扶起“诸位爱卿,这是在外面,不必像宫中一样拘着礼。朕曾听人说,只要皇帝在的地方,宴必无好宴,酒必无好酒。若是大家都这般拘着,这饭就吃不美了。哈哈。”

  皇帝亲自敬酒,本就是恩宠。虽然赵绵泽说得恭谦有礼,但是臣子们自然不能心安理得的坐着享受他这份恭谦。他话音还未落时,一众大晏的臣工们便出了席位,齐刷刷跪在地上,山呼“万岁!”不止。

  “诸位,这次柳盛事,太皇太后亲自慈临,众位臣工众擎易举,不仅扬我大晏神威,还能与哈萨尔太子把酒言,实乃朕之大幸,国之大幸。这杯酒,朕敬诸位。”

  赵绵泽挡开何承安的手,自斟自一杯,面带笑。

  一帮人轮敬酒,虚礼客套。

  太皇太后,皇帝,后位妃嫔,文武百官,王侯公卿,各就各位,席间穿梭的宫装美人儿,在备菜添酒,气氛好不快。夏初七安静地坐在赵绵泽的下首,一袭独特的赤古里裙,华贵、明媚、红过人,那一颦一笑的美妙神韵,即便是坐在一群宫中美人儿中间,也自有她独特的魅力。

  夏初七收拾好过去的时候,那里已是火光通明。

  大概是因为夏季在室外才凉爽,而膳食堂里太憋闷,又或是为了合北狄人的习惯,宴会被摆在了东苑的校场上,全羊是现烤,案桌是新做,酒是阵酿,菜肴是珍稀,香儿飘了老远,惹得夏夜的蛐蛐在卖力的叫…

  这是一种极为隆重的待客之道。

  若说有什么不同,便是宴会乃是蒙族的“乌查之宴”

  这的晚上,照样还是千篇一律的百官宴。

  盛世王朝,歌舞升平自是不会少。

  ~

  ~

  “好。”

  夏初七微微一愕,不知他此言何意。对视片刻,她终是没有再问,抬头望向今天边的最后一抹霞光,弯了弯角,脸上的梨涡笑得妖娆娇媚。

  “相信爷,这次从东苑回去,再无人敢犯你身上的‘天劫’。”

  看她面有忧,他黑眸森森然一闪,终是再多了一句。

  “哦。”

  “阿七放心!”他摸了摸她的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不会等太久了。旁的事,你都不必多管,爷只要你开开心心的,把咱们的孩儿养好。”

  她任地搂紧他的,明知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意,还是忍不住低声说了出来“感觉每一次见面,都危险重重,让人紧张得很。而如今,我这个肚子越来越大…若是下一回太皇太后再来传我,只怕是…瞒不住她了。”

  “爷…我舍不得你。我两个…私奔吧!”

  抬头看天,夕阳已被去半边,夏初七的脸色紧绷了。

  “阿七,我得送你回秋荷院了。”

  然后,他低头,目光眷恋地看着她,边的笑意,慢慢消失。

  他低笑一声,捉住她的手,把她搂入怀。

  “呵!”

  “废话!”她故作埋怨地瞪他一眼“姑娘我牺牲老大了。”说罢,见他棱角分明的俊颜上掩饰不住的坏笑,突地恼羞成怒,侧身掬一把水,拂在他的身上“让你无。”

  他黑眸里火光未退,低笑一声,牵过她柔弱无骨的小手,摊在掌心看了看,,竟是没在意他的“积分”带爱怜的笑问“手还酸吗?”

  “爷,五十积分,可还值得?”

  稍做清理,她偎着他,一袭大红的赤古里裙裾,在小舟上,在荷叶中,仿若本身就是一朵盛开的莲,而一张红扑扑的脸儿,是臊意。

  蜻蜓又飞了回来,仿若不知这小舟上在夕阳的碎金里那羞人的一幕。而赵十九也终于在阔别数月后,再一次登临仙境,看着她,大口气。

  一条木质的小舟在碧掩盖的荷叶丛里晃来晃去,起水波潋滟,经久不息。点水的蜻蜓不知来观看了几句,方才听见一声低沉而怪异的叹息声,尔后那小舟总算平稳下来。

  它无奈捐躯。

  垫底的荷叶被蹂出碧绿的残汁…

  它不忍观看。

  荷里的蜻蜓飞走了…

  可赵樽被她如此折腾,早已兽化,在她软糯的扫过来时,他眸一暗,搂住她的,便反攻过去,在她气短的“呀”声里,一个吻封堵住她的,不容她抗议,瞬间把她没。

  她说的“盖章”便是凑过去亲一下他的

  “赵十九,你太伟大了,这么不平等的条约也签订?”夏初七咧嘴开心地笑着,把自己和小十九一起偎入他的怀里,莞尔一笑,容颜在阳光下,格外灿烂“好!本条约,从即起生效。终生不得反悔。来,盖个章。”

  “愿!”

  又咽下一口老血,他的声音几从牙里挤出。

  “愿是不愿?”

  “合。”

  一口老血在喉咙,赵樽无辜之极,闷闷吐出一个字。

  “当然…”夏初七笑不可支,眉梢扬若细柳“不可以。若是可以花钱买,这积分制还有何意义?唉!说起来,我这般喜欢你,原本是用不着积分制的。不过,一来为了罚你隐瞒不报,与阿木尔眉来眼去,二来为了促进情侣关系的良发展,以免吃喝足,便相看两厌,所以我才科学地制订了以上条约。合不合理?”

  赵樽冷着眸子,闷闷应声“今也罢,往后爷可否花钱买积分?”

  看他黑着脸,夏初七挑高眉“怎的,还不乐意啊?”

  “…”夏初七眼睁睁看他落入“陷阱”也不拉他一把,反倒笑嘻嘻看他,手上一紧,幸灾乐祸地笑“今的积分不是很明白么?我已经给了你五十个积分…当然,这已经是极高的分数了。你可不是每次都能得五十分的,明白?”

  “那今…你给爷打几分?”

  一看小醋缸子又打翻了,赵樽哭笑不得,只得顺着她。

  “可以啊!”她笑,微眯的眼,像一只坏坏的猫儿“若要拒绝也可,那便彻底的拒绝,往后你也莫想与我两个有好事了。或许地,你去找那些不要积分的姑娘吧?不是还有人,愿意倒贴么?人家又美,那多好。”

  “…”他冷着脸,锐眉微皱“爷可否…拒绝积分制?”

  “嗯,太少?”拖曳着软软的声音,她看着他顿时黑沉的脸,特没良心的又补充一句“不过,如今我怀着身子,孕妇负担重,得需二百两,也就是二百个积分。”

  “…”“原则上是一百五十两。”

  看今儿的赵十九这般“老实”夏初七眼儿一飞,是欣喜。

  “那若是…”他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儿上一本正经的表情,七上八下的一颗心,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除了由着她,竟是不知如何拒绝,只得一次问清福利“若是爷要与阿七行敦伦之事呢?”

  赵樽自然没忘。手五十,口一百。

  她黠意的眼,微微一闪,笑道:“为了增进你我之间的感情,特订立条约如下:赵十九每得我表扬一次,视行为情节的轻重与我的愉悦程度给数量不等的积分。攒够五十分,便算你五十两银子,你可自动获得五十两服务一次。当然,你也可以不消费,等攒到一百两,再来换一次一百两服务…”

  “量身定做?终身积分制合约?”那是什么鬼东西?

  “咱这次不约法三章,我为你量身定做一款终身积分制合约。”

  “你说。”

  赵樽心知他这妇人鬼心眼了多,一般这样的“约”都对自己没甚好处。但这会子身子仿若被她架着柴火在炙烤,哪里管得约三章还是约四章?

  “不必感谢我!”知道这个他是可以接受的,她不免再叹赵十九的迂腐。可玩了一会,她飞快眼看他,像是想到什么新奇的玩意儿,笑了一笑,人比花娇,声比鸟脆“爷,以前我两个的约法三章已经过效。不如,再来约一次怎样?”

  他喉咙一梗,目光如烁“阿七…”

  “这一回,五十两的,下回你表现更好时…再有其他。”

  赵樽脑子“嗡”一声,只觉后背上的汗透了薄薄的衣襟,喉头如有一团棉花堵,一句话都说不出。而就这一瞬,他的身子却被这妇人蛮横地斜推在舟棂上。她轻轻一笑,摁住他,采一片荷叶,垫在舟底,自己一只脚单膝跪下去。

  “这里多好?荷香,人美。爷,阿七来伺候你,可好?”

  他想说这里总归不太方便,想归想,盼归盼,调侃归调侃,但这种事儿怎可随便在户外做?他仍是过不了心里关。可他话音未落,她的便堵了过来,一只小手适时在他的脖子上,紧紧裹住,另一只手像一条灵活的蛇,起他身前的衣袍。

  “阿七,这里不…”

  她越是这般说,他心窝越是沸腾。只觉喉咙一紧,耳朵处,随着她说话时的呼吸,传过一股一股温暖的气息来,令他整个身子都软,却唯一处独坚。

  “怎的,你又不是处,还紧张了?”

  知他这人恪守礼教,断不会户外野合,只怕这会儿又在做天人战,夏初七不由“哧”的一声,似笑非笑地瞥他。

  她许久没有今这般开心,笑容绽放时,眸中波光盈盈,潋滟得犹如肘边那一朵风姿绰约的荷花,瞧得他五脏六腑都不得安宁,像有无数的小虫子在爬。只觉这夏季,越发炎热,荷丛里的空间,闷得他透不过气儿来。

  “猴急!”

  “嗯?”他低声极哑,却似不解。

  “赵十九…你猴子变的?”

  他唤了一声,如同呢喃。这些日子来,两个人虽然也有过亲热,可到底每次都天不遂人愿,一直未有回光返照楼那般干柴与烈火实质的接触。如今头西斜,荷上清香,他虽知道不妥,仍是激动万分,抱住她狠狠入怀里,惹得荷叶上的珠,倾斜下来,滚入了她的脖子,冷不丁一下,她身子瑟了瑟。

  “阿七…”

  可他知,她想记住的并非荷塘。

  属实是很美的荷塘。

  一朵又一朵荷花掩在碧绿的荷叶中间。清雅,素淡,似是无香,却又淡淡袭人,似不起眼,却又令人惊

  “因为我想记住今的荷塘。它这么美!”

  低呵一声,她凑过去,贴上他的,眼睛睁大看他。

  他掌住她的后脑勺,,不免失笑“鬼心眼子这样多,谁能猜着?”

  “你猜?”她上娇滴,笑得极是可人。

  “阿七,你…为何不闭眼了?”

  他吻着她的,见她今一反常态的睁着眼,不免皱了眉头。

  更软,心更烫,她的脸,也更红。

  他搂她过来,没了手指的阻碍,二人再次齿相依时,不约而同的叹息一声,带动起久违的情意。人总是容易忽略来得太容易的东西,珍视不容易得到的东西。他二人如今见面都困难,但每一次相见时都如胶似漆,那情远比太容易得到时,来得更为激动与心澎湃。

  “自是可以。”

  “把自己比成狼,你可以再狠一点吗?”

  “小醋缸子!”他打断她,低笑骂道“你面前可不就有一只?”

  “考虑…”她仰着脸儿,笑道“你若能在池塘里变出狼来,倒也不是不可以…”

  “五十两的?”

  “不行。”

  “一百两的?”

  他低下头看着她,啄一下她的角,逗她。

  把一个成语分成两句话来调侃,是夏初七的惯常思路,可这词儿里引申的含义,与她带着黠意的乌黑眼波融合,令他突地口干舌燥,喉头一阵发紧。

  “晋王殿下想鱼戏莲叶,与水共,准备付多少钱?”

  安静片刻,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眨了眨眼,忽地加重牙齿的力道。

  他的手指还在她的嘴里,他的亦停留在她的边。

  荷香阵阵,荷丛里的静谧,搔了二人的心。

  可她却没有,一双小鹿般黑亮的眼似笑非笑地盯住他,灵活的舌换成了硬硬的牙,在他指上咬一口。不痛,却,像一片柔十足的羽,在他心上轻轻滑动。软软的,柔柔的,令他五脏俱烫,仿若陷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迅速把浑身的感官拉扯着往一条不纯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他吻上她的,以为她会放开他的手。

  她只是一个报复的行为,可沉醉在诗情画意里的赵樽,只觉手指被温暖包裹,心跳霎时停了一瞬,几乎抑制不住那一股子由鼠蹊推入脑门的火烫,低头抬起她的下巴,便吻了上去。

  她脸上吃痛“嘶”的呼一声,下意识偏开头,含上他作恶多端的手指,裹入嘴里一口。那是一只大拇指,原就停在边,角度极是方便。

  “看你这般卖力引,爷只是盛情难却。”

  赵樽看着她倒映在水中的容颜,情不自捏了捏她的脸颊。

  莲叶,碧水,佳人映斜

  她一笑,荷花仿若开得更盛。

  认定了她没安好意,她抿着嘴儿一笑,倒也不介意,只是乖巧地损他“只用一瞬就从金钱转换成姦情,这样真的好吗?”

  对!赵十九就是这般一本正经地走在恶的道路上。

  可听他喑哑的声音,还有那一抹意味深长,夏初七忽地生出一丝自己耳朵一定不太好使的错觉。她猜,他说的那个字眼儿,一定与她理解的不一样。

  “金子。”没有想到,这一回,他倒是答了。

  “银子,还是金子。”她瘪了瘪嘴,笑得有些猾。

  “…”他仍是不答。

  “说啊!”斜睨扫他一下,她继续装。

  “…”他不答。

  “要什么?!”她装糊涂。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御宠医妃   下一章 ( →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御宠医妃,本章内容为御宠医妃的全文阅读页,御宠医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