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不能动》的全文阅读页
八年小说网
八年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八年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不能动  作者:风弄 书号:12097  时间:2017/4/12  字数:8522 
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薇薇虚弱得很快。

  休息时,他喂她吃果子,用勺子把红⾊的果⾁挖出来,一点一点送到她嘴里。

  薇薇问:“我是不是快死了?”

  陈明掰了一小块比钻石还珍贵的巧克力,送到薇薇嘴里,郑重地说:“薇薇,等你老了,会为今天自豪的。你在大兴安岭历险,曾经渡过湍急的河,曾经挂在悬崖边,带着伤,活着回到了城市。这才是真正的历险。”

  薇薇闭着眼睛,轻轻笑了。红⾊的果子吃完后,轮到青⾊的果子。野果没能坚持几天,陈明全部喂给薇薇,他到处寻觅草根,依靠咀嚼它们来敷衍肚子,同时,他还希望可以找到哪怕是一点有用的草药。

  一片森林过去,是另一片森林,当陈明发现眼前依然満目绿⾊时,陈明开始痛恨这原始的自然。

  他更痛恨在河流中放弃背包的自己。

  他甚至宁愿自己被淹死,而背包依然存在。

  “要是我被蛇咬了,你会背我吗?”

  “你那么凶,蛇敢咬你吗?”

  “我很重哦,要背出大兴安岭哦。”

  “我不会把你留下给老虎吃掉的。”

  陈明回忆着薇薇的笑声,一步一步艰难地踏着旅途。他的肠子仿佛已经干了,涩涩地拧成一团,提醒他饥饿的痛苦不会停止。

  他喝了很多水,每遇到一处水源,他都会拼命地喝水,但那并不能哄骗自己的肚子。他依然饿得一肚子虚火。

  有一次,他几乎把背上的薇薇摔下来。那次吓坏了他,从此以后,他每走一步都很小心,当他感觉到支持不住时,都会立即停下来休息。

  这使他们的脚程更慢。

  薇薇一直很安静,她不愧是离蔚的妹妹,默默熬着。与陈明相反,她没有什么胃口。陈明要小心翼翼地将越来越少的巧克力喂进她嘴里。

  饱満的脸蛋完全走形了,红艳艳的唇现在是苍白的,一丝血⾊都没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薇薇变得昏沉。

  有一次,她忽然伸手,抓紧了陈明的袖子。“周大哥,”她急促地喊了一声,虽然看着陈明,眼神却是涣散的。她问;“你为什么变心?”

  陈明复杂地看着她,明白她已经糊涂了。她抓着他的袖子,紧紧的,不肯放开,仿佛一定要得到答案。

  陈明没有办法。

  “没有。我没有变心。”他模仿着周扬的口气,感觉象正被自己手中的刀凌迟:“我只喜欢你哥,我从来没有变心。”

  薇薇听了,似乎安心了,舒了口气,放松了⾝体。

  但不一会,陈明又听见了她的声音响起。

  “你骗我,我知道的。”仿佛啜泣一般。

  他的心微微颤了颤。

  没有药,没有求救设施,陈明不知道怎样挽救薇薇。他深深厌恶自己的无能,在这个以富饶著称的大兴安岭,他甚至找不到足够的食物给薇薇。

  死亡离薇薇那么近,而他只能在一片绿⾊中挣扎。

  “你能坚持下去,你会坚持下去。”

  “薇薇,你还记得离蔚吗?你哥在天上看着你,瞧,他在天上看着。不要认输,求你不要认输。”

  大兴安岭,你不能把她留下。

  我不允许!薇薇却更加认不得人了,她的眼神总是涣散,没有焦点,不断地梦呓般地说着:“你变心了。”

  “你说过只要我哥。”

  “你变心了…”

  “你爱上他了,你变心了。”

  陈明猛然煞住脚步,转头看着薇薇伏在自己肩膀上的侧脸。她的唇嗡动着,唇已经不再红润,干裂着。无论陈明往上面抹多少遍清水,它依然很快就干裂,裂出一道道血红的口子。“薇薇…”

  “哥!”薇薇忽然睁开眼睛:“对不起,我帮不了你,我帮不了你,帮不了…”她反复地说着,缓缓闭上眼睛。

  陈明的心仿佛被刀戳着,咬牙,继续背着她,踉踉跄跄地前行。

  爱上了,爱上了…变心了,变心了…路没有尽头,上坡后是下坡,下坡后是上坡,过了一条小溪,又是另一条小溪。当陈明听见头顶的声音时,很久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只是若有所觉地抬起头,看着可恶的晴朗的天空。

  一个东西飞入他的眼帘,轰鸣声从⾼处传来,他才象被人忽然解开了⽳道般,狂叫起来:“这里!这里!”

  力量涌进体內,他小心的放下薇薇,大力晃动双臂,仰头对着直升机扯开了嗓子大喊:“这里!这里!”

  直升机轰鸣着,陈明眼巴巴看着它来到头顶,可并没有停下,继续向前飞着。

  “不!不!这里!我们在这里!”陈明大吼,几乎把肺都要吼出来了。他拼命追逐着直升机,跨过横卧在地的树干时,一个趔趄,重重摔倒。手脚都被擦伤了,他顾不上理会,手忙脚乱地翻⾝爬起,抬头看,直升机越去越远,只剩一个小小的点,随即消失在视野中。

  “回来,回来呀!”他绝望地大喊,好一会,才失了魂魄似的从地上爬起来,带着一⾝泥泞,摇摇晃晃回到薇薇⾝边。

  “薇薇,薇薇,再坚持一下。我看见直升机了,我看见了。”他怜爱地‮摸抚‬着薇薇凹下去的脸蛋:“你听见了吗?他们来找我们了。周扬,还有光头他们,一定是他们。”

  薇薇仿佛真的听见了,眼睛努力睁开一丝缝,朦朦胧胧地看着陈明。

  “薇薇,你听见了,你听见了,是吗?再坚持一会,一天,不,最多两天。”陈明惊喜地握住她的手。

  “哥…”薇薇动了动唇。

  她的声音这么轻,陈明几乎什么也听不见。他凑过去,把耳朵靠近薇薇的唇。

  薇薇断断续续地呓语。

  “我没帮你留住…周大哥…”薇薇吐了一口长气,把头虚弱地转到一边:“留不住了…”

  陈明石化了般,俯着,听她不甘心的声音。

  “他变心了…变心了…”

  不不,他没有变心。他爱着离蔚,今生今世,谁也别妄想取代离蔚。

  痴心妄想,那只是痴心妄想,只会换来惩罚的痴心妄想。

  陈明拼命摇着头。

  “哥,哥…”薇薇又把头转了过来,忽然努力睁大了眼睛,看着天空,唤着:“哥,哥!”五指伸向⾼处,仿佛企图抓住什么。

  “哥,哥…”

  陈明无法忍耐这让他心碎的声音,他一把握住薇薇的手,紧紧按在胸前,殷切地,強笑着:“薇薇,哥在这里。”

  薇薇眸中似乎有了焦点,看着他,笑了笑。

  “对不起,哥。我没帮你留住他,他变心了。”

  “不是的,你是个好妹妹的。薇薇,你是世上最好最好的妹妹。”

  薇薇的笑容更深了点,但她仍在道歉:“对不起,哥,我真没用。”

  “不,不,别说对不起。”陈明痛哭起来:“别说对不起。”

  “他骗了你。他爱上别人了,哥,他爱上另外一个人了。”

  “他没有,他没有!”

  “那个人叫陈明,我该杀了他的。对不起,哥,对不起…”

  错了,你错了。不要伤心,别说对不起。

  没有陈明,只有离蔚,永远只有离蔚。

  辽阔的大兴安岭中,陈明仰头哭喊:“周扬!周扬!求你救救薇薇,救救离蔚的亲妹妹!”

  哭声撼动山林,林叶肃穆地倾听。

  中间夹着薇薇的呓语:“对不起,哥,对不起…”

  陈明在绝望中熬过一晚,但森林不会对绝望有例外的同情。第二天,他依然拖着快垮下的⾝体背起薇薇前行。

  只要向着同一个方向,终会走出大兴安岭。

  他不会把薇薇留下,留在这片浩瀚的林海中。这仿佛是一段无止境的旅途,陈明有时候会觉得,他从出生以来就这样地跋涉,未曾停下过脚步。

  巧克力已经吃完了。如果可以找到一些野果该多好,整个早上,他只找到了一条小溪,用⽑巾沾着水,滋润薇薇干裂的嘴唇一遍又一遍。

  对于极度饥饿的陈明来说,背着薇薇很辛苦。但他宁愿薇薇更重一点,而不要这样瘦巴巴的。

  他分外怀念从前红润的脸蛋,还有银铃般的笑声,动不动就拔刀子的凶狠劲。

  快到下午的时候,他听见了悉悉簌簌的陌生的声音。有了直升机的经历,陈明的神经立即就绷紧了,希冀地竖直了耳朵,生怕错过一点。

  一抹在茂密的林中闪过的颜⾊昅引了,几乎将他的心脏悬挂起来。衣服,是衣服!“救命!救命啊!”陈明几乎痛哭出来,他竭尽全力地吼叫,却只能从喉咙里挤出嘶哑到几乎听不清的声音。

  天幸。林中的人发现了他,很快,人影从林木中跳出来。一个、两个、三个…人们简直是狂奔着向他们冲过来的。

  “找到了!找到了!”有人手里拿着通信器,大声通知别处的伙伴。

  “救人,救人!医生在哪里?”陈明一直支撑着⾝体的最后一口期终于松了,放下了背上的薇薇,一膝盖就跪下了,‮奋兴‬地喊着:“薇薇,我们得救了!你做到了,你做到了!”

  薇薇睡着了似的,闭着眼睛,侧着头,半边脸蛋贴在地上。

  “薇薇?”陈明摇了她两下,薇薇还是没动。他急了,一把扯住带着急救箱过来的男人:“你是医生?她肋骨断了,可能伤到肺。”

  医生点点头,他伸出手,探到薇薇鼻前。陈明紧张地看着他:“我们饿了很久,需要给她熬点粥。”

  医生收回了手,他的脸⾊和眼神,都让陈明感到不安。

  “你快救人啊!打开急救箱,愣着干嘛,你救人啊…”陈明愤怒了,几乎要扑上去给这个混蛋一拳。⾝后有人拦住了他,搂住他的腰,让他转了个⾝。

  “你们都…”陈明的声音遏然之止。

  他看见了周扬。

  周扬就在眼前,満脸的胡渣,一副落拓。憔悴的脸,眼睛深深凹了下去。陈明仿佛被谁捏住了喉咙,他以为自己离开了很久,原来不是很久,几乎就象在昨天,就象在刚才,在前一秒。

  “薇薇她受伤了,周扬,你快点要他们…”

  “薇薇死了。”周扬说。

  陈明瞪着他。周扬疯了吗?一定疯了。薇薇明明在这里,虽然总是迷迷糊糊,总是昏昏沉沉,脸蛋瘦得不成人形,但她熬过去了。她熬过去了!“薇薇死了。”周扬哀伤地看着他。

  这哀伤的眼神让陈明心悸。

  他转头,看着地上的薇薇。几个人正围着她,想把她抱起来,仿佛要带她去哪儿。

  “不!你们放下她!放下她!”他睁圆了眼睛,狂吼起来。周扬的双臂象老虎钳一样,紧紧桎梏着他,不让他扑向那些夺走薇薇的人。

  “不!不…”陈明不甘心地吼着。

  他疯子似的挣扎,根本没有注意后颈上像被蚂蚁咬了似的疼了一下。

  黑暗就这样来。“不…”声音渐渐低下,他软软地伏在了周扬臂间。

  纵使闭着眼睛,还是一片黑暗。

  陈明找不到焦点,他不知道该往里看。他的心和眼前是一样的,黑沉沉,没有哪怕仅仅一丝的光。

  薇薇死了。他在黑暗中,想起了这个事实。

  是的,薇薇死了,她喘息着将手伸向天空,哭喊着:“哥,哥!”她一定看见了离尉。

  离尉不忍心他的妹妹再这样受苦。

  “哥,哥…”他不能替代离尉,无论他将薇薇的手握得再紧。

  黑暗,四周都是一片黑暗。

  陈明待在黑暗中,不知道隔了多久,⾝边传来轻微的声音。他这才发现,⾝边一直都有别人。

  他问:“我瞎了吗?还是天黑了?这里好暗,什么都看不见。”

  “这里本来就暗。”

  他听见周扬的声音。

  低沉的,沙哑的声音,熟悉得像曾经与他共度几个轮回。

  “因为我怕看见你的脸。”周扬说:“我担心自己看着你,会失去理智,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去想。陈明,我们要谈一谈。”

  “你想谈什么?”

  四周又安静了。周扬一定在为什么犹豫着。

  “我埋葬了离尉,回来却发现失了你。”周扬发出苦涩的笑声:“陈明,难道只有从前才属于你?现在呢?从你认识我的那时起,你的生命难道没有在继续?”

  “没有人能忍受空白的从前。”

  “离尉死了,薇薇死了。”周扬的声音里带着绝望:“我还需要尝多少次失去的滋味?”

  “我不想你伤心,我爱你。”

  周扬似乎对陈明的直言感到惊讶,他沉默了。“既然爱我,就坚持下去,不要离开我。”

  “不。”

  “为什么!”积聚的火冲破了重重庒抑,周扬控制不住地咆哮。

  “因为离尉。”陈明听见自己空洞的声音:“因为离尉这个名字,让我心碎。我不能忍受,我不愿意忍受。”

  “我爱你。”

  “不,我不相信。就算我相信,我也会疑心。周扬,我会永远永远疑心。”

  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

  “你还想知道吗?你的过去。”周扬的声音,仿佛死过一次的。

  “想。”陈明吐了一个字。

  他感觉手上有东西戳着,张开手掌,一份纸做的东西塞在他手上。似乎是一份文件。

  他摩挲着,黑暗中,仿佛只有手里这份档是实在的。

  四周沉默着。

  看不见的地方,好象有什么声音,陈明知道,那是周扬在庒抑着快溢出喉咙的哭声。就如同他现在紧攥着手里的档,庒抑着自己的流泪一样。

  没有人是永远不哭的。

  他们都不是离尉。

  他们在黑暗中分别。

  他们都知道,自己没有勇气接受对方诀别的眼神。

  离尉是无所不能的,没有人可以取走离尉的东西。他带走了薇薇,总有一天,也会带走周扬,连人带心。

  我爱你,我爱你…我不相信,我不敢相信。

  “假如有一天,你相信了呢?”

  “会有那么一天吗?”

  “会的,如果我真的爱你。”

  “会的,如果你真的爱我。”

  与周扬的最后一次见面结束在黑暗中。无边无际的没有光明的空间,从此代表了陈明对周扬的思念。

  每一次合上眼睛,仿佛就能听见周扬在不知处庒抑着哭声。

  “我还需要尝多少次失去的滋味?”

  一次,但愿只有这最后一次。

  周扬收集到的情报准确无误,当陈跃将陈明送到家门时,得到消息的陈家人欣喜若狂。

  “哥哥!天啊,真是哥哥!”他大腹便便的妹妹亲热地拥抱了他。

  ‮腿大‬旁边挤来一个圆圆的小脑袋。

  “宝宝,快叫舅舅。”

  奶声奶气的小家伙好奇地抬头打量着他。

  妹夫倚在门边,宠溺地看着‮奋兴‬的妻子。“哥哥,你真的撞到头,什么都忘记啦?”

  “那你还像以前那样喜欢钓鱼吗?”

  “今年秋天,你会像从前一样,陪我一起去看紫荆花吗?”

  “哥哥,哥哥…”

  妹妹长得不像薇薇,但陈明的眼中,薇薇的脸总和妹妹的笑容重叠起来。周扬曾经问:“陈明,难道只有从前才属于你?现在呢?从你认识我的那时起,你的生命难道没有在继续?”

  是的,生命在继续。

  就如周扬,离尉,薇薇,都在他的生命中。

  “舅舅,妈妈说你会做风筝。”小家伙跑过来,手上拿着竹篾和纸张,白线拖在地上,从客厅蜿蜒到庭院。

  “嗯,可能以前会的。”

  “那现在呢?”

  “忘了。”

  “啊?”小家伙一脸失望,不屑地看着他。

  “不过,可以重新学啊。”

  一切都从头开始学起,家庭,亲人,工作,邻居。

  两年的时间在回忆中流淌而过,他似乎重新拥有了陈明的人生,但夜深人静处,仍记起那些熟悉的名字和笑容。

  以为就此以后,默默的思念将伴随一生。但那天的早上,陈跃却出现在他上班的路上。

  “陈先生,请随我来。”

  他本来可以不去,只是心脏不争气地拼死跳动,仿佛叫嚣即使碎掉也比半不活地蠕动要好。

  在直升机中,看着自己在时空中倏忽来去,等找回了云游于空中,被回忆牵着跑的神智,总部已经出现在面前。

  踏下飞机的那刻,他出奇地清楚感觉到脚下小草的柔软。

  走过客厅,陈跃引领他去地下室。长廊依旧,仿佛一切都没变。经历过的事那么深深刻在他的骨头里,今生今世也无望摆脫。

  也许,他并不真的那么想摆脫。

  他们在那间熟悉的地下室门口停下。

  陈明微笑。

  他曾在这里被囚噤,曾在这里绝望,曾在这里毅然地决定,用爱挽回失去离尉的周扬。

  那么多的曾经,这间小小的地下室,装载得住吗?

  “周先生筹画了两年,安排组织中的事务和将来重新接手的一些关键问题。”

  “重新接手?”

  “是的。五天前,周先生亲自安排了洗脑手术,操作的是这领域中世界公认的一流专家。手术很成功,他恢复得很好,并且已经开始着手学习。”陈跃说:“周先生事先为自己制作了录像。”

  陈明站在地下室的门口,向里面看去。场景那么熟悉,仿佛和当曰一模一样。

  地上铺着不相称的厚实地毯。

  里面,摆放着一台‮大巨‬的平面电视,播放着录像。

  依然散发着英气的周扬坐在里面,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

  陈明站在门外。

  他贴着墙壁,听见屏幕中的周扬认真地告诉手术后的自己:“我叫周扬,我亲自安排了这次洗脑手术。”

  “我想忘记一切,重新开始。”

  “但有一件事,我希望自己能比手术前记得更深一点。”

  “我的一生之中,爱过两个人。第一个叫离尉,第二个,他叫陈明。”

  陈明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开始软弱地哭泣。

  也许只是眼泪在心里积累了太久,才在这个时候噴涌而出。

  脊梁贴着冰冷的墙,他捂着嘴,缓缓滑坐在地上。

  电视的声音还在传来,一字一句,都很清楚。

  “我做过许多错事。我做得最错误的事有两件。”

  “第一,我没能保护离尉。”

  “第二,我伤害了陈明。”

  “我无法弥补自己的错误,无法像洗脑一样,把我曾经给过他的伤害洗去。”

  “我唯一能做到的,是做一件事,一件足以让他相信我的事。”

  “让他相信,我爱他。”

  “我真的爱他。”

  “陈明对我说,没有人能够容忍空白的从前。”

  “我可以。”

  “为了他,我愿意。”

  周扬坐在那里,认真地听着。

  他一直,非常认真的听着。

  ----尾声----

  总部最大的房间新装了玻璃透明屋顶。

  周扬拥抱着陈明,双双躺在床上看星。

  “我猜,你很喜欢看星。”

  “嗯。”“烟火呢?”

  “也喜欢。”

  “这样看来,我挑人的胃口变化很大呀。根据我留下来的资料,离尉最讨厌风花雪月,星星月亮。他喜欢穿暴露的衣服,拍私人‮VA‬片。嗯,私人‮VA‬片,很不错的主意。”

  “你真的什么都忘了?关于我的事,一丁点都想不起来?”

  “怎么会想不起来?”周扬勾起唇,琊气地探入被中,‮摸抚‬陈明:“我一摸你这里,就有很熟悉的感觉。”

  记忆洗去了。本性犹在。

  爱的本能,犹在。

  (全文完) wWW.baNIanXs.coM
上一章   不能动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八年小说网最新更新不能动,本章内容为不能动的全文阅读页,不能动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八年小说网。